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63%

中国式敬酒与帕瓦罗蒂的神钉

高音歌王帕瓦罗蒂,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癖好:每次演出前,必定要去后台找钉子,如找到一枚生锈的弯钉子,他就大喜过望,演出也会很出彩,如一枚钉子都找不到,他会很郁闷,甚至拒绝演出。

帕瓦罗蒂的钉子,我称之为“可控的第三者”。

面对外部世界,特别是人际关系时,很多人会特别紧张,以致不能正常做事不能好好说话。怎么对付这种紧张?一个很容易奏效的办法是,给你与外界间添加一个可以掌控的第三者。

这个第三者,可以是人,可以是物,也可以是事件。对于帕瓦罗蒂来说,钉子就是他可以控制的第三者。

如一女子,她过去的人际关系太简单,现在试着走出去,但太容易紧张,而她发现,如果找一个好友陪着,就好多了。所以她现在应酬时,总要叫上一个朋友。

找一个人陪着,是大家都知道也都会用的办法,这是最常见的可控第三者。

紧张,即失控,是你觉得所处的环境自己掌控不了。这时,身边若有一个可控第三者,掌控感就可以部分恢复了。

见过几个企业家,在最初做生意时,他们若单独去谈生意,谈不成,因为太紧张。如果让配偶单独去谈,更不成,因为配偶做事能力太差。但如果两个人一起去,哪怕配偶一句有用的话都说不出,只是在那待着,他们就可以把生意谈下来。

这个看似无能的配偶,就起了可控第三者的作用。

物也可以发挥很有意思的作用。大学时,认识一好友,她的人际关系在我看来简直是如鱼得水,无论到哪儿都特别受欢迎。后来她告诉我,其实,与人相处时,她很容易脸红,那是很高程度的紧张,后来她想了很多办法,一个小诀窍是兜里总有一堆瓜子,见人就发瓜子。于是,瓜子就成了她的可控第三者,以及与别人建立关系的一个媒介物。

见过一大牛,很厉害的女人,生意做得特别好。她的兜里,总放着各种各样的糖果,见人就说,来,姐给你块糖吃。借此,她和客户的商业关系,就变成了吃糖还是不吃糖的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轻松了很多。

我讲课时,也会紧张,但手里一有话筒就不一样了,所以我很少用耳麦,因话筒是我的可控第三者。

谈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也是一个常见的可控第三者。对此,明星们的八卦与流行的影视等,发挥了巨大作用。老有书斋里的学者酸溜溜地说,明星们有什么用?崇拜他们太俗了,为什么公众就不崇拜科学家或严肃学者?拜托!你真不如娱乐明星们有用,他们是整个社会的可控第三者,是整个社会搭建人际关系时最有用的桥梁。

恋爱前期,两个人都容易紧张,所以一起吃饭、看电影或做些有趣的事,就变得很重要。这时最好使用事情做可控第三者,若使用人,就变味了。

譬如,中国式相亲,父母们会上阵,这是很糟糕的。老要朋友陪伴,则可能有生出三角恋的危险。一网友在我新浪微博上留言说,她每一次相亲总带着一个女友去,后来对方撤退了,她的理解是,对方可能觉得她不爱他。可能吧。也可能是对方觉得她不成熟,或,总碰触不到真正的她。

这的确也是一个矛盾,若什么都不依仗、什么都不借助,直接去和另外一个人打交道,是最成熟也最容易碰撞出火花的局面。但是,这种局面张力太大,所以要寻求可控第三者的帮助,而过度使用可控第三者,总意味着不成熟。

如各种可控第三者都无效,你一到外部世界就紧张,任何人际关系都让你失控,那么,去找心理咨询师吧,这些专业人士可做你的可控第三者。为了让来访者在咨询室中形成掌控感,我常常对来访者说,咨询室内,你可做任何事,只要不对你或对我构成身体伤害。

可控第三者,是我自己的说法,专业说法叫过渡性客体,是一个人走出自己孤独的想象世界,而进入现实世界前的一个过渡态,他通过控制一个过渡性客体而初步形成对外界的掌控感。

每个孩子最初想掌控的都是妈妈,若不能和妈妈构建起深厚的情感关系,就必须转而掌控一个过渡性客体,这个过渡性客体也可以称之为替代妈妈。

帕瓦罗蒂的钉子,有当地的迷信色彩:金属象征着好运气;弯头可避邪;钉子可以钉住魔鬼。不过,有精神分析背景的人,会很容易联想到,钉子,和妈妈的乳头有些像,可能是妈妈乳头的替代品。乳头可以安慰一个婴儿,而钉子则可以安慰帕瓦罗蒂这样的成年人。

中国式发烟、中国式敬酒、中国式火锅、中国式聚餐等,都可以说是我们构建人际关系时的可控第三者,并且都让人有这种感觉:不分你我、不分彼此,最好你都吃了我的唾液,这样咱们就真正亲近了。

中国式敬酒,在北方可以变得很严重。譬如,在我老家,大家都认为,如果没有把客人灌醉,就是待客不周。相应地,如果碰上一个脾气大的人,也即心理学说的偏执狂,如果你拒绝他的敬酒,他会翻脸,严重点,甚至会打架,乃至出人命。

这种场合下,你可以先理解到,对方非要给你敬酒,其实是想和你构建关系,而他特别强硬,其实是他内心很脆弱。那么,你可以拒绝他的酒,但同时又表现得和他非常热乎,让他知道你多么在乎他,就可以不让他受伤了。

可控第三者还可以这样理解:失控时,找一个你能控制的事物,而将失控产生的焦虑,转移到可控第三者上。

有时候,我会吃饭吃撑,可我自认为,自己并不是特别好吃的人,那是怎么回事?曾对这个问题做多次思考,但总感觉没找到特别靠谱的答案。

一次,吃火锅吃多了。当天晚上,问自己,最近几次吃多的情形中,有什么共同处?这很明显,都是和人在一起吃饭时发生的。哦,原来是,我将饭当成了可控第三者,焦虑时,就通过吃饭缓解。焦虑多,就吃多了。

可控第三者,这真是微妙的心理!

再仔细觉知,这一次吃火锅过程中的焦虑,是发现对方给我提了很多要求,我基本上都拒绝了。拒绝过去一直都是我的难题,虽然现在改了很多,但仍然会因为拒绝别人而有焦虑。所以通过将注意力转移到吃饭上,而躲开了对方提要求而我拒绝这一过程中产生的焦虑。

可控第三者,它的核心是可以控制,而对应的是失控。即,当失控发生时,就会去寻找可以控制的事物,就像溺水的人,去寻找一块浮木甚至一根稻草一样。

但为什么会失控?关键是,有些东西我们一直没有处理好。对于我这一次饭局而言,焦虑背后的失控感,就反映了我拒绝别人时的问题,而当我能合理、简单地拒绝别人后,这份失控乃至焦虑就可以得到根本转变了。

试试去观察,当你感觉失控,当你去寻求可控第三者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72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