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35%

第6章 语言柔道

v

已经了解到你的无价值感起因于你的不断自我批评,这使得你采取了一种烦扰你的内在的对话形式,在这种形式下,你一直以一种严厉的不现实的方式不断地指责自己,迫害自己。你的内在批评经常会被别人的尖锐评价所激发。你或许很害怕批评,这仅仅是因为你一直没有学会使用有效的技巧来处理它。由于相对容易做到,我想强调一下把握处理语言滥用和处理毫无防备的不赞成以及不丧失自尊的技巧的重要性。

不要随便给自己贴标签

许多抑郁事件都是由外在批评引起的。即便是精神病学家——人们总认为他们是专业的陋习承载者——也可能对批评做出逆向的反应。一个名叫阿特的住院精神病医师也接受了来自其主管的消极反馈。有位病人曾抱怨阿特在某次治疗期间的一些评论是惹人讨厌的。这位住院医师在听到这件事时,感到一阵恐惧和沮丧,因为他这样想:“噢,天呀!原来事情是这样。就连病人也发现我是多么没有价值,感觉多么迟钝的一个人。他们可能会把我踢出住院医师队伍,并把我轰出这个国家。”

为什么批评对某些人伤害会那么大,而另外一些人却能够在各种各样的攻击面前一直不受干扰?在这一章里,你会了解到一个人能够无畏地面对批评的秘密,并能看到一些特别的具体步骤,以帮助你克服并消除对批评的异常敏感。在阅读下边的部分时,要有这样一种想法:克服你对批评的恐惧需要适量的实践。但是不难培养和掌握这种技巧,这种技巧对于你的自尊心的积极影响将是非常巨大的。

在我向你展示走出遇到批评内心就会崩溃的陷阱的方法之前,让我先向你表明为什么批评对某些人会比对另外一些人更让人烦恼。首先,你必须意识到不是其他人,或他们所做出的批评性意见让你感到难过。再重复一遍,在你一生中,没有任何一个时刻单是他人的批评性意见自身会让你难过——即便是在最小程度上。不管这一种批评是多么的恶毒,多么的无情或多么的残忍,它们都没有能力扰乱你,或者制造哪怕很小一点的不适。

读完上面这段话,你或许会有一种印象,认为我是在夸大,我是错误的,是非常不现实的,或者其中几种情况兼而有之。但是我敢肯定我并不是这样,我会说: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有能力把你打倒——这个人就是你,其他人都没有这种能力!

整个情况是这样的。当别人批评你时,某些消极的想法就会自动的在你脑中产生。你的情绪反应是由这些想法引起的,而不是由别人说了什么引起的。让你烦恼的这些想法总是既有第三章所描述的同样的心智错误类型:过于概括,要么全有要么全无思想,心灵过滤,贴标签。

比如说,让我们回头看一看阿特的思想。他的恐慌是由他的灾难性解释引起的:“这一批评表明我是多么没有价值。”他所犯的心智错误是什么?首先,当阿特武断地认为病人的批评是有效的和合情合理的时候,他犯的是跳跃性结论错误。实际情况或许是这样,或许不是这样。而且,他是在夸大他对病人所说的或许不够老练的话的重要性(夸大),而且他假定他没法做任何事情去改正其行为中的错误(先知错误)。他不合实际的推测,由于他总是在这同一病人身上不断的犯错,所以他将会被拒绝,而且整个职业都毁掉了(过于概括)。他过于关注自己的错误(心灵过滤),忽略了他还有许多其他成功治疗(自贬或忽略掉了积极面)。他认可自己犯下的这种错误行为,并且得出结论说他是一个“没有价值的、感觉迟钝的人”(贴标签)。

要想克服你对批评的恐惧,第一步就是要关注你的心理过程:学会识别你在受到批评时所具有的消极想法。用前两章所描述的双列法把它们写下来是非常有帮助的。这将有助于你分析你的思想,并且认出你的思想在哪一个地方不合逻辑或者错误。最后,写下更为合理的不那么困扰的理性反应。

表6-1 摘自阿特用双栏法写的家庭作业

当他听到他的主管对他做出批评性反馈,批评他对一位疑难病人的治疗方法时,他感到一阵惊慌。在写下他的消极想法后,他意识到,他们是非常不客观的。同时,他一下子也感到轻松了许多。

上表(表6-1)是阿特用双栏法所写的家庭作业。在他学会用更现实的方式思考周围环境后,他不再把心智情感浪费在破坏性的想法上,开始能够把精力用在创造性的、目标导向的问题解决上。在确知自己所说的话惹人讨厌,伤害他人后,他开始采取步骤与病人一起修正自己的治疗模式,以便以后尽可能少犯类似错误。结果,通过向具体情景中学习,他的治疗技巧和心理成熟程度有了很大改进。这使他的自信心大增,并帮助他克服了对于不完美的恐惧。

简单地说,如果别人批评你,他们的评论或对或错。如果评论是错误的,事实上没有什么可烦恼的。花上一分钟时间,仔细想一想这一点!许多病人泪流满面、怒气冲冲或忧心忡忡地找到我,因为他们心爱的人批评了他们,而这些批评是不加思考、不够准确的。这种反应是毫无必要的。如果某个人以某种不合适的方式错误地批评了你,你为什么要心烦呢?这是别人的错,而不是你的错。为什么要让自己心烦呢?你认为别人都是完美的吗?换句话说,就算批评是对的,你仍然没有理由受打击。你并不期望完美。你只需要承认错误,采取力所能及的步骤改进就可以了。它听起来很简单(也确实很简单!),但是需要付出努力把这一洞见变成情感现实。

第6章 语言柔道(2)

当然,或许你害怕批评,因为你觉得你需要别人的爱和赞同,你需要一种价值感和幸福感。这种观点的问题在于,你需要付出你所有精力来取悦别人,这样的话,你就没有多少精力来从事创造性的、富有成果的活动。矛盾的是,许多朋友会发现你是一个不够有趣,不够合意的朋友,而不是一个非常自信的朋友。

到目前为止,我所说的都是对上一章认知技巧的回顾。问题的症结在于,只有你自己的想法才会让你烦恼,如果你学会更现实地思考问题,你就不会那么烦恼。就在现在,马上写下当别人批评你时你头脑里通常会涌现的消极想法。然后弄清它们属于什么样的思想扭曲类型,并用更为客观的理性反应替代之。这将使你感到没有那么愤怒和受到威胁。

现在,我要教你一些与实践密切相关的简单的口头技巧。当别人攻击你时你会怎么说?你如何想办法应付这些困难局面,以提高你的掌控感和自信心?

步骤一:移情

当别人批评你或攻击你时,他或她的动机是要帮助你,或者是要伤害你。其批评或对或错,或者是介于二者之间。但是一上来就纠缠于这个问题是不明智的。相反,你应该问这个人一连串特殊的问题,以发现他或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在问问题时,要避免下判断或做反驳。要不断地问更多特别的东西,想法儿从批评者的角度去看待世界。如果这个人是非常模糊的,以贴标签的方式攻击你,那你就更详细地追问他或她,希望能够准确地指出这个人到底不喜欢你哪一点。这一最初的举动可以让你脱离批评,并能帮助你把攻击—辩护型的相互关系变成合作与相互尊重。

我经常在治疗班上演示如何做到这一点,我和病人在一个想象的环境里扮演不同的角色,这样的话,我就可以模仿这一特殊的技巧。我将向你展示怎样进行角色扮演。这是一个改善情况的非常有用的技巧。在下面的对话中,我希望你能想象你是一个愤怒的批评者。你正说出一些你能想象到的非常有辩驳力的、让我感到非常烦恼的事情。你所说的话可以是真实的,可以是错误的,也可以部分真实部分错误。我将用移情法来回应你的每个攻击。

你(扮演一个愤怒的批评者的角色):伯恩斯博士,你是狗屁。

戴维:我哪一点是狗屁?

你:你所说的和所做的一切都是狗屁。你感觉迟钝,自我中心,低级无能。

戴维:咱们说详细一点吧。我希望你能再具体一些。很显然,我肯定做了或说了一些让你感到难过的事情。我说的哪些听起来是感觉迟钝的呢?我做了什么给你一种我是以自我为中心的印象?我做了什么让你觉得我低级无能?

你:我打电话要换个约会时间,你听起来匆忙急躁,似乎你是一个大忙人,不屑于和我聊。

戴维:噢,我碰巧在电话里显得有些匆忙,对你不够关心。那我又做了什么让你感到恼怒呢?

你:你每次治疗结束总是匆匆忙忙赶我走——就好像这是一个用来赚钱的大生产线一样。

戴维:噢,你是觉得我在治疗期间一直反应迟钝。我或许已经给了你一种我更关心你的钱而不是更关心你的印象。我还做了什么呢?能不能想一想我还有其他什么地方做错了,或者还有什么事冒犯了你?

我所做的事情很简单。通过问你一些具体的问题,我已经把你完全拒绝我的可能性尽可能降低了。你——和我——开始意识到我们可以处理一些非常具体的问题。进一步我跟你约定日期,想再听听你的看法,以便理解你所感受到的情况。这就分散了愤怒和敌意,在可能出现责备和争论的地方引进了一种问题解决型的方法。记住第一条规则——即便是你受到完全不公正的批评,也要通过问一些具体的问题以移情的方式对此做出反应。准确的弄清你所受到的批评的含义。如果这个人非常生气,他或她或许会给你贴上标签,甚至可能会用一些非常粗鲁的词语。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多问一些东西。这些话意味着什么呢?为什么这个人称你为“狗屁”?你怎么冒犯了这个人?你做了什么?你什么时候做的?你是怎样经常这样做的?这个人不喜欢你什么?弄明白你的行为对他或她意味着什么。尽可能以批评你的人的眼光看待这个事件。这种方法经常会让一只咆哮的狮子安静下来,并且为更有意义的谈话打下基础。

步骤二:解除批评者的武装

如果有人在向你射击,你有三种选择:你可以站起来回击——这通常会导致战争和相互破坏;你可以逃跑或想法躲避子弹——这通常会让你受辱,并失去自尊;你也可以留在那里,手脚麻利地解除你对手的武装。我发现第三种解决办法到目前为止是最让人满意的。如果你没能把风吹向他人之帆,那你就不可能成为赢家,而你的对手通常也会觉得自己是一个赢家。

这一切是怎样完成的呢?很简单:不管批评你的人是对还是错,先要找到办法同意他或她的看法。先让我们来说明最简单的情况。让我们假定批评基本上是对的。在前一个例子中,你恼怒的指责我,有几次在电话里听起来匆匆忙忙,对你很冷淡,我或许会接着说:“你绝对是对的。你打电话时我确实比较匆忙,我可能确实显得有些不近人情。其他一些人也已经给我指出了这一点。我想强调的是,我并不是有意想伤害你的感情。你说我们在几次治疗期间我也显得有些匆忙,这也是对的。你或许能够想起来,那个治疗可以是你喜欢的任何时间长度,时间长短我们事先可以决定,这样的话,整个计划都可以得到适当的调整。或许你可以把治疗多安排15到30分钟,看一看这样做是否更舒服一些。”

第6章 语言柔道(3)

现在假定攻击你的人对你做出了你感到不够公正或不够有效的批评。如果对你来说,这些指责都是不实际的,那么你又能改变什么呢?如果你觉得某个人所说的话完全是胡说,你又怎么能同意这个人的说法呢?很容易,你可以在原则上同意批评者的看法,或者你可以在这些陈述中发现一些真实的成分,或者你可以承认这个人的烦恼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种情绪是基于他或她对整个情况的看法。我可以继续使用角色扮演法很好地说明这一点;你在攻击我,但是这一次你所说的事情基本上都是错误的。根据游戏规则,我必须:(1)找到某种办法,同意你所说的话;(2)避免讽刺或辩护;(3)永远说真话。根据你的喜好,你的陈述可以是很奇怪的,也可以是很无情的,我保证我会坚持这些原则!我们开始吧!

你(继续扮演愤怒批评者的角色):伯恩斯博士,你是狗屁。

戴维:有时我也这么觉得。我经常把事情搞的很糟。

你:这种认知治疗根本没他妈的什么好的!

戴维:它当然有许多有待改进的地方。

你:你也很愚蠢。

戴维:有许多人都比我要聪明。敢肯定我不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

你:你和你的病人并没有真感情。你的治疗方法很肤浅,不过是一些小花招。

戴维:我不总是像我希望的那样热情而又开放。我的有些方法在开始的时候确实看起来像是一些小花招。

你:你并不是一个真正的精神病医生。这本书纯粹是垃圾。你不值得信赖,也没有能力处理我的病情。

戴维:我很遗憾我没有能力这么做。这肯定会让你非常烦扰。你似乎觉得很难信任我,你确实也怀疑我们是否能够在一起有效的工作。你绝对是正确的——除非我们能够相互尊重,团结合作,否则的话,我们在一起的工作不可能成功。

这个时候(或不久!),愤怒的批评者总会泄气。因为我没有回敬他,而是找到了一种办法,赞成我对手的看法,这个人似乎很快用完了弹药,已经成功的被解除了武装。你或许认为这种赢法是通过避免战争得来的。当批评者开始冷静下来时,他就处于交流的最佳状态。

一旦我在办公室里把这前两个步骤向病人讲明后,我通常都会提议我们转换角色,给病人一个掌握这种方法的机会。我们不妨这么做一下。我会批评你攻击你,你来实践移情法和解除武装法,不要管我的评价是准确的还是胡说的。为了让下面的这段对话成为更有效的一种练习,盖住对话中“你”的反应别看,先做出你自己的回答。然后看一看你的回答与我写出来的回答有多近。要记住,用移情法提问,并用解除武装法找到有效的方法来同意我的看法。

戴维(扮演愤怒批评者的角色):你好像一点也没有好转。你好像不过是在寻求同情。

你(扮演受攻击的角色):是什么给了你我不过是在寻求同情的印象?

戴维:在两个治疗期间,你没有做任何事情来帮助你自己。你只想每次来这里抱怨。

你:的确,我还没有做你所建议的家庭作业。你觉得我在治疗期间不应该抱怨吗?

戴维:你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不过你得承认你毫不在乎。

你:你的意思是说你认为我不想好转,还是别的什么意思?

戴维:你并不乖,你不过是一堆垃圾!

你:我已经有好多年这么认为了!你有什么让我感觉不同的建议?

戴维:我放弃。你赢了。

你:没错,我确实是赢了!

我强烈地建议你和朋友一起练习这种对话。角色扮演模式有助于你掌握必要的技巧,以备真实情况发生时所用。如果没有合适的人来一起做角色扮演,一个理想的选择是写下你所想象的在你和恶意的批评者之间所发生的对话,就和你已经读到的情况一样。在写下每个指责性的对话之后,运用移情法和解除武装法回答这个指责。开始的时候,做起来可能很困难,不过,我想你会很快熟悉怎么做。一旦你掌握了它,做起来就很容易了。

你会注意到当你受到不公正指控时,你总有一种深层的、几乎是无可抗拒的倾向要为自己辩护。这正是最主要的错误!如果你向这种倾向屈服,你就会发现你对手的还击强度大增!每次当你为自己辩护时,你都会矛盾地在为对手的军械库增加子弹。比如说,假定你这次还是批评者,这次我会为我自己辩护,反驳你的荒谬指控。你会发现我们之间的互动很快会升级为全面的战争。

你(又扮演一个批评者的角色):伯恩斯博士,你不关心你的病人。

戴维(以辩护的方式回应):不是这样,这样说是不公平的。你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的病人都对我的辛勤工作表示尊敬。

你:那么,我就是不表示尊敬的一位!再见!(你出去了,你决定解雇我。我的辩护完全失败。)

相反,如果我用移情法和解除武装法回应你的敌意,通常情况下,你会觉得我在听你说,并且尊敬你。结果,你就失去了战斗的热情,并且冷静下来。并将为通往第三步——反馈与协商铺平道路。

你或许一下子会发现,尽管你决定要用这些技巧,而当真实的情况发生时,当你处在一个受批评的位置时,你还是会被情绪所控制,你的旧的行为方式还是会出来,你会发现你自己恼怒、争论、强烈地为自己辩护等等。这是不难理解的。你不要期望一夜之间就把它学到手,也不必在每一场战斗中都胜利。不过,重要的是,在事后你要分析你的错误,这样你就可以明白顺着这条所建议的线索,你怎样使得情况已经有所不同。如果能找到一个朋友在事后模仿当时的困难情况做角色扮演的话,这将会是非常有帮助的。这样的话,你就可以练习各种反应,直到你已经掌握了合适的方法为止。

第6章 语言柔道(4)

步骤三:反馈与协商

一旦你听到对你的批评,通过发现某些方法来赞同他的看法,使用了移情法和解除武装法,你就需要机智而又果断的解释你所处的位置和你的情绪,并解释任何实际的差异。

假定批评确实是错误的。你怎么能以一种不具有破坏性的方式来表达这一点呢?这很简单:你可以客观地表达你的观点,承认你或许错了。要基于事实承认冲突,而不要进行人身攻击或表现得很傲慢。避免给你的批评贴上具有破坏性的标签。要记住,他的错误并不会使他显得愚蠢、无价值或低贱。

比如说,最近有一个病人声称我寄了某个治疗的账单,而她事实上已经为这次治疗付了费。她攻击说:“为什么你不拿着账簿呢!”我知道她是错的,我回敬道:“我的记录或许确实是错的。我似乎想起你那一天忘了拿支票,不过,或许这一点我确实记不清了。我希望你允许你或者我出错。这样的话,我们彼此就可以更轻松些。为什么不看一看你是否有支票存根呢?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弄清到底怎么回事,并做出相应的调整。”

在这个例子里,我并不极端的反应给了她挽留面子的机会,避免了冲突,避免了她的自尊心受到威胁。尽管事实证明她是错的,后来她也是很轻松的承认我确实搞错了。这有助于她对我产生好感,因为她担心我会和她一样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并且会命令她。

有时,你和批评者的分歧不是在事实上而是在体验上。这一次,如果你用外交方式表达你的观点的话,你还是一个赢家。比如说,我已经发现不管我怎样穿衣服,总是有病人做出喜欢的反应,而也有病人做出消极的反应。我觉得穿上制服打上领带,或穿上运动衣打上领带会感觉最舒服。假定有个病人批评我,因为我的衣服太过正规,而正是这一点激怒了他,因为这使得我看起来就像是“公司”的一部分。在这位病人又想起了其他事情的一些具体细节后,他或许会不喜欢我,那我就会这样回应:“我确实同意你的看法,也认为制服稍显正规了一些。如果我穿得更休闲一些的话,你或许会更舒服。我相信你会理解,在穿了这么多衣服后,我已经发现一套好的制服或运动装会为我所工作的大部分人所接受,所以,我才坚持穿这种样式的衣服。我希望你不至于因为这一点影响了我们之间的工作往下开展。”

当你和批评者协商时,你就已经有了多种选择。如果他或她继续指责你,一遍又一遍地指出你的同一问题,你就可以坚定而又礼貌地反复重复你的反应,直到这个人厌倦为止。比如说,如果我的这位病人继续坚持要我别穿这套制服,我就会每次都继续说:“我完全理解你说的话,你也说的有些道理。不过,我还是决定要穿更正规一些的衣服。”

有时候,解决方法会出在两者之间。在这种情况下,协商和妥协的作用就显现出来了。你可能只能得到你想得到的部分东西。但是,如果你先谨慎的使用移情法和解除武装法,你可能得到的会更多。

在许多情况下,可能确实是你错了,而批评者是对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强调自己认同批评意见,感谢这个人给你提供了信息,为你可能导致的伤害向对方道歉,你的批评者对你的尊重可能会让你一下子步入轨道。这听起来好像是并不时髦的常识(它也确实是这样),但是,它却能够惊人地有效。

现在你或许会说:“不过,难道别人批评我时我没有权利为自己辩护吗?为什么我总是得同情别人?毕竟,或许是他笨而不是我笨。难道人就不能生气恼火吗?为什么总是应该由我来息事宁人?”

噢,你说的话的确有一定道理。你的确有权利为自己辩护,反驳对你的批评意见,只要你愿意,你也可以对任何人发脾气。当你指出通常是你的批评者而不是你搞糟了事情时,你也确实是对的。在口号“发狂总比忧伤好”里确实有不少真理的成分。毕竟,如果你总结说某个人“没他妈好的”,为什么不让它用在别人身上呢?而且,有时候在别人身上发狂确实要感觉好一些。

许多心理治疗医生会同意你这种看法。弗洛伊德认为抑郁是“向内的愤怒”。换句话说,他相信抑郁者是把怒气撒向自己。基于这种观点,许多治疗医师建议他们的病人注意他们自身的怒气,并要更经常地把它撒在别人身上。他们甚至会说本书这一部分所描述的方法无异于压抑和逃避。

这是一个错误的问题。关键点不在于你是否表达了自己的感情,而在于你表达感情的方式。如果你的想法是“我很生气,因为你批评了我,你他妈的不好”,你就会毒害了自己与他人的关系。如果你以一种好辩的和复仇的消极反馈来为你自己辩护,你以后就会不再寻找更有成效的相互交往方式。因此,就在你怒气爆发让你感到短暂的舒适时,你或许已经打败了自己,烧掉了你的沟通桥梁。你或许已经太早地不必要地简化了情况,排除了了解批评者试图向你传达什么的机会。更糟糕的是,由于你发了脾气,你可能还会体验到一种随之而来的抑郁和对你自己的无序惩罚。

反诘问法

对于那些从事演讲或教学的人来说,如果能把本章所讨论的这些方法进行特殊的应用将会是特别有用的。当我开始在大学和职业社团就目前的抑郁症研究进行演讲时,我设计出了“反诘问法”。尽管我的演讲通常总是为人所接受,我偶尔还是会发现听众中总会有一个诘问者。诘问者的看法通常有以下几个特征:(1)他们总是非常吹毛求疵,但是似乎所陈述的材料总是不准确的或不相干的;(2)他们总是那种在本地也不受同辈接受或认可的人;(3)他们总是用指责性的辱骂的方式来表达问题。

第6章 语言柔道(5)

因此,我就设计出了这种反诘问法,这样我就可以运用一种不会冒犯人的方式让这种人安静下来,同时让其他的听众也有机会提问。我发现下面的这种方法是非常有效的:(1)我马上对这个人表示感谢,感谢他的评论;(2)承认他所提出的这种看法的确很重要;(3)强调提出这一点需要更多的知识,并且鼓励批评者就这个问题进行更有意义的研究和调查。最后,我邀请诘问者在会议结束后进一步与我分享他的观点。

尽管没有一种口头技巧能保证肯定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但我用这种乐观的方法取得了满意的效果,很少会失败。事实上,这些诘问者经常在演讲后找到我,恭维我,并感谢我提出了中肯的意见。有时,正是这些诘问者证明我的演讲最具有说服力,最受人欢迎。

对付批评的各种认知原则和口头原则在附表(见表6—2)中有一个总结。作为一个总体原则,当有人侮辱你时,你会立刻顺着三条路线中的一条往下走——忧伤路线,发狂路线或快乐路线。你对其中任何一种的选择都会成为一个总体经验,并会包含在你的思想,你的感情,你的行为,甚至是你的身体机能方式中。

具有抑郁倾向的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忧伤路线。你会下意识地认为批评者是对的。你未做任何系统的调查,就得出结论说你是错的,或者说你犯了一个错误。然后就会用一套错误思维来夸大批评的重要性。你或许会过于概括,错误地总结说你整个一生都什么也没有,不过是一连串的错误而已。或者你会给自己贴标签,认为自己“完全搞糟了”。而且由于你具有完美期望,你假定自己是完美无缺的,所以,你可能会相信你的(假定的)错误表明你是没有价值的。作为这种心理错误的结果,你会体验到抑郁情绪,并感到丧失了自尊。你的口头反应将会是无效的和被动的,充满了逃避和退缩的特征。

与此相对照,你或许会选择发狂路线。你会为自己辩护,试图让自己相信批评者不过是一个怪物,以此来让自己远离不完美的恐惧。你会固执地拒绝承认任何错误,因为按照你的完美标准,这样做无异于承认你是一条毫无价值的虫子。所以你拼命的驳回别人的指控,认为最好的自卫就是最好的进攻。你的心跳得很快,当你准备战斗时,荷尔蒙涌进了你的血管。你浑身肌肉都是紧绷绷的,牙关紧咬。当你告诉你的批评者不要表现出自以为是的愤慨时,你或许会感到一阵喜悦。你会让他明白他也不过是一堆废物!不幸的是,他并不赞成这一点,所以,从长远看,情绪发泄其实是一种自我挫折,因为你已经败坏了你们之间的关系。

第三个选择要求你要么具有自尊,要么起码表现得好像是这样。它基于这样一种前提,你是一个有价值的人,没必要是完美的。当你受到批评时,你的第一个反应是要去做调查。批评含有真理的成分吗?你做的什么事是让人讨厌的?你确实把事情搞糟了吗?通过提问自己一连串暂无判别的问题,你就会对自己所遇到的情况有一个界定,这时候你就可以提出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案。如果事实显示这是一个可以妥协的问题,你就可以进行协商。如果显然是你错了,你就可以承认这一点。如果是批评者错了,你就可以用一种巧妙的方式指出这一点。但是,不管你的行为是对还是错,你都应该明白作为一个人你是正确的,因为你最终会察觉到你的自尊永远不应该成为问题。

表6-2 对待别人批评的三种反应方式

根据你对情况的看法,你会感到忧伤、发狂或快乐。你的行为和结果也会极大程度地受你的心理模式的影响。

 
6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