已读64%

第11章 寻求赞成的嗜好

我们来看一看你相信如果某人不赞成你那将是多么糟糕这种信念。为什么别人不赞成会带来这么大的威胁呢?或许你的推理会是这样的:“如果某个人不赞成我,那就意味着每一个人都会不赞成我。也就意味着我某个地方做错了。”

如果这种想法应用在你的身上,每次你受到打击时,你的情绪就会高涨。你会推理说:“我得到了某些积极的反馈,所以我可以感觉很好。”

为什么说这是不合逻辑的呢?因为你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只有你的思想和信念才有能力评价你的精神。其他人的赞成不能影响你的情绪,除非你相信他或她所说的是正确的。但是如果你认为你应该受到赞扬,其实是你的信念让你感觉好。在你体验自己情绪的升高之前,你首先必须认可外界的赞扬。这种认可代表了你个人的自我认可。

假定你现在正在参观医院里的精神病区。一位糊涂的产生幻觉的病人走到你跟前对你说:“你太棒了,我得到了一个来自上帝的启示,他告诉我从门口进来的第13个人是神的特别信使。你是第13个人,所以我知道你是神特选的人,是和平王子,是神圣中的至圣。让我吻一吻你的鞋吧。”这种极端的赞扬提高了你的情绪吗?你事实上可能会感到紧张和不安,因为你不相信病人所说的话是正确的。你不相信这种评价。只有你自己的信念才能影响你感受的方式。别人可以说或者想任何他们对你想的一切,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但是只有你的思想才会影响你的感情。

对于你的赞成癖你要付出的代价就是对于他人的看法极端脆弱。和其他任何瘾一样,你会发现你必须不断地用赞成来满足你的习惯,以避免收回所带来的巨痛。一旦某一个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表达了对你的不满,你就会痛苦地崩溃,就像一个有瘾的人不再能够得到满足其瘾的“东西”一样。别人会利用这种脆弱来操纵你,你会屈服,满足他们的要求,因为你害怕他们会拒绝你,瞧不起你。你会因为情感敲诈而把自己绑架了起来。

你可能已经明白你寻求赞成的癖好并不是你的优点,但是你仍然相信别人确实有权利不仅判断你所做所说的优缺点,而且能够判断你作为人的价值。假定你第二次拜访精神病院病房,这一次另外一个有幻想症的病人走过来对你说:“你穿着一个红衬衫,这表明你是魔鬼!你是魔鬼!”你会因为这一批评和不赞成而感到很糟糕吗?当然不会。为什么这种不赞成的话不会让你烦恼呢?很简单——因为你不相信这些话是真的。要想让自己感觉不好,你就必须对别人的批评“买账”——并且相信你确实是不好的。

如果某人不赞成你,会不会确实是他或她的问题呢?不赞成通常反映了其他人非理性的信念。举一个极端的例子,希特勒相信犹太人是低劣的,这一可恨的教义并不反映他意图摧毁的这些人的真正的内在价值。

当然,在许多场合,不赞成会是由于你自己的实际的错误而产生的。你因此就成了一个没有价值的不好的人了吗?绝对不是。别人的消极反应只能针对你所做的某一特殊的事情,而不能针对你的价值。人并不会永远做错事情!

让我们来看一看硬币的另一面。许多著名的罪犯有一大堆热情的仰慕者,尽管他们犯下了许多令人厌恶的让人憎恨的罪行。想一想查尔斯·曼森吧。他曾犯下虐待和谋杀罪,但是却被他的无数追随者视做是先知,他似乎能做他想做的任何事情。我想先澄清一下我并不是赞成任何残暴的行为,我也不钦佩查尔斯·曼森。但是,你不妨问一问自己这样一些问题:如果查尔斯·曼森并不因为他所做的和所说的一切而完全被人拒绝,你到底做下了什么会让所有人都拒绝你的糟糕的事情呢?难道你还相信这样一个公式:赞成=价值?毕竟,查尔斯·曼森受到了他的“家庭”的高度奉承。他所接受的这些承认会使他显得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人吗?显然是胡说。

的确,赞成会让人感觉很好。这种感觉本身并没有什么错,它既自然又健康。而且事实上,不赞成和拒绝的确也通常会让人感觉到辛酸和不愉快。这是人类共有的感受,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你继续相信赞成和不赞成是评价你价值的合适的终极尺度的话,那么你就仍然还深陷在湍急的水流中。

你批评过别人吗?你不同意过你朋友的意见吗?你因为某个孩子的行为而责备过他吗?当你感到恼火时,你冲你所爱的人发过火吗?当某个人的行为为你带来灾难时,你选择不和他合作过吗?那么就请你问一问自己——当你不赞成某人或批评某人或反对某人时——你是否做出过其他人完全是没有价值的、不是一个好人的终极道德判断?你有权利对别人做出这样一种彻底的判断吗?还是说你仅仅表达了这样一个事实,就是说,你持有不同的看法,因为别人所做和所说的事情而感到难过?

比如说,在你对你的配偶发怒时你会说:“你一点也不好!”但是当几天后怒火平息时,难道你不承认你大大夸大了他或她的“坏的方面”吗?的确,你所爱的人或许有很多错误,但是认为你所爆发的不赞成态度或批评意见会让他完全永久地没有价值,这难道不荒谬吗?如果你承认你的不赞成态度并不包括那么多的道德力量来摧毁其他人生活的意义和价值,为什么你要赋予别人的不赞成态度以扫除你个人自我价值感的力量呢?是什么让它们变得如此特殊?当你由于某人不喜欢你而颤抖恐惧时,你夸大了这个人所拥有的智慧和知识,同时你也低估了你自己,因为你不能够给你自己做出合理的评价。当然,某人或许能够指出你行为中的缺点或思想中的错误。我希望他们会这么做,因为你可以以这种方式学到东西。毕竟,我们都是不完美的,别人有权利不时地告诉我们这一点。但是,难道你不得不在每一次别人批评你时就让你自己感到悲惨,并且时时憎恨你自己或贬低你自己吗?

第11章 寻求赞成的嗜好(2)

问题的根源。从什么地方开始你有了这种赞成癖?我们只能假定问题在于你童年时期与你认为很重要的人的交往。你可能有这样一个父母,当你做错事时,他们不适当地批评了你,或者当你并没有特别做错什么时,他们对你发火。你妈妈或许冲你喊:“你那样做真不好!”或者你父亲会脱口而出:“你总是把事情搞糟。你一点也不学一学!”

作为一个小孩子,你或许对你的父母敬若神明。他们教你如何说话,帮你系鞋带,他们所说的大部分话都是对的。如果爸爸说:“如果你违反交通规则,你会被扎死,”这句话在字面上是对的。和大部分孩子一样,你或许会假定你父母所说的一切都是对的。所以当你听说“你不好”或“你一点也不学一学”时,你每字每句地都相信了,并且受到很大的伤害。你还太年轻,没法推理说:“爸爸太夸张了,对事情过于概括。”你的情感还没有成熟到能够看出爸爸那一天很生气很疲劳,或者是喝得太多了想一个人待着。你辨别不清他的怒气爆发是他的问题还是你的问题。如果你年纪再大一点,你就会发现是他没有道理,你就会尽可能地以一种清醒的态度看待事情,你的这种努力会很快让父亲所说的话的背后看法失去意义,并且消除其不良影响。

怪不得每次当别人不赞成你的看法时你养成了下意识地贬低自己的坏习惯。作为孩子你采取这种态度并不是你的错,长大以后你没有看到这一点也不能责怪你。但是,作为成人你有责任现实地思考这些问题,采取合适的步骤走出这一特别的脆弱地带。

这种对于不赞成看法的恐惧态度是怎样导致了你的焦虑和抑郁的呢?约翰是一位已经52岁但仍然没有结婚的慢声细语的建筑师,他非常害怕批评。由于抑郁症反复了好几次,尽管已经治疗了好几年仍然没有能够治愈,所以他只好再次前来治疗。有一天,他感觉特别好,于是就非常热情地带着对于某一重要工程的新想法去找老板。老板冲他喊道:“等一等,约翰,你没有看到我正忙吗?”约翰的自尊心立刻崩溃了。他垂头丧气地走回办公室,感到非常绝望,并且憎恨起自己来,他对自己说他一无是处。“我怎么这样没有思想呢?”他问道。

约翰把这段插曲讲给我听时,我向他问了一个简单明了的问题:“到底是谁很傻呢——是你还是你的老板?你采取了不合适的行为吗,还是说你的老板表现得很恼火和不高兴?”他想了好一会,开始明白谁是真正的罪魁祸首了。很有可能老板所做的非常讨厌的事情并不是冲着他来的,但是因为他已经养成了责备自己的下意识习惯,所以他才产生了这样一种印象。在他意识到他自己绝对没有做任何让他感到羞耻的事情后,他一下子轻松了许多。他的老板之所以冷淡,很有可能是因为那天他压力很大,所以那天没一点心情。

随后,约翰又提出了另外的问题:“为什么我总是拼命地想得到赞扬,为什么我成了这样?”随后他想起了在他12岁时所发生的一些事情。他唯一的一个弟弟由于长期的白血病而悲惨地死去了。葬礼过后,他无意中听到他母亲和祖母在卧室里谈话。他母亲非常伤心地哭着说:“现在我没有什么好过的了。”他的祖母回答道:“嘘,约翰还在大厅里!小心他会听到的!”

约翰把这件事给我讲完以后他开始哭泣起来。他已经听到了这些评价,它们对他意味着:“这表明我没有多少价值,我弟弟才是重要的。我母亲其实并不爱我。”他再也没有把他听到的话讲给其他人,多年以来,他试图把这个记忆驱逐出他的大脑,他对自己说:“不管她是否爱我,事实上这并不重要。”但是他却拼命地以自己的成绩和职业来取悦他母亲,尽可能地想获得她的称赞。在他的内心里,他并不相信自己有任何真实的价值,并且把自己看做是较差的不可爱的。他试图通过赢取别人的敬佩和赞赏来弥补他失去了的自尊。他的生活就像是通过一个孔口不断地吹涨气球。

在回忆了这一事件后,约翰开始能够明白他对于他在大厅里所听到的那个评论的反应的非理性。他母亲之所以辛酸,之所以感到失落,这是任何一个失去孩子的父母悲痛时的正确反应。她的评论与约翰毫无关系,只不过是她那时抑郁和失望情绪的表达。

用一个新的角度来评价这一记忆有助于约翰看到把自己的价值与别人的意见联系在一起是多么不合逻辑和挫伤自己。或许你也开始明白相信外界肯定重要这一信念是多么不现实。到最后,只有你才能够保证你持续的快乐。其他任何人都不能够做到这一点。现在,让我们来看一看一些能够把这一原则付诸实践的简单步骤,以便你能够把你的自尊和自信的愿望转化成情感现实。

通往独立和自尊的道路

●成本收益分析

克服根据DAS测试量表所得出的任何自挫性假定的信念的第一步就是进行成本收益分析。问一问你自己,对自己说不赞成会让自己价值减少的利弊到底是什么?在列出这种态度是伤害你还是帮助你的所有方面后,你就会采取一种更明智的决定来建立一个更为健康的价值体系。

比如说,有一位名叫苏珊的33岁的已婚妇女发觉她过多地参与了教会和社区活动,因为她是一个负责任的有能力的工人,经常被挑选出来参加各种委员会。每一次当她被挑选出来从事一个新工作时,她都会非常高兴,她害怕对任何请求说不,因为这意味着要冒着有人对她不赞成的危险。由于她害怕让别人失望,所以为了取悦别人,她越来越陷入放弃自己的利益和愿望的怪圈。

第11章 寻求赞成的嗜好(3)

前面一章所描述的DAS测试和“垂直箭头法”揭示了她有这样一个无声假定:“我必须一直做人们期望我做的事情。”她似乎不愿意放弃这一信念,所以她做了一个成本收益分析(表11-1)。由于她寻求赞成的癖好的确定远远大于其优点,于是她更愿意公开改变自己的个人哲学了。你不妨用这一简单的技巧来考虑一下有关不赞成的自挫性的假定。它会成为个人成长的重要的第一步。

●重写假定

如果基于成本收益分析,你发现你害怕别人的不赞成要比他对你的帮助更有害,那么第二步就是要重写你的无声假定,以便让它成为更现实的更有利于自我提高的假定(你可以运用DAS测试中35项态度中的任何一项代表你心理脆弱性的态度来做到这一点)。在上述例子中,苏珊决定把她的信念修改如下:“得到别人的赞成确实会让我很高兴,但是为了成为一个有价值的人,或者是为了尊敬我自己,我并不需要这种赞成。不赞成可能会让人感到不舒服,但是它并不意味着我就不是一个人了。”

表11-1 运用成本收益法评价“无声的假定”

假定:“我必须永远做人们期望我做的事情。”

●自尊蓝图

作为第三步,写一篇题为“为什么生活在害怕反对和批评中是非理性的和不必要的”这样的短文可能很有帮助。这有可能成为你获得更大的自力更生和自治能力的个人蓝图。列出所有的理由说明为什么不赞成是不让人愉快的但不是有害的。有几个理由在本章前边的部分已经提过,在你开始写其他理由之前不妨复习一下。在你所写的短文中,你只需要写出有可能说服你和对你有益的理由。要保证你相信你写下的每一个论证,以保证你的独立感是真实的。不要推理!比如说,陈述“如果某人不赞成我,我不需要难过,因为他们确实不是我所关心的作为朋友的那种人”,之所以不这么做,那是因为这么做是扭曲的。你这样做是试图以说别人不好来保持你的自尊。要坚持你所知道的就是真理。

如果你有新想法,就把它加入你的列表中。在以后数周内,每天早上读一读这些想法。这或许是第一步,有助于你将别人的消极意见和评价修剪成适合于你自己生活的内容。

下边是对许多人都很有益的一些想法。你或许可以在你自己的短文中使用到它们。

1. 要记住,如果某人对你做出消极的反应,或许他或她的非理性想法才是导致他不赞成的关键因素。

2. 如果批评是正确的,这也不至于伤害你。你可以查明你的错误,采取步骤改正错误。你可以从错误中学习,不必因为犯错误而感到羞愧。假如你是人,那你必然有时会犯错误。

3. 假如你把事情搞糟了,这也并不表明你天生是一个失败者。人不可能总是犯错误,甚至不可能大部分时间都犯错误。想一想在生活中你做了成千上万件正确的事情。而且,你可以改变,可以成长。

4. 别的人不可能判断你作为人的价值。他们只能判断你所做所说的具体事情的有效性或价值。

5. 不管你做得多好,或者做得多么糟糕,每一个人都会以不同的方式评价你。不赞成不可能像野火一样传播,一次拒绝不可能引起永无休止的永远拒绝。所以,即便事情越来越糟糕,而且你确实遭到了某人的拒绝,你也不会彻底完了。

6. 不赞成和批评通常让人不舒服,但是不舒服会过去。停止不快。想一想过去让你高兴的事情,即便你肯定开始绝对没有意义。

7. 批评和不赞成只有在你对反对你的指控“买帐”的时候才会让你烦恼。

8. 不赞成很少会持续。不会说仅仅因为你受到批评了,你和不赞成你的人之间的关系就必然结束了。在大部分情况下,论争是生活的一部分,你随后会完全理解。

9. 如果你在批评某个人,这并不会让某个人彻底都不好。为什么赋予别人评判你的力量和权力呢?我们都是人,而不是最高法庭。不要有意夸大别人,把他们夸张得比实际生活中要大。

你还有其他的看法吗?以后几天反复想一想这个话题。把你的想法简略地记在纸上。完善出一套你自己的对于不赞成的哲学。你会发现这会很好地帮助你改变你自己的看法,提高你的独立意识。

●交谈法

除了学会以不同方式思考不赞成态度之外,还可以学会许多有益的方式来对待表达不赞成看法的个人。第一步,可以先复习一下像第6章中所表述的解除武装法等方法。现在,我们将学习另外一些方法,以帮助你建立对付不赞成意见的技巧。

首先,如果你害怕某个人不赞成你的看法,你是否曾经真的想到要问一下这个人,他或她事实上是否真的瞧不起你?或许你会既吃惊又高兴地了解到不赞成只不过存在于你的头脑中。你只需要一点勇气,回报却十分巨大。

还记得第6章所描述的那位精神病医师阿特吗?他曾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接受过训练。阿特根本没想到他所治疗的某个病人会自杀。这位病人以前没有过抑郁症状,但是却陷入了一场难以忍受的婚姻。有天早上,阿特接到了一个电话,说他的病人头部中弹死在床上。尽管人们怀疑有人杀了他,但是他的死却最有可能是自杀。阿特过去从来没有以这种方式失去过病人。他的反应显得有些悲伤,因为他很喜欢这一位病人,但又焦虑,因为害怕他的主管和同行不赞成他的看法,会因为他的“错误”和缺乏远见而瞧不起他。在和主管讨论了病人的死因后,他坦白地问主管:“你觉得我让你丢面子了吗?”主管的反应温和而又充满同情,根本没有排斥的成分。当主管告诉他他过去也曾经体验过类似的失望时,阿特轻松了许多。他强调,这对阿特是一个机会,可以让他学习作为一个精神病医师怎样来处理职业生涯中所遇到的危险。通过讨论这个案例,并且拒绝了对于不赞成意见的恐惧,阿特认识到他犯了一个“错误”——他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没有希望”的感觉尽管在临床上没有症状,但是却能够导致一个人自杀。不过他同时也了解到别人并不要求他完美,他也不期望任何一个病人都那么成功。

第11章 寻求赞成的嗜好(4)

不妨假定,事实上并没有这么好,他的主管和同事责备他缺乏想法和能力。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又怎么样呢?最坏的可能就是遭到拒绝。我们不妨讨论一些策略来对付最坏的可能。

拒绝决不是你的错!除了肢体上的伤害和财产上的破坏之外,最让人痛苦的可能就是对你的拒绝。这一威胁是你被看低时恐惧的根源,

有几种形式的拒绝。最常见而又最明显的是“青春期拒绝”,当然他并不限于青春期年龄组。假如你对某个人充满浪漫的想法,你约了他或遇到了他,但是事实却证明他对你根本就没有意思。或许是你的相貌、种族、宗教或人格类型出了问题,或许你太高、太矮、太胖、太瘦、太老、太年轻、太聪明、太迟钝、太主动、太被动等等。由于你并不适合这个人理想中的形象,所以他将你拒之千里,对你冷若冰霜。这是你的错吗?显然不是!这个人没把你看在眼里,是因为他的主观偏好和嗜好。一个人可能喜欢苹果派而不喜欢樱桃派。难道这意味着樱桃派本来就不好吗?浪漫的事情永远总是充满变数。如果你是那种商业牙膏型的人,我们的文化普遍把这种类型的人视作“好看”,那你可能就更容易吸引潜在的对象。但是,你不可能发展出这样一种长久的恋爱关系,你必须学会相互吸引,即便是漂亮型和清秀型的人有时也得学会处理自己所遭受的拒绝。没有人会适合每一个人的。

如果你相貌一般甚至连一般也够不上,你就必须努力工作,以吸引别人,你可能必须学会处理经常遇到的挫折。你可能必须练习你的社交技巧,掌握一些能够吸引人的有效秘密。这就是:(1)不要暴露你的缺陷,不要看不起自己。不要伤害自己。要用第4章所描述的方法来提高你的自尊。如果你自爱,人们就会响应你身上所散发的这种快乐感觉,并希望和你接近。(2)真诚地赞美别人。不要老是紧张地在那里研究别人是喜欢你还是拒绝你,一上来就要喜欢他们,并且要让他们知道这一点。(3)通过了解别人的兴趣所在来表示你对他们的兴趣。让他们谈论他们感到最激动的东西,并以一种快乐的方式回应他们的谈论。

如果你坚持这么做,你最终就会发现人们会觉得你很有吸引力,反过来你会发现你有很强的寻求快乐的能力。青春期拒绝是一件让人感到不舒服的事,但是这并不是世界的末日,这也不是你的错。

“啊哈!” 你会反驳说,“但是如果许多人拒绝你是因为你所采用的让人讨厌的方式,这种情况又怎么样呢?假定你很自负,以自我为中心。那这肯定是你的错,不对吗?”这是第二种拒绝,我称做“愤怒的拒绝”。同样,我想你还会看到,如果你因为个人的错误而被愤怒地拒绝了这还不是你的错。

首先,别人没有义务仅仅因为他们不喜欢你所做的某些事情而拒绝你——他们还有另外的选择,他们可以下断定,并且指出他们不喜欢你的行为,他们也可以学会不让这种事这么烦扰他们。当然,如果他们愿意的话,他们有权利回避和拒绝你,他们可以自由地选择他们所希望选择的任何朋友。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天生就是“坏”人,而且绝对不是每一个人都会以同样消极的方式对待你。你会和某些人和谐共处,同时你也有可能与其他人爆发冲突。这并不是一个人的错,这只不过是现实生活。

如果你有人格怪癖让你疏远了比你希望疏远的更多的人——比如你经常异常激烈,经常大发脾气——为了你的利益,你必须改变你的方式。但是,如果某个人基于你的这种不完美而责备你的话,那这肯定是可笑的。我们都不完美,你倾向于把错误归咎于自己,或者对某人针对你的敌意“买账”,这都是自挫性的,没有意义的。

第三种拒绝方式是“支配性拒绝”。在这一情况中,别人以威胁要退出或威胁要拒绝你来操纵你。相处不快乐的夫妻,甚至是沮丧的心理治疗专家,有时都会求助于这种方法来迫使你改变。他们所使用的公式如下:“要么你如此这般去做,要么我们就结束!”这是一种高度非理性的并且经常是自挫性的影响别人的方法。这种操纵性拒绝只不过是一种文化说教式的处理方式,它通常是无效的。它很少能够改善相互之间的关系,因为它会产生紧张和憎恨。它事实上表明做出威胁的人对挫折的容忍度不高,处理人际关系的技巧也很贫乏。他们这么做当然不是你的错,让你接受这种操纵也并不符合你的利益。

从理论上讲,拒绝的方式大概就是这些。那么如果你真的受到了拒绝,那你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呢?一种有效的方式就是学会使用角色扮演。通过更具娱乐性和挑战性的对话学会扮演拒绝者,以我能够想到的有关你的最坏的情况来面对你。由于我以一种非常刻薄非常无礼的方式来这么做,由于我随后对待你的方式,所以,你可以先问一问我是否事实上在拒绝你。

你:伯恩斯博士,我注意到你一直以一种比较冷淡而又比较疏远的方式在行动。你似乎是在回避我。我想和你谈话时,你要么不理我,要么对我敷衍了事,我想知道你是否很烦我,你是否有拒绝我的想法。

评价:一开始的时候,你不要指责我拒绝你。这样会让我产生警惕,而且,我可能其实并没有拒绝你——我可能正为没有人买我的书而烦恼,所以我有一点恼火。现在让我们开始吧,让我们来假定最坏的情况——我试图打击你。

第11章 寻求赞成的嗜好(5)

戴维:我很高兴我们能够开诚布公。我事实上会拒绝你。

你:为什么?显然我让你感到有点厌烦。

戴维:你浑身都坏透了。

你:我知道你对我感到很苦恼。我做了什么错事?

评价:你避免为自己辩护。因为你知道你并不是“浑身都坏透了”。坚持让我知道你不是这样没有什么意义。这样做只能火上浇油,这样的话,我们的对话很快就会扭曲成嗓门高低的比试。(这种“同情的方法”在第6章中已经详细讲述过了。)

戴维:你什么都很臭。

你:你能具体一点吗?我忘了用除臭剂了吗?你是讨厌我说话的方式、我最近所说过的话、我穿的衣服,还是别的什么?

评价:你再一次拒绝进行论证,通过建议我指出我在哪一点上不喜欢,你想迫使我最好能说一点有意义的东西,不要那么来看待你。

戴维:噢,你伤害了我的感情,有一天你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你一点也不关心我。对于你来说,我不过是一件“东西”,而不是一个人。

评价:这是一种常见的批评,它表明拒绝者事实上很在意你,但是害怕不被你注意,害怕失去你,拒绝者决定威胁你,以保护他受到威胁的自尊。拒绝者或许还会说你太愚蠢,太胖,太自私等等,不管批评的性质是什么,你的策略都是两面的:(a)发现批评中的真理的成分,让拒绝者知道你部分地同意他的看法(见第6章“解除武装法”);(b)向他道歉或尽量改正你实际上已经犯下的错误(见第6章“反馈与协商”)。

你:我很抱歉说过一些让你误解的话。我当时说了什么呢?

戴维:你告诉我,我是一个性情古怪的人。所以我就记住了这一点——情况就是这样。

你:我知道这是我无意中做出的一个伤害你的评价。我是否还说过其他伤害你感情的话?只有这些吗?还是我已经做过多次?继续说下去,讲一讲所有你认为我做得不好的事情。

戴维:你真是不可预测。你可以一会儿甜言蜜语,一会儿言辞尖刻。你撒泼时你就像一头嘴很脏的猪。我受不了你,我也看不出来有谁能受得了你。你傲慢自大,除了你自己你把谁都不当一回事。你是一个自私的、蛮横无礼的人,你也该醒一醒,好好学一学了。我很遗憾我成了一个被你看低的人,但是只有这样你才能学到东西。除了你自己,你对谁都没有真感情,让我们变好一点吧!

你:经你这么一说,我发现我们的关系中确实存在着很多问题,过去我们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看来我确实迷失了航向。我发现我一直以一种非常恼怒的毫无思想的方式在做事。我已经知道我是怎样的不愉快,而且也让你怎样的不舒服了。再告诉我一些有关我的情况吧。

评价:现在,你继续从拒绝者的消极评价中提炼东西,你避免辩护,而是继续发现拒绝者所说的话中的合理成分。你已经挑出了所有批评,并且同意了那些有关你的真实的批评,这样的话,你就把最利的箭射向了拒绝者的气球。你要指出你已经承认了你的不完美,你也愿意尽量去改正你的错误。所以要问一问拒绝者为什么还拒绝你。这种方式会帮助你弄明白拒绝永远不是你的错!你应该对你的错误负起责任,你也有责任改正错误。但是如果有人因为你的不完美而拒绝你,那是他们把事情搞糟了,而不是你!下面就是这种方式的具体运用。

你:我明白我已经做了和说了许多你不喜欢的东西,我肯定愿意最大限度地改正这些问题。我不能保证发生奇迹,但是如果我们一起努力,我看不出有什么理由改进不了事情。经过这种谈话以后,我们的交流已经提高了很多。为什么你还要拒绝我呢?

戴维:因为你让我恼怒。

你:的确,有时候人们之间的情况会有所不同,但是我不希望这样破坏我们的关系。你拒绝我是因为你感到恼怒,还是因为其他什么?

戴维:你是一个无聊的家伙,我拒绝再和你谈话。

你:我很遗憾你会这么感觉,尽管有了这些伤害感情的事,我还是希望能够继续我们的关系。难道我们希望关系完全破裂吗?或许这种讨论正是我们所需要的,我们可以相互更理解。我确实不知道为什么你会拒绝我,你能告诉我原因吗?

戴维:噢,不!我不想再被你耍了,你经常把事情搞糟,情况就是这样!没有第二次机会了!再见!

评价:现在是谁的行为搞糟了事情?是你的行为还是拒绝你的人的行为?发生拒绝这种事情是谁的错?毕竟,你想尽力通过交流和妥协来改变你的错误,改进相互关系。所以,你怎么能因为这一拒绝而受到责备呢?显然不能。

运用上述方法或许并不能防止所有的拒绝发生,但是你迟早可以提高积极事态出现的可能性。

●从不赞成或拒绝中恢复过来

尽管你努力改善与他人的关系,你事实上一直被别人不赞成或受到别人拒绝。你怎样能很快克服你所承受的情感困扰呢?首先,你必须认识到生活还要继续下去,所以这次特殊的失望并不能永远影响你快乐的质量。与拒绝或不赞成一起的是你的思想,这种思想会造成情感破坏,如果你与这种思想做斗争,并且顽固地拒绝向扭曲的自我虐待屈服,那么烦恼就会过去。

第11章 寻求赞成的嗜好(6)

一个可能很有益的方法就是那种已经帮助过曾经体验到在失去所爱的人之后一直有一种痛楚感的人的方法。如果让那些曾经有过心痛经历的人脑子里充满失去所爱的人的痛苦记忆和想法,那么这就会加速完成痛苦的过程。如果你一个人的时候这么做,这会非常有益。来自他人的同情经常会起到相反的作用,已经有研究指出,它会延长人的悲伤周期。

你可以运用这种“悲伤法”来对付拒绝或不赞成。把一天分成一个或数个周期——5到10分钟最宜——让自己去想所有悲伤、愤怒和失望的想法。如果你感到悲伤,那你就哭泣。如果你感到疯狂,那你就拍打柱子。在你计划的时间里,让你的头脑里充满各种痛苦的记忆和想法。说脏话、哭泣、抱怨,不要停止!计划的时间一到,马上停止,开始你正常的生活,直到下一次计划哭泣的时间为止。同时,如果你有消极的想法,就像前几章所教的那样,把它们写下来,指出其中的扭曲,并用理性的反应替代之。你或许会发现这会有助于你部分地控制住你的失望情绪,并且加速你自尊感的回归。

打开“心灵之灯”

情感启蒙的关键是承认只有你的思想才可以影响你的情绪。如果你有赞成癖,那你的内心就有一种不好的习惯,只有当别人的灯光首先照亮你时你才能闪光。而且你错误地把他们的赞同和你自己的自我肯定混淆到了一起,因为二者几乎是同时发生的。你错误地得出结论说别人让你感觉好多了!事实上,在你体验称赞和快乐的时候,这表明你已经知道如何肯定自己了!但是如果你有赞成癖的话,你就会产生一种自挫性的肯定自己的习惯,只有当你所尊重的人先肯定你时,你才能肯定自己。

这里是打破这种习惯的一个简单方法。去买一块前面几章所描述的腕表,戴上几个星期。每天想办法发现有关你自己的一些积极的事情——你所做的好的事情,不管这种事情是否受到外来的奖励。每一次只要你做了你肯定的事情,就按一下表。比如说,如果你早上和蔼地向同事笑了一笑,那你就按一下表,不要管他是板着脸还是报之以微笑。如果你回了原来已经推迟的电话——那你就按一下表!无论事情大小,你都可以“肯定”你自己。即便是你想起了过去所做的积极的事情,你也可以按一下表。比如说,你或许回忆起你第一次拿到驾照或第一次上班时的情况。不管你是否有积极的情感反应,你都按一下表。开头的时候,你可能会强迫你自己去注意有关你自己的好事情,它可能是机械性的。不管怎么说,要坚持下去。因为几天之后,我相信你就会发现内心之灯开始点燃了——开始的时候,有点微弱,后来就越来越亮了,每天晚上看一看表上的数字,记下白天你对自己所肯定的所有事情。两三周以后,我相信你就已经学会了自尊的艺术,你对你自己会比以前感觉更好。这一简单的方法可能是你获得独立和自我肯定的一大步。它听起来很容易——而且也确实很容易。它的威力惊人之大,一小点的时间和努力将会得到非常值得的回报。

 
11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