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26%

黏稠与眼睛的意象

中国当代艺术家的F4中,我最早关注张晓刚与岳敏君,后来有人向我推荐方力钧,于是才开始关注,他的作品也给我留下了很深印象。

必须得说,能欣赏F4的作品,咨询起了很大作用。我是2007年才开始正式做咨询的,而多数咨询都是长程的,现在还进行的个案,都至少持续谈了3年以上了。

长程意味着深度,而深度咨询,才能深入到来访者内心深处,也因为不断碰触深渊一般的人性,才发现,这些艺术家所表达的,就是潜意识深处的人性。

方力钧的画作,我觉得画的是“没成人形的灵魂”。任何一个人,都需要至少一个有饱满链接的关系做容器,这个容器允许他的能量在其中流动,并在这个关系中得以塑形。但如果缺乏这样的关系,特别是生命早期的婴儿期缺乏,会让一个人的灵魂没有成形,或者说,没有成人形。

他的一组男人在水中苦游的作品,让我想起一个宅男来访者常做的梦:他在黏稠的、像糖浆一样的液体中游泳,但液体的黏度太重了,他的手脚像被绑住一样难以伸展,以至于都像是慢动作。

咨询中,问这位宅男:像糖浆一样的液体让你想到什么?他首先想到的,是妈妈的爱,妈妈的爱,就如糖浆;接着又想到,他对妈妈的愧疚。妈妈的爱,太沉重了。妈妈多次说过,我的生命中只有你。其实,他有父亲,但妈妈和父亲的关系很疏离。

我的生命中只有你。当一个妈妈这样对儿子讲话时,其意思是,我和你是共生在一起的。

玛格丽特·马勒说,6个月之前的婴儿,处于正常共生期。即只有对于6个月之前的婴儿来说,共生才正常,之后的共生,都是病态共生。

共生,本来是6个月之前的婴儿的正常需求,但在这个宅男妈妈那里,变成了妈妈的需求。于是,不再是儿子想和妈妈共生在一起,而主要是,妈妈想和儿子共生在一起了。

但是,随着长大,孩子就会从共生走向独立,越来越渴望离开妈妈的怀抱,进入到广阔的世界中去。这位宅男也不例外。可是,当他流露出哪怕一丝一毫想离开妈妈的意思,她就会表现得痛不欲生。

这导致了他对妈妈的强烈内疚:生命的根本动力,驱使他想离开妈妈,这时他发现妈妈会活不下去,可不管妈妈多么痛苦,他还是想离开妈妈——虽然事实上没做到。由此,他想离开的动力,就像是攻击了妈妈一样——你看妈妈多么痛不欲生。于是,他变得非常内疚。

并且,从更深层面看,其实他潜意识中有弑母的强烈动力——我就是想离开你,如果离开你,你会死,那么你就去死吧。这份动力也会带给他强烈的内疚。所以,对他而言,妈妈的共生渴求,像黏稠的糖浆一样,黏住了他的手脚,让他动弹不得。

如果你有类似的梦,或类似的感觉,那很可能都意味着,你还处于和某个人共生的关系中,而这个人最容易是你的伴侣,但最初,或潜意识深处,多是你的妈妈。

可以说,如妈妈不能和孩子分离,而将孩子视为自我的一部分,那孩子的心理会是混沌、未分化的,你我不分的。

一次咨询中,有来访者突然感觉到,她半陷于黏稠的泥塘中,拔不出来。一样地,她想到了妈妈。妈妈明确表达,她下半辈子就要跟着她了。

黏稠液体的原型,应是妈妈子宫里的羊水。

黏稠液体的梦与意象,是他们人生的譬喻。他们做很多事情时,都会感觉到仿佛被什么黏着似的,难以展开。他们会对妈妈,或者被他们投射为妈妈的人,如伴侣、孩子或领导,保持着极大忠诚。

同时,很有意思的是,为了和这种共生对抗,他们也会发展出一系列他们自己意识不到的防御方式,来阻挡任何人进入他们的心。

我们需要被看见,而那得是带着理解、爱和接纳的眼睛,并且看见的也是我们自身,而不是对方的想象。但是,在中国式的黏稠关系场中,我们遇到的眼睛和我们自己的眼睛,多是苛刻、评判、不够友好的眼睛。最差也是,有很多要求的眼睛——你必须符合他的期待。

譬如,中国式春节中,如果年轻人回家,势必会被七大姑八大姨盘问,你恋爱了吗?结婚了吗?挣多少钱……

黏稠的关系场中,常常是,你什么都还没做,就已累得不行,因很多能量在你没有觉知的情形下,紧张地应对着这些盯着你的眼睛。所以,有了所谓的过年后综合征:对太多人来说,回家过年其实没有回到港湾的味道,相反等回到小家庭和单位后,反而是很大的放松。

黏稠关系场,容易导致一个现象:你不能出错。稍有差错,那些眼睛便会不高兴。如果发现,自己特别不能接受自己出错,那意味着,你行动的空间非常狭小。觉知到这一点,可以试试让自己犯一些理性上和事实上无伤大雅的错误,自己对自己说:没关系!由此,多伸展一点自己的手脚。

从骨子里,我们都由衷希望别人满意。特别是自我未成形的人,他人是自己的镜子,一举一动是否有意义,都取决于镜子如何看他。

镜子这么重要,我们很容易直接要求镜子按照我们的感觉回应自己,这就对镜子——那另一个活生生的人,构成了强烈的制约。如对方的自我也未成形,他们就会相互绞杀。

你是否感觉到被谁紧紧盯着,稍有不如意对方就会极其不高兴,甚至敌意大爆发?你是否也在用你挑剔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对方,你密集的盯视,也会给对方构成巨大的压力。常见一种伴侣模式:双方都战战兢兢地应对对方,但同时,自己又构成了对方战战兢兢的原因。

许多来访者,会有关于眼睛的意象,常常是一只或一双眼睛密切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还有的人,他的意象是,自己头顶的上空密密麻麻挤满了眼睛。有后面这一意象的人,行动起来,就似乎没有一丁点自由空间似的,他们每一步都像事关生死,一步错都会大难临头一般。

 
30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