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39%

全能自恋的四种展现

婴儿的全能自恋,可以概括为:我一动念头,世界就得立即按照我的意愿来运转。

这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内容满满。在成年人身上,会看到这种心理的四类常见表现:1.追求优秀,甚至完美;2.想法多,行动困难;3.诛心论;4.在关系中受伤后,会退行到孤独的全能自恋中。接下来详细谈谈这四点。

不优秀,不配活?

第一点,我把它称为“卓越强迫症”,可表达为“不优秀,不配活”。对思想才华的崇拜与攀比,以及应试教育体系的无法遏制的压力递增,由此而来。

其实用“卓越”“优秀”这些词来描绘,都远远不够,因为婴儿和巨婴心中,真正的自我感知是“全能”与“完美”。最原始的感觉是全能,完美是由全能演化而来。

很多人遇到事情,如意外灾难,会内疚,喜欢做过度的内归因——“都是我的错”,暗含这一逻辑,即,“如果我是完美的,事情就可以彻底被我掌控了,都怪我不完美”。

让我印象最深的,有两个故事。一个是,一个高中女生,每次考试成绩下来后的两三天,会想死。考第一也这样,唯独的一次例外,是她门门课都考了年级第一名。我问她:你好像觉得自己是完美的?她惊讶地反问我:难道我不是完美的吗?

另一个故事,是一个富二代,他希望在自己家族的公司内,每一方面都最强。不过不同的是,这个富二代知道这种愿望不可能也不对,而这个女孩真觉得自己该是完美的。

你越认为自己应该是完美的全能的,那么你就越容易痛苦,因为这本就是一种不可能的幻觉,太容易被戳破。

关于婴儿的全能,心理学家克莱因是这样说的:婴儿会感觉,妈妈是他创造的,妈妈的乳房也是他创造的,他可以自由地使用妈妈,也可以无情地毁灭她。

这一点在巨婴程度严重的来访者身上也能看到。一位留学生对我说,他这三十年来都非常痛苦,因为他没有才华。但是,他名牌大学毕业,在欧洲工作,成绩也蛮不错,为何会这么说?他屡屡提到才华两字,我问他,什么才叫才华?

他说,他希望的才华是,独自开创一个领域,并创造出一些从未出现的成绩……他说了很多。我反馈说,你好像在说,你得在一个领域,拥有上帝创造世界的那种能力。他说,天啊,真是这样。

经常有读者对我表达鄙夷——你使用的理论都是别人的。“都是别人的”,这是不可能的,但大多数是别人的,这是真实的。当这种鄙夷表达得非常严重时,给我的感觉,好像都是你原创才可以。

中国父母总喜欢夸“别人家的孩子”,而不愿夸自己家孩子。这会给自己家孩子这种感觉——你必须全能,否则“别人家的孩子”总有比你强的地方。这很可能是,父母将“我必须全能或完美”的婴儿式渴望,投射到孩子身上,变成“你必须全能或完美”。

想法多,行动困难

这有两个常见而又并不容易觉知的原因。一、婴儿只提供想法,妈妈负责完成。二、我是完美的,我一动念头,世界就该照我的意愿转,否则,我就崩溃没辙想死了。

第一点心理,看起来有问题,但很有意思的是,在中国,我见过很多企业家,发现他们最大的本事之一就是“画饼”,他们提供设想,而推动其他人去完成。他们在指导别人时,头头是道,似乎有很了不起的见识,但真要自己做时,才发现他们并没有什么真本事。但他们是老板,而很多执行力特别强的,倒是甘愿被驱策,甚至觉得,如果没有这样的老板,自己不知去向何方了。

在我看来,这是因为,国人容易处于两个极端,要么是保留住全能自恋能量的巨婴,要么是严重压制了这份能量的正常人。后者看似理性而正常,但因为压制了自己原始的能量,结果导致想象力受损,所以需要全能巨婴给他们提供想法和驱动力。

第二点心理,常见于很多严重的拖延症。他们有很宏伟很完美的想法,但不能实施,因为真去落实,他们的全能感就必然会被颠覆。譬如一个女孩说,她希望自己的会计师考试能得高分,但她就是不能投入学习。仔细聊下去,原因很直接——真去学习时,就发现掌握知识都需要时间,并不能做到一学就会。这对任何人来讲都是事实,但却打击了她的“我应该是全能的”想象。所以,最好就变成,她从来都不去真正投入,这样就可以保留着一个自我安慰:“我没有成功是因为我没有投入,真投入的话,那一定会了不起!”

中学的时候,一位要好的同学对我和同桌说:我不如你们聪明,身体不好,又不能像你们一样努力,可我成绩必须比你们好,我相信是有方法的……

我和同桌听着,瞬间石化,觉得这简直是没逻辑,也可以叫神逻辑。神逻辑这个词倒也很对:人是做不到的,而神可以。

诛心论

国人很熟悉诛心论,毕竟历朝历代都兴过文字狱。国人相处中,也会深切感觉到,语言是件很危险的事,因为很容易得罪人,所以最好说话时要含糊,难得糊涂是一个真正有用的中国式生存哲学。

当然,不光我们这样,全世界的人,哪个群体都有这样的个体存在,非常不好惹。这方面最经典的故事,在我记忆中,是电影《杀死比尔》中的,影片里白眉道长曾和少林寺方丈打招呼,方丈没理他——人家很可能没注意到,白眉也想到了这种可能,但还是觉得受了奇耻大辱,然后把少林寺给灭了。

为什么会这么极端?因为,既然婴儿觉得“我一想,世界就该按照我的意愿运转”,那么很自然,想法、行动和后果,就是一回事了。我想杀了你,就等于我真动过手,等于我真杀了你。所以,必须要“诛心”。

成熟心智的一个起步标准,就是能区分想象和现实,并能知道,想法不等于行动,更不等于后果。还知道,从想法到行动,从行动到有后果,都需要投入时间和精力,即在时间和空间上做努力,然后,想法才可能变成行动。

但是,婴儿处于混沌未分化状态,他既不能很好地区分我和你,也不能很好地区分想法、行动与后果。他越是活在“我一有意愿,世界就必须按照我的意愿运转”的全能感中,就越会有诛心论。

一个人必须得知道,他的想法不等于事实,如此一来,他才能包容自己的复杂混乱的想法,特别是攻击性。你必须得知道,我想打你,不等于真打了,我想杀你,不等于真杀了你,然后才能允许我想打想杀你的想法。

在我的工作坊里,因为总是要碰触人内心黑暗的部分,所以我会特别讲到这个诛心论,让学员能区分想法、行动和后果。根本上,是要区分想象和现实。对此,我会说这样一句话——“你怎么想象都可以”。

譬如,人性中最严重的想象之一,就是男孩的恋母弑父情结和女孩的恋父仇母情结了,而弗洛伊德说,这是人类共同的想法。如果你不允许这些想象,就只有将它们紧紧压抑到潜意识中,而成为不能被碰触的部分了,精神分析治疗也就不能进行了。精神分析治疗的一个原则,就是治疗师保持中正的态度,聆听来访者的所有想象。

文字狱和诛心论,是我们巨婴国度的一个非常糟糕的部分,这导致社会权力体系和家庭权力体系,由于过于惧怕人的想象,而会试着去钳制想象的自由,结果也压制了活力与创造力。并且,我们的社会,并不会因为我们思想上纯洁,而真变成一个道德社会。相反,我们只是不能公开谈论人性的黑暗,而这些黑暗因为不能公开谈论,结果变得更加黑暗,这是我们沦为互害型社会的一个关键原因。

从关系退行到孤独的全能自恋中

纯粹的全能自恋中,婴儿或巨婴,要么是神,要么是魔。但在和妈妈与其他人的真实关系中,可以成为人。

虽然说,当妈妈满足了婴儿吃喝拉撒睡玩的需求时,婴儿的全能自恋会得到满足,那一刻有神一般的感觉,但是,不管妈妈怎么努力,这都不可能完美。更重要的是,当妈妈满足婴儿时,婴儿的能量就成功地伸展了出去,和妈妈建立了一定的链接。由此,婴儿就从孤独的神魔世界中,进入到人的世界,在一次次这样的链接中,他的能量得以人性化。

这个过程也可以逆转,当婴儿或巨婴在关系中受挫时,也可能会退行到全能自恋中。

譬如,很多人失恋或离婚后,会变得非常积极,简直无所不能,意思是,我离了你也可以过得很好。但是,这时候的积极无所不能,都伴随着孤独,这样的人会非常抗拒深度而亲密的关系。

更严重的,是一些人在分手后,会产生一些全能幻觉。譬如有网友在我微博上留言说,一次失恋后,走在大街上,突然有了恐惧,觉得自己似乎有超能力一般,好像一发怒,整条街道会灰飞烟灭。

最严重的是洪秀全这样的故事,他科考失败,然后精神崩溃,产生幻觉,在幻觉中,他发现自己是上帝的次子。

从精神病学的诊断看,洪秀全这个时候已经得了精神分裂症,有了经典的幻觉症状,但是,洪秀全现象,在我们的历史长河中实在是太常见了,甚至每一次历史轮回中,都可以看到全能神们的身影,他们甚至左右了历史走向。

所以,说我们是“巨婴的国度”,并不为过。

 
45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