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88%

第15章 最后的胜利:选择活下来

罗·T.贝克博士最近的一项研究指出:中度抑郁的人中大约有三分之一的人有自杀愿望,而高度抑郁的人中则大约有四分之三的人有自杀愿望。根据估计,大约有百分之五的抑郁病人的确自杀身亡。这大约是普通人口自杀率的二十五倍。事实上,因抑郁而死的人中间,大约有六分之一是自杀身亡。

自杀并没有年龄组、社群或职业的差别,想一想有多少名人自杀了。尤其让人感到震惊和怪异的——但是绝对不少见——是年纪很小的人自杀。在对费城郊区的地方学校七八年级的学生进行调查时发现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年轻人明显抑郁并有自杀的想法。即便是经历与母亲分离的婴儿也有可能出现抑郁综合症,他们的成长状况不佳,甚至会主动挨饿致死。

在你感到震惊之前,我们还是来强调一下积极的一面。首先,自杀是没有必要的,通过认知疗法,这种冲动很快可以被控制和克服。在我们的研究中,通过认知疗法或抗抑郁药物,病人自杀的念头被大大削减。许多接受认知治疗的病人在其接受治疗的前一两周其状况就已经大为改观。当前强烈地对于抑郁症状抑制的强调容易导致情绪波动,从长远讲也容易导致自杀冲动。

为什么抑郁者经常地会想到自杀?可以做一点什么事情来阻止这种冲动?如果你考察具有强烈自杀冲动的人们的想法,你就可以理解这一点。一种顽固的、悲观的景象占据了他们的头脑。生活似乎完全成了地狱般的梦魇。他们回想往事时,能够想到的只是抑郁和痛苦的时光。

当你情绪低落时,你或许也会有这种感受,你会感觉自己从来没有真正的快乐,也永远不会有真正的快乐。如果有朋友或亲戚向你指出了这一点,告诉你除了抑郁的时候之外,你也非常快乐,你或许会得出结论说他们错了,他们只不过想让你高兴而已。这是因为,在你陷入抑郁时,你事实上已经扭曲了对于过去的记忆。你无法想象记忆中还有让人满足和欣喜的时候,所以你错误地得出结论说他们根本不存在。所以你也错误地得出结论说,你过去是痛苦的,以后也将是痛苦的。如果有人坚持说你事实上一直很快乐,你或许会像我最近在办公室里遇到的那个病人那样说:“噢,那一段时间不算数。这种快乐是一种幻象。真正的我是抑郁的和有欠缺的。如果我认为我快乐我不过是在愚弄自己。”

不管你感觉多么不好,如果你相信事情最终会有改进,那么这还是可以忍受的。关键的问题是做出自杀的举动是根源于你不合逻辑地相信你的情绪是无法改进的。你觉得将来肯定是更加痛苦更加混乱。和其他一些抑郁病人一样,你会用一大堆你认为是绝对可信的材料来支持你的消极预测。

有一位抑郁病人,他是一位股票经纪人,49岁,最近他对我说:“大夫,十多年来大约有六个精神病医生给我做过治疗。我接受过电击疗法,服用过抗抑郁药,镇静剂以及其他药物。尽管如此,我的抑郁症状也丝毫没有减轻。为了治好抑郁症,我已经花了八万美元。现在我情感上和财务上都已经枯竭了。每一个大夫都对我说:‘你会搞定的。努力吧,努力吧。’但是现在我已经认识到这是不真实的。他们都在对我撒谎。我是一个战士,所以我努力战斗。你被打败后你就认识到了。我得承认我最好死去。”

研究表明你的不现实的无望感是引起你自杀愿望的一个关键因素。由于你的想法扭曲,会觉得自己掉入了陷阱,似乎无路可逃。你武断地得出结论说你的问题是无法解决的。由于你感到你所承受的痛苦无法忍受,而且似乎没有尽头,所以你可能会错误地得出结论说自杀是你的唯一出路。

如果你过去曾经有过这种想法,或者如果到目前为止你还有这种极端想法,那就让我清楚而又大声地为你表述本章的这一信息:

认为自杀是解决你问题的最佳办法,你的这种信念是错误的。

让我再重复一遍:你错了!当你认为你陷进去了,没有希望了时,拟订想法是不合逻辑的、扭曲的、不端正的。无论你自己多么确信无疑,也无论你怎样让别人赞成你的看法,你因为抑郁而相信自杀是一种办法,这种看法终归是错误的。这不是你悲惨状况的最为理性的解决办法。我会解释这一立场,并会帮助你走出自杀的怪圈。

评估你的自杀冲动

尽管在不抑郁的普通人中自杀的想法也很普遍,不过如果你抑郁的话,自杀冲动的发生总还是一个危险的征兆。知道如何识别最为危险的自杀冲动是很有必要的。在第2章贝克抑郁量表中,问题九指的就是你的自杀想法和冲动。如果你已经检查出了一二三个这样的问题,发现有代表性的自杀幻想的话,评估其严重程度并加以干预是很有必要的。

对于自杀冲动,最为严重的错误就是你对咨询师三缄其口。许多人害怕讨论自杀幻想,害怕别人反对,甚至相信讨论这个话题会导致自杀企图。这种想法是没有道理的。和专业治疗医生讨论自杀的想法,你有可能一下子轻松起来,同时你也可以有更多的机会放弃这种念头。

如果你确实有自杀的想法,问一问自己是否很认真地考虑了这种想法。你会有时希望自己死吗?如果答案为是,你的自杀愿望是很活跃的还是比较消极的?如果你想死的话,你就会有消极的死亡愿望,但是你又不愿意采取积极的步骤改变这种愿望。有位年轻人向我坦白说:“大夫,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都祈祷上帝希望我醒来的时候自己是癌症,那样我就可以平静地死去,我的家庭也会理解。”

第15章 最后的胜利:选择活下来(2)

积极的死亡愿望就更危险了。如果你很严肃地准备真的自杀,那么知道下述这几点是很重要的:你已经想过自杀的方法了吗?你的方法是什么?你已经做好计划了吗?你做了什么特别的准备了吗?总的来说,你的计划越是具体成型,你就越有可能真的有自杀企图。该是你寻求专业人士帮助的时候了!

你有过自杀企图吗?如果有的话,你应该把自杀冲动当作一个危险信号,你应该马上去寻求帮助。对于许多人来说,这一种事先的企图似乎都是“预热”,他们被自杀的想法所挑动,但是并没有掌握可供选择的特别方法。如果一个人过去曾经数次有过不成功的自杀企图,那么以后自杀成功的危险就大大增加。认为不成功的自杀企图只不过是一种姿态,或者是引起人注意的方式,所以不必认真对待的想法是一种危险的神话。目前的看法提醒我们,所有的自杀想法或行为都应该严肃对待。把自杀想法或行为看作是“恳求帮助”,这种想法是非常误导人的。许多自杀病人基本上不想得到帮助,因为他们百分之百地相信他们已经没有希望了,所以不需要任何帮助。因为拥有这种不合逻辑的想法,事实上他们确实想死。

你的没有希望的程度对于评价你是否冒险做出一个积极的自杀企图是最为重要的。这一因素似乎要比其他任何因素更与实际的自杀企图密切关联。你必须问你自己:“我相信我绝对没有变好的机会了吗?我觉得我已经厌烦了所有的治疗可能,没有什么能够帮助我了,我确定无疑地相信我的痛苦是不可忍受的,永远也没有尽头吗?”如果这些问题你都回答是,那么你的无望程度就很高,你就需要接受专业治疗了!我还是愿意强调无望作为抑郁的症状,如咳嗽作为流感的症状一样。无望并不表明你真的没有希望了,正如咳嗽并不真的表明你将死于流感。它只表明你饱受疾病的痛苦,在这一场合中,疾病就是抑郁。这种无望不是做出自杀企图的原因,而是给了你一个清楚的信号,要求你去寻找更好的治疗。所以如果你感到无望,那就寻求帮助去吧!一刻也不要想自杀!

最后一个重要的因素是威慑。问一问你自己:“有什么事情会阻止我自杀吗?我会因为我的家庭、朋友或宗教信仰而不自杀吗?”如果你没有这种威慑力量,那你就很有可能真的实施自杀。

概要:如果你有自杀企图,采用一种事实的方式,即运用你的常识来评价这种自杀冲动是非常重要的。下列因素可能会把你列入高危人群:

1. 如果你严重抑郁感到无望;

2. 如果你有自杀史;

3. 如果你制定了详细的计划准备自杀;

4. 如果没有可以震慑你的东西阻止你自杀。

如果有1到数个因素都符合你,那么马上去接受专业的干预和治疗是很关键的。我坚信对于所有的抑郁病人来说,自助是很重要的,你显然必须马上寻求专业指导。

自杀不合逻辑

你认为抑郁病人有“权利”自杀吗?有些受误导的“人类主义者”和一些新手治疗医师过于关注这一问题。如果你正在给人咨询,或者想帮助一个周期性抑郁的病人,他感到无望,并威胁要自毁,你或许会问自己:“我是应该强烈的干预,还是由着他?在这一问题上,什么是他作为人的权利?我有责任阻止这一企图,还是告诉他让他自由选择?”

我认为这是一种荒谬和残酷的问题,完全没有意义。真正的问题并不是抑郁病人是否有权利自杀,而是当他这么考虑时,他的想法是否现实。当我和一个企图自杀的病人谈话时,我试图弄明白为什么他这么感觉。我或许会问:“你想杀死自己的动机是什么?在你生活中什么问题这样糟糕,以至于没有解决办法了?”然后我会帮助这个人尽快地揭示引起其自杀冲动的非逻辑想法。一旦你开始更现实地进行思考,你的无望感和结束生命的愿望就会消退,你就有理由活下去。所以我向自杀的人推荐欢乐而不是死亡,我尽力向他们演示如何尽快地找到欢乐!让我们看一看这是怎么做到的。

霍莉是一位19岁的女孩,她是由纽约的一位儿童心理分析医生介绍给我来进行治疗的。她刚过10岁就陷入严重的抑郁之中,多年来一直进行心理分析治疗,但是并不成功。她的抑郁症起源于一场家庭纠纷,这场纠纷导致她父母离婚。

霍莉周期性的消沉情绪经常被大量的自笞行为所打断。她说当她感到沮丧和无望时,她会抽打自己的肌肉,直到看到皮肤流出血来,她才会感到舒服。当我第一次遇到霍莉时,我看到她手腕上有很多红色的纤维,这证明她确实有这种行为。除了这种自残行为——这种行为并不是一种自杀企图——之外,她曾数次试图杀死自己。

尽管她已经接受了各种治疗,她的抑郁症状还是没有削减。在抑郁症状最为严重的时候,她只好住院治疗。就在她被推荐给我之前数月,她还在纽约医院的一个病房内被关了很长时间。推荐医生认为起码应该再做三年以上的住院治疗,并且认为起码在近期内霍莉的症状并不会有实质性的改善。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她聪明、伶俐、漂亮。尽管在住院期间她不能去上学,但在学校里还是表现得很好。在老师的帮助下,她还选了几门功课。和许多少年病人一样,霍莉梦想成为一个心理健康的专业人士,但是她目前的治疗医生却告诉她这是不现实的,因为她自己存在着暴发性的无可挽回的情感问题。这一看法对霍莉又是一个打击。

第15章 最后的胜利:选择活下来(3)

从中学毕业后,她大部分时间花在作为病人的心理治疗上,因为她被认为病得太深,作为非病人的治疗是无法控制她的。绝望之中,她的父亲与宾夕法尼亚大学取得联系,因为他读到过有关我们在抑郁症方面工作的文章。他希望咨询一下,看他的女儿是否还能有另外一种有希望的治疗方法。

通过电话之后,霍莉的父亲作为她的监护人,驱车到费城,以便让我和她谈一谈,看一看有没有治疗的可能性。当我遇到他们时,他们的人格的确显得很符合我的期望。他是一个很放松的温文尔雅的男士;而她则非常吸引人、让人高兴,并善于合作。

我给霍莉做了几个心理测试。贝克抑郁量表表明她的抑郁症很严重,而另外一些测试表明她非常绝望,并且有很强的自杀企图。霍莉谈得很明白:“我想杀死自己。”家族史表明她的几个亲戚也都曾试图自杀——其中有两位自杀成功。当我问霍莉为什么她想杀死自己时,她对我说她是一个懒惰的人。她解释说由于她很懒,所以她没有价值,所以她应该死掉。

我希望能够发现她是否能对认知疗法做出合适的反应,所以我运用了一种技巧,希望能够引起她的注意。我建议我们做一个角色扮演,让她设想有两名律师在法庭上讨论她的案子。顺便说一句,她的父亲碰巧是一名律师,他穿着特别的服装。由于那时我还是一个初来乍到的治疗医师,所以这让我感到焦虑,心里对处理这样一个案子没有把握。我告诉霍莉,让她扮演一个诉讼人的角色,她要试图说服法庭她应该被判处死刑。我告诉她我会扮演一名辩护律师的角色,我会对她所提出的理由的有效性提出质疑。我告诉她通过这种方法我们就可以审视她是生还是死的理由,谈话如下:

霍莉:对于这个人来说,自杀是对生活的逃避。

戴维:这种论证可以适用于世界上的任何人。就其自身来说,这不是让人信服的寻死理由。

霍莉:诉讼人认为这位病人的生活非常悲惨,她一分钟也坚持不下去了。

戴维:她一直能坚持到现在,所以或许她还可以再坚持更长一段时间。她过去并不总是很悲惨的,也没有证据表明她以后会继续悲惨下去。

霍莉:诉讼人认为她的生活对于她的家庭是一个负担。

戴维:辩护方强调自杀不能解决这一问题,因为自杀身亡可能会是对这个家庭的一个更大的打击。

霍莉:但是她以自我为中心,又懒惰又没有价值,她应该去死。

戴维:有多大比例的人是懒惰的?

霍莉:或许有百分之二十……不,我得说只有百分之十。

戴维:这就意味着有两百万美国人是懒惰的。辩护方指出他们没有因此就死掉,所以没有理由说单单这个病人应该死掉。你认为懒惰和冷漠是抑郁的症状吗?

霍莉:或许吧。

戴维:辩方指出在我们的文化中没有人会因为生病而被判死刑,不管是流感、抑郁还是其他疾病。而且,如果抑郁消失,懒惰也就有可能消失。

霍莉似乎卷入了这个巧妙的应答之中,并且对此感到很惊讶。在经过了一系列的诘问和辩护之后,她承认不存在一个她应该去死的确切的理由,任何讲道理的法庭都会倾向于支持辩护方。更重要的是霍莉开始学会挑战和回答自己的想法。这一过程让她部分地但是立刻就有了一种情绪上的放松,多年以来她第一次体验到这样一种感觉。在咨询过程结束时,她对我说:“这是我所能够记得的最好的感受。不过这时我头脑中出现了一种消极想法:‘这一新的治疗或许并不会像它看起来的那样好。’”有了这种感觉后,她的抑郁情绪一下子又高涨起来。我向她保证:“霍莉,辩护律师指出真正的问题不在这里。如果治疗没有它想象的那么好,几个星期后你就能发现,你还有机会长期住院治疗。你什么也没有失去。而且,治疗或许会部分地像它看起来的那样好,或者会令人信服地效果更好。或许你愿意试上一试。”她接受了这个建议,决定来费城接受治疗。

霍莉希望自杀,这仅仅是认知扭曲的结果。她把其疾病症状如无精打采,对生活失去兴趣与她真正的自我混同起来,并给自己贴上了一个“懒惰的人”的标签。由于霍莉把她作为人的价值与成就等同起来,她得出结论说她是没有价值的,她应该去死。她遽下结论,认为她永远也恢复不了,没有了她,她的家庭会更好。她夸大了她的不适,她说:“我支持不住了。”她的无望感是犯了先知错误的结果——她不合逻辑到得出结论说她永远不能改进。当霍莉发现她只不过掉进了不现实的想法之中时,她感到如释重负。为了保持这种进步,霍莉必须学会改正其消极思维,这需要进行艰苦的工作。她不会那么容易就让步了!

第一次咨询之后,霍莉又转回费城的医院中,我每周去那里拜访她两次,开始进行认知治疗。她在医院中要接受很多治疗,情绪总是波动很大,不过经过五周之后已经可以出来了。我劝说她注册,成为夏季学校的一个业余学生。这段时间,她的情绪还是老在变化,但是她已经改进不少了。有时霍莉会报告说她的情绪一连几天都很好。这是一种真实的突破,因为这是她13岁以后第一次体验到的快乐时光。不过随后她又会突然重新陷入严重的抑郁状态。这一次,她又很活跃地想自杀,并且极力要让我相信不值得活下去。和许多青少年一样,她似乎不接受所有的人,并坚持认为没有再生活下去的必要。

第15章 最后的胜利:选择活下来(4)

除了消极地感受自己的价值,霍莉还对整个世界有一种非常消极和扭曲的看法。她不仅陷入无边的、无可挽回的抑郁状态,而且和今天许多年轻人一样,她还接受了个人虚无主义的理论。这是最极端的一种虚无主义。虚无主义相信什么事情都没有真理和意义,整个生活都是痛苦和烦恼。对于像霍莉这样的虚无主义者来说,整个世界除了痛苦什么也没有。她开始相信整个宇宙中每一个人和每一件东西的本质就是邪恶的和恐怖的。她的抑郁因而成了人间地狱般的体验。霍莉把死看做是终止这种生活的唯一可能,她渴望去死。她老是抱怨生活的残酷和悲惨,并且以一种愤世嫉俗的态度坚持这种看法。她坚持认为生活整个都是无法忍受的,所有的人都已经完全无可挽救。

要让这样一个聪明而又固执的年轻女孩认识到自己思想的扭曲并承认这种扭曲,这对于一个治疗医师来说是一个真正的挑战。下边这一段长长的对话描述的就是她的顽固的消极态度以及我如何努力帮助她认识其思想的不合逻辑:

霍莉:生活不值得过,因为世界上坏事多于好事。

戴维:如果我是抑郁病人,你是我的治疗医生,你会怎么说?

(我用这个花招来挑战霍莉,因为我知道她的生活目标是成为治疗医师。我希望她能够说出合情合理的鼓舞人心的话来,但是她却略施小计,做出了下边这样一段陈述。)

霍莉:我得说我无法和你讨论!

戴维:所以,如果我是你的抑郁病人,并告诉你生活不值得过,你就会建议我跳出窗户去?

霍莉(笑):没错。让我考虑这件事情的话,我觉得这是最好的办法。如果你想一想世界上发生的所有这些坏的事情的话,唯一能做的就是感到难过和抑郁。

戴维:这样做的好处是什么?这样做是能帮助你改变坏的事情还是什么?

霍莉:是的。但是你不能改正它们。

戴维:你是不能改变世界上所有坏的事情,还是不能改变部分坏的事情?

霍莉:你不能改变任何重要的事情。我猜想你能改变小的事情。你不可能真的改变宇宙中坏的事情。

戴维:那么每天晚上如果我这样对自己说的话,当我回到家里的时候,我可能真的难过起来。换句话说,我既可以想到那些在白天我的确对他们有帮助并且感觉很好的人,也可以去想到成千上万我根本没有机会见到他们和他们一起工作的人,如果是后者,我就会感到无望和无助,这会让我无能为力,我不认为无能为力是我的优点。你认为这是你的优点吗?

霍莉:不是这样。喔,我不知道。

戴维:你喜欢无能为力?

霍莉:不喜欢,除非我真的完全无能为力了。

戴维:那你喜欢什么?

霍莉:我喜欢死,我觉得我最好那样离开。

戴维:你觉得死很好玩吗?

霍莉:不,我甚至不知道它是什么样。我猜想或许死亡很恐怖,什么也体验不到。谁知道呢?

戴维:所以它可能很恐怖,也可能什么也没有。最接近什么也不知道的时候就是你麻痹的时候。那很好玩吗?

霍莉:不好玩,但也说不上不好玩。

戴维:我很高兴你承认它不好玩。你是对的,对于什么也没有的东西的确没什么好玩的。但是生活中还有许多好玩的东西。

(到此为止,我觉得我事实上已经有了进展。但是年轻人的固执又使她坚持没有什么好的,她继续不理我的计策,处处与我说的话相抵触。她的反对使得我的工作更具有挑战性,有时还让人有一丝沮丧。)

霍莉:不过你看,生活中快乐的事情这么少,不快乐的事情又这么多,我似乎估量不出它们的分量。

戴维:当你感觉好时你是怎样感觉的?你觉得那会估量不出吗,还是说当你感觉不好时你有这种感觉?

霍莉:这全依赖于我关注什么,对吧?我让自己不抑郁的唯一方法就是不想这个宇宙中让我抑郁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对吧?所以当我感觉舒服时,这意味着我在关注那些好的事情。既然坏事情要比好事情多,只看到好的事情,让自己感觉好和快乐就是不诚实的和虚假的,所以自杀才是最应该去做的事情。

戴维:噢,这个宇宙中有两种坏事情。一种是虚假的坏事情。这是不真实的坏,是我们通过主观臆造出来的。

霍莉(插话):那么当我看报纸时,我看到了掠夺和谋杀。这在我看来似乎就是真实的坏。

戴维:没错,这就是我所说的真实的坏。不过让我们先来看一看虚假的坏。

霍莉:比如什么样的事情?你说虚假的坏是什么意思?

戴维:噢,比如你说生活是不好的。这一陈述是一种很不准确的夸大。正如 你所指出的那样,生活有好的因素,有坏的因素,也有中性的因素。所以说生活是不好的,或者说一切事情都是无望的,这只不过是一种夸大的不现实的表述。这就是我所说的虚假的坏。另一方面,在生活中,确实有一些真实的问题,的确有人谋杀,有人得癌症,但是在我的经验中,这些不愉快的事情都可以处理。事实上,在你的生活中,你可能可以做出决定来对付这个世界有问题的一些方面,你可以对问题的解决有所贡献。不过即便如此,最有意义的方法还是以积极的方式面对问题,而不是被问题所压倒,坐在那里哭泣。

第15章 最后的胜利:选择活下来(5)

霍莉:噢,你看,我就是这样。我一下子就被我所遇到的坏事情所压倒了,所以我觉得我应该杀死自己。

戴维:没错,的确,如果有一个不存在问题和没有痛苦的宇宙,那是多么好呀,但是那样的话,人就没有机会成长,也就不能解决这些问题了。这些天来,你可能遇到了世界上诸多问题的一个问题,你积极参与解决,这将成为一个让你满意的源泉。

霍莉:噢,但是用解决问题的方式来达到这一点是很不公平的。

戴维:为什么不试一试呢?我并不想让你相信我所说的任何事情,你可以自己去试一试,看一看它是否是真实的。测试的方法就是置身事情当中,去上课,去工作,去与别人建立各种关系。

霍莉:我正准备这么做。

戴维:噢,经过一段时间,你就可以看到这一过程是怎样进行的。你或许会发现去参加夏季学校,对这个世界有所贡献,与朋友会面,参与到各种活动中,做你的工作,得到应该得的分数,在你做事情的过程中,体验一种成就感和快乐感——所有这些或许都不会让你满意,你或许会得出结论说:“嘿,抑郁要比这更好。”或者会说:“我不喜欢快乐。”你或许还会说:“嘿,我不喜欢置身于生活当中。”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就可以回到抑郁和无望当中。我不会从你那里带走任何东西。但是如果你没有尝试的话,就不要把快乐一脚踢开,你不妨试上一试。看看当你置身其中并做出努力时,生活是什么样的。到那时候,我们就能够看到到底硬币的哪一面落在地上。

霍莉再次体验到真正的情绪放松,起码她认识到她原来认为世界没什么好的,生活不值得去过,这一种深信不疑的信念只不过是她不合逻辑地看待事情的结果。她错误地仅仅关注于消极的事情(心灵过滤)并武断地坚持世界上积极的事情是不算数的(否定积极的方面)。结果她形成了这样一种印象,认为一切事情都是消极的,生活不值得去过。当她学会改正思想上的这种错误时,她开始体验到了自己的提高。尽管她的情绪还是忽上忽下,但是经常性的严重的情绪波动已经消失了。她在夏季学校的学习非常成功,以致于到了秋季她已经成为顶级常春藤学校的全日制学生。尽管她曾悲观地预言,她会因为不及格而退学,因为她没有那种从事学术的大脑,但是让她非常吃惊的是,她在班级里还是非常杰出。当她学会把自己极端消极的情绪转化为积极的行动时,她成了一位顶尖学生。

在经过不到一年的每周例行性治疗之后,霍莉和我在方法上存在着分歧。在中期讨论中,她逃出办公室,拍打着门,发誓永远也不回来了。或许她不知道还有别的告别方式。我相信她觉得她已经准备去试一试,准备自己去努力。或许她已经厌倦了说服我的企图,毕竟,事实上我和她一样固执!最近,她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事情有了转机。尽管她还不时地要与其情绪搏斗,她现在已经成了班里的拔尖生。她梦想毕业后去做专业工作似乎也已经确定无疑了。上帝保佑你,霍莉!

霍莉的想法代表了许多可能导致自杀冲动的心灵陷阱。几乎所有的自杀病人都有一种不合逻辑的无望感,并且坚信他们面对的是无法解决的问题。一旦你暴露出了你思想中的扭曲,你就会明显体验到情绪上的放松。这可以给你一个希望的基础,帮助你避免出现危险的自杀企图。而且,情绪上的放松可以给你一个喘息的空间,这样你就可以更有实质性地改变你的生活。

你或许会觉得很难认同像霍莉这样的青少年的经历,那我们就来看一看导致自杀想法和企图的另外一种更为常见的原因——在中年和老年时期,幻灭感和失望感经常侵扰我们。当你回首往事时,你或许会得出结论说,与年轻时不切实际的幻想相比,生活其实不应该是这样的。这被称做中年危机——在这一阶段,你把在生活中实际所做的事情与你的希望和计划相比较。如果你不能成功地解决这一危机的话,你就会体验到高度的痛苦和极端的失望,并试图自杀。在这里,问题——如果有问题的话——再一次表明与现实没有太大的关系。相反,你的混乱是基于你的扭曲思想。

路易斯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已婚妇女,她是二战期间从欧洲移民到美国的。有一天,她的家人把她带到了我的办公室,她刚从一个健康关怀中心出来,在那里,她试图自杀,而且几乎就要成功了。家人不知道她一直承受着严重的抑郁,所以她突然要自杀,实在让他们大吃一惊。当我和路易斯谈话时,她辛酸地对我说她的生活已经没有什么意义。她从来没有体验到年轻时所梦想到的快乐和满足,她抱怨自己有一种不满足感,并坚信作为人她是失败的。她告诉我,她没有做过任何有价值的事情,并得出结论说,她的生活不值得过下去。

由于我觉得有必要很快介入以避免再次发生自杀企图,所以我就用认知疗法来尽快地向她表明,她对于自己所说的东西是不合逻辑的。我先让她给我一个清单,清单上要列出她一生中所做的事情,以验证她所说的她没有成功地做过任何有价值的事情是否正确。

路易斯:噢,在二战期间,我帮助我的家人逃离纳粹恐怖,并移民到了这个国家。另外,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还学会流利地说多种语言——有五种之多。当我们到达美国后,我接受了一份让我不满意的工作,接受这份工作纯粹是为了能够为家里挣足够的钱。我和我丈夫养了一个儿子,他后来上了大学,现在成为一名成功的商人。我是一个好厨师,另外,我可能还是一个好母亲,我孙子可能还会认为我是一个好祖母。这或许就是我一生中所做的事情。

第15章 最后的胜利:选择活下来(6)

戴维:有这么多成就,你怎么能说你什么都没做呢?

路易斯:你要知道,我们家所有人都会说五种语言。离开欧洲只不过是为了活下去。我的工作很普通,不需要特别的才能。抚养孩子是做母亲的责任,任何一个好的家庭主妇都应该学会做饭。因为这就是我所做的所有事情,而做这些事情任何一个人都能够做,所以它们并不是我真正的成就。这些事情很一般,所以我决定自杀,我的生活没有价值。

我意识到路易斯会不必要地为难自己,她会说:“这不算数”,对于任何她所做的好的事情来说她都会这么说的。这是一种常见的认知扭曲,它被称做“贬低积极面”,这一扭曲正是她的主要敌人。路易斯看到的只是她的欠缺和错误,并坚持她的成功算不了什么。如果你也这样不把你的成就算在数的话,你也会产生心理幻象,认为自己毫无价值。

为了证明她的心理错误是一种极端的幻想,我建议路易斯和我做一个角色扮演。我告诉她我会扮演一个抑郁的精神病医生,而她是我的治疗医师,她要想办法发现为什么我感到抑郁。

路易斯(作为治疗医师):伯恩斯博士,为什么你感到抑郁?

戴维(作为有抑郁症的精神病医生):噢,我认识到我一生中没做过任何事情。

路易斯:所以你就感到你没做过任何事情?但是这样说是没有意义的。你肯定做过什么事情。比如说,你照顾过许多严重的抑郁病人,我还知道你发表过学术文章,做过学术演讲。似乎在你这个年龄你已经做了很多事情。

戴维:这些事情都不算数,你看,照顾病人是医生的义务,所以这不算数。我没有做我想做的事情。而且在大学里做研究和发表研究结果也是我的义务,所以这并不算是真正的成就。所有的老师都会这么做,而且我的演讲也并不是很重要的。我的看法很普通,我的生活基本上是一个失败。

路易斯(自己笑了起来——不再作为一个治疗医师):我知道过去十年来我一直这样批评自己。

戴维(再次作为一个治疗医师):现在,当你想到你完成的事情,并继续对自己说“这不算数”时,你是什么感觉?

路易斯:当我这样对我自己说时,我感到抑郁。

戴维:考虑你喜欢做的事情事实上一直没做,忽略你已经做得很好的事情,不认为它们是你努力和决定的结果,这样去考虑问题有什么意义呢?

路易斯:的确没有任何意义。

作为这次会谈的结果,路易斯开始明白她一直武断地对自己说:“我做得并不够好”,并且因此而难过。当她认识到这样做是多么武断时,她觉得一下子轻松了起来,她的自杀念头也一下子消失了。路易斯认识到不管在其生活中她做了多少事情,只要她想让自己难过,她总可以对自己说:“这还不够。”这表明她的问题并不是说在现实中存在,她只不过掉入了心灵陷阱。角色转换激起了她的幽默感,她笑了起来。她幽默感的这一刺激似乎有助于她认识到自我批评的荒谬,她也获得了足够多的对于自己的同情。

让我们来讲一讲为什么你认为你是“无望的”这种信念既不理性也是自挫性的。首先,要记住,抑郁病经常是自我限制的,大部分情况下甚至不用治疗就会消失。治疗的目的是加速恢复过程。现在有许多有效的药物治疗方法和心理治疗方法,而另外一些方法也发展很快。医学总是在进化。我们现在正体验到抑郁病治疗方法的复苏。由于我们还不能完全预测对于某一特殊病人哪种心理治疗方法或药物治疗方法更有效,所以有时要数个方法并用,直到找到能够带来快乐的方法为止。尽管对病人有要求,并且需要艰苦的工作,但是心里要知道,有时一种或数种方法不起效并不表明说有的方法都无效。事实上,情况经常刚好相反。比如,最近的药物研究表明,使用抗抑郁药物不起作用的病人经常更有可能对另外一种药物有反应。这意味着如果你在一种治疗方法中失败,那么你采用另外一种方法成功的可能性事实上就会提高。如果你综合采用许多有效的抗抑郁药物、心理治疗方法和自助治疗方法,那么你最终康复的可能性就非常之高了。

当你抑郁时,你或许总是倾向于把感受与事实混淆在一起。你感到无望,并且彻底失望,这只不过是抑郁病的一种症状,而不是事实。如果你认为你无望,你自然就会这样感受。你的感受会追随你的不合逻辑的思想方式。只有作为一个专家,由于他已经治疗了成百上千个抑郁病人,所以只有他才能够给你做出有意义的恢复诊断。你的自杀念头只不过表明你需要治疗了。所以,你相信你是“无望的”几乎总是能够表明你其实并不是这样。你应该治疗,而不是自杀。尽管概括性的说法会误导人,我还是愿意用下述这条规则来指导我:感到无望的病人事实上永远都不是没有希望的。

相信自己无望是抑郁病的一个非常奇怪的特征。事实上,有着强烈预感的严重抑郁病人所体验到的无望感的程度经常要比没有那么强烈预感的普通病人所体验到的无望感的程度要强烈。揭示引起你潜藏在无望感背后的不合逻辑性是很重要的,因为这样才可能阻止你产生实际的自杀企图。你或许相信在你生活中存在着无法解决的问题。你或许已经感到你掉入了一个根本不存在的陷阱。这或许会让你极端沮丧,并让你产生杀死自己作为解脱的念头。不过,当我面对那些认为自己确实无可解脱的抑郁病人时,我发现这些人的“无法解决的问题”是根本不存在的,我总是发现这些病人是被误导了。在这种情况下,你更像是一个邪恶的魔法师,你创造了一个地狱般的心灵魔法幻象,你的自杀想法是不合逻辑的,是扭曲的,也是错误的。你的扭曲的想法和假设是不现实的,是它们给你带来了痛苦。当你学会观看镜子背后的东西时,你会发现你是在欺骗自己,你的自杀念头就会消失。

第15章 最后的胜利:选择活下来(7)

说抑郁病人和企图自杀的人永远不存在“真实的”问题,这是一种很幼稚的说法。我们都存在真实的问题,这包括财务问题,人际关系问题,健康问题等等。但是这种困难只能以一种合理的方式加以解决,而不能通过自杀来解决。事实上,这种挑战可以成为情绪提升和个人成长的一种源泉。而且,正如第9章所指出的那样,真实的问题永远不会让你产生抑郁。只有扭曲的想法才会剥夺你有效的希望和自尊。我在抑郁病人那里从来没有看到除了自杀就“完全不能解决的”“真实”问题。

 
15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