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53%

能量必须被确认,否则死亡

婴儿的能量伸展,如同一个单通道。它要么被呼应、被接住、被看见,然后可以存在;要么不被呼应,这份能量就像被否定了一样,然后这份被否定就变成了暴怒。

一位刚养猫的主人,忍不住虐猫,因为每次呼唤猫,猫不过来,他就会立即暴怒,然后就想攻击猫。他说:他希望他发出的声音都能被接住,每当不被接住、没有回应的时候,他都会觉得自己要死掉,或者说,这个声音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似的。

本书的最前面,我用章鱼的触角来形容这个能量的伸展过程,但这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如果你发出的能量,如同章鱼的触角,那么意味着这份能量可以绕弯可以变化,有灵活性。但婴儿的这份能量伸展是没有灵活性的,它就如同一条直线,一往无前,如果被拒绝,就感觉像撞到了一面墙上。然后,就变成了生死较量,要么暴怒,把墙撞翻,要么自我攻击,觉得自己很羞耻,然后想灭掉自己,或者灭掉这份能量。

共生关系中,存在着大量如此暴烈的能量。所以,共生关系中,没有中间地带,要么是我的感受留存,要么是它被彻底消灭。这导致我们不能求同存异,而只能求同灭异。

孔子说: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在我们的历史上,和而不同的时候都像是道德模范时刻,该大书特书,而同而不和的时候,是主线。

梅尔·吉布森演的电影《爱国者》中,美国人决定追求独立,不惜为此和宗主国英国发起战争。男主角所在的州召开会议,其中力主独立的男人,和男主角是挚友。结果,在大庭广众之下,男主角极力驳斥了主战派。尽管如此,这丝毫没有动摇两人的友谊,他们仍惺惺相惜。这在中国,是不可想象的。

我一位男性来访者,他常有暴怒行为,很小的事情,当受挫时,他都会暴怒得想毁灭点什么,要么毁灭某外部事物,要么攻击自己。

一次,他走路时,做一件事受挫,一下子陷入暴怒,并瞬间觉得外部世界如同一道铜墙铁壁一样,将他给阻挡住,他感觉到窒息,然后抱住一个电线杆子,拿头猛撞。此前,真会撞得头破血流,但受咨询影响,他撞了一下立即就有一点清醒过来,随即减轻了撞的力度,并且,增加了对自己感受的觉知。

精神分析有一个术语——见诸行动,意思是,一些情绪太难受了,你不想承受,于是把它变成行动。拿头撞柱子,看上去很疼,但如果观察自己的内心,会看到让自己更为难受的情绪。

他观察自己,感觉到极度无助,瞬间浑身瘫软无力,但他就让这份无力感发生,让身体软下来,那一刻,他有了悲伤大爆发,开始号啕大哭,但哭着哭着,他逐渐恢复了力量,然后对于那个受挫的事件,很自然地想到了一个解决办法。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不仅如此,这件事还给了他一个很深刻的总结:当事情不能如愿时,绕一个弯,就可以有新的办法出来。之后,他那种暴烈的情绪就好了很多。

这真是很好的人生经验总结。婴儿是没有时间、空间概念的,有了一个渴望,就希望立即解决,不能有时间和空间上的拖延,如果没有人回应他,他的渴望立即会变成绝望,变成黑色的能量。可以说,要么立即实现,而这个渴望所代表的能量得以生存;要么被拒绝,这个渴望所代表的能量就死亡。

但成年人不同,成年人有时间、空间的概念,知道一个渴望变成现实需要时间上的投入,需要空间上的策略。在这个时空节点上受阻了,可以在时间上更有耐心一些,并可以想想,让这股能量在空间上绕个弯、回个头,或者暂时后退一下,最终还可能会找到解决办法。

能量实际上是不灭的。对于巨婴而言,渴望变成了绝望、无助、暴怒,也并不意味着这股能量的死亡,其实它只是转入到黑暗中,变成黑色的、僵住的能量而已。

如果有比较成熟的自我,你便会知道,只要有耐心,总能在时间和空间上想办法。当然,你再厉害,也不会完美地掌控你的人生,但你会知道,可以基本上掌控你的人生。

 
60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