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30%

封闭的好人啊,请认识你自己

在中国,有一个很主流的人群,我称他们为“中国好人”。特别是男人,特征更明显。

他们的特点是:只付出,不索取;总给予,难接受;封闭,感觉麻木;理性或许发达,但感性一般不发达;他们的好,像绵羊,而缺乏力量;他们没有欲求,也难以发出自己的声音……他们也就是王小波所说的,沉默的大多数。

好人对自己的“好”很在意,会不惜一切代价捍卫“我是一个好人”的感觉。哪怕撕毁关系、遭遇虐待与不公、牺牲最亲的亲人,都要捍卫“我是一个好人”的自我感觉。因为这样的原因,好人常会好到失去了人情味。

好人通常认为自己活得不错,但你需要好好认识你自己:作为这样一个好人,你的能量是坍塌的还是伸展的,你自己过得舒服吗?为什么这么封闭?

一、过去一直写控制欲是万恶之源。所说的控制欲是指控制别人,现在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自我控制也是一个很深的东西,会严重地阻碍我们的心,阻碍我们打开自己的世界,与别人建立亲密关系。

二、自我控制最常见的一个现象是,一个人会有意无意地设定一些程序,按部就班地生活,若程序被打破,会很难受。为了保护程序不被打破,会将人际关系减少到最低,但整天生活在一起的亲人不能减少,于是会倾向于将亲人纳入这个程序,结果表现为外部控制。

三、比较极端的,是将亲人也排除在程序之外。结果是,亲人感觉,在他面前宛如透明。并且,拉他出来做任何事情都很艰难。譬如,一位父亲整天闷在家里看电脑炒股,女儿和妻子拉他散步、逛街、旅游等,都会惹他暴怒。

四、程序有很重要的意义,让一个人在他觉得混乱的世界中获得一种极为关键的掌控感,没有这种掌控感,自我就会分崩离析。

五、像宅啊、世界封闭啊、人际交往很少啊……全都和这个有关。为了保持程序稳定,要减少刺激,而人际关系的刺激,是最容易冲击程序的稳定的,所以减少人际关系。

六、与程序相对应的,是流动、柔软与灵活,其实根本上是爱。

七、从心理发展上看,这都源自于一点——早期糟糕的母婴关系。妈妈可能很用心,但没有能力与婴儿共情,结果婴儿无法与妈妈建立关系,无法“控制”妈妈,转而控制一些替代品,或沉溺于想象世界(程序也是想象世界)。去爱吧,真的体会到了爱,无论何时何地,都会让我们敢于离开程序,转而投入到流动中。

八、一直想办一个“好人改造营”,还想写一本书《中国好人》,但直到深刻理解了“自我掌控”,并深切地碰触到了我内心深处的绝望婴儿后,才终于找到了着眼点。相信《中国好人》一书,无论是心理著作,还是小说,都会触动无数中国人,因为,貌似好人但其实内心关闭、无爱的能力的国人,实在太多太多了。

九、我是这方面的典型,一个特征是,同一时间只处理一件事,事一多心就乱。譬如出门见朋友,那就只做这一件事,而前女友希望一次出门做上个四五件事。她笑话我说,别看你的电脑都四核六核的,你的大脑就是一个286水平的。还好,这个286水平的,做了一点事,因我们有一个优点,注意力容易集中到一件事上。

十、看似包容有爱其实封闭的好人,通过灭绝掉自己的需求与声音,而获得了一份僵硬而可怜的安宁。这份安宁,是可以一眼望到头的安宁,他们可以一生一世一直如此,这会吸引那些严重缺乏安全感、内心极度不稳定的人。于是,他们的婚恋成了一种奇特而非常常见的配合。

十一、今天一位来访者谈到对“好人”老公的绝望,哭得像一个孩子,那时我心里冒出一句话:他似乎愿意照顾你,但其实没有心;他似乎一直都在,但其实已经死了。

十二、他们一般都有一个小爱好,而那甚至像是他们的全部了。一位来访者,出行总带着几个电子产品,虽然重复,但必须带,就像“老朋友”;一位朋友,一有时间就捧着看电子书;过去,我们的长辈,可以将自己的世界缩到一两种琴棋书画中。

十三、伴侣与孩子最后多会对他们生出厌恶,因他们觉得,自己的付出超出承受能力(他们真的是用力过度),对方应该对他们感恩戴德,欠他们的。伴侣与孩子,是觉得有所亏欠,但也觉得他们的付出里没有爱,于是那种感恩戴德的潜在需求尤其惹人厌。

十四、和一个这样的好人在一起,你会发现,苦闷无人能理解,假若向亲朋好友倾诉,他们会一致地说,他(她)可是少有的好人,怎么就不知足?唯独你知道,你是和一个“活死人”生活在一起。孤独啊。

十五、他们会选择索取者也即依赖者做伴侣。对方做小孩子,他们做照顾者。之所以做此选择,是因为通过这一方式,他们和自己内心绝望的婴儿建立了一种联系。

十六、这类好人最要命的地方是,封闭。

封闭,让亲人无法碰触他们,而感觉到即便是在关系中,即便整天在自己眼前,仍然会感觉到要命的孤独。

并且,好人会招致亲人的讨厌,在一起生活时间越长,就越会与日俱增。

最大的伤害还是对好人自己,他们以自我掌控为核心的封闭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随年龄增长,封闭程度会越来越严重,最终导致世界非常狭窄,思维变得简单而狭隘,身体也变得僵硬。

更要命的是,好人通常会失去自我觉知力,他们总觉得,自己没什么问题,因为他们不怎么痛苦。但其实是,他们灭掉了自己的需求与声音,使用了麻木的策略。他们给自己打了一剂强有力的麻醉剂,却忘记了。

因为,在我看来,这剂绝望的麻醉药,很可能是在婴儿时期就打了的,所以不在记忆里。

十七、若为好人做治疗,切忌攻击他们的好人外壳,否则他们容易逃走。对于严重的好人,若轻易攻击好人之壳,甚至会导致他们崩溃乃至自杀。好人要破壳而出时,务必有爱的环境。好的咨询关系是一种抱持,好的人际网络也很重要。

十八、讲一个治疗好人的办法:如果会做梦,梦见恶魔之类的形象,试着在睡前对自己说,欢迎意识之光照亮恶魔,或者干脆说,欢迎你,恶魔,我愿拥抱你,你就是我。

十九、我们总强调责任,男人要承担女人的责任,要承担祖国母亲的责任……要以负责任的方式与女人——也即世界与生命——建立关系。

我们很少倡议以性和欢愉与女性建立关系,也因此,我们的文化,远离了生命自身。

直接地,赤裸裸地与人性相对,和生与死在一起。

性与欢愉,或者说生命,就是在生与死之间游戏。所以,性中,藏着一切人性,从挚爱的生,到虐恋的死。

 
35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