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76%

第13章 你的工作不等于你的价值

快乐≠巨大的成就

致你焦虑和抑郁的第三个无声假设是:作为人的价值是与生活中我已取得的成就成比例的。这种态度是西方文化工作伦理的核心。它听起来非常纯洁,事实上,它是自挫性的、相当不准确的和有害的。

外科医生尼得最近一个星期天晚上在家里给我打电话。他整个周末都感到恐慌。他的烦恼源于他计划参加第十二次大学同学聚会(他毕业于常春藤联合会中的一所名牌大学)。他已被邀请向同学会提供校友通讯地址。为什么尼得处于这样一种忧惧状态呢?他很害怕在这次大聚会上会遇到一些比他成就大的同学。他解释为什么说这件事这么可怕:“这就意味着我是一个失败者。”

尼得过于关注自己的成就,这在男人中间尤其普遍。尽管女人也难免关心职业,她们却更可能会为失去爱和失去赞赏而抑郁。相反,男人则特别敏感地关注于职业的失败,因为他们从孩提时代起就被灌输了其价值基于其成就的看法。

改变一个人价值的第一步是看一看它更有利还是更不利。要明白,通过你的成就并不能真正帮助你衡量自己的价值,这不过是改变你生活哲学的最关键的第一步。我们可以从一种实用的成本收益分析开始。

很显然,把你的成就与你的自尊联系起来有很多优点。首先,当你取得某些成就时,你可以说“我很不错”并且感觉良好。比如,如果赢了一场高尔夫球赛,你可以轻拍自己,有一丝自鸣得意,并感觉比你的同伴优越,因为他在最后一洞时输了一杆。当你和朋友跑步,他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时,你就会有些骄傲,并对你自己说:“他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家伙,不过我更好!”当你在工作上完成了一件大事情时,你会说:“我今天挺出活儿。我干得不错。老板肯定很高兴,我很尊敬我自己。”尤其重要的是,你的工作伦理允许你觉得自己赢得了个人价值,并有权利感到快乐。

这种信仰体系或许特别能激励你去工作。你或许会在职业上付出极大的努力,因为你相信这将给你额外的价值,你会因此而觉得自己是一个更受欢迎的人。你可以避免“平均化”的恐惧。概括地说,你会努力工作,务求必赢,当你赢了后,你会更喜欢自己。

我们不妨再看一看事情的另一面。你的哲学“价值等同于成就”的缺点是什么?首先,如果你的生意或职业进展良好,你或许会全神贯注于这些事情,你或许会不经意地切断了其他会让你感到快乐和满意的事情,因为你从早到晚都在忙于手头的事情。你越来越会成为一个工作狂,会更加极端地希望有成就,因为一步跟不上,你就会陷入内在的空虚和失望。一旦没有成就,你就会感到没有价值和烦躁。因为你的自尊和自我满足感没有别的基础。

假定遇到像疾病、生意失利、退休或其他你所不能控制的因素,你就会发现你一段时期内不能像原来那样有成就。这时,你就有可能陷入严重的抑郁,因为你相信成就少就意味着你不好。你会觉得自己像一个易拉罐,用完了,也该扔了。你的自尊缺乏到了极点,甚至会让你有一种自杀企图,最终你的价值完全由市场来决定。你希望这样吗?你需要这样吗?

你还可能会付出另外的代价。如果你的家人深受你漠不关心之苦,他们就会产生怨恨情绪。在很长一段时期里他们可能隐忍不发,但是迟早你会付出代价的。你的妻子出了事,准备和你谈离婚,你14岁的孩子由于行窃而被捕。当你试图和他谈话时,他会斥责你:“这些年你都到哪儿去了,爸爸?”即便是你没遇到这些不幸的事情,你依然有一个极大的缺点——缺乏真正的自尊。

我最近一直在治疗一个非常成功的商人。他声称在这一行他是世界上赚钱最多的人。但是他却深受恐惧和焦虑之苦。如果他从塔尖落下来会是什么样?如果他不开罗斯—罗伊斯白云而开一辆雪弗莱又怎么样?这将难以忍受。他还能活吗?他还爱他自己吗?如果没有了魅力和荣耀他不知道他能否发现快乐。他的神经老是处在崩溃的边缘,因为他无法回答这些问题。你的答案会是什么?如果你彻底失败了,你还尊敬自己,热爱自己吗?

和其他瘾一样,你发现你需要越来越多的“向上的”东西以便能变“高”。这种容忍现象在海洛因、“速度”(安非他明)、酒精和安眠药那里能够发生。在财富、名声和成功那里也可以发生。为什么?或许是因为你一旦取得了某种程度的成功,就会下意识地设置越来越高的期望。激动很快会过去,为什么这种气氛不延续下去呢?为什么你老是需要得越来越多呢?答案是很明显的:成功并不保证快乐,二者不是同一的,并不具有因果关系,所以你就停止追逐幻想吧。由于是你的思想而不是你的成功才是控制你情绪的关键,所以胜利的颤抖很快就会过去。过去的成就就像一顶老帽子——当你盯着你的战利品时,你会很悲伤地感到烦躁和空虚。

如果你不知道快乐并不依赖于也不紧紧伴随着成功的话,你就可能会更加努力工作以此来捕捉曾经有过的达到顶峰时的感觉。

许多人到了中年或晚年由于幻想破灭,开始寻求指导或治疗。最终,你可能也得面临这些问题:我生活是为了什么?我生活的意义是什么?你或许相信你的成功会让你充满价值,但是期望的回报却似乎是难以捉摸的,完全不在你的控制之内。

第13章 你的工作不等于你的价值(2)

在阅读上述这段文字时,你或许会认为成功瘾的缺点要大于优点。但是你或许依然相信成就高者价值大这一点依然是正确的——大子弹似乎总是“特别的”。你或许会相信快乐,以及其他人的尊敬主要的还是来源于成就。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首先,要想一想这样一个事实,大部分人并没有获得伟大的成就,但是他们依然快乐,依然受到尊敬。事实上,你可以说大部分的美国人都受到爱戴并很快乐,但是依照定义,大部分人也都很一般。所以,并不能说快乐和爱只能来源于成就。抑郁,和其他灾难一样,也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位,照样会经常——如果不是更频繁的话——打击那些活得不一般的邻居,就像它经常光顾一般水平以下的人一样。很显然,快乐和巨大的成就之间并没有必然的联系。

工作=价值?

好,我们假定你已经相信把工作和价值联系在一起不是优点,也承认成就与爱、尊敬和快乐并不必然联系在一起。不过你或许还是相信,在某种层面上,成就大一点的人要比其他人更好。那我们就认真考察一下这一看法吧。

首先,你是说,每一个有成就的人仅仅是因为他们有成就而具有特别的价值吗?很显然,阿道夫·希特勒在其职业生涯的顶峰成就很大,你会说这使得他特别有价值吗?很显然不是。当然,希特勒会坚持说他是一个伟大的人,因为他是一个成功的领袖,而且他把他的价值等同于他的成就。事实上,他可能相信,他及其纳粹同伴是超人,因为他们获得了这么大的成就。你会同意他们的看法吗?

或许你能想到某个你并不怎么喜欢的邻居或什么人获得了一些成就,但是却似乎极度贪婪和咄咄逼人。那么,依你看来,这个人仅仅因为他有了成就,他就特别有价值吗?与之相比较,你或许认识某个你很关心或尊敬的人,这个人并没有特别的成就。你会说这个人依然有价值吗?如果答案为是,那么不妨问一问自己——如果他们可以无须大成就很有价值,我为什么不可以?

这里是第二种方法。如果你坚持你的价值是由你的成就决定的,那么你就创造了一个自我尊重的公式:价值=成就。做出这一公式的基础是什么?你有什么客观的证明表明它有效?你能通过实验测定他们的价值与成就以便发现他们是否事实上是相等的?你用什么单位来测量?整个想法完全是没有意义的。

你不能证明这个公式,因为它只是一个假设,是一个价值体系。你把价值定义为成就,又把成就定义为价值。为什么相互定义呢?为什么不说价值就是价值,成就就是成就呢?价值和成就是不同的概念,有着不同的含义。

尽管有上面的讨论,你还是相信有成就的人在某种意义上更好。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准备用最强有力的方法,如同炸药一般,来击碎这种态度,即便这种态度如花岗岩一般坚硬。

首先,我会让你扮演中学时期的老朋友索尼亚(或鲍勃)的角色。你成了家,在学校里教书。我正在从事一个雄心勃勃的职业。在对话中,你认为人类价值是由成就决定的,我会根据这一含义得出一个明显的、合逻辑的,但是又让人感到不愉快的结论。你准备好了吗?我希望这样做是因为你所珍爱的观念将被以一种令人不愉快的方式受到攻击。

戴维:索尼亚(鲍勃),你怎么样?

你(扮演我的老朋友):还可以,戴维,你呢?

戴维:噢,很好。中学毕业后就没有见到你,这些年怎么样?

你:噢,很好,我结婚了。我在公园中学教书,已经有了一个小家。一切都挺好。

戴维:哎吆,我很遗憾听到这个。我比你好一点。

你:怎么好法?讲下去。

戴维:我上了研究生,获得了一个博士学位。我在商业上也很成功。我挣了很多钱。事实上,我是城里的一个富人了。我取得了很大的成就,比你要好。我不是要侮辱你什么的,不过我想我是一个比你要好的人,哈!

你:哎呀,戴维,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在和你谈话前我认为我是一个相当快乐的人。

戴维:我理解。你找不到词了。不过你可能还得面对事实。我得到了很多东西,而你没有。尽管我很高兴你快乐,不过你还是一位快乐的中庸之人。当然,我还不至于舍不得在餐桌上给你一些施舍。但是你没有能够很好地安排自己的生活实在是太糟糕了。

你:戴维,你似乎变了。你在中学时是多么好的一个人。我觉得你不再喜欢我了。

戴维:噢,不!只要你承认你是低级一些的二流的人物,我们就还可以是好朋友。我只是想提醒你从现在起要仰视我,我也希望你能够意识到我会俯视你,因为我更有价值。这潜含着一个假设——价值等于成就。记得你所拥有的这种态度吗?我已经获得了很多成就,所以我更有价值。

你:噢,我希望不再碰到你,戴维,和你谈话不怎么愉快。

这一谈话会让许多人很快冷静下来,因为它表明了低级高级体系是怎样不合逻辑地把你的价值等同于你的成就的。事实上,许多人确实感到自己比较差。角色扮演可以帮助你看清这一假设是多么地可笑。在上边这个对话中,谁在急忙地表演?幸福的大家庭主妇、学校教师和傲慢自大的商人都尽力想表明他要比别人过得好?我希望这一想象的对话有助于你看清这一体系是多么奇怪。

第13章 你的工作不等于你的价值(3)

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做一个角色反串,以强化这种效果。这一次,你扮演一个非常成功者的角色,我希望你尽可能地看轻我。我希望你扮演《世界主义者》杂志的编辑海伦·格利·布朗。我和你一起去中学。我现在只不过是一个一般中学的教师,你的工作就是说服我你生活得比我好。

你(扮演海伦·格利·布朗的角色):戴维,你怎么样?已经很长时间没见面了。

戴维(扮演中学教师的角色):噢,不错。我成了家,在这里的中学教书。我是一名物理老师,对生活很满足。我知道你做得很好。

你:是的,没错,我非常幸运。我是《世界主义者》杂志的编辑。你可能已经听说了。

戴维:我当然听说了。我经常在电视对话栏目中见到你。我听说你收入很高,你甚至还有自己的经纪人。

你:生活确实不错。是的,妙极了。

戴维:不过我听到了有关你的一件事情,对这件事情我确实不能理解。你和我们的一个老朋友谈话,你说你现在比我不知好多少倍,你的成就很大,而我的职业很一般。你说这是什么意思?

你:噢,戴维,我只是在想我生活中所成就的一切。现在我是一个有影响的百万富翁,而在费城谁听说过戴维·伯恩斯呢?我和明星为邻,而你却和一群小孩子一起打篮球。不要误解了,你确实是一个不错的诚信的普通人。你从来没有改变过,所以你或许同样也能面对事实!

戴维:你已经有了很大的影响,而且你也是一个既有影响力又有名声的女性。我确实很尊重这一点,而且这也似乎是对你的相当的回报和激励。如果我比较笨的话,还请你原谅我。我只是不明白怎么你就是一个更好的人了,怎么我就比你更差,而你比我更有价值?以我有限的智力,我肯定是忽略了某些很明显的东西。

你:面对事实吧,你一直停在那里,没有为任何特别目标和使命活着。我有个人魅力,我是一个推动者和改变者,这使得我更有价值,你不这么认为吗?

戴维:噢,我并不是没有目标地活着,只不过和你的目标相比,我的目标更温和一些。我教物理课,我还指导本地的比赛等等。与我的目标相比,你的轨道显然要更大更特别。但是我不明白这怎么让你成为了一个比我更好的人,或者说我怎么就比你差了。

你:我更高地发展,也更深思熟虑。我思考一些更重要的事情。我巡回演讲,成千上万的人蜂拥而来。名作家们都为我工作。你给谁演讲?本地的家庭教师协会?

戴维:当然,在成就、金钱、影响方面你走在我前边。你做得很好。首先你就很引人注目,你的工作也很努力。你现在很成功。但是这怎么能说你比我价值更大呢?你必须原谅我,我还是跟不上你的逻辑。

你:我更感兴趣了。这就像一个变形虫对一个高度发展的生物体。变形虫一会儿就让人讨厌。我是说你的生活就像变形虫的生活一样。你就像变形虫一样盲无目的地乱做。我是一个更有趣的、动态的、更讨人喜欢的人,而你则是次一等的人。你就像烤面包片,而我则像鱼子酱。你的生活很讨厌。我不知道该怎样讲得再清楚一些。

戴维:我的生活不像你想象得那样讨厌。仔细瞧一瞧。我很吃惊你在这里所说的话。因为我看不出我的生活有什么讨厌。我所做的事情让我激动,对我来说也是至关重要的。对于我来说我所教的学生就和你所交往的有魅力的明星一样重要。即便我的生活确实比你的生活要枯燥单调,那又怎么就让你成了一个更有价值的更好的人呢?

你:噢,让我简要地概述一下事实吧。假如你像变形虫一样存在着,那你只能依据你的变形虫心智来做判断。我可以判断你的处境,但是你却判断不了我的处境。

戴维:你判断的基础是什么?你可以把我称作变形虫,但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你似乎只是做一个名字称呼。所有这一切不过意味着你似乎显然对我的生活不感兴趣。当然,我可能没有那么成功,也没有那么有魅力,但是这怎么能说你是一个更好的人或者是一个更有价值的人呢?

你:我简直想要放弃了。

戴维:别放弃,坚持住。或许你是一个更好的人。

你:那么,我的社会价值显然更大,所以我更好。

戴维:这一点使得你有更高的社会价值。情况确实是这样。我是说约翰尼·卡尔森最近一直没和我打照面。

你:我已经注意到了。

戴维:但是有更高的社会价值怎么就让你成为了一个更有价值的人呢?

你:我有高收入,我身价百万。你身价几何,中学教师先生?

戴维:你确实有比较高的财务价值。但这怎么能使你成为更有价值的人呢?商业上的成功怎么能使你成为更好的人呢?

你:戴维,如果你不崇拜我,我就不和你谈话。

戴维:噢,我看不出这怎么会让我价值更低。除非你有这样一个假定,认为别人的价值基于对你的崇拜。

你:的确如此。

戴维:作为《世界主义者》杂志的编辑也是这样吗?如果是这样的话,请告诉我,你是怎样做出这些决定的。如果我没有价值,我非常愿意知道为什么我可以放弃自我良好的感觉,把我自己等同于其他人。

第13章 你的工作不等于你的价值(4)

你:事实上,你的活动范围肯定又小又乏味。我登上里尔喷气式飞机去巴黎的时候,你正挤着校车去学校呢。

戴维:我的活动范围可能小了些,但是它非常惬意。我喜欢教书,我喜欢孩子。我喜欢看着他们成长,我喜欢看着他们学习。有时他们会犯错,我得让他们知道。这里边有很多爱和人性,有很多情节。这怎么在你看来就是单调的呢?

你:哦,不需要再了解什么了。不存在真正的挑战。在我看来,在你这么一个狭小的世界里,你只了解你所能了解的一些东西,然后你只是一遍一遍地重复做事情。

戴维:你的工作确实有挑战性。即便是一个学生,我又怎么能知道他所有的事情呢?对于我来说,他们似乎都很复杂,也都很让人激动。我不认为我能完全领会一个人。你敢肯定吗?即便是面对一个学生对于我的能力也是一个综合挑战。面对这么多年轻人,这种挑战已经超出了我的问讯范围。当你说我的世界又小又讨厌,一切都很清楚时,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你:噢,在我看来,在你的世界里你不大可能考虑许多像我这样有高度的人。

戴维:我不知道。我的一些学生有很高的智商,有可能像你一样有发展,而另外一些心智低于平均水平,只能有一般程度的发展。大部分很正常,而每一位都很喜欢我。你说他们乏味时你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只有伟大的成就才能让你感兴趣?

你:我服了,大叔!

当你扮演成功的势利眼时我希望你事实上确实“服了”。对于你比我好这一声明,我的扭转方法非常简单。一旦你声称由于你的特殊品质如智力、影响力、地位或其他什么等等而比我更好或更有价值时,我马上会同意,在这一特殊品质(或这一系列品质上你要比我好,然后我就会问你——“但是这怎么能使你成为一个比我更好(或更有价值)的人呢?”这一问题无法回答。它会使得某些人高于其他人的价值体系偏离其主旨。

这一方法的专业术语叫做“操作化”。在这一方法中,你必须讲清楚是什么品质使某个人比另外一个人更有价值。但是你却做不到这一点。

当然,其他人很少会像对话中这样去想出这些或者说出这些侮辱性的话语。真正的屈服是在你的大脑中。是你自己对自己说你没有地位、没有成就、不受人欢迎、没有人爱你等等,是你自己让自己感到没有价值和不理想,所以你是最终施加酷刑的人。你可以依照这种方法去做:与自己做一个类似的对话。你想象出一个对手,我们可以称做迫害者,他会尽力向你论证由于你的一些不完美和缺陷,所以你骨子里就是比较差的或者没有多少价值的。你可以肯定地赞成他批评中的合理成分,但可以提出那些你变得没有价值的问题。举例如下:

1. 迫害者:你不是一个好情人。有时你甚至不能勃起。这意味着你不像一个男人,你是一个比较差劲的人。

你:这的确表明我在有关性的事情上紧张,不是一个特别熟练或特别自信的情人。但这怎么能说我不像一个男人,或者不像一个人呢?事实上只有男人才会在勃起的事情上紧张,这应该是特别“男人化”的体验,做得好会让我更像一个男人,而且,作为男人,除了性,还有很多别的东西。

2. 迫害者:你不像你朋友们那样努力工作,也不像他们那样成功。你很懒,也很不好。

你:这意味着我缺少野心,也不努力工作。我甚至缺少天赋,但是这怎么能说我“很懒,也很不好”?

3. 迫害者:你没有价值,因为你在什么事情上都不突出。

你:我承认我没有能够赢得个人世界的成功。我在所有事情上甚至连次好都算不上。事实上,在大部分事情上我都很一般。但这怎么能说我没有价值呢?

4. 迫害者:你不受人欢迎,你甚至没有什么密友,谁也不怎么关心你。你没有家庭,甚至没有情人。所以你是一个失败者。你是一个不完美的人。你显然在什么地方错了,你没有价值。

你:没错,我没有情人,而且也只有几个好朋友。要有多少我才是一个完美的人呢?四个?十一个?如果说我不受欢迎,那只表明我不善于社交而已,或许我在这一点上应该努力。但是这怎么能说我是一个失败者?为什么我就没有价值了?

我建议你试一试上述方法。写下你可能承受的最坏的迫害与羞辱,然后回答这些问题。开始的时候可能会有一些困难,但是真理最终会展现于你面前——你可以是不完美的或不成功的,或者是不受人欢迎的,但是并不是一个没有价值的小颗粒。

通往自尊的四条途径

你或许会问:“如果我的价值既不来自成功,也不来自爱或赞成,那么我怎样能获得自尊呢?如果你一层一层地剥去这种标准,而且表明这些标准对于个人价值都是无效的基础,那可能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这时候我该怎么办呢?”这里给你提供四条通往自尊的有效途径。选择一条对你最为有用的途径。

第一条途径既是实用的也是哲学的。从本质上讲,你必须承认人的价值是抽象的,它并不存在。所以,事实上没有人类价值这种东西。所以,你既不可能拥有它,也不可能不拥有它,你无法度量它。价值不是一件“东西”,它只是一个普遍概念。它是这么概括,以致于没有精确的实际含意。它也不是一个游泳的和增强性的概念。它只是一个自挫性的概念。它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它只会让你痛苦和悲惨。所以,马上抛开一切关于“价值”的主张,你不必用它来衡量自己,也不必害怕“没有价值”了。

第13章 你的工作不等于你的价值(5)

要认识到“价值”和“无价值”,当它们应用于人时,只不过是一个空的概念。就和“真实的自我”这一概念一样,你的“个人价值”一词也是没有意义的。把你的“价值”一词倒进垃圾筐里吧(如果你愿意的话,也可以把“真实的自我”一词倒进垃圾筐内),你会发觉你什么都没有损失。然后你就可以专心生活。在生活中你所面临的问题是什么?你怎样处理这些问题?你需要的是行动,而不是像“价值”这样难以捉摸的幻想。

你或许会害怕放弃你的“自我”或“价值”。你害怕什么呢?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吗?什么也不会发生!下边这段想象性的对话或许会使这一点更清楚。假定我是无价值的,我希望你故意触及这一点,尽量让我难受。

你:伯恩斯,你毫无价值。

戴维:当然我毫无价值。我完全同意这一点。我认识到没有什么使得我“有价值”。爱、赞同和成就不能给我任何“价值”。所以我承认我没有任何价值这一事实!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问题吗?出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你:唉,你真可怜,你是一个“不好的人”。

戴维:就算我不好,那又怎么样?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让我感到悲惨?“没有价值”对我有什么不利吗?

你:那么,你怎么能尊敬自己呢?别人又怎么能尊敬你呢?你只不过是一堆废渣!

戴维:你或许认为我是一堆废渣,不过我确实尊敬我自己,而且其他许多人也都尊敬我。没有一个有价值的人不尊敬我。你或许不尊敬我,但是我不觉得这是一个问题。

你:不过没有价值的人不可能幸福,也不可能有任何快乐。你被认为是抑郁的和可鄙的。我们专家组碰了一个头,一致认为你等于零。

戴维:那就登到报纸上让他们知道。我可以看到标题:“费城医生发现无价值之人。”如果我真的那么糟糕,那就可以放心了,因为我什么也没有失去。我可以毫无畏惧地生活。而且,我很快乐,我也有自己的乐趣,所以等于零没有什么坏处。我的座右铭是——“没有价值就是精彩!”事实上,我都想把它写在T恤衫上了。不过,或许我还是有所失。显然你是有机智的,而我没有。“价值”这个东西对你有什么好处?它能让你比像我这样的人更好?

问题可能来了——如果我不再相信成功赋予我个人价值,那么我做事有什么意义?如果你整天躺在床上,那么你撞上某个能使你的生活增加一些亮色的某件事情或某个人的机会就很小。而且,在日常生活中有许多让人感到满意的事情完全独立于个人价值这一概念。比如,我在写这一段时我感到非常兴奋,但这并不是因为我相信我写这些东西时自己特别“有价值”。这种愉快来自于创造性的过程,我把这些观念放在一起进行编辑,看着这些笨拙的词句鲜明起来,并且感兴趣于你阅读时对它的反应。这是一个让人激动的冒险过程。介入、承诺和冒险会非常刺激。对于我的思考方式来说,这是一个不错的回报。

你或许还会奇怪——没有了价值这一概念,生活的目的和意义是什么?很简单。不要紧抓着“价值”不放,而要致力于日常生活中的满意、快乐、学习、掌握、个人成长和与其他人的交流。为你自己设立一个现实的目标,并且为了这个目标而生活。我相信你会发现如此丰富的满足会让你忘记所有有关价值的东西,在最后的分析中,这些东西无疑于用愚人的金币购买权力。

“但是我是一个有人性的人或者说是一个有精神的人,”你或许会争辩说,“人们一直教我说所有的人都有价值,我不想放弃这一概念。”很好,如果你愿意以这种方式看待它的话,我同意你这么做,这就把我们带到了通往自尊的第二条路径上去了。我们可以承认所有人从生到死都有其“价值单位”,作为一个婴儿,或许很少,但是你却依然珍贵而又有价值。当你变老或生病,松弛或休息,或者什么也不做时,你依然有价值。你的“价值单位”不可度量,也永远不会改变,它对每一个人都是同等的。在你的一生中,你可以通过自己有成就的生活来提高自己的快乐和满足程度,也可以以一种破坏的方式让自己过得很悲惨。但是你的“价值单位”与你自尊和快乐的潜力一样总在那里。既然你不能度量它或改变它,那么处理它或关心它都没有什么意义。就把它留给上帝吧。

矛盾的是,这种解决办法和前边一种办法同样有一个底线。它在处理你的“价值”问题时同样没有意义,无法反应。所以你也最好关注有成就的生活。今天你遇到的问题是什么?你怎么样去解决它们?类似的问题很有意义也很有用,而反思个人“价值”只会阻碍你前进。

下边是通往自尊的第三条路径,认识到只有一个渠道会让你失去自我价值感——那就是用非理性的不合逻辑的消极想法来迫害自己。当你不是武断地指责自己或强迫自己,而是用有意义的理性反应来对抗下意识的想法时,自尊可以被定义为存在的状态。当你有效地这么做时,你会有一种庆贺和自我肯定的自然体验。从本质上说,你不需要踏进这一条河流,而只需要避免谴责它。

既然只有扭曲的想法才能剥夺你的自尊,这就意味着在现实中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夺去你的价值感。由于体验到了这一点,许多处在极端的被真实地剥夺掉权利的人并没有感觉到自尊的丧失。的确,二战中有些被纳粹囚禁起来的人拒绝小视他们自己,也不愿意承认逮捕他们的人对于他们的迫害。尽管他们的处境很恶劣,他们的自尊感反而提高了,有些甚至还体验到了心灵的觉醒。

第13章 你的工作不等于你的价值(6)

下边是第四种解决办法:自尊可以视做是你决定友善地对待自己。不妨设想你所尊敬的某个重要人物有一天会意想不到地来拜访你。你会怎样对待这个人?你会穿上你最好的衣服,拿出你最好的酒和食物,你会尽可能做任何事情让他感到舒适和满意。你肯定会让他知道你是多么高度地评价他,对于他能花上时间来和你在一起你是多么自豪。那么——为什么不像这样来对待你自己呢?有可能的话,一直这么做!毕竟,从分析上来说,不管和你所喜欢的名人在一起多么让你印象深刻,对于你来说,你还是比他重要。所以为什么不起码以同样好的态度来对待你自己呢?你会用恶毒的、扭曲的贬低话语来斥责和侮辱这样一位客人么?你会揭露他的弱点和不完美吗?那么对你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如果你这样看的话,你就会发现你的自虐非常愚蠢。

你不得不争取以这种关心、爱护的方式对待自己的权利吗?不,这种自尊的态度是对你所做事情的肯定,你完全意识到了你的长处和不完美,并且也承认你的长处和不完美。你将毫无屈辱感和优越感地承认你的正面优点,也会毫无自卑感和自贬感地承认你的错误和不足。这种态度包含了自爱和自敬。它不需要去争取,而且也争取不来。

逃离成就的圈套

你或许会想:“关于成就和自我价值的哲学化的解释自然很好。不过毕竟伯恩斯博士有一个不错的职业,在市场上也有这么一本书,所以他告诉我要忘记成就并不难。这就好比富人尽力向乞丐解释钱是不重要的一样。而事实是,如果我确实很穷时,我依然感觉很不好,而且我相信如果我更成功一些,生活就会更有意义,也更让人激动。真正快乐的人是那些大明星、大经理。我只不过是普通人。我从来没有真正做过杰出的事情,所以我注定不会那么快乐和满足。如果你说的是对的,那就证明给我看!让我看一看我能做什么来改变我的感受方式,只有到那时我才能够成为一个真正的信仰者。”

让我们来看一看能把你从这种感受圈套中解放出来所要采取的几个步骤。你必须以一种出色的方式去做,以赢得你感到有价值和感到快乐的权利。

记着要反驳。第一个有用的方法就是要养成反驳那些让你感到自己不够完美的消极扭曲思想的习惯。这有助于你认识到问题并不出在你实际的成就上,而是出在你看轻自己的批评方式上。在你学会如实地评价你所做的事情的过程中,你会越来越体验到自我满足和自我承认的感觉。

下面是这种方式在莱恩身上的运用。莱恩是一个年轻人,他想在摇滚乐队中弹吉他。他之所以来治疗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像一个“二流”乐师。从年轻时期起他就相信,为了得到好评,他应该成为一个“天才”。他很容易因为批评而受到伤害,而且由于和更有名的乐师比较,他经常搞得自己很痛苦。每当他对自己说“和X比我不算是一个人物”时,他总感到很泄气。他相信他的朋友和歌迷都会把他看作是一个庸才,他得出结论说,他在生活中永远也赢得不了那些好的东西:赞扬、钦佩、爱等等。

莱恩用双表法来揭示他对自己所说的话中的无意义和不合逻辑(表13-1)。这帮助他弄清了不是由于缺乏音乐天赋,而是由于不现实的思考方式才导致了他的问题。当他开始改正这一扭曲的想法时,他的自信心增强了。他是这样描述效果的:“写下我的想法,回答这些疑问帮助我看清了我对自己是多么苛刻,它给了我一种感觉,我可以做一些事情来改变它。我不再坐在那里遭受着我对自己所说的话的攻击,而是突然找到了高射大炮来反击。”

表13-1 莱恩的家庭作业:成为“最伟大的人”的烦恼想法

转向让你兴奋的事情。让你老是关注成就的假设之一就是你认为快乐只能来自于职业上的成功这一观念。这是不现实的,因为生活中大部分的满足感都根本不要求巨大的成就。享受秋日林中漫步并不需要特别的天赋。回味与儿子充满感情的拥抱也不需要“杰出”。即便你是一个普通的玩家,你也可以充分地去欣赏一场精彩的排球赛。生活中有哪些快乐的事情让你兴奋?音乐?钓鱼?游泳?烹饪?旅行?谈话?聊天?学习?体育?做爱?享受这一切,你不必非常有名,也不必是顶级高手。下面就是你调好频率,让这种音乐更大更清晰的方法。

乔希是一位58岁的老年人,有着一段破坏性的、非常狂躁的情绪波动,而且无可抑制地抑郁。小的时候,他的父母老是强调他的职业注定是要超凡的,所以他总是希望自己成为第一名。最终,他确实在他所选的电子工程领域作出了特别的贡献。他获得了很多奖项,被任命为首席代理,并获得了多项专利。随着他周期性的情绪紊乱越来越严重,乔希开始多次高发作。在这一段时期,他的判断能力受到很大的损害,他的行为非常怪异和分裂,他不得不数次到医院。不幸的是,在一次高发作后他了解到他已经失去了家庭和声望很高的职业。他的妻子已经提出与他离婚,他也不得不从原来工作的公司提早退休。二十年的成就消失殆尽。

随后几年里,乔希被用锂进行治疗,并开始咨询。最后,他找到我来进行治疗,因为他觉得尽管有锂治疗法,他还是能体验到不舒适的情绪波动。

第13章 你的工作不等于你的价值(7)

他的症结是很清楚的。他对生活感到失望,因为他的职业不再像原来那样以金钱和声望来衡量了。而他却还陶醉于年轻的有魅力的“管理者”的角色,而事实是他已经快60了,他感到孤独,已经“过了顶峰”。由于他还相信获得真正快乐和个人价值的唯一方法是高超的、创造性的成就,所以他确信是他的狭隘职业和中庸的生活方式使他成为二流的人。

由于他事实上还是一个好的科学家,所以乔希决定用快乐预测表(前一章中已经讲到过)来测定一下他的生活注定是平庸的这一假设。每天他都列出可能会给他带来快乐、满足和个人价值感的各种活动。这些活动或者与他的咨询业有关,或者与他的嗜好和所追逐的娱乐有关。每一次活动前,他都写下自己对于这一活动享受程度的预测,然后用从0%(一点也不满意)到100%(人所能体验到的最大程度的满意)的数字标示出来。

填表数天后,乔希吃惊地发现他的生活和过去一样具有快乐和满足的潜力(见表13-2)。他发现,工作是一种回报,而大量其他的活动如果不是更享受的话,也是同样让人享受,这一发现对他是一个启示。他吃惊地发现周六晚上他已经和他的女朋友一起去溜冰了。他们随着音乐一起运动,乔希发现自己已经能够跟上音乐的节拍和旋律了,他全神贯注于音乐的节奏,感到非常之狂喜。他所收集的快乐预测表数据表明他无须到斯德哥尔摩去接受诺贝尔奖就可以感到很满足——他只需到溜冰场就可以很满足。他的实验表明,如果他的心灵能够把关注点从工作这一小小的点上转移到生活的体验上去,生活就依然能够充满快乐和满足。

表13-2 快乐预测表

我并不是论证说成功和成就是不让人满意的。那样想是不现实的。富有成果和做得不错可以是极大的满足和享受。不过,对于最大程度的快乐来讲,重大成就既不是充分条件也不是必要条件。你不必在单调的工作上赢得爱或尊敬,在体验满足和明白内在心灵平静和自我尊敬之前,你也不必非要成为第一。那么,这一点难道不是已经让你感觉好了吗?

 
13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