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57%

国人为什么爱归罪别人?

一次咨询,一位来访者说,她爸爸永远都在怪罪别人,怪罪她或者她妈妈。譬如,一次,他爸爸饭没做好,却怪罪她说:谁让你在这儿碍手碍脚,害我饭都做不好!

这个说法让我觉得太奇葩,影视编剧们都未必能想到,于是就此发了一条微博,询问大家遭遇过的奇葩归罪事件,结果引起很多人吐槽,多数是说被归罪的,也有勇敢的网友说自己是如何归罪别人的。

例子很多,列举一些让我印象深的吧。多数是说别人的:

1.前任四级没过,他父母打电话骂了我一通。

2.哈哈,早就发现我妈是这样。她从厨房端菜到客厅,如果洒了一点汤,她就说“都是你站在这里,挤得我过不去”,实际上我站在窗户边上,离她还有好远呢。

3.我妈还有更奇葩的,比如她永远用什么找不到什么,然后她就催我帮她找,但是她找过的地方绝对不许我再找,否则就暴跳如雷,好像我再找一遍就是怀疑她的能力,就是不尊重她。比如,有一次登机安检过行李的时候,她说她找不到行李箱的钥匙了。明明就放在手包里的。我跟她说肯定还在手包里,仔细找找。她就爆了,大吵大闹说我明明找过了,你凭什么质疑我。我想拿过来帮她找,她也不给,最后,还是安检员说,拿手包来,我帮你用X光扫扫吧,结果人家说就在包里。我妈这才没话说。

4.听一个女儿说,她妈来她家。到做晚饭时间,如果她说:妈你坐着,我去做饭。她妈会幽幽地说:你是嫌我吗?然后女儿马上说,那我们一起做饭。她妈又会幽幽地说:我是来给你做佣人的?所以每次到做饭的点,气氛都非常诡异。

5.老公说都是因为你不独立,让我不能安心在外面打拼,害得我们开不上豪车,住不上别墅。

6.我家这样的事比较多,最为奇葩的是12岁生日那天中午,我妈吃饭时给我做“开示”,我爸停在走廊里的自行车被偷,外面下大雨,谁也没看到、听到动静。于是他怪我,说:今天生日就是晦气!都怪你,不然车怎么会被偷?于是被打骂一顿……现在想想,好可笑!

7.一次在城际上,一个奶奶弄撒了一包花生豆,然后就骂小孙子:“不让你买这个,非得买……”然后气急败坏地走掉不收拾了,孩子妈赶紧安慰吓哭的孩子。

8.我妈晨跑因为太冷,回来气得摔了全家盘子,还说是因为我8点还没起床。自己没给手机充电,说要你有啥用!不帮我盯着!而且每次都特生气崩溃骂脏话那种。

9.小时候父母爱打麻将,周末他们去打麻将的时候,我就去书店。他们要是哪天输了的话,就说因为我去“输”店了。

10.有一次我吃饭把筷子掉了,我妈说看你这么毛手毛脚的,难怪数学学不好。问题是,我数学挺好的。

11.我的背上生了一个大包,里面像是有脓,给妈妈看,她不知道是什么,就骂我良心不好,才会生这种东西。

也有坦承自己的:

1.我是这样一个自我破碎的人,比如英语考试,我没考过,同学考过,我会埋怨同学们太吵了,搞得我没法安静学习。其实是我自己不够努力,把自己做不好事归罪他人。以前我基本上把我犯的错误都归罪于外在事物,我也应该为自己的错负责。

2.我不小心撞到柜子,把柜子打了一顿。

这些归罪别人的例子,都有这样的共同点:自己遭遇了或大或小的挫败,立即找一个身边人或物去怪罪,觉得这个物挫败是这个身边人或物所导致的。

为什么会这样?什么样的人容易这样做?

在我的理解中,有完整自我的人,很少或不会这么做,而自我未成形或自我破碎的人,势必会这么做。

所谓自我完整的人,也即可以脱离父母而心理上独立的人,他们相信自己基本有能力面对生活的挑战,而如果出现挫折,也能客观对待,既不容易归罪别人,也不容易怪罪自己,而是相信自己能行,懂得安抚自己的挫败感,同时又会去寻找资源帮助自己。

所谓自我未成形或自我破碎的人,即巨婴。婴儿,必须和妈妈等抚养者共生在一起,事情也必须由抚养者替他们解决,同时他们也必然会产生的心理是,事情都是抚养者导致的。巨婴也一样。

并且婴儿或巨婴追求的每一件事情,无论大小,都必须符合他们的想象,这样才有掌控感,而一旦事情不符合想象,他们就会有崩溃感,这种崩溃感会引起不完整自我的瓦解。为了避免自我的瓦解,他们会把引发自己崩溃的责任推卸到外部世界上。

这些例子中,重要的不是怪罪,而是任何一件小事,他们都要去怪罪,因为他们下意识里认为每一件小事都应该符合他们的想法。如果不符合就有崩溃感,随即要去怪罪。

所以自我未成形或自我破碎之人,是不能真正认错的,他们必须将任何挫败归罪于人,否则会导致自我崩塌与粉碎。这是中国人要面子的关键,必须要维护面子,因里子是破碎或空的。

对于自我未成形或自我破碎,画家方立钧有很多经典刻画。

太多国人是这两者,所以维护面子,即表面上的完整,是国人交际第一要领。

如果用心理学术语解释的话,自恋是最简单的解释:因自我没建立起来,所以必须维护自恋的能量,以勉强拼出一个自我来。

为了脆弱的自恋,一旦出问题,本能地要去怪罪别人。

复杂一些的解释是,自我未成形或破碎者,心理发展水平都是婴儿级别,而婴儿下意识觉得自己是神,世界必须按自己这个神的想法运转,如没有,就会有挫败感,以及被冒犯了的感觉。于是,他们对外部世界会产生巨大的敌意,但婴儿不能处理自己内在的敌意,于是将敌意投射到外部世界,认为外部世界有一种敌意力量在和自己对着干。

也即,任何大大小小的失控,自我未成形或破碎的巨婴,都会下意识地认定其背后必定有一个主观恶意对抗自己的力量,他们必须找到它,去归罪去攻击,否则寝食难安。对此,你可以想象,如果你身边有一个魔鬼出没,而你没找到它,这是很恐怖的。

因此,东西丢了找不到,是巨婴们最恐惧的事情之一,他们必须找到才行,而孩子是他们最容易认定的贼,所以很多国人童年时遭遇过可怕的被冤枉经历:父母、爷奶或其他亲人丢了钱,认定是你偷的,你不承认,他们朝死里打骂你,你惧怕,承认了,他们或者收手或者打你更惨,结果这点钱在别的地方找到了。

必须找一个对象去归罪,这是巨婴心中婴儿的一面,但同时他们也有成年人的一面,他们知道,不是谁都能被归罪的,强有力的不能去惹,于是好脾气的伴侣、孩子与下属是最容易被归罪的。

归罪事件中,众所周知的经典事件应该是频繁发生的老人讹诈扶助者的新闻了。多个报道称,摔晕过去的老人,醒来第一句话就是质问身边人:你为什么撞倒我?

这不是经过头脑加工的有意讹诈,而是本能反应。这种反应,是准婴儿的反应。婴儿的世界,当出现失控时,他们第一时间都会去责怪父母等养育者。小婴儿和成年巨婴的这种心理,概括而言,即要为自己世界的失控找一个看得见的可控原因,然后攻击对方,以为他们改变了,自己就好了。倒地的老人需要尽快找到一个归罪对象,他们的世界才能从失控状态恢复到控制中,所以,谁靠近他们,谁最容易倒霉,因此造成了恩将仇报的局面。倒地老人“讹诈”扶助者这类事,我们容易视为道德问题,但真相或是,国人中,成年婴儿太多了。

这类事件中,司法体系的和稀泥态度造成了难以磨灭的超恶劣影响,对道德是极大冲击。处理这一类事件的关键不是惩罚老人,而是维护扶助者的清白,并肯定扶助者的见义勇为,同时也可以谅解老人的非有意恶意,而对于老人与家属有意的恶意讹诈行为,就必须给予法律的惩罚。

其实,之所以和稀泥在中国如此流行,是因为我们都知道,巨婴非常难缠,如果找不到可以怪罪的对象,他们就会不依不饶,哪怕把天捅破,也在所不惜。于是,相对更成熟、心理更健康、资源更多的扶助者就被老人家庭与司法体系共谋算计了,直到这时,巨婴的归罪动力才能相对平静下来。

世界必须按我的意志运转,如不顺,就要找一个对象去怪罪,这是病态自恋。而病态自恋,是他恋失败的结果。所谓他恋,即我可以爱上他人,并被他人所爱。

婴儿最原始的心理是全能自恋,即世界必须按我的意志运转,而我如同神一般。但如果孩子能与父母构建爱的关系,婴儿就可以从原始的全能自恋中走出。如他恋失败,就会退行到孤独的、必须自己掌控一切的全能自恋中。

所以,治疗病态自恋最好的办法还是有人爱他,因此,有此说——生命最初几年,如能攒够五千个夸奖,就可以帮孩子建立自信。自信,即健康自恋。

让孩子形成健康自恋,不容易,而治疗巨婴的病态自恋,则相当不易,这需要有此心理的成年人自己去做巨大努力。

或许,关键的一点是,巨婴,即成年婴儿须认识到,外部世界并没有那么多敌意与恶意,自己以为的外部敌意与恶意,其实是内心向外投射的结果。在一个又一个琐细的不如意小事中,并没有一个主观恶意的力量在和自己对抗,而是自己太希望事情必须按自己意志运转。

但更重要的,是巨婴需要走出孤独的自恋世界,与外部世界建立起真正有意义的链接来,那时,我们会由衷感知到(而不是仅仅是头脑意识到),自己意志控制不了的地方,有天使存在,有爱存在。

 
65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