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33%

被动、僵尸与寂灭

中国式好男人,稳重厚道,但被动消极。被动消极的原因,不是善良,而是因为有一颗玻璃心,承受不了渴求表达后被拒绝的挫败感。

他们那张缺乏表情的脸很有欺骗性,会让人觉得,怎么攻击他们都没事。其实他们只是貌似一锥子扎不出个屁来,但不满却在心里累积,等着爆炸。即便不爆炸,面对攻击他们的人,感情也在消亡。

他们的情感表达,特别是爱情,只能抵达离自己胸口一厘米远处。这点热情,若受一点挫败,就会收回。他们的情感流露如此微弱且迂回,要等女人认可后,才会前进一厘米。一旦没被看见甚至被否定,他们会迅速收回。所以,他们的追求,常常只有一个回合,甚至这一个回合都是被动的。征服他们的最好办法,是夸奖他们有多好,多么有爱的能力,然后,他们会愿意做牛做马。

不过,对他们最好的事,或许是攻击他们,摧毁他们,这样才能破掉他们厚厚的壳,将内心的悲伤、羞耻、绝望与孤独翻出来。

在微博上写了这样几段文字后,引起很多网友回复。

一网友说:我忽然感觉到,我的老公其实在心里说,我会温柔对你,容忍你的一切,你就是我的中心。这个被动男确实在用无声的表白在心中呼喊。唯一的自私就是能如此温柔地囚禁爱人……某种程度来说真是一种囚禁,因为在他的世界中,没有色彩、没有欢笑,无趣无聊。

一位网友则发现,攻击好人老公是有效的:

老公是超级好人,经常说“无所谓”,尤其吃东西。见他这么“不计较”,我就故意给他吃我不喜欢的,例如剩菜或者鸡胸肉,并且故意声明“你说无所谓,我就给你难吃的吧,我嘴很刁的”。久而久之,这样做反而激发了他的“坏”。他现在也会说自己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或者至少不用在我面前做圣人吧。

一位男士则回复说:

我承认我也是,做好人,出卖自己的灵魂去讨好别人,不敢面对自己的恐惧。不过现在改了很多。我早就不想这样,只是很久不知道原因。我要改变从前的一切,我要活出更好的自己。

作家崔卫平女士也写过这样的中国男人:

他们的确有许多魅力,有很多过人之处,除了在卧室这样失却公共光线的地方,他们在其他方面都是令人满意、值得称赞的。然而这样一来,身处其中的女性更加感到孤独:你所碰到的并不是什么坏人,相反,是人们眼中十足的好人。

他无意加害于你,也无意加害于任何人,甚至他对于任何人都没有什么特别的不满,包括对你本人,也心存善意,一如既往地对你好,在生活中尽可能地予以照顾,甚至并不把目光落在别的女人身上!

她的家庭生活中,一部分是外人看见的,是成功和令人称羡的;但是,还有一部分是外人所看不见的,是悲惨的。

好人常常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越活越封闭。我一位挚友,最后发现自己逐渐变得谁都不想见,甚至为了不见人而编造谎言,然后又为自己竟然会说谎而极力攻击自己。

这个过程悄无声息,但是一个日渐无聊的过程。活力,是带着攻击性的,好人不能接受这一点,甚至还发现更深处的活力,如恶魔一般藏着绝望、无助和怨恨,于是更要屏蔽它,而只表现好的一面给人看。结果,活力的表达变得日益困难,最终,身体变得软塌塌,一旦需要活力时,会克制不住地打出一个又一个的哈欠。

我一位女性来访者,在典型的重男轻女家庭长大,家里几个女孩,最小一个是男孩,她被忽略得很严重,也一直是好脾气。每次到咨询室,她都会忍不住地先打一堆哈欠。有一次,我说干脆就让这个哈欠的能量彻底展现一下吧,你肆无忌惮地打吧,结果她足足打了四十分钟。但逐渐,她打哈欠的时候越来越少,相应地,她越活越精彩,同时脾气也越来越大。她的丈夫这两方面都感受到了,一次对她说,好奇怪,现在你越来越不好相处,但做事越来越好,我怎么也越来越喜欢你?

好脾气,常常是活力被阉割的结果,这样的好脾气总伴随着无趣和无力,也不能和别人建立生动饱满的关系。相反,将活力活出来,会让别人觉得,你不再那么容易让步,但也更精彩更有魅力。

好人的最高境界——道德僵尸

关系中最重要的是链接,能量由此得以流动,彼此都被滋养。既不给也不要的禁欲者,在中国不常见,广泛存在的是付出者,即在关系中只付出不接受。他们心中会有怨气,并是制造内疚的高手,并不伟大。最严重者可称为道德僵尸,只靠道德感找存在感,人味丧失殆尽。

所谓道德僵尸,即生命的一切动力,都集中在追求我是个好人上,而几乎灭掉了一切正常人类情感。虽然中国式好人在男人中很普遍,但道德僵尸这一级别的,多是女性,她们普遍在童年时严重被忽视。有时,听来访者讲道德僵尸级别的长辈,我会打冷战,因看到,我的道德自恋走向极端,就成道德僵尸了。

大禹治水,几次路过家门而不入。这是集体主义文化的逻辑,我不考虑个人得失与情感,我考虑的是集体利益。这种牺牲小家为大家的故事,一直是我们民族的美谈。它有一定的合理性,也许因为,巨婴必然是自我的,如果顺着其本意来,只会考虑自己,譬如我们一直有私德而无公德。因而要强调巨婴的对立面——完全不考虑自己。

将自己的小家放在第一位,特别是将伴侣和孩子放在第一位,这已是现在的一种全球意识。好莱坞、宝莱坞、欧洲等的影片,都会展现这一点。这也不只是展现,也是他们真实的活法。譬如美国职业篮球比赛(NBA)时,再重要的比赛,如果家人有了事情,球员们都会放下比赛,而先去照顾家人。今年(2016年)刚刚结束的NBA总决赛中,詹姆斯率骑士队,奇迹般地击败了勇士队夺冠,获胜后,他跪地哭成泪人,起来后的第一句话是“我太太在哪儿”。

但在我们的集体主义文化下,一直在倡导牺牲小家而照顾大家,牺牲小我照顾大我,一旦出现一些极端,会大肆宣传,但你会闻到其中反人性的味儿。

譬如,中央电视台等媒体曾大肆报道过一个道德模范,她是乡下的医生,总将村民们的疾苦放在第一位,但她又是单亲妈妈,孩子很小,需要照顾。这怎么取舍?她的做法是,常常将孩子绑在椅子上,然后去救治别人。最后,孩子生病了,她仍投入地救治别人,结果孩子病死了。这种故事,稍有人性,就不会觉得该大力倡导。

太多人问过我一个问题,为什么,父母或伴侣对别人很好,在外面都是公认的好人,但对家人却非常糟糕?越是核心家人,譬如伴侣、孩子,就对你越不好。

过去我会认为,其中道理是,在外人面前,这种好是可以装出来的,但在家里,人希望自由自在,本性就出来了。现在我想,这其实就是中了集体主义的毒吧。我们一直在倡导,要为大家牺牲小家,结果无数人就真会这样表现,有时简直就像刻意对家人不好而对外人好似的。

这种毒,如果进了骨髓,那就真会成为道德僵尸了。这不是说说,这种特别爱奉献而不会对自己和家人好的人,我见过太多,多会骨瘦如柴,并且表情和身体都会非常僵硬,真如僵尸一般。并且,他们脸上总有怪怪的笑容,让你有些不舒服,如果你仔细留意,甚至会害怕。我想,他们的笑容,是想给外界传递一些善意,但他们潜意识深处的黑暗,特别是恨意,已经不能很好地掩盖了,结果在传递善意时,这份恨意或者说恶意,也会不自觉地流出来。

我一位来访者,她的妈妈可以达到道德僵尸的标准。她的妈妈,在家族和邻居中很受推崇,因为太能付出和牺牲了。如果家人和外人起冲突,她会本能地捍卫外人。她的这一逻辑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最后变成,她总是对家人习惯性地说,都是因为你不好!不是说要牺牲自我照顾集体吗?不是说要牺牲小家照顾大家吗?好吧,任何时候,只要一出问题,就会怪罪家人,说都是你不好!

她离婚了,闹得沸沸扬扬,她觉得别人在非议她,于是讲给妈妈听,结果妈妈说:“就是因为你不好!你不离婚,谁会这样看你?”她去相亲,险些被强奸,逃回。妈妈知道后,没有一句捍卫和心疼,而是没人性地说:“你还不愿意,你知道别人怎么议论我们吗?你又矮又丑,还挑什么挑?”

因为这样的原因,当家庭遇到侵害时,譬如儿女被性骚扰甚至性侵时,很多父母不能保护他们,而想着息事宁人,甚至怪罪孩子。这也算是牺牲小家为大家吧,并且对自己人,要加上一句残酷的话——都是因为你不好!

虽然现实上我们是互害型社会,但教导中,真是想建设出一个“君子国”。先别人后自己,先外人后家人。虽然很多人未必有多善良,但一出事,先怪罪家人一句“都是因为你”,实在是太常见了。从这一点来说,我们太多人都有道德僵尸的毒。

如果父母如同道德僵尸,那么相应地,家庭就是坟墓了。坟墓,是梦中一个很常见的意象。很多人在梦里或冥想中见到坟墓。对坟墓意象的最常见理解是,它就是你没有感情与活力流动的家。坟墓,有时也象征着你情感寂灭的心。厚厚的外壳,则是密不透风的防御,既不让光照进来,自己也绝不走出去。

情感寂灭之美?

俄罗斯大文豪索尔仁尼琴说:每个人都是宇宙的中心。

犹太哲学家马丁·布伯说:你必须自己开始。假如你自己不以积极的爱去深入生存,假如你不以自己的方式去揭示生存的意义,那么对你来说,生存就将依然是没有意义的。

巴菲特说,他生命中最有价值的教诲,是父亲一再对他说:尊重你自己的感觉,你越是别具一格,别人就越喜欢对你说三道四,这时候你要做的就是,坚持你自己的感觉。

心理学家弗洛姆说:必须让他找到一条新的道路,激发他“促进生命”的热情,让他比以前更能感觉到生命活力与人格完整,让他觉得活得更有意义。这是唯一的道路。

心理学家罗杰斯说:成为你自己!

心理学家马斯洛则说:自我实现。

在我看来,他们说的都是一回事,即,你必须也只能从你自己出发。每个人都是一个能量体,你需要展开你的各种能量,与其他能量体建立链接,这份链接越饱满,你就越能发现,自身的能量是好的,别人的能量也是好的,当这份链接达到极致,所谓证悟就会发生。

我相信,也许还有别的路,但至少,活出自己,是一条常见的路,但我们的文化,却总是倡导与这条路相反的路——背离自己,听别人的话,为别人服务……灭掉自己的能量,即你的欲望、爱、热情、野心、声音,等等,是极为困难的。结果,灭掉自己的能量,成了我们文化中一个自我修炼的桂冠似的。孔子的目标便是“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其实那时候已经没有什么“欲”了。

活力丧失了,却以为自己证到了平静、安静乃至解脱,甚至觉得是有文化的优雅,这种将自我阉割美化的现象,在我看来,是古老的中华文明中最可悲的玩意儿。

李安的影片《卧虎藏龙》一开始,李慕白跟俞秀莲说,他闭关,到了极寂静时,进入了空,被光笼罩着。这貌似要得道了,但李说,他感受到的是无法承受的寂灭。然后,他决定下山,去追随所爱,就是俞秀莲。只因俞秀莲名义上的丈夫是李慕白朋友,并为了救李慕白而死,所以虽然俞秀莲并未和他成亲,但她得守女德。

你绝对忠诚于我,这是婴儿对妈妈的一个共生的期待。我们将这一点道德化,并非因这个境界多高,而是,我们心理发展水平太低。

杨紫琼饰演的俞秀莲,也的确是女德的化身,当李慕白中毒将死,她对李慕白说的话是:别动气,用这口气,炼神还虚吧,解脱得道,元寂永恒。李慕白如果愿意,他早在影片一开始就可以了,但他不要这可怕的空寂,他想要的,就是俞秀莲!他说:我已经浪费了这一生,我一直深爱着你!(我不要得道)我宁愿游荡在你身边,做七天的野鬼,跟随你,就算落进最黑暗的地方,我的爱也不会让你成为永远的孤魂。这两个细节,是李安对中国文化的一个深刻捕捉吧:所谓开悟般的寂静,也常是感情与心的寂灭。这两幕都让我泪崩,好像触动了我内心极深极浓重的一个情结,哭泣时心里冒出了一句话:中国得道的,比爱过的人多。

什么狗屁得道!不过是将自我阉割圣化了。网友“祝小波”说:本来是要开悟,但是太复杂太困难了,干脆阉割了事,反正长得很像!

定居德国的林毛毛则对比中德两国说:

大多数人没找到自己真正的爱人,就像大多数人没从事自己真正的爱好一样,他们在婚姻里平平淡淡,在工作上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永远尝不到干着自己热爱的人或事儿时那种永不消逝的激情。只不过,中国文化认可平淡是真,德国文化鼓励你去寻找真正的爱人和爱好,哪怕一败涂地,在所不惜。

真心希望,我们能活出这一点——去寻找真正的爱人和爱好,哪怕一败涂地,在所不惜。

说一个八卦。我认识的一个心理学家说,《卧虎藏龙》电影开播后,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过来问他,这电影在说什么?他说,就是超我、自我和本我啊,俞秀莲是超我,玉娇龙是本我,李慕白是自我。本我有破坏性,但活得爽快,超我看着正确但没劲……这位老先生感慨说:有道理!我明白了。之后不久,老先生给他发了一份婚礼请柬。

这位老先生就是杨振宁。

 
38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