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65%

千人一面与枪打出头鸟

国人常见的一种心理是,大家要什么,我也要什么,大家什么样,我也什么样,由此构成了千人一面,都活得一个样。所以,最好在该结婚的时候结婚,不能离婚,该要孩子的时候要孩子,不能丁克……

然而,我们又要攀比,于是变成,我要的得比别人多一点,以此来证明自己卓越。但这种卓越,缺乏个性,还是同质化的渴望,大家都挤一条路,而构成了独木桥。

这是在集体主义的泥潭里打滚,最高的追求,是成为集体的王,但这个王的面貌与个性,还是与集体一致。我们惧怕个性化的追求,因它意味着你成为自己,意味着脱离了群众,这会导致很深的恐惧。

这是一种很深的强迫症:必须形成一个声音。因为,巨婴只能接受和自己一样的人,谁若和自己的声音不一致,谁就是非我,就是异类,乃至恶魔,就该去死。似乎和别人不一样,本身就是一种罪过。

我一个好友,在该结婚的时候结婚了,该生孩子的时候生了孩子,他建议我也该这么做。我问他,为什么非得这么过呢?他说,因为大家都这么过啊。对于他的这个回答,我一直难以理解。

做了咨询后,才有了真正的理解。太多的来访者说过,离婚对他们而言,就是一种失败,就意味着他们和别人不一样了,不正常了,因此面对别的正常人时,他们就觉得低人一等,无比羞耻,并且觉得别人在嘲笑自己。实际上,现在社会宽容了很多,而且离婚的人太多了,这种嘲笑即便有,也不会太多,所以这主要是他们的内部感知。

这种心理的核心是怕被抛弃,群体是一个样子的,在他们看来,如果自己和群体不一样,他们就会认为,自己融不进群体,都是因为自己特别,于是特别就成了一种羞耻,而不是酷。

一位女士,考了MBA,同学中多数都比她年轻,而她融不进年轻同学的圈子,她随即就有了羞耻感,觉得是自己年龄太大了,这个外在条件导致她融不进群体,而处于可怕的孤独中。其实是,她一直都是孤独的,当年轻的同学们邀请她时,她总有一些抗拒,但这种微妙的内在心理不容易觉知,而年龄大是很容易被归罪的。

孤独的婴儿都是破碎的,他们都想融到关系中,融到人群中,其实就是想找到和他们共生的妈妈,而共生心理又会让他们想,我要和你们一样,你们也要和我一样,这样关系才能建立,而如果谁有了个性,共生就被破坏了。所以要“枪打出头鸟”,谁特别,谁想抢风头,就灭谁。

这种心理,导致我们很容易跟风。

小时候,我一直纳闷,为什么我老家那里,卖西瓜的一定是赚一年赔一年,总是这个规律:卖西瓜赚了,大家都去种西瓜,结果西瓜多了,就赔了;赔了,大多数人不种了,结果种西瓜的成了少数,于是赚了;赚了,大家又去跟风,然后又赔了……

先是种西瓜,而后是养殖业,如养鸡养猪等,跟风就变得更为可怕一些。

城市里的跟风也比比皆是,像香港的大黄鸭轰动一时后,全国各地都在复制大黄鸭,结果这事就不特别了。大黄鸭的创作者不解,也愤怒,觉得他的版权没有得到尊重。

盛行个人主义的社会,会鄙视这种跟风,但集体主义社会,跟风像是一种必然。

共生心理,是导致千人一面的一个关键,而另外一个关键,则是原始嫉妒。

一般意义上的嫉妒是男女关系中的,而原始嫉妒,即独占心理,也是我们说的红眼病,它的真实心理是,我要占有一切好,不想和别人分享什么,谁任何一个地方比我好,我都眼红,羡慕嫉妒恨。

原始嫉妒,也源自共生心理,即婴儿觉得,妈妈只属于我一个人。我们将此理解为对妈妈的独占,但从婴儿来看,是他觉得自己和妈妈是一体的,他与妈妈即世界,当然世界要围着他转。

与男女三角关系中的嫉妒不同,原始嫉妒要占有一切资源,特别是赞美与认可。若有人构成威胁,则会引起狂烈的情绪。

电视剧《花千骨》热播时,我粗粗看了下,即看了开头几集,又看了结尾几集,中间脑补。制作精良,情感表达也不错,但受不了国产剧中常见的一种逻辑——所有男人都爱女主角,所有女人都爱男主角。说所有过分了一点,但差不多是这种感觉。还是更喜欢《权力的游戏》中那种复杂的情感世界,没有谁是绝对中心。

所有男人都爱我,所有女人都嫉妒我,我是这么纯洁善良。《花千骨》讲的就是这么一句。前半句,是原始嫉妒心理,我独占所有的好,在每一方面都胜于他人。这种心理忌讳直接表达,因独占一切的愿望,自然会招致别人的反感与反弹。譬如霓漫天直接要这个,所以招致了所有人反感她,花千骨则是我不争,你看我善良到极致,但我自动就成了世界中心,这条善良地成为世界中心的路就安全了很多。其实,这就是网络上流传的所谓绿茶婊的路数啊。

这条路数失败后,花千骨本色暴露,成为为所欲为又无所不能的妖神,原始占有欲,远胜过霓漫天。

原始嫉妒在母婴共同体中也有微妙表达,婴儿觉得,母婴共同体中所有的好都要归于他。譬如花千骨,一出生,母亲就死掉,她还长这么好,那自然功劳归于她的天命,而非平庸的父亲。

写到这儿,我有点明白了岳飞父亲的冤案是怎么回事。岳飞父亲堪称理想,富有仁厚,将岳飞培养得文武双全,直到岳飞在战场崭露头角后才去世,但民间却传说岳飞刚出生三天就遭遇水灾,父亲死后,一直贫穷,和母亲相依为命。这样就抹掉了岳父的功劳,显得岳飞像是有天命一样,自动成才。

常见的嫉妒分三种:一、三角关系中的性嫉妒;二、原始嫉妒;三、我不能好你也不能好的嫉妒,我压抑了自己不去争抢,而你竟然去竞争还比我好,我恨死你,也恨自己为什么不去竞争!

第三种嫉妒,在我看来,是枪打出头鸟的深层原因,而它也由原始嫉妒演化而来,有原始嫉妒的人,如别人比自己好,就会恨不得对方去死。这种心理投射到别人身上,就变成,如我比别人好,别人就会恨不得我死,所以我出于恐惧,也不能去竞争,怕被恨死。但同理,你也不能竞争!否则我恨死你。

第三种嫉妒,导致我们压抑地活着,克制着自己的竞争欲望,没有伸展开自己的手脚,也看不得别人好。相当于,阉割了自己,自然也忍不住要去阉割别人。所以有了这样的哲学——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我们只接受一个人无私地去竞争,所以太多国人竞争时,要伪装成为别人服务。

每个人犹如一个能量泡,它要伸展自己,而竞争,就是最自然的伸展。所以解决第三种嫉妒的方法是,好好发展自己,大胆地追求自己想要的,让自己的生命充分伸展,同时,去祝福别人的发展。不敢伸展又暗自竞争,这显得非常猥琐。

一位来访者,是企业家,他就想独占所有的好,恨不得每一方面都最强。但同时,他又是一个严重压缩自己的人,但逐渐地,品尝到伸展开手脚的美妙后,他的原始嫉妒轻了很多,可以由衷地去祝福别人了。

一位妈妈说,她6岁的女儿告诉她:我小的时候觉得我是最好的,别人比我好,我会哭,但现在,别人比我好,我不会哭了,因我觉得我就是最好的。

这是一条至理,你真觉得自己是好的,之后,你就能接受别人的好了。

第三种嫉妒,容易引出这样的结果:我不发展自己,而把自己弄在一个很低的弱势位置上,但处在这个位置上,反而有了道德优越感,然后就可以看一切都不顺眼了。毕竟,我压抑了自己,不出风头,成了一个高尚的人,你看你们那些白富美高富帅,都是些自私而占有欲强的坏人。

这也是我们文化的一个特点。我们尽管也崇拜强者,但我们普遍认为,他们是坏人,是掠夺了别人的资源才能成为强者的。至于弱势者,因为压缩了自己的能量,显示了自己的无私,然后仿佛就可以鄙视所有人了。

这也是很多人在网络上理直气壮喷别人的原因,他们活得那么差,就可以在道德上攻击其他人了。

如果自己在一个很低的位置上,言语就自由且无敌了。虽然说,真实情况是当权者说了算,但在舆论中,我们却有相反的道理——谁弱谁有理,谁穷谁有理。

 
74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