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96%

拓宽你的心灵空间

把问题保持在一个清澈的水池中,看看有没有一朵莲花会绽放。

——美国催眠师斯蒂芬·吉利根

人际关系中,特别重要的一点是,对于别人的不同意见或负面情绪,自己有多大的容纳空间。

这个容纳空间,也即常说的度量。

度量小的话,势必会引起人际关系中的绞杀。并且,关系越是紧密,绞杀就越是严重。特别是两性关系和亲子关系中,最重要情形下,是不给对方的不同意见或负面情绪一点空间,并且会长时间持续地施加压力,要灭掉对方的不同意见与负面情绪,而让对方和自己一致。

有时,这看似是单方的,即,强势的一方向弱势的一方发起绞杀。这份绞杀可以长年累月,最后被绞杀一方简直都会失去独立思考,也没了情绪,变得仿佛是行尸走肉。

有时,是双方一起发起的,这常见于夫妻关系中。即,我做什么都看着你的脸色,生怕你不高兴;同样,你做什么我也紧紧盯着你,很容易就对你不高兴。两个人对彼此高兴不高兴的在意到了极致,而彼此的扼杀也到了极致。结果是,两个人都感觉到无比委屈——我如此在意你考虑你,你还是不领情,同时又非常残酷地去压制对方。

度量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差异?一个人的度量从何而来?

在我看来,一个人能有多大的容人之量,这取决于,他心中在多大程度上住着一个人。而这一点又取决于他自己曾在多大程度上能住进另一个人的心里。

父母养育孩子的过程中,最重要的成就是让孩子心中住下一个爱的人,而这个人,最初一般都是妈妈。这一点能实现,需要妈妈心中住着孩子,并因而能持续稳定地给予孩子爱。

具体则是,作为养育者,父母去做一个好的容器,能容纳孩子的负面情绪与不同看法。也即,当孩子有负面情绪,与父母看法不同时,理解并接纳它们的存在,并让它们在关系中表达、流动。

容器,是英国心理学家温尼科特的术语。他说,好的心理医生,能做一个好的容器,给来访者的情绪、情感、感受与想法提供一个抱持性的空间。好的父母对孩子亦如此。

怎么提供一个抱持性空间?这需要做到三点:

一、在你把事情做好时认可你;

二、在你受挫时支持你;

三、你的各种感受和想法可以在我这里安全自由地流动。

在抱持性空间里,一个人可以很放松,可以做自己。并且,特别重要的一点是,在这个抱持性空间里,他有空间可以观察自己,也有空间观察别人,因而可以变得更从容。

相反,若没有抱持性空间,而是活在绞杀中,那么,一个人就会时刻紧张地去处理事情,没有空间做观察。并且,很容易会因为一点小事没处理好,就有大祸临头的感觉。这既会导致他绞杀自己,也容易导致他去绞杀别人。

我有多名来访者形容说,一直感觉像走在钢丝绳上或悬崖上,下面就近乎是刀山火海。他们必须调动一切精力去应对哪怕在别人看来很小的挑战,因很小的挑战都可以让他们失去平衡。失去平衡,就会跌落,而跌落就近乎死亡。

这样的感觉之下,他们不可能有容人之量,最多就是貌似好脾气而忍着。但他们对别人的排斥也会非常严重。

这多名来访者,经过一段较长时间的咨询后,突然可以观察自己和别人了,那时他们会形容说,自己终于从钢丝绳上下来了,不再担心掉下悬崖,于是有了一个从容的空间。随即,他们也有了一定的容人之量,对自己和别人都多了一些宽容。

一位男性来访者,本有严重的抑郁症,经常感觉处于崩溃边缘。他的抑郁情绪,即来自和周边人的种种心理绞杀。别人随便一句话,都可以对他构成巨大压力,于是他随时都可能被别人绞杀。相应地,他也总在绞杀别人,特别是身边的亲人,他对他们有各种大大小小的要求,而且他们必须得按他的来,否则他就会有巨大的愤怒出来。这种彼此绞杀,带给他强烈的负面情绪。

一次,他讲到一件很普通的事情,妈妈给他提了一个不够合理的要求。过去这种要求会让他暴怒,而这次,他很平静地驳回了妈妈的要求,并请求妈妈理解他,他详细讲了自己的处境,最后希望妈妈能按照他的要求来做事。妈妈自然而然地接受了。

讲到这件事,他泪如雨下。当他发现,他的声音能传到妈妈那儿,并能发挥效果,这种感觉如此之好。并且,这种感觉,在他过去的人生中,太缺太缺了。

但是,他也纳闷,为什么以前他做不到平静对待妈妈的要求,并平静地向妈妈提出自己的恳请这样的事,放到几个月前,他会不可遏制地愤怒。

平静对待妈妈的要求,意味着,他对妈妈的要求有了容纳空间,而他能平静地向妈妈提出要求,意味着,他对自己的声音也有了容纳空间。有了对自己和对别人的容纳空间后,就不必那么急了。

这个空间从哪里来?我的理解,应是咨询的作用,他在我这里体验到了被容纳的感觉,这种感觉一再被确认,逐渐在他心里生效,现在他也可以把这种被容纳的感觉,传递给别人了。

有天早上,我在书房里整理这些文字时,发生了一件很有趣的小事:

我家的加菲猫阿白爬到我腿上,它的毛会粘到我裤子上,我习惯性地想把它抱下,但突然想,干吗切断这个过程,就让它进行下去吧。

它就这样安然地在我腿上趴了一段时间后,我突然感觉到,有些什么奇妙的东西在我和它之间发生了,就好像是,我又一次碰触到了它的存在,而它也变得蛮不一样。由此,我和它享受了一段美好时光。

由此,我领会到,过去的绝大多数时候,我的头脑不间断地对各种事进行评判、分析与管理,而这意味着,我的头脑不断切断这些事的能量,让这些能量都缺乏空间去充分流动。而关系中的链接,都是双方的能量在一个空间内顺畅流动的结果。所以要止念,停掉头脑的念头,就给了能量流动以空间。

佛教总讲止念,我过去把这个看得很艰难,觉得必须用打坐这样的方式才可以做到,但现在想,只要不拿头脑的念头去切断正在发生的能量流动,就可以很好了。譬如,阿白趴在我腿上时,虽然我还是会有各种想把它赶走的念头,但我没这么去做,而是让这些念头自由发生,但同时,给阿白趴在我腿上这份能量以一个空间,让这份能量流动。

将这份领悟引申,就写下了这样一段话:做事时,重要的不是头脑多聪明,而是让能量流动起来。能量流动起来后,它会自动指引你走向何方,这就是所谓发挥,而超水平发挥,都意味着能量充沛而顺畅地流动。但能量流动需要空间,如头脑总是在妄动的话,就意味着能量一直在被切断。

头脑为何会妄动?因头脑很容易有分别心。再说说阿白趴我腿上这件事。的确,我今天早上穿的是一条比较正式的裤子,粘上猫毛必须得打理,但打理并不是一件多麻烦的事。所以,把阿白赶走,并非事实的需要,而是头脑做了判断:裤子粘上猫毛不好。于是,这个判断驱使我,要做出把阿白赶走的行为。

光有这一件事还不打紧,要命的是,我的头脑不间断地对一切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进行如此评断,而当我没有觉知时,这些评断即念头,无形中驱使着我做了太多切断能量的事情。

所以,对头脑妄动念头的觉知,很是重要。

 
109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