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97%

附录4  美元霸权与美国对外战争融资

2004年8月9日美国http://www﹒plutobooks﹒com网站刊登了迈克尔·赫德森题为《美国如何使世界为其对外战争买单》的文章。在该文中,赫德森结合自己所著的《超级帝国主义》一书,认为越南战争后美国发动的一系列战争没有使其经济受到较大伤害的根本原因在于: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后,作为不与黄金挂钩的世界货币,美元已建立一种霸权地位,美国事实在利用美元霸权向其他国家征税,使其他国家为美国的对外战争、美国的消费甚至美国公司收购他国公司买单。文章主要内容如下。

在1991年第一次海湾战争中,美国使其盟友自愿地承担了大部分战争费用。美国外交官宣称,终究,难道战争不是为了保护科威特和下一张多米诺骨牌沙特阿拉伯免予伊拉克的攻击和使欧洲的石油和天然气供应不落入一个野心勃勃的掠夺者之手而打的吗?难道要求沙特阿拉伯和科威特,连同德国、英国和其他国家承担为其自身利益而打的石油战争的大部分费用不公平吗?

欧洲和近东的中央银行于是拿出一些美国财政部债券来支持美国的战争。这些债券是通过与美国年复一年的贸易得来的盈余积累的。随后不久,这些中央银行将再次充斥美元,这些美元不可花销,也没有多少价值,只有将之归还美国,或不为任何目的地积累起来。

美国财政部债券的国际金融标准使美国能够获得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免费午餐。美国已颠覆了整个国际金融体系。从前他国中央银行的储备以黄金为支撑,而现是以发行数量不受限的美国政府借条的形式持有。实际上,美国已用纸币信用即美国财政部借条收购欧洲、亚洲和其他地区,并告知世界,它根本就没想过要清偿这些借条。

欧洲或亚洲对此也做不了什么,除了放弃美元和创建其自己的金融体系。

《超级帝国主义:美国支配世界的缘起和根本要素》一书解释了美元在1971年被迫与黄金脱钩导致一种新型国际金融体系的出现的过程,在该体系中,全世界的中央银行被迫以其手中结余的美元为美国国际收支赤字融资,因为那些美元只被允许作一种用途:购买美国财政部的债券。在该过程中,这些中央银行也为美国政府的国内预算赤字融资。

美国国际收支赤字越大,欧洲、亚洲和近东的中央银行手中结余的美元就越多,因而不得不再循环回美国购买其财政部债券的钱也就越来越多。过去的十年来,美国储蓄者从不购买政府债券,而是将他们的钱投入股票市场、公司债券和不动产。外国政府一直被迫持有利率稳定下降的美国财政部债券,现在美国财政部债券总额已大大超过了美国的支付能力和支付意愿。

当今的超级帝国主义与过去的私营企业帝国主义有很大的区别。过去对帝国主义的研究一直只集中关注公司如何投资于其他国家,榨取利润和利息。这种现象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私营部门投资者和出口商来实现的。但当今的新型全球金融帝国主义发生于政府之间,具体而言,发生于美国政府与国际收支盈余国家的中央银行之间。这些国家的盈余增长得越大,也就有更多的美元被迫转而购买美国财政部的债券。

美国如何使其他国家为其对外战争买单

“自欧洲中世纪和文艺复兴以来,进行战争往往会给相关国家留下沉重的公共债务。这反过来需要通过提高税收来融资。两个世纪以前,亚当·斯密列出了一长串清单,说明英国每场新的战争借款如何带来大量为支付借款利息费用而强加的新税。这样在军事上野心勃勃的国家变成欠债的、高税收和高成本的经济体。

当不能借到外国资金时,好战国家不得不拿出黄金维持其军事支出,或者让其货币相对于黄金贬值。1815年拿破仑战争结束后,以及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英国和其他国家强行实施通货紧缩的财政政策,由之而来的失业和贸易不景气造成了经济萎缩,直到它们的货币达到其战前的相对于黄金的价格。这样,国内经济为债权人的利益做出了牺牲,债权人得以免予遭受用黄金计价的损失。

20世纪60年代,美国在越南和东南亚的战争似乎是这场由来已久的情节的重演。美国的海外军事开支结余流到外国中央银行,尤其是法国的手中,法国银行是印度支那的主要金融机构。自1965年部队集结以来,法、德中央银行几乎每个月都一次将手中结余的钱兑换为黄金。德国是不事声张地做,而戴高乐将军是大肆渲染地在法国的前殖民地将美元兑换为黄金。

到1971年,美国的黄金几近耗尽。人们不再能以35美元比1盎司的比率兑换黄金。当时,似乎是,越南战争已经完全削弱了美国的世界金融地位,正如“一战”后盟国欠美国大量军备债务使英国和欧洲其他国家失去金融领导权。

但是与黄金脱钩后,美国促成了一个新型国际金融体系。它执行双重标准,即双重的美元债务标准。在今天可以看到它的结果了。这次,整个近东和穆斯林世界都宣布反对美国发动一场新的石油战争,法国和德国也是如此。遍及全欧洲的公共舆论已转而反对美国的冒险主义,乍看来,似乎是美国将不得不独自为其战争融资。

如果今天的全球金融体系仍然与1971年之前一样的话,那就的确如此。美国就不可能打一场常规战争,它不可能在美元大举负债的情况下为其军队的运作成本买单。事实上,在1971年,似乎没有任何国家敢于不顾其国际储备耗尽和货币崩溃以及其后的利率上升和经济陷入萧条而走向战争;然而在关于美国与伊斯兰国家战争的所有争论中,欧洲人一直没有看出,正是其自身将不得不承担美国的军事支出,并且将是没有尽头地这么做。

与1971年不同的是,美国财政部的债券(其真正价值日渐可疑的美国借条)代替了黄金,成为全世界中央银行持有的储备形式。

中央银行不购买股票、不动产或其他有形资产。1972年后,当沙特阿拉伯和伊朗提议,用其石油美元开始购买美国公司时,美国官员表示,这被视为一种战争行为。石油输出国组织被告知,它尽可以将石油提高到其想要的价格,只要它用这笔收入购买美国政府的债券。那样,美国人就可以用他们自己的货币,而不是黄金或其他“世界货币”购买石油。出口到美国的石油、德国和日本的汽车,以及其他国家的商品,换到的是可以无限印刷的美元纸币。

美国的免费午餐,欧洲和亚洲买单

在“一战”之后和在“二战”期间,美国外交官强迫英国和其他国家以实物输出和出售其公司的形式支付它们的武器债务和其他军事开支。但这不是美国官员今天所愿意做的。世界经济现在根据一种双重标准运作,这种标准使美国能够在国际上无限制地支出,执行其想要实行的各种经济和军事政策,而不用考虑任何黄金限制或其他国际限制。

美国官员声称,世界上的美元泛滥已成为推动国际经济的“引擎”。他们问道,没有美国的进口需求,哪会有欧洲和亚洲的今天?难道美元购物没有帮助其他国家劳工就业吗?

这类看似有理的质问没有点出要害:美国在进口外国货物,而并未提供任何相应补偿物,只是向世界经济注入了大量美元。需要提出的重要问题是,为什么欧洲和亚洲的中央银行不去很简单地创建其自己的国内信用体系以扩大其市场呢?为什么它们不能增加其消费和投资水平,而宁愿仰赖美国经济购买其消费品和资本货物,换来过剩美元,并将这些美元只是积累在全世界的中央银行系统,而得不到其他更好的使用呢?

答案是欧洲和亚洲受了一系列的经济盲点即众所周知的“华盛顿共识”

的误导,这一误导谎称美国财政部债券是某种实物,而非剥削性的免费搭车,从而使美国免费搭车、全球为之买单的秩序永存。

对债务国,美国的外交官经由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强加“华盛顿共识”,要求债务国提高利率以筹募资金,偿还外国投资者。这些不幸的国家忠实地强制执行了经济紧缩计划,将工资保持在低水平,廉价出售其公共部门以清偿外债,解除经济管制以使外国投资者能够收购该国的电力业、电话服务和其他的国家基础设施,而这些产业以前都得到一定的补贴以有利于其增长。

对债权国,美国称自己为世界上负债最高的发达国家,从而拒绝提高其利率,也不允许廉价出售美国的关键产业。

《超级帝国主义》解释了这种美元债务标准是如何发生的。该书的叙述开始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揭示了美国如何毫不留情地索取欧洲的战争债务。它的立场既与法国减免美国的革命战争债务,又与美国今天坚持让欧洲和亚洲为现在和未来的美国战争融资形成鲜明的对比。“二战”结束后,英国勉强地将其世界经济权力交给美国。《超级帝国主义》解释了美国如何利用英国,使它成为其在欧洲的特洛伊木马的过程。

它阐释的这些现象看起来,至今也没有多大的改变。修订过的新的第二版,由普卢托出版社2003年出版,新增部分考察了英国和德国、日本和中国,甚至法国和俄国的中央银行如何正在吸收美国军事冒险主义所甩出的美元,间接地在为伊拉克战争融资。

该书首次解释了美国强制其他国家为其国际收支赤字融资,包括为其国外军事开支和其公司收购欧洲和亚洲公司融资的方式。实际上,美国已设想出一种新的办法,通过欧洲和亚洲的中央银行接受不限量的美元储备而向它们征税。

美元霸权使美国能够进口远远超过其出口能力的商品。这为美国提供了一种独一无二形式的富裕,这种富裕是通过搭欧洲、亚洲和其他地区的便车而得到的。例如,当英国出口者将公司或不动产卖出换来美元时,他们将之拿到英国银行换成英镑。英国银行接下来将这些美元用来购买利率相对很低的美国国债。由于黄金的选择已经不存在了,这些美元除了购买美国国债也就没有任何其他的花费途径。美国已找到一种使世界其他国家为其进口买单,实际上也为其收购外国公司买单,乃至为即将来临的一系列中东战争买单的办法。这就是新型的政府间超级帝国主义与适用于1971年前的人们熟悉的私营企业主导的传统帝国主义的不同之处。(本文原载《国外理论动态》2005年第8期)

 
36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