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69%

转变你的敌意想象游戏

敌意,就像是我们内心中的“毒”,它最初来自失控的魔鬼,来自自恋受损,当自我不够强时,对人性的黑暗与光明认识不够中正时,我们会到处甩内心中的“毒”。

碰到内心强大的人,他们会帮我们“去毒化”,但经常是,别人被我们甩出去的“毒”感染,反过来也甩“毒”给我们。由此,导致了各种争战,这个过程会非常复杂,《我们都是全能自恋的龙》这一章,讲的就是我们如何甩“毒”。

换句话就是,敌意会激起敌意,而善意会激起善意。我见到很多人,他们出去旅游或做事,经常能化险为夷,遇见各种贵人,甚至很少有人想伤害他们,在我看来,的确是因为他们内心中散发着善意,而周围人也回以善意。

敌意激起敌意,说起来很简单,但这个过程常常非常微妙,我们并不容易觉知到。

两年前,我去北京为某网站录制一个节目,录制时间从下午两点开始。为了保险,我一早坐八点的飞机从广州起飞,这样十一点就到了北京机场,不到十二点就到了录制影棚。

到了那儿,我有些傻眼。之前我和该网站合作过,知道他们录制节目的地方条件不错,我中午到了,可以找个房间休息会儿。我是必午休的,否则下午会没精神。但这次的影棚,是刚选的,他们也是第一次使用这个影棚,并不了解其中情况,它比较简陋,根本没有休息的地方。

并且,我到的时候,也没有工作人员接待我。他们本来问我要不要安排旅馆的房间,我说不需要。所以这的确不能怪谁。

但我有了被怠慢的感觉,认为工作人员至少应该对影棚有所了解,但他们都不知道影棚的情况,害我早到瞎等。于是,我给负责接待我的工作人员打电话表达了不满。

接待人员是个女孩,还是我的粉丝,听到我表达不满,有些慌,虽然我表达完了,也安抚她说没事,但她还是觉得很愧疚。然后,她迅速赶过来,陪我吃点东西,也找地方休息一会儿。最后,我们找了一家很安静的咖啡馆,我吃了点东西喝了杯咖啡后,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还小睡了一会儿。

坐在椅子上,保持身体的中正,感受身体,然后入睡,是我的绝招。这叫主动休息,而普通的睡觉就是被动休息,很不一样,通常主动休息哪怕只有5分钟就可以起到很好的效果。

接待我的女孩很用心,我也不是难缠的客人,所以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不愉快。但是,总有各种小小的不顺利发生,譬如打车困难,出租车司机认路出现了错误,而这简直是不应该发生的……

但都是小小的不顺利,我也没当回事。直到录制节目前,终于出了一件比较大的事情。要换节目中使用的衣服,而衣服是新的,我穿裤子时,上面有一颗钉铭牌的钉子没取下来,我的手用力过猛,划到了这颗钉子上,一下子在手上划了一个大口子,刹那间鲜血涌出,那一刹那,我突然间安静了下来,清晰感知到,虽然接待人员很用心,但整个过程,我一直有强烈的不满,我表面上是个善解人意、好商量的人,但内心满满不高兴。我相信,是我的这些不高兴,或者说敌意,唤起了外界的敌意,结果一路上总是各种小小的不顺利,而这个大口子,看似是纯客观事件,但也像是外界对我的敌意的一种回应。

有了这份觉知后,在工作人员帮助下,我迅速处理了伤口,然后又闭上眼睛安静了一会儿,去觉知自己心中的敌意,并觉知到,这份敌意,让我的身体一直处于微微颤抖的状态——就是所谓气得发抖,但很轻微,如果不仔细感知,会感受不到。我仔细去觉知情绪上的敌意、身体上的颤抖、脑袋中觉得被怠慢的想法,而它们被觉知到后,就安静了下来。

然后,我去感受双脚踩在大地上的感觉,感受坐在椅子上的感觉。这样做,是为了让身体和中性的存在,建立起有链接的关系。

做这些工作,其实也就花了两三分钟,但我感觉体内的一份躁动消失了,接下来的事情,就进行得很顺利,不再有小小的不顺了。

从此以后,我有了一个意识,如果接二连三发生不顺,不管大小,都需要安静一下,看看自己内心是否有了敌意,然后就去安抚它。

讲课时,也会分享这个心得,而很多学员反馈说,真的很管用。并且,之前的确没有觉知过,自己竟然这么容易不高兴,这么容易有敌意,而相应地,它也唤起了外界的敌意。

其实,这次我之所以能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一位来访者的咨询起了很大的作用。前面我写过他的故事,他一早骑自行车去运动,结果自行车没气了,他想修自行车,但因太早,车棚都还没开门,想找品牌维修店,但人家也没开门……结果不顺接连发生后,他突然间有了被迫害的感觉,觉得所有这些不顺背后,有一个大魔鬼在操纵着。这份想象,当时都吓了他自己一大跳。

觉知能力,像是一个放大镜,甚至是显微镜,可以照出你内心是怎么发展变化的。咨询的环境,会很大地提高来访者和心理咨询师的觉知力,所以可以照见这件事中自己内在的发展变化,发现这件看起来非常普通的事,其实并不简单,自己外在看起来没多大反应,其实内心在翻江倒海,只是能否觉知而已。

我常说一句话:意识层面微风吹过,潜意识层面波浪滔天。这是一个例子。

最夸张的例子发生在我一次特殊经历里。当时,我去福建南禅寺接受内观训练,仅是10天,把手机等交给寺庙管理,每天早上4:30起床,晚上10点休息,其间就干一件事——打坐,感受自己的身体,从头到脚,从脚到头。在这种环境下,人的觉知力会拔到很高的地步。

一次,闭目打坐时,我右侧大腿疼了一下,像被什么刺了一下似的。如果放到平时,我就会很自然地去抓下痒,但根据内观规定,这时身体要保持不动,继续打坐,感受身体。所以,我克制了自己想去抓的举动。几乎同时,脑海里出现了一系列的画面:一只黄蜂叮了我大腿一下,将卵注射进去,卵孵化成金黄色的虫子,虫子不断繁殖,大腿迅速腐烂……

也就是说,平时痒一下就去抓,其实藏着对被寄生的恐惧,但没有能力觉知到这份恐惧,而只有在内观的环境下才能做到。

对于那位来访者而言,如果没有咨询的环境,他也不会觉知到,自行车坏掉会带给他那么多敌意的想象。

对于我而言,和这位来访者的这次经验,也增加了我对自己的觉知,所以这次录制节目才能觉知到,看似平常平凡的事情背后,竟然有这么重的心理演变。

司马辽太郎的小说《德川家康》中,说德川家康有一个军师南天坊天海,他年轻时的法号叫随风,立志于化解诸侯间的纷争,但他所到之处,反而让纷争变得更加厉害。后来随着修行的精进,他逐渐认识到,因为内心中充满激烈的敌意,所以无论到了哪儿,意识上虽然想做和平的事,但内心的敌意却激发出周围环境更大的敌意。所以,他必须先安抚好内心,才能安抚天下。

虽然这可能只是司马辽太郎编的说法,但它的确是一个至理。

 
79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