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23%

公众舆论,不等于正义

英国心理学家莱因创造了社会想象系统一词,也即我说的集体之心。

莱茵说,符合社会想象系统的人,就是一个社会中所谓的正常人,背离这个系统的人,就会被社会视为疯子、精神病。

新中国成立后,官方版的社会想象系统成功发挥了作用,民众皈依这个系统,但该想象系统是精神分裂性的,所以,“文化大革命”中,民众整体上成为疯子,但他们却将正常人看成精神病。结果是,所谓正常的普罗大众制造反人性的事,而遇罗克和张志新被看成精神病。

当下的中国,则出现了两个版本的社会想象系统。

官方版本,在李承鹏看来,由申纪兰、倪萍和五道杠少年这样的老中少三代组成,当然还有雷锋。

民间版本的社会想象系统,则是恶霸化的贪官系统对整个社会资源可怕的掠夺与压榨。这一想象系统占据了主流,一出问题,民众总是第一时间认为,这是社会权力体系导致的。

两个版本的分裂,意味着社会力量的分裂,分裂越严重,社会越堪忧。

这种分裂是实实在在的。广州一女商贩,被城管掐脖子,而她才1岁多的孩子在旁边大哭,这一幕被拍摄下来,扰动了整个网络,而网络上的发声,就是民间版想象系统的表达。舆论一致认为,城管不当地攻击了女商贩。但等进一步的照片和视频公布后,才看到,这位来自新疆的女商贩和丈夫先攻击了城管,而那名掐她脖子的城管,当时是处于情绪失控中。

另一故事是,在长沙,一“汪姑娘”为了帮一位受伤的老太太回家,三次拦截警车,也被拍了照片,照片显示,她被警察殴打并铐住。这也导致对警察的压倒性批评,对这位姑娘的压倒性支持。这也是民间版社会想象系统在发声,但更详细的报道显示,这位姑娘的心理明显有些问题。第一,她身份证显示姓李,而她说自己有六个身份;第二,她有一个习惯,遇到问题就找警察求助;第三,她先攻击了警察。

这两个故事显示,民间版的社会想象系统出了问题。它的问题是,民众感觉到在权力系统前越来越是非人,于是,他们也将权力系统所围裹着的一切进行妖魔化处理,一遇到有“强者与弱者”参与的故事,会一边倒地将“强者”描述成恶魔,而容易忽视事实真相。

典型的如药家鑫和李天一,民间版社会想象系统只能接受他们是魔鬼,而不能接受他们被视为人。谁若对他们进行人性化的理解,民间版的社会想象系统就立即将他处理为敌人。譬如熟悉药家鑫案的犯罪心理学专家李玫瑾教授,当她对药家鑫进行客观的分析时,就被网友骂爆。

特别是李天一,他轮奸自己的女家庭教师的事,不可能是真的,它最初由大嘴宋祖德所传,而后大家一谈起此事,简直就是将它当事实来说。

民间版社会想象系统过于发达,也是因为官方版失去了公信力。为官方版社会想象系统说话的专家们,成为“砖家”,像孔庆东,面相都变得诡异。

为民间版社会想象系统说话的专家们,成为公知,最得力者,成为“英雄”,如李承鹏。

这是一种严重的分裂。新中国成立初,万众一心,只有一个“我们”,而且是官方所代表的,大众也认可。现在,“我们”至少分裂成了两部分:有权力的官方社会想象系统,有话语权的民间社会想象系统。

中国式的分裂很可怕,因为只要有两个声音,就会斗得你死我活。我们历史上一直没有呈现像英国那种妥协精神,英国人可以杀掉一个国王,然后请国王的女婿过来做新国王,这在我们看来,简直不可想象。

但是,要避免历史轮回,我们就必须学习妥协。为此,我们需要独立而冷静的思想者,可谁这样做就等于在刀锋上行走,而两边都是悬崖。并且,在被官方限制前,更容易先被愤怒的民众撕毁。

社会越分裂,一旦冲突,越容易残酷。这时,越偏执的人,越容易成功。民间版的社会想象系统并非等于公平和正义,因其强烈的非黑即白色彩,一旦成为官方版,会一样残酷而可怕。

面对正在生成的当下版民间社会想象系统,我们也要保持清醒。它特别得“民心”,所以,有强大的吸引力,吸引我们一同去编织这个想象系统。

请认识我们这个巨婴国度的集体之心。破了集体之心,我们的社会、文化与国家才能更成熟。特别是,不要和这个集体之心共舞。不媚政府很好,不媚民众,同样重要。

觉知自己的心,以人性化的视角看待一切,而不是去加强其中的分裂性,殊为重要。否则,我们可能将再次看到中国社会的一个经典轮回。

 
26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