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67%

捉住重要关系中的“鬼”

亲子、两性、好友等重要关系中,常有负面投射导致的人格上的碾压,这部分的伤害若不能意识到,就会压抑到潜意识中,会导致一些莫名其妙的恐惧,还会化入梦中,成为梦中的鬼。

鬼,常是不能意识到的坏客体与坏自体的映射。坏客体,如坏父母(其实准确意思是父母身上坏的部分)、坏恋人;坏自体,即坏自我。

并且,鬼多有可怕的攻击性,那也意味着,所谓的坏客体之鬼,即坏客体对我们的攻击性;坏自体之鬼,即我们自己对别人的攻击性。

直面自己的鬼意象,意识到重要关系中客体和自体中的坏,会帮助我们看清楚真相。

看看鬼让你想到什么

每次我的“自我觉醒之路”的课上,都会布置一个作业:梦见一个鬼,醒来后,如没被吓崩溃,试着保持身体不动,直面这个鬼,进行自由联想,看看这个鬼会让你想到什么。

部分学员会顺利完成这个作业,而梦见鬼。譬如一次,一女学员说,她梦见了一个女鬼。这个女鬼是谁?她第一时间联想到的竟是一位密友。这位密友最近和她接触非常多,明显想和她构建更密切的关系,但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梦则清晰地揭示了答案:这位在她梦中化为鬼的密友嫉恨她!

实际上,这位学员已经知道,这个密友嫉恨她,但她是一个脾气特别特别好的女人,有点像僵尸的感觉了。她严重屏蔽了自己的攻击性,也屏蔽了对攻击性的觉知,结果导致她一直忽视这个基本事实——这个密友在交往中大量地攻击她。

另一名女学员,梦见父母去世了,心痛至极,但突然惊觉,觉得家里像是在闹鬼,一幕幕惊心动魄,最后她发现,父母都在世,父母和其他家人一起演了一出戏骗她。

从这个梦中醒来,她大哭。和我聊这个梦时,我能清晰地感觉到她身上的那份痛楚。

让她进行自由联想,她立即想到,这个梦或许和两件事有关:

一、她最亲的姥姥去世,父母瞒了她几个月。她跟姥姥长大,感情很深,但姥姥的身体状态每况愈下,她担心姥姥不和她打招呼就走了,所以叮嘱过父母,若姥姥情形不对,给她电话。虽然她在国外工作,但只要一有消息,会立即飞回家。

父母都知道她看重姥姥,满口答应了她的这一要求,但却做了相反的事,这是欺骗。

二、她出国,本可以将一只心爱的小狗带走,但还是留下来,为了让小狗多陪父母散步,因为如果没有遛狗的必要,他们可以一整天不出门。

每次打电话回家,她都会问,狗狗好不好,父母都说很好。直到有一天,她哥哥接了电话,愤怒地说,我实在受不了了,必须告诉你真相,狗狗几个月前就死了。

父母为何骗她?她说,父母的理由是为她好,这是真诚的,但她感觉,父母已像是没有心的人,不能体会到姥姥和小狗对她情感上的重要性,而且他们自以为知道怎么做对女儿好,所以随意处置了这样的信息。

父母是没有心的人——这句话,若用纯感觉性的语言来讲,可以这样说,父母虽然活着,但部分已死去,他们是活死人,是僵尸,是半活着的鬼魂。

所以我忍不住对她感慨说:你的父母,就是像僵尸鬼一样,出现在你的生活中。

家如坟墓

僵尸与坟墓,是很常见的梦中意象。它可以非常直接地被理解:你周围的人如同僵尸,你的家庭如同坟墓。

譬如,一位来访者梦见一个墓地,有十来个坟墓,每个坟墓中,都有一个小小的炉子,炉子里有熔岩一样的东西,炉子和炉子间,有通道,但通道是被切断的。看着这个通道,她在梦中想,如果能把这些打开,让炉子和炉子之间的熔岩流动起来,这些坟墓就会活起来,这块墓地就会充满生机。

醒来后,她很快想到,这就是她对自己家族的感觉,家族里的每个家庭都死气沉沉,只有一点点热乎劲,而这点热乎劲,都是由孩子提供的。过去,她的确想过,如果孩子之间多一些联系,也许家族间的热乎劲就会多一些。但是孩子们之间的联系,也逐渐变得越来越少了。

这方面最极端的故事,是另一位来访者,她脸上的神情很素、寡、淡,看着她,我不由得想到了僵尸。她已四十多岁,单身,但人生像是没有了任何动力一样,我多次问她,这辈子,你有什么想做而一直没有做的,她每次都回答说,别说愿望了,我甚至连想法都没有。

这是怎么形成的?原来,她的原生家庭,有六七个孩子,但家里经常鸦雀无声,平静得吓人。

高中时,暑假,正赶上农忙,家里这么多口人,但每天就是吃饭、干活、睡觉……没有人说话。连续几天这样过去后,她崩溃,大哭,跑回学校去了。那时学校暑假没有住宿条件,但她想了各种办法,硬是留在学校里不回家了。

这是极致的坟墓家庭了,家人们如同僵尸,而自己在这样的家庭长大,也会如同僵尸。在这样的家庭长大的孩子,会很容易梦见各种各样的鬼,如僵尸,如幽魂,连做鬼都没有热乎劲。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觉知自己,观察自己所在的家庭,并不是那么容易。我们看别人,常常一目了然,觉得很容易看清楚,其实别人看我们也是这样,而唯独看自己,是很不容易的。

当然,我们看别人,也只是看表面容易,看到深层很难,而要看到深层的自己,必然要做自我探索。

有时候,我们会通过观察外部事物,来反观自己。咨询和课上,我常问,你这辈子记忆最深刻的几个细节是怎样的?特别是,如果有一个最触动你,那么这个细节是怎样的?

每个人最深刻的那几个画面,都会是他一生的隐喻。所以,仔细去觉知这些画面,对于认识自己,会很有帮助。

有时候,鬼就是你自身

女子M,一次看电视节目,其中一个镜头,让她有了触电般的感觉。这个镜头,是一条鱼躲在珊瑚礁里。电视里解说说,它已在这里躲了多年了,估计是受到了什么惊吓,永远处于发抖状态,节目戏称这条鱼为“发抖鱼”。

为什么会被触动?她说,那一刻,像照镜子一样,她看着这条永远在瑟瑟发抖的鱼,立即明白,她就是这样一条鱼。三十多年的人生里,她一直都处于瑟瑟发抖的状态,甚至没有停歇过片刻。

她的人生是怎样的?为什么总是处于发抖中?原因很简单,她的妈妈一直都在极力地贬低她攻击她。小时候,妈妈每天都会找她谈话,深挖她不道德的地方,长大后,变成就算妈妈不找她谈话,她也会天天去找妈妈谈话,而妈妈一如既往地会攻击她贬低她,她则为自己进行辩解。

妈妈就是在攻击她,并且充满恶意,而她过去一直劝自己说,妈妈都是为了她好。这样一来,她就忽视了自己人生最基本的一个事实,然后,通过看“发抖鱼”的镜头,一下子明白,这就是她的人生。由此,她抓到了一个“鬼”——妈妈一直在锲而不舍地攻击贬低她。

虽然妈妈的攻击如此强烈而可怕,但是私人领域的情感关系,和社会领域的权力关系不同。后者,可以有赤裸裸的意识上的欺骗、剥削和碾压,若自己不笨,这部分容易认识到。但前者中出现的碾压,常常不是物质利益上的,而是心理能量上的,是为了捍卫自己人格的完整,于是需要将自己的“鬼”,甩到亲人身上。

有时候,鬼就是你自身。

一位脾气特好的男性来访者,总觉得有白色近乎透明的鬼跟随自己,哪怕白天都会有这样的错觉。一次咨询中,我让他安静下来,看着这个半透明的鬼,将它逐渐视觉化清晰化。结果,在这样做时,这个鬼逐渐靠近他,最后和他融为一体。那一刻,他先是吓了一跳,但接着有暖流流动的感觉。

有意思的是,接下来的一次咨询,他说,这周过得特别畅快,想骂谁就骂谁,变得很有攻击性。为什么能做到这一点了?他解释说,以前他不敢攻击人,觉得发脾气显得自己很不好,但自从那个白色的鬼进入身体后,他就想,嗯,以后再攻击谁,那就不是我干的,而是这个白鬼干的!

由此可以看出,这个白鬼,其实是他自身的攻击性。他的脾气太好,严重压抑了攻击性,而深入潜意识的攻击性,冒进意识里时,就会以白鬼的形象出现。

被压抑的攻击性,就会化为梦中的鬼,这是关于鬼的很常见的解释。

做被追杀的梦是攻击性被压抑

无数人做过被追杀的梦,一个人、兽、怪物或其他可怕的东西,在极力追赶自己,怎么逃都逃不过,并且跑得很无力,而追杀者越来越近……

我小时候做过这个梦,印象特别深,追杀者就要抓到我了,我突然想,这是梦啊,我怕什么。但这个梦常见的结果,是被吓醒。

这种梦是什么寓意?

追杀梦的核心结构,就是追杀者和被追杀者,也可以说,是迫害者和被迫害者、攻击者和被攻击者。梦中的所有部分,都是自己,所以被追杀者、被迫害者与被攻击者是自己,追杀者、迫害者与攻击者也是自己。

但梦中,我们觉得,被攻击的是自己,而发起攻击的,则是敌人或怪物。这是因为,做被害者,是会有道德优越感的,虽然这时的自己像是虚弱的,但却是道德正确的好人。至于迫害者,看似有力量,但它是坏的、道德不正确的。

如果常做这样的梦,那就意味着,你严重压抑了自己的攻击性。

但什么是攻击性?我前面多次谈到,生命力天然带着攻击性,如果你严重压抑了自己的攻击性,那就意味着,你的生命力是严重萎缩的。

既然我们是孝道社会,奉行听话哲学,那么,可以说,只要你想做自己,这就像是在攻击父母、攻击社会,所以,也许你梦中的攻击者,有相当的部分,来自你想做自己。

追杀梦中,追杀者一直在追赶被追杀者,而作为被追杀者的自己,一直在苦苦奔逃,也许,梦中的追杀者想呼喊的是,别跑了,请回头看看我,抱抱我,我就是你啊!

孤独比鬼更可怕

咨询中还发现,很多来访者,在一些场合下会觉得有小偷闯入,这会引起他们很大的恐惧。

常见的是,自己一个人在家时,会担心有小偷闯入,或觉得已有小偷闯入家中。

如有家人陪伴时,这种情形会好很多。但严重时,哪怕身边有家人陪伴,甚至全家人都在,仍然会觉得有小偷闯入。

并且,这个小偷与一般概念上的小偷不同,他不仅诡异,可以偷偷闯入,而且无比强大,能轻松杀死自己乃至所有家人。

可以说,这更像是一个大盗,但又不是大盗,因为大盗有正面交锋的感觉,小偷意象不仅有侵害,更重要的是,他的阴险和出其不意令你防不胜防。

那么,小偷意象是怎么回事?

讲两个例子吧。

一次,一位男性来访者在咨询中讲到了他的小偷意象,我问他,你最近什么时候最恐惧他。他说最近一次,他单独在家中,觉得小偷进来了,就在他身边巡视,令他恐惧不已。我让他详细地描绘这份恐惧,并将小偷意象视觉化,突然间,他的恐惧到了极点,他对我说,武老师,小偷就在我们旁边,他来到咨询室了。我说,没关系,欢迎他的到来。就看着他,感受他,然后想象如果这个小偷可以对你说话,他想说什么?他想了想讲到,小偷说,别害怕,我不是来伤害你的,我是来陪伴你的。讲完这句话,他号啕大哭。

他的童年,也常处于孤单中,这份孤单很可怕,于是,他创造了这样一个小偷意象,来吓唬自己。虽然恐惧的感觉很不好,但总好过孤单。

更经典的,是那个常看到白色鬼的来访者。他还有常有的鬼的意象,一个是鬼孩,一个是鬼妈,特别在洗澡时,一旦闭上眼睛,就会看到他们在洗澡间里爬上爬下,用恐怖的眼神看着他,所以他洗澡时,很少敢闭上眼睛。

不过,体验过白色鬼与他融合,带给他良好感觉后,一次出差,他又在洗澡中,开始恐惧起这个鬼孩和鬼妈来。但这次,他想试试,彻底不抗拒,欢迎他们到来,看看会如何。于是他闭上眼睛,的确在瞬间出现了鬼孩和鬼妈,那幅景象是蛮可怕的。但他大喊:管你他妈的是人是鬼,就请过来陪陪我吧。结果,一瞬间鬼妈和鬼孩竟然消失了。这一刻,他痛哭,也立即明白,孤独,是比怕鬼更可怕的感觉。

只有你自己

小偷意象,还有更深刻的部分。其实,小偷就是你自己,只有你自己。

一个也有小偷意象的网友要我解梦,梦中,小偷杀死了所有家人,而没有杀死她,甚至凶杀现场都没有她。

这是怎么回事?因为,小偷就是她自己,所以才杀了所有家人而没有杀她自己。

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明明如大盗甚至恶魔一般可怕,再多的家人都可以被轻松杀死,却会被觉知为小偷呢?小偷的主要特征,是偷偷摸摸潜伏着,这其实是你自己内心的大盗偷偷摸摸潜伏在家中。并且,有小偷意象的人,也都是众所周知的好人,所以说,这样的好人其实欺骗了自己和家人,他内在恐怖的杀戮欲望潜伏着,而家人和自己都不知道。

我一位堪称最惧怕小偷意象的、好脾气的来访者,一次半睡半醒中,觉得自己脑袋后面有一个黑色的影子,她看不到是谁,但吓得要死,她觉得这是小偷来要她的命的。

这是我长期的来访者了,所以,我直接对她解释说,这个黑影就是你自己,你的好脾气都是伪装的,其实你是最难相处的人,心中充满着暴烈的破坏欲。

这个解释让她非常愤怒,她狠狠地攻击了我,这是她在咨询中第一次这样强烈地攻击我。但接下来的一次咨询,她说,武老师,那的确是我,我不得不承认,我就是一个坏脾气、不好相处的女人,我嫉妒成性,斤斤计较,我记得所有别人对我的看不起,一直想报复,想还击,但我不敢,那个黑影,就是那个暴烈的自己。

从此以后,她变成了一个脾气坏了很多的女人,对我不客气,对丈夫不客气,对孩子也没有以前那么好了。但很有意思的是,孩子和丈夫越来越喜欢她,觉得她真实了。

真实的我们,其实都不是那么好相处的。

精神分析式的咨询,都是长程的,它基本可以分为两个阶段:好来访者,坏来访者。第一阶段,来访者通常表现得很好、很配合、很少有不满,但这时,咨询师会感觉到,他和来访者之间很有距离。

第二阶段,来访者开始呈现他们暴烈的情绪,不配合,挑战咨询师,动不动就表达不满,非常挑剔……但是,咨询师会感觉到,两个人的关系变得真实而亲密了。

所以说,真实的自己胜过好的自己,愿我们爱上自己的攻击性,带着攻击性和别人相处,并真正体验到这时的关系,更迷人,也更有深度。

 
76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