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13%

怎么办?

面对美国的金融霸权,世界该如何应对呢?赫德森在《全球分裂》一书的序言中提出了九点建议,最为详尽,其具体内容如下。

一、政府提供信贷为预算赤字融资,促进投资和就业。

赫德森认为,国家信贷实际上是主权国家的一种特权,任何国家都可以创造国家信贷。当一国生产的基本要素如劳动力、技术和资源都具备时,可以印发更多的本国货币,通过财政政策支持的项目扩大就业,支付给未充分就业的劳动力,这并不会产生通货膨胀,而是会产生就业扩张、收入增加和国内市场扩大的良性循环。

赫德森指出,很多发展中国家由于深陷服务于美国金融霸权的货币主义经济学之中,坚持央行独立,不敢创造国家信贷扩张本国经济。于是只好依赖外资,而外资主导的经济往往使工人收入长期停滞不前,只好依赖美国市场。全球很多国家都争夺美国市场,导致恶性竞争,发展中国家的劳动条件、工资水平和环境状况每况愈下。

中国当前很多地方政府仍热衷于招商引资,而不敢独立地用本国信贷支持本国发展,已经产生和拉美等国前些年一样的困境,民生和环境状况每况愈下,正是看到这一点,中央要求广东率先实现增长模式的转换。但是当前一般学者和官员只是注意到要提高自主创新的能力,却都忽视了财政和金融政策的转换,不知道创造国家信贷,用本国的信用为面向本国人民的经济融资,从而实现经济的良性循环。

二、以本国货币标价国际债务,这样不至于被美元的价值变化所操纵。

三、向土地、地下资源和公共服务垄断权征收租金和资源税。

赫德森认为,该税种可谓源远流长,一直是古典政治经济学的关注焦点,后来得到19世纪重要经济改革家的拥护,他们包括德国社会主义者拉萨尔和马克思,美国的亨利·乔治和凡勃伦,英国的阿尔弗雷德·华莱士、萧伯纳和邱吉尔,中国的孙中山,古巴的何塞·马蒂和俄罗斯的列夫·托尔斯泰和亚历山大·克伦斯基,甚至米尔顿·弗里德曼都支持征收租金税和资源税。赫德森认为,几乎在所有国家资源、地产和垄断的公共服务都占一国财富的大部分,如果对其征税将持续为一国的基础设施、教育和医疗等公共福利提供大量财政支持,而且可以减少一国创造性的工商业的负担。因此他认为,能否对其征收租金税和资源税,是一国经济能否健康发展的关键。资产阶级革命的核心是平均地权,打破地主阶级对地租的垄断,为工业资本的大发展创造条件。而那些不能完成土地革命的国家,往往在工业发展上停滞不前。今天,能否征收房地产物业税和资源税以及垄断的公共服务部门的租金税也将决定一国产业能否健康发展,决定一国民生能否得到基本保障。普京正是接受了这一观点,才使俄罗斯转危为安,转乱为治的。下面对此要详述,这里先暂且不谈。

在这一方面,中国当前的问题是,房地产的物业税迟迟没有实行,而资源很多开始被私有化,没有被私有化的资源行业,赢利的企业往往没有向人民分红,却向国外股东分红不少;不赢利的企业虽然为国民提供了廉价的服务,但是主要服务还是被沿海外资企业所利用,后者还拉抬了资源价格,使中国国民由此得到的益处并不大。

四、以新的国际机构取代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世界贸易组织。

五、学习美国式的保护主义关税和补贴。

美国在历史上对成长中的产业大力保护和补贴。今天美国对农业等行业仍进行高额补贴。我们国家也可以这样做。

六、找到美元的替代物。

赫德森主张建立区域货币体系。另外,他认为,美国虽然不允许别国使用其结余的美元收购其优质资产,但是各国可以收购美国公司在本国的投资。另一种替代办法就是仿照美国在1921年面对德国马克和其他欧洲货币竞相贬值时的做法。美国当时根据美国销售价格而不是名义上的进口价格执行关税,从而阻止金融波动破坏现行的成本计算模式。

七、孤立离岸资本逃离中心和免税中心,管制账目转移。

赫德森指出,近些年,大量公司在逃税港注册虚设的分公司,以此作为手段,实现公司间的账目转移,从而逃税和躲避其他的法律制约,这削弱了各国税法和相关规章。他提出的反制战略是,各国金融系统和税务部门可拒绝承认那些中心,就如美国及其盟国曾经孤立中国、俄罗斯、古巴、利比亚和伊拉克许多年一样。然而,可以预期,美国将反对根据上述路径创建一个更好的经济秩序的努力,它将施压阻止该秩序的形成。这就需要地区性协议,实现各国的联合。

八、限制美国的军事扩张。

赫德森认为,美国金融霸权离不开军事扩张和控制战略要地,而战争和占领又需要依靠美元霸权体制为其融资,因此各国反对美国军事扩张的办法之一是:削弱美元霸权,这样美国军事开支的融资就会大受限制,美帝国的扩张就会受到遏制。

九、发展后新自由主义理论,恢复劳动所得和非劳动所得的传统区别。

这一点是赫德森所有经济政策的根本出发点,就是要减少经济的食利性,推动创造和劳动。根据此标准,在当前就是要抑制金融部门的爆炸性膨胀,具体来说就是抑制当前已经金融化的五大泛金融部门即金融、保险、房地产和垄断的资源和公用事业部门的权力,减少它们的不劳而获的能力。这是因为它们往往不是促进生产,而是扩大寻租,大大加重了实体经济的负担,加大了管理者和劳动者的负担,使经济停滞甚至破产。同时鼓励创造性的管理和劳动,具体来说就是减少对创新产业和劳动的税收。有了这两大招,就可以促进社会财富的创造,减少不劳而获的食利阶级和部门对劳动和管理的掠夺。

赫德森在普京任俄罗斯总统后,曾经将这些政策推荐给俄罗斯,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下面我们来分析他对俄罗斯的政策建议以及普京是如何采纳这些建议的。

 
5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