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16%

皇帝梦、特权梦,都是巨婴梦

中国式人际关系,有独特之处。

譬如,西方很多描述人际关系的句子,都会涉及一点:尊重界限。但是,在国人这里,一尊重界限,两个人之间就会像断掉关系一样。

考虑中国式的人际关系,最核心的一点,是懂得大家都是巨婴,而巨婴最重要的一点,是需要照顾。

在前面《当婴儿照顾,当女神崇拜》一文中,我讨论了中国式两性关系的哲学,其实这也是中国式人际关系的秘诀——当婴儿照顾,当神来崇拜。

铁道部前部长刘志军,和有“高铁一姐”之称的丁书苗的故事耐人寻味。丁书苗因介入高达1800亿元的高铁项目,而获益几十亿之巨。但作为一名不识字的大妈,丁书苗是如何搞定刘志军的?多数文章认为,刘最爱美女,丁书苗投其所好,不断送美女给刘。

但是,给刘送美女,这一招谁都会,为何丁书苗占了先机,最终简直是承包了高铁项目一般?

我看了很多报道,总结是,丁书苗的绝招,就是把对方当婴儿照顾,当天神崇拜,同时,又显得毫无心机。也就是说,她既是一个将巨婴照顾得无微不至的妈妈,又是刘志军所称的“猪脑子”,这样就给刘一种感觉——他伟大的头脑可以放心地控制丁书苗。

丁书苗的做事方式,从一开始就可见一斑。她的第一桶金来自于铁路运输,早年为了在山西老家获得铁路车皮,没有人脉的丁书苗到铁路部门找关系,但对方看她是农村来的都不搭理。丁书苗不死心,干脆蹲在领导家门口,不关门时,她就进去,把领导的袜子、床单、内裤、衬衫、外衣拿出去洗,最终以此把领导感动,获得了车皮。

这种方式,也就适用于巨婴,如果对方很有界限感,她的这些保姆式做法,会引起反感。

所以说,崇拜加照顾,是搞定巨婴的绝招。照顾,弥补了巨婴们生命初期的缺憾,崇拜,则满足了巨婴们的全能自恋——婴儿早期都有无所不能的无边无际的自恋。

这也是魏忠贤权倾一时的绝招,他靠的绝非超级权谋,而就是丁书苗的这一招:猪脑子+无微不至的照顾+当天神崇拜。

其实,多数国人不都想如此吗?找妈要照顾,同时还将这样的妈贬低成老妈子,希望对方崇拜自己,眼里只有自己,而自己还颐指气使。

甚至继续延伸,国人多有皇帝梦,而所谓皇帝梦,可以说,就是为了制造条件来满足自己的巨婴梦——得到最好的照顾和最高级别的崇拜。

历史学家张宏杰在他的著作《中国皇帝的五种命运》中,细致讲述了中国皇帝是如何被照顾的。

古往今来,没有比中国皇帝更巨大、更崇高、更煊赫的存在了。这种动物也不过一人来高,百十来斤,但是它却比其他千百万人的总和还要有分量。它稍稍动一动手指头,半个地球都地动山摇。

在中华帝国的中央,人们穷尽物力,建筑了由九千九百九十九间房子组成的宫殿供它居住。

最迷人的数千名处女,被精心挑选出来,囚禁在帝王之城中,供它一个人享用。

数万名健康男人被割去生殖器,成为不男不女的怪物,以服侍它的吃喝拉撒睡。

它吞噬的财富,抵得上半个帝国的产出。从日本到帕米尔高原,从东南亚到东北亚,数十个国家的国王每年恭恭敬敬地向它进贡本国最珍贵的物产。在帝国之内,设有数十百处工厂,几十万人专门为它一家生产瓷器、马桶和唾壶。如果想一想《红楼梦》中那个奢华到极致的大观园的主人,不过是皇帝的一个家奴,是皇帝派驻到一个皇家衣料工厂的监工,我们就可以想象皇帝的日常享受了。

中国皇帝制度设计中的每一个细节都贯穿着这样一个核心理念:把每一种享受都推向极端,竭尽一切想象力去繁复、夸张和浪费,直至无以复加、毫无必要、令人厌倦。

以吃饭为例,众所周知,皇帝只有一个胃,并且通常并不比普通人大。但是,皇帝一个人每餐的饭菜要数十上百样,摆满六张桌子。清代在中国历史上是最俭朴的朝代,宫中规定,皇帝一人每天消耗食品原料的定额是六百斤:盘肉二十二斤、汤肉五斤、猪肉十斤、羊两只、鸡五只(其中当年鸡三只)、鸭三只、白菜、菠菜、芹菜、韭菜等蔬菜十九斤、萝卜(各种)六十个、葱六斤、玉泉酒四两、青酱三斤、醋二斤以及米、面、香油、奶酒、酥油、蜂蜜、白糖、芝麻、核桃仁、黑枣等数量不等。此外,还要每天专门给皇帝一个人提供牛奶一百二十斤、茶叶十五斤……

为了给皇家生产衣料,清代专门在三座城市设立了规模巨大的工厂。为储存皇帝的衣服,专门建有数间殿宇作为御用衣服库,为管理这些服装,专门成立了拥有数十名办事人员的尚衣监。末代皇帝溥仪在回忆他那实际上已经是大大没落了的帝王生活时说,“衣服则是大量地做而不穿”“一年到头都在做衣服,做了些什么,我也不知道,反正总是穿新的”(《我的前半生》)。据他后来翻检档案,发现仅仅一个月内,内务府就为他做了四十九件衣服,这些衣服,当然绝大部分都永远白白贮存库内,从来没有机会上皇帝的身。

说到行,一旦皇帝要巡视国土,那么整个国家都要为之翻天覆地:隋炀帝江南之旅的奢华不是帝王的常例,那么我们就还是以素称简朴的清代帝王为例吧。虽然传统时代交通非常落后,臣民出行极为困难,但是皇帝们的手指每一次在地图上指出一个新的目的地,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帝国版图上就会出现一条数百或者数千公里的崭新大道。这条大道宽达十米,尽量笔直,碾压得“如同打谷场一般光滑”。这条道路仅为皇帝一个人通行,“不准任何人经过”。皇帝出行时,这条道上洒上净水,一尘不染。

乾隆皇帝的一次出巡中,内务府官员记载道,为了供应皇帝路上的饮食,他们提前把一千只选好的羊,三百头特选的牛,以及七十五头专用的奶牛带上车,沿途供皇帝御用。在数千里的出巡路上,皇帝只喝四眼泉里汲出来的水:北京的玉泉山泉,济南的珍珠泉,镇江的金山泉,杭州的虎跑泉。为皇帝运送泉水,专门成立了一支庞大的车队。在炎热的夏季,几十万斤冰块被从北京提前运送到路上,以备皇帝口渴时能吃上冰镇的西瓜……

为了防止皇帝回去的路上因为重复的风景而感到厌烦,“归途还必须另修一条道路”……

这种皇帝制度设计,在我看来,不过是早期婴儿的全能自恋感的展现:我即世界,世界即我,整个世界为我所用……

皇帝梦,是巨婴梦的最高表现,而中国式特权,则是巨婴梦轻一些的表现了。

据报道,湖北省恩施市的一名市领导自我批评说,出差基本上坐飞机,很少坐火车、汽车,在医院看病从不排队,住院也是专人看护的VIP病房,家里灯坏了、水管不通,直接给机关事务局打电话叫人修。

河北一县委书记则感慨,虽然坐了无数次飞机,但取消贵宾厅后,比刚进城的农民还懵懂,订票、取票、换登机牌等,不问就不知道。他还称,除了不会办理登机,一些干部去医院不知道怎么挂号、乘公交车不知如何投币刷卡、参加培训会走错教室……

如此看来,这些领导的特权,其实就是可以做婴儿被妈妈无微不至地照顾的资格。

类似的心理,在一般人身上也很容易看到。

我在《广州日报》工作时,不会用打印机,电脑出问题也直接叫技术部来解决,对此还理直气壮,觉得作为编辑和记者,做好专业就可以了,这些琐事可以不必理会。

但你不理会琐事,谁来帮你打理?看起来,是各种人,但其实,这都是婴儿在找妈妈。婴儿的吃喝拉撒睡都是需要妈妈照顾的。

我在微博上讨论中国式特权时,引起很多网友回复,其中一位网友说:

我老公,家里只要一点东西坏了,就要找爸爸妈妈来修。衣服都要拿到他父母家洗。也是快四十岁了,显得无比年轻,看来就是巨婴啊。

是啊,无论是皇帝梦、特权梦,还是生活中找保姆……都不过是婴儿找妈的各种变形而已。

 
19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