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10%

美国金融霸权的辅助性安排

一、美国的金融化战略

1971年美国放弃美元和黄金挂钩就已经为世界金融不稳定埋下了伏笔,其后美国就开始越来越不受约束地发行美元。与此同时,美国放弃凯恩斯主义的很多规定,大力推行金融去管制化,使任何国家对资本的跨境流动都日益缺少监管能力,本国货币极易受到恶意攻击,金融愈加动荡。而各国央行为了避免受到国际资本的恶意攻击,纷纷储备美元,这些美元又回流到美国,使美国可以再更多地发行美元,而美国本国资金可以大胆流向资本市场,美国金融部门开始恶性膨胀。

但是,在赫德森看来,金融的爆炸性增长除了上述原因外,还因为,金融部门和房地产部门结合在一起了。赫德森说:“西方经济体已经允许金融部门征收地租,并以此作为向该经济体的储蓄者支付利息的基础。这些利息又循环地回流为新的贷款,通过不断地抬高土地价格、垄断价格以及股市价格,制造出经济泡沫。”赫德森认为,由于房地产等不动产带有垄断性,而且占财富的比例极大,这一部门的金融化就大大地推动了金融部门的爆炸性增长。由于房地产的垄断性,使泡沫不仅会极度膨胀而且还很难破灭。赫德森说:“现在金融、保险和不动产部门(FIRE)管理着经济体的储蓄和信贷:其管理方式就是把大部分贷款(美国和英国大约是70%的储蓄和贷款)用于房地产。剩下的大部分贷款都贷给了股票和证券市场的机构投机者。”

美国金融部门的爆炸性增长可以使美国得到巨大的好处。“金融及其衍生产品的发展使金融资本在时间上和空间上,对资本的使用价值的生产实现了全面的、不间断的、有效的控制,从而实现了资本的增值,即资本利润的最大化”(引自李其庆《马克思经济学视域中的金融全球化》)。对于美国来说,首先它使美国的投资和消费获得融资,经济得到长期高速发展,这些都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带给美国的好处。

但是,美国的金融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通过将外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经济金融化,可以廉价购买这些国家的垄断地段的地产,垄断的资源公司和垄断的公共设施如交通、供水、供电等设施。下面简述金融化背景下的私有化大潮的实质。

二、和金融化战略配合的私有化战略

赫德森认为,西方国家在通过金融化后产生了大量的虚拟金融资产,这些资产需要购买最能带来长期稳定收益的资产,它们最看好的是能够带来租金的垄断的公共服务部门和资源部门。

赫德森说:“金融部门开始认识到银行贷款的主要市场是能够产生租金的资产——如按揭贷款抵押的土地和建筑、公共设施、煤矿、石油和天然气。几乎所有经济体的最大资本开支都是政府开支,特别是在自然垄断行业的支出,这些行业包括交通——从19世纪的运河和港口到铁路、公路和航空,以及电力、水和煤气的输送、通讯系统以及广播电视传播频谱,更不用说军事力量了。”

于是主流经济学家和主流媒体就大力推动私有化舆论,说辞就是这些公有部门缺少效率,而事实上他们的目的是看中了其垄断租金。由此在这些国家,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在20世纪90年代后出现了私有化浪潮,赫德森说:“近些年来这些资产(指公有的垄断部门的资产)转为私人所有是自五百年前欧洲占领美洲新大陆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财产转移。这一结果丰富了索尔斯坦·凡勃伦所谓的既得利益集团,它们集中在被美国国民所得帐户称为FIRE(FIRE是金融[Finance]、保险[Insurance]和不动产[Real Estate]的首字母缩写)的部门中。现在人们可能会把被私有化的垄断行业以及其他公用事业归入这个部门。”

可见,金融化首先使传统的金融部门从包括金融和保险部门扩大到包括房地产部门,使金融部门成为FIRE部门。而私有化导致金融部门进一步扩展到被私有化的垄断行业和资源行业。

私有化是国际金融资本推动的一场攫取垄断权和租金的运动,而不是什么为了提高效率的运动,这已经为近些年来的事实所证明。

例如,英国铁路在1994年开始实施私有化,在1997年完成。但是其后在1997—2002短短5年中,接连发生13起严重事故,其中造成重大伤亡的事故有7起,共导致59人死亡,数百人受伤,以致英国民众纷纷放弃坐火车出行。而且私有化前,英国财政每年补贴铁路20亿英镑,私有化后这个数字是29亿。改革初衷是“卸财政包袱”,但私有化却证明是背道而驰。在国内民众的巨大压力下,2003年10月23日,英国政府最后决定,由有政府背景的“铁路网”(Network Rail)公司从私营承包者手中收回所有铁路维护权。

再比如,俄罗斯私有化后,大量制造业工厂倒闭,因为全球工业产能已经过剩,西方购买者只是为了消灭在俄罗斯的竞争对手。真正抢手的是资源行业和垄断部门,而这些能够带来大量稳定租金收入的行业和部门,最后证明都大量转手给了在私有化后有雄厚资金实力的西方金融力量。普京正是看到这一趋势而果断将这些部门重新国有化。

一个发展中国家如果被全面私有化后,其景象一般是:工业被去工业化,而资源和垄断公用事业部门又被国外金融力量控制,那么下面的结果是什么呢?是失业蔓延——对应去工业化,是物价飞涨——对应资源和垄断公用事业部门被国外金融力量控制,资源一般最后根据国际行情定价,而劳动力却根据本国行情定价,因此资源和公共服务的价格远远超过国内人能够承受的程度。还有就是普遍饥荒和种族灭绝。当然最后一项还必须有美国的国际农业和粮食政策与前几项政策配套。

三、为了维护美元霸权,美国竭力阻止欧洲和亚洲建立区域性货币清算集团,竭力维持世界所有地区的经济金融最终都以美元为中心

关于欧元,赫德森说:“由于不具备征税和创造信贷(createcredit)的公共权力,欧元与日元一样,无法与美元竞争。欧洲委员会实际上就是美国外交的一只手臂,它剥夺了各成员国政府采取独立于美国的货币立场的权力。”由于欧盟在政治上没有统一,也没有统一而独立的军事力量,在经济上欧盟也没有对成员国征税的权力,而且成员国在财政预算上受制约,不能利用自己的主权信贷的权力,为本国的长远稳定和发展融资,而欧盟本身更没有这种力量了,所以作者说,欧元并没有真正的能够和美元竞争的平等地位,它本质上还是从属于美元。

这些年以来,很多人将经济的区域化的成绩鼓吹得很大,但是赫德森认为,全球的五大区域都没有自己的经济独立性,他说:“虽然世界似乎正联合为五大主要区域,但每个区域都存在自己的南北紧张关系,每个区域还都严重地以美国为中心:一是由美国主导的西半球美元集团,包括拉丁美洲和签订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加拿大;二是由日本主导的日元区,它的经济盈余被移交给了美国,以美国财政部债券的形式储存,而其储蓄在1998年日本推行金融大改革之后也移交给了美国经纪公司和基金经理;三是正形成的地中海三角区,包括欧洲共同体、近东和北非,并没有真正的独立性;四是前苏联及与其紧密联系的前经济互助会成员国,由于采纳了美国提出的阴损的经济建议,该区域普遍地以美元作为其通货;五是中国,它已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

上文中特别需要注意的是,日元也是高度从属于美元的。赫德森说,日元区的外贸盈余本来一直被用来购买美国财政部债券,而在1998年日本金融大改革后,日本金融自由化,日本的储蓄也开始流往美国的投资公司和基金。日本金融进一步从属于美国。

总之,赫德森认为,在美国的地缘战略和金融外交的运作下,世界五大区域的经济和金融最终都是以美元作为中心,因此并没有独立的金融主权。

四、原本是为了平衡世界经济发展而建立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变成被美国操纵的为美国利益服务的机构,变成实际上的破坏世界经济平衡发展的机构

在这些机构中,美国具备绝对的控制权。赫德森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利用第三世界、俄罗斯和东亚的债务作为一种杠杆,迫使债务国执行华盛顿共识推动的路线,推动在这些国家全面建立美国的金融霸权。为了促进这个目标,美国外交官反对对这些机构进行改革,也反对它们被新的全球性机构所取代,因为美国害怕新机构将加强各国国内或地方的自主发展,而不是在农业、金融、科技乃至政治和军事上持续地依赖美国。美国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动员多边的对外援助继续资助那些为美国利益,而非为其国民利益服务的买办寡头和政党。这些买办寡头和政党是美国在这些国家建立其金融霸权的代理力量。

五、用服务于美国金融霸权的理论给各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主管经济的人员洗脑,以达到不战而胜的目的

赫德森说,美国以芝加哥货币主义经济学为代表的主流经济学将国家地缘经济战略的重要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紧缩计划的失败、外国经济美元化的危险和关键货币本位制的不劳而获特征完全避而不谈,为此,他们一直把经济学课程大幅度地削减,以致于几乎将一切实质性的重要内容都排除在其理论之外。

然后,他们把这种抽象的本质上服务于美国金融霸权的理论大力进行推广。他们通过给大学和研究机构捐助,将理论的传播过程完全变成了一个洗脑的过程,把经济教学课程变成了公共关系课程。作者说:“金融、保险和房地产部门还带头为美国商学院融资,并设立思想库作为免税的公共关系游说团,以此宣传其理论,描绘其活动是创造财富的,而非扭曲经济长期前景的。……同时,资金捐助者为了私有化把商学院、法学院和经济学院的课程都变成了公共关系课,给所有人这样洗脑:私有化会惠及整个经济体。传统上重视对租金收入征税,而非对劳工工资或工业资本利润收税。结果就是租金资本主义取代了大家熟悉的旧的工业资本主义。”

这些主流的商学院随后又大量用这一套意识形态培训各国的中央银行家和外交家,或者培训各国的经济学留学生,所有这些人回国后往往成为本国的中央银行家和外交家。

作者认为正是这样的洗脑工程将很多第三世界国家的经济推向崩溃和瓦解,其中最成功之作就是,通过控制苏联经济决策者的头脑,兵不血刃地瓦解苏联,并使俄罗斯等国长期陷入经济深渊。赫德森说:“一种荒谬的经济哲学——货币主义,推动俄罗斯联邦陷入南斯拉夫式的解体。摧毁俄罗斯的军事与工业能力的不是军事力量,而是其决策者陷入了货币和信用体制如何运作的错误立论的圈套之中。”他还说:“1990年12月19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国际复兴开发银行、经合组织及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共同发布了一份题为《苏联经济》的计划。这是一项根据休斯顿峰会的要求而做的研究。其摘要和建议显示,俄罗斯经济的瓦解并不是因拙劣管理而导致的意外结果,它从开始到发生都是完全按照原定计划进行的。瓦解中央计划是为了支持货币主义者的谋划。”

赫德森认为,美国错误的金融理论之所以得逞,是因为美国人认识到,俄罗斯不仅经济上脆弱,而且心理上也意志消沉,鄙视自己的一切,盲目崇拜美国,美国战略家乘机利用了俄罗斯人普遍的这种心理和认识混乱。赫德森说:“俄罗斯的政客和知识分子正经历着一种认同危机,一种自我鄙视的精神创伤与羡慕西方的心理结合在一起。美国及其控制的全球性机构潜入了这个精神真空。一组黑白分明的假设开始两面夹击俄罗斯。任何非共产主义的事物就被视为资本主义的,而且就是资本主义的。货币主义者的咒语是这样说的:私有产权天生地合理,政府计划则荒谬无比。俄罗斯人接受了这么一种意识形态,反映了他们的自我怀疑已使他们多么的筋疲力尽。很多人把美国想象成一个高效的资本主义的典范,一个乐意帮助俄罗斯发展和仿效其成功的经济体制的国家,因为和平取代了冷战。基于这种希望,那么以下事情对俄罗斯人来说就顺理成章了:如果他们真的要变得和美国一样富有,他们就应该听从美国外交家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专家提出的建议。”由此作者认为,一国的金融强大和独立必须依靠政治自主,而要取得政治自主,其基本前提又是文化自主。一个国家的决策者和人民如果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受到公共政策辩论的训练,一旦国门洞开,就很可能抵御不了美国的洗脑战略,最后就会被美国的隐蔽战争所击溃。这些年以来,美国各种基金会在中国投入惊人,培养了大批基金会学者,他们已经对我们的经济社会决策产生了很大的不利影响,当前的央行独立论、土地私有化论等就是被洗脑的学者和官员的新的鼓吹,值得我们高度警惕。

六、美国利用货币帝国主义机制,用全球的钱收购他国关键产业和资产,但是美国不容许别国用手中积存的美元购买美国的有价值的资产,更不用说其关键产业和部门的资产

赫德森说:“上世纪70年代,欧佩克组织成员国政府被告知,只能以其美元购买美国主要公司极少量的股份。80年代,日本被允许只能投资于估价过高的房地产、电影公司或有困难的公司,而美国要求其他国家出卖其关键部门的最高控制权。”作者还提到,当石油输出国想收购美国公司时,美国认为这是战争行为。美国迫使这些国家用结余的美元购买美国昂贵的只能用来闲置或自相残杀的武器系统。

前些年,中国外汇储备快速增加时,很多学者鼓吹其好处如何多,他们没有认识到,美国对于用贸易得来的美元的使用设置了这么多的障碍。事实上是,中国需要的有价值的东西,要么美国不允许出口如技术,要么价格极其高昂如部分高科技产品。要收购美国有价值的资产基本上不可能。近几年中国收购美国资源或者技术公司连连失败再次证明了这一点。

七、美国的石油战略

当前石油价格已经突破140美元/桶,为什么美国不干预?其实早在1970年代石油危机发生,石油大幅涨价时,美国就告诉石油输出国组织:“它尽可以将石油提高到其想要的价格,只要它用这笔收入购买美国政府的债券。那样,美国人就可以用他们自己的货币,而不是黄金或其他世界货币购买石油。出口到美国的是石油、德国和日本的汽车,以及其他国家的商品,换到的是可以无限印刷的美元纸币。”

八、美国的贸易政策

在外贸领域,美国将世界贸易转变为双边“有序的市场分享协议”,就是说美国不遵守多边性的较有约束力的较确定的规则,而是利用美国强大的外交实力,根据美国的实际需要任意地塑造美国的世界贸易,使之基本保持在有利于美国的情形下。赫德森认为,美国贸易政策不变的目标是,在食品、技术或其他关键部门,使世界持续依赖美国,而不是自立,同时确保美国公民能够得到物美价廉的外国产品,即使在美国经济越来越空洞化,美国人越来越变成食利者而非生产者的条件下。

赫德森列举了贸易方面美国通过双边谈判和高压达成有利于自己的局面的很多事例,包括:

“美国向欧洲建议,调整其农业政策,以保证美国农民在共同市场粮食消费中占有一个固定的份额,减弱与非洲的特殊贸易关系,以及向拉美提供特别援助,美国的意图是拉美将把这笔钱交给美国债权人和出口商。”“20世纪70年代,美国坚持西德重估德国马克,并将其美元储备再借给美国财政部,以此作为保持美国在德国驻军的成本。同样的经济高压发生在美国与沙特阿拉伯、科威特和伊朗之间,美国迫使这三国用其石油出口获得的美元购买美国武器。类似情形还发生在美国和日本之间。甚至在面对苏联时,美国政府也开始进行双边协议的谈判。苏联要花100亿美元的预期收益专门购买美国产品,这些收益来自对美国的天然气出口。这些协议让人想起了雅尔玛·沙赫特20世纪30年代为纳粹德国提出的货币冻结协议。”

总之,只要美国发现贸易对美国不利,它总会利用军事力量和地缘政治压力,使贸易国单方面作出调整,以使贸易最终不会威胁到美国的霸权和利益。事实上,美国是世界贸易的最大操纵国。

九、美国借助国家外交力量操纵利率和汇率

赫德森列举的例子很多,包括:20世纪20年代,为了限制其国际收支顺差,美国试图将其利率调整得比英国的利率更低,吹大了于1929年破灭的股票市场泡沫。1985年的《广场协定》和1987年的《卢浮宫协定》轻而易举地解除了日本的金融主权,迫使日本央行降低利率,吹大了日本的经济泡沫,致使它于5年后破灭,留给日本一场金融灾难,再也不能像20世纪80年代美国战略家所担心的那样对美国构成挑战。

赫德森说,日本让其经济政策听命于美国顾问,与英国在二战后的屈服极为相似。它们看起来认为美国的建议考虑到了外国利益并将世界发展置于其国家私利之上。而历史事实越来越清楚地告诉这些国家,它们如此信任美国领导世界具有公心是太天真了。

当前美国强迫人民币升值,同时在国内降低利率,鉴于美国是世界首要的金融操纵国的历史由来已久,我们应该加强防范。事实上,美国是世界上汇率和利率的最大操纵国。

十、对于债务的双重标准

面对第三世界国家的国际收支赤字,美国要求其出卖一切并实行财政紧缩来实现国际收支平衡,但是面对自己的国际收支赤字,美国却拒绝出卖自己的任何关键资产,而且还把财政赤字扩展到天文数字。

赫德森认为,通过这种双重标准,美国建立了一种灵活的新型全球剥削体系:一方面,对于第三世界债务国,美国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强制推行华盛顿共识,控制债务国,强迫它们实行经济紧缩政策,阻止其自己的工业化和农业现代化。它们被分派的任务是,出口原材料和提供廉价劳动力,而劳动力的工资是以不断贬值的本地货币计价的。另一方面,美国利用美元本位迫使欧洲和东亚的国际收支顺差国家将其盈余的储蓄输往美国,购买美国国债。这样有来自第三世界廉价的产品和来自欧洲和日本的资金支持,美帝国的经济空间就大大增加。

中国现在事实上同时受到了美帝国双层战略的剥削,中国一方面输出原材料和提供廉价劳动力,另一方面也以巨大的外汇储备形式向美国输出资金。

美国建立的这一新型剥削体系是任何早期的帝国体系都没有建立的。大英帝国由于一战和二战而欠下大量外债,而它本国的私人公司无法生产和出口足够多的产品来偿还这些外债,于是英国只好通过提高利率从国外借入更多的钱、削减政府开支和抑制国内收入增长来平衡国际收支,最后不得不放弃帝国梦。

但是面对战争导致的巨额国际收支赤字,美国却仍然维持低利率,仍然扩大政府开支和财政赤字。两个帝国之间的巨大反差源自英国信守的是单一的债务标准,而美国现在实行的是双重的债务标准,并操纵美元纸币,把赤字变成自己对全球的征税。

 
4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