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61%

极致的控制欲=恋尸癖

一位妈妈讲给我一个故事:

她的儿子要读小学一年级了,开学前有一个体验日,她带着儿子和大他3岁的女儿一起去学校。

到了学校,她发现儿子很胆怯。他看到一个邻居小女孩,想和她打招呼,用手碰她,但她一回头,他却立即退两步,说不出话来。

因为这种胆怯,他想黏住妈妈,而妈妈则希望儿子能独立,能承受这点小小的挫折,所以半鼓励半逼迫儿子找小伙伴去玩。

离开妈妈后,他很茫然,然后看到姐姐,姐姐很放松很潇洒地和几个小伙伴一起玩,于是他找到姐姐,要黏住姐姐。

姐姐一开始很乐意带弟弟,但不久后有些不耐烦,想把弟弟推开,这时弟弟就嘴一撇,要哭,于是她只好允许弟弟黏她。

妈妈则发现,这时儿子的茫然好了一些,但他开始有些霸道,对和姐姐一起玩的小伙伴们有些敌意,排斥他们接近姐姐和他。

……

她讲完这个故事,我感慨说,你看,这也是你和丈夫的关系。

她是一个女强人,争强能干,而丈夫则有些无能和懦弱,她很多次想和丈夫离婚,但一直没下决心,不过越看丈夫越不顺眼,实在不能明白丈夫对她来讲有什么意义。

她的女儿对儿子的意义,就是丈夫对她的意义。

说好听一点,这个意义是陪伴。

说难听一点,这个意义是陪衬。

将两点联系到一起,她恍然有所悟。她说,事业早期,要谈生意的话,不能独自去,会慌,所以她要拉着丈夫去,丈夫虽然不能在谈生意上发挥什么作用,但只要他在,她就可以心安很多,就可以有较好的状态面对生意伙伴。

谈生意只是一个缩影,一个譬喻,是他们二十多年婚姻的缩影。

也就是说,丈夫一直在扮演这种角色——她的陪衬。

并且,丈夫对她,一如女儿对儿子,有不耐烦,但却不能离开,因为怕她难过。

用最简单的术语讲,丈夫满足了她对安全感的需求。

用稍复杂一点的术语讲,丈夫给她提供了控制感。

独自一人时,面对外部世界,她会慌张,有失控感,有无力感,不知如何掌控外部世界。

但对丈夫,她有绝对的掌控感——其实这是她想象的。所以,当失控感和无力感发生时,看到丈夫这个稳定而可控的客体在自己身边,就心安了。

只是,她的心安,同时伴随着的,是丈夫的不耐烦,和丈夫的失去自我。

在这样一个历程中,她的能力和自我不断被激发被滋养,而丈夫,因只是她的陪衬,越来越萎缩。

中国太多人的婚姻,就是这样的搭配。一个人,只是另一个人的陪衬,而这个陪衬,很难被看到,被尊重,相反会被蔑视,另一方很难意识到,这个陪衬究竟有何意义。

当然,陪衬也有他(她)自身的问题,他们通常会是比较封闭的那个,缺乏足够的动力冲向外部世界,于是部分借助伴侣的动力,多少打开了一些。但整体上,他们会越来越失去自我,越来越封闭。

她条件一直很好,最初不乏追求者,之所以选择丈夫这样的男人,有一个感觉极为关键。她说,当时觉得他好安全好可靠啊,他的人生一眼就能望到头。

第一次听到有人讲这种择偶原因时,我很震惊,但后来发现,竟然有非常多的人出于这个原因选择了伴侣,并且,多位女性,说了和这位妈妈一模一样的话。

男人做类似选择时,容易使用的语言是,她很单纯很听话很乖。

如果你是因这样的心声而选择伴侣,那意味着,你的安全感很低,很惧怕失控,所以要找一个如惰性气体一样的伴侣,他的不活跃,让你觉得好控制。

的确,其中很多人说,他们同时有更喜欢的对象可以选择,相比起伴侣来,他们更有激情,但也更难把控。一位女士就此说:你真没法预料,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第二天会发生什么。

这一逻辑,开始是这样,以后也会延续。如此选择的人,势必会倾向于压制伴侣的自由选择,因伴侣的选择,只要和你想象的不同,你就会有不安,甚至由失控而导致崩溃感。

然而,和他们在一起,你可能又会觉得乏味,会抱怨对方没活力。你必须清楚你做了什么选择。

这种逻辑,发展到最严重的地步,就是所谓恋尸癖。恋尸癖,本指男人奸淫尸体的特别癖好。但它的核心逻辑并不罕见:你必须和我想象的完全一致,有任何不一致,我都会暴怒。若持有这一逻辑,最后你会发现,只有把对方弄成僵尸一般的存在,才能符合你的要求。

希特勒的“恋尸癖”

恋尸癖,在超级强人,如著名的独裁者身上,是最容易见到的。这是由权力的属性所决定的。著名小说《1984》中,审判官对男主角说,权力就是,我可以将脚踩在你的脸上,而你不能反抗。

因为太执着于权力自恋,强人们常常会执着于自己的判断,而对显而易见的事实视而不见,以至于最终导致一些巨大的失误。譬如斯大林格勒战役中,希特勒非要让德军战斗到最后,最终让纳粹德军损失了150万人——这是全德国战力的四分之一。

一般来讲,人们以为,这些强人聪明绝顶、洞若观火、高瞻远瞩、很少犯错……但我不这么看,我认为,他们只不过是有着超强的控制欲望,特别爱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同时特别果断,特别无法无天,而且特别有毅力罢了。

并且,他们之所以特别果断、特别无法无天、特别有毅力,只是因为,他们没有同情心,对别人的痛苦毫不在乎。所以,他们在强加于人时,哪怕为了自己一个很小的欲求,都可以可怕地伤害他人,而且一点都不犹豫。正常人做不到这一点,因为我们会感同身受,当看到别人被伤害时,我们也会痛苦。

所以,希特勒可以完全不考虑斯大林格勒战役中150万德军的生命,而只是一味地让他们执行自己既定的战略。但相反,美国可以上演《拯救大兵瑞恩》这样的故事。

在这样的独裁者的世界中,只有他一个人是人,其他人都是他实现自己目标或满足自己欲望的对象与工具。他会幻想,在他能控制的世界里,所有其他人都会百分百地、不折不扣地执行他的意志。

就好比是,他是一个下棋的人,其他人都是棋子,他命令棋子怎么动,棋子就怎么动。如果棋子忽然自己动了一下,他会暴跳如雷,哪怕这个棋子走的这一步是正确的。

所以,心理学家弗洛姆认为,希特勒等纳粹高层具备“权力意志人格”,他们有“恋尸癖”。也就是说,他们对健康的、有同情心的、积极乐观而且热情开朗的“人”不感兴趣,他们希望人像尸体一样,不怕疼痛,百分百服从命令,并且在被指挥送死的时候一点都不害怕,一点都不犹豫。

也正是因为这种人格,让希特勒在众多追求他的女子中选择了爱娃。一个熟知希特勒与爱娃关系内幕的人说:“对于他(希特勒)来说,爱娃不过是个可爱的小玩意,她缺乏逻辑性,头脑愚笨,只是长得漂亮。但是,或许正因为如此,希特勒才能在她身上找到一直以来都在追寻的宁静与放松。”

希特勒在追寻什么样的宁静和放松呢?我认为,就是在私密世界里,仍然只有他一个人具备意志,而他最亲密的女人只是一个没有意志的棋子,必须是,他让她动,她才动。如果这个女人个性独立,知道自己要什么,而且会不懈地追求,那么希特勒就会失去他追寻的宁静和放松。要找到这种宁静和放松,就只有去找爱娃这种依赖性极强而且极其没有主见的女人,她不是以自己的魅力战胜了其他竞争者,而是因为她的依赖个性对希特勒有“致命的诱惑”。

控制欲望极强的强人们绝少喜欢有同样个性的人,哪怕那个人是最亲密的人。所以,当长子乌代展示他的意志时,萨达姆策划了一次暗杀行动,把他打成了残废。

政坛上的强人如此,生活中的强人也是如此。我知道的一个港资公司的高层经理,最讨厌下属主动提建议,如果有人这样做,就会被开除,不管建议多么合理。

正是因为这种个性,强人们认识现实的能力被大大地打了一个折扣。德国一个心理学家将强人们形容为“穴居人”。他认为,强人们的控制范围仿佛是一个洞穴,在这个洞穴里,完全是他说了算,他的臣民们没有一点机会表达自己的意志,而在这个洞穴里,他的确运筹帷幄,算无遗策。但是,他的洞见力仅限于这个洞穴,对于洞穴外面的世界,他只能看到被洞穴限制住的有限天空,所以一旦要和洞穴外面的世界建立联系时,他就会犯晕。

最严重的恋尸癖,估计心理治疗师也没辙了。一般意义上的,即过于限制伴侣自由意志的,首先,要知道你做了什么选择,对此给予尊重(尊重并不意味着不改变)。

特别重要的是,尊重对方本来的样子。其次,若能做到,鼓励对方做自己,同时收敛自己意志的过度扩张。若做不到,找咨询师帮忙吧。

 
70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