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58%

失控即魔鬼

有个视频,一只小狗打了两次嗝,之后,它就开始叫,似乎外部世界有个敌人,它在对着那个敌人吠叫。

这是怎么回事呢?按照精神分析的理论来讲,这是一个很经典的现象,在小动物、婴儿,也包括部分还停留在婴儿期心理发展水平的成年人身上,你会看到。小狗发现它控制不了打嗝这件事情,也就是说打嗝这件事失控了,之后,分裂和切割这样的心理机制就发生了。

从和巨婴水平的成年人对话,可以大致推理,它会这样想:打嗝这件事情我不能控制,既然我不能控制,那就应该是另外一个力量在控制,而且因为打嗝这件事情有点不舒服,所以控制这件事情的另外一种力量是有些恶意的,所以小狗就会对着外面吠叫,因为它觉得打嗝这件事情应该是它身体之外的另一个敌意力量在控制,所以它这样去吠叫。最后,大家发现它转过身来,就好像要去咬自己的尾巴,这个时候,它就开始怀疑也许在身体之内有一个力量在控制,比方说尾巴,虽然(尾巴)是它身体之内的东西,但是因为尾巴在身体的末端,所以它会试着把这个尾巴切割到“我”的范畴之外,怀疑尾巴是敌意的源头。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视频,但是它非常经典,对小狗、婴儿来讲,就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曾经做过一次思考,思考什么叫善,什么叫恶。我想,其实对一个生命来讲,善和恶会有这样一种逻辑:我能控制的范围就叫善,我不能控制的范围就叫恶。

这种心理,对成年人来讲非常复杂,但对婴儿、小动物来讲就非常简单,比如打嗝这件事,假如我能控制住它,那么这个事情就是一个很有趣的、好玩的、善良的事情,但是当我不能够控制时,这个事情就变成了一种恶意的事情,而且接下来这个婴儿或者小动物就会使用分裂(或叫切割)的心理机制,那就意味着“我不能控制打嗝这件事情”,那就应该是有另外一个力量在控制它,这个时候分裂就发生了。

最初这个小狗的分裂是“我身体之外的一个敌意力量在和我作对”,或者说分裂成“我和我不能控制的另外一部分”,而且“另外一部分”是恶意的。

当打嗝继续不能控制的时候,这个分裂就进一步变得严重,它就开始去看看是不是自己的尾巴、自己的身体在导致这样的事情,其实这个时候就意味着它把自己的尾巴切割到“我”之外了。

如果家里有婴儿,我们留意去看,婴儿的身上,这种现象数不胜数,可以直接拿过来置换,对一个婴儿来讲,如果打嗝发生,而他控制不住,你会发现,他很快地就会陷入烦躁之中。因为他觉得自己被攻击了,他必须找到这个攻击他的力量,然后和它作战。

因为婴儿不能表达,也不能够怎么样,所以我们未必能够很清晰地去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在一些大的孩子身上就比较清晰。

就比如说,有一个网友曾经在我的微博上留言,说她的孩子把牛奶打翻了,结果他过来攻击妈妈。

这是怎么回事呢?他会觉得,本来我应该能够控制住倒牛奶这件事情,但是没控制住,而且在他的世界里,主要的(力量)就是他和妈妈,既然他控制不住,那就应该是另外一个力量在控制,当然这个另外的力量就是妈妈了。牛奶被打翻了,失控发生了,他就会认为妈妈变成坏的了,相当于坏妈妈打翻了这个牛奶,所以他要去攻击他的妈妈。

这个孩子应该是一两岁了,他能够去表达,所以当他的妈妈问他的时候,他就说出来了,他觉得是妈妈打翻了这个牛奶。

小孩子把妈妈视为坏人,看起来这是一件不好的事情,但对一个小孩来讲,这是一个很好的部分,因为他归罪于妈妈要胜过归罪于一个另外的力量。

当孩子失控的时候,他都要归罪到外部世界,假如他说有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像鬼一样的恶魔在攻击他而导致失控发生,那么这个时候,他当然会知道他控制不了这个鬼、恶魔,所以他会有一种彻底的失控感,并会将这个彻底失控的部分切割到“我”之外。

假如婴儿觉得坏妈妈导致了这件事情(失控),那其实就意味着一种修复的可能性,即妈妈可以跟婴儿一起努力来克服这件事情。当这件事情克服之后,婴儿就会觉得“我是好的”“妈妈是好的”了。这个时候,一个失控的事情就变成可以控制的了,而一个“坏妈妈”就变成一个好妈妈了,这样一来,孩子的世界就发生了重要的转化。

我相信讲到这儿,大家就会知道,对于一个孩子来讲,特别是对于一个婴儿来讲,妈妈或者一个成年的养育者的陪伴非常非常重要。

虽然婴儿的世界很简单,就是吃喝拉撒睡玩,当然还包括其他一些隐秘的部分,但吃喝拉撒睡玩是主要的,如果一个妈妈很用心的话,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帮助她的孩子去控制这些事情。

假如是一个成年人,父母是控制不了他的世界的,也满足不了他,因为那个时候涉及结婚、生孩子、找工作各种各样的事情,甚至学习这件事情,父母已经没办法帮孩子去完成了,但是,对于一个婴儿来讲,吃喝拉撒睡玩,一个有感觉的妈妈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帮孩子完成。

假如婴儿活在他的世界里,那里主要就是吃喝拉撒睡玩这样的事情,并且处在一种基本可控的状态之内,对婴儿来讲,他就会觉得自己活在一个善意满满的世界里。

当然,失控不可避免地会发生,所以对婴儿来讲,必然有一个世界被他切割出去,并且这个切割出去的世界,是有一个“魔鬼”在导致这些失控发生,所以大家会发现,婴儿害怕黑暗和鬼,其实都意味着同样的意思。

比如说,我一个朋友在她的孩子一岁半之前连着搬家几次,结果她发现孩子开始害怕黑影。

黑影里有什么呢?其实我们可以这样来理解,因为连着几次搬家,这对一个婴儿来讲,刺激太大了,他会经常处在失控当中,这些失控发生之后,他也像视频当中那只小狗一样在寻找,到底是什么样的敌人导致了这些失控发生,黑暗像是一个看不清、摸不着的力量,而且黑暗之中似乎藏着他看不见的东西,比如说鬼,所以,这个婴儿就会觉得,是有一个鬼藏在黑暗当中导致了失控的发生,因为他没办法理解是搬家导致了这一系列失控,所以他要去归罪于一个鬼。

成年人怕鬼实际上就是从这来的,甚至我们可以用怕鬼的程度来衡量一个成年人在小时候面临的失控有多少。如果我们养育婴儿的话,妈妈及时地满足他,照顾他,陪伴他,让他顺利地克服吃喝拉撒睡玩带来的种种挑战,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可以再次强调,一个婴儿如果有太多失控发生,那就意味着他会将太多的事情切割到“我”之外,最严重的事情是婴儿处在一种全然的封闭状态,他好像对整个世界没有兴趣,这个时候,他其实将整个世界都切割到“我”之外,已经意味着他觉得整个世界都像魔鬼一样。

对于全然封闭的孩子来讲,有任何事情侵扰到他,他都可能会发狂,因为他会觉得任何事情都是他控制不了的,所以任何事情对他来讲都是一种入侵,都是一种充满敌意的力量。

换成另外一句话来说,妈妈或其他的养育者把孩子养育得多好,就意味着婴儿在多大程度上可以把妈妈或者一个养育者纳入“我”之内、“好”之内。一个健康的孩子会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孩子,他会对周围世界充满好奇和探索欲望,因为之前他的吃喝拉撒睡玩被照顾得很好,所以他会觉得虽然有些事情会暂时失控,但是经过一些努力,这个事情就会重新恢复到控制之中,他会觉得,虽然像是有一个外部世界,但这个外部世界似乎也在“我”之内,经过一定的探索和努力,可以纳入“我”或“好”的世界之内。

同样地,我们再做推理,比如说,对一个相对封闭的孩子来讲,他可能只对很少的事情感兴趣,其实这意味着他只能控制很少的事情,封闭的世界之外是他不能控制的。

对婴儿来讲,他越小,对他的照顾就越重要,因为他的吃喝拉撒睡玩的需求都有赖于一个成年养育者的陪伴。对他来讲,所谓的控制就是妈妈或者其他养育者把他照顾得非常好,及时地回应他。对婴儿来讲,及时的回应非常重要,你回应得越快,就意味着他在越快的时间之内解决失控这件事情,让世界重新恢复控制。

随着孩子逐渐地长大,另外一件事情就变得很重要,他要尝试着尽他自己的力量去完成一些事情,这个时候他逐渐地会觉得“我完成了这件事情”“我可以控制这件事情”,这种感觉对孩子来讲是非常宝贵的。对于婴儿来讲,妈妈或者其他养育者及时的回应和照顾非常重要。我们可以这样来理解,一个被照顾得很好的孩子,他会觉得自己活在善意满满的世界里;一个被照顾得很不好的孩子,他就会觉得自己活在一个恶意满满的世界里。前面一种孩子会觉得他活在天使环绕的世界里,而后面一种孩子会觉得他活在魔鬼环绕的世界里。

 
66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