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74%

孝道是人性的逆袭

1.孝这个字,传统而温柔一点的解释,是孩“子”承载着“老”人;残酷一点的解释,是砍孩“子”一刀,再把孩子埋到“土”里。

不过,“孝”这个字,其实有点空,真正要命的,是“顺”这个字。

顺,即孩子“顺”老人的意。这样做的代价是,孩子的真实自我被牺牲了。这与人本主义心理学、存在主义哲学乃至现在的客体关系心理学都是相悖的。以我有限的知识看,犹太—基督教文化中没有孩子“顺”父母这回事。

2.从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开始,影响世界的心理学家们有一个一致的看法,要将孩子养好,关键是,在孩子尚是婴幼儿时,父母,尤其是妈妈,要“顺”着孩子的意。

为什么要顺孩子的意?最直接的原因是,婴幼儿的确需要帮助。

英国心理学家温尼科特说,要想让孩子保持生命最初的活力,他需要有一种感觉——他可以自由地使用妈妈,满足自己的种种需求。

温尼科特还说,孩子以自己的感觉为中心而构建起来的自我,是真自我,是生动而流动的,放松,专注,并天然地富有创造力。相反,孩子以妈妈的感觉为中心而构建起来的自我,是假自我。

孩子之所以构建假自我,是因孩子发现,他除非能敏锐地捕捉到妈妈的感受和想法,去满足妈妈的情绪,否则妈妈不会关注他。

孝道,就是在鼓励孩子发展假自我,不是以自己的感受为中心,成为他自己,而是以父母的感受为中心,成为父母期待中的那个虚假的人。

假自我的核心是恐惧,对孤独的恐惧,对死亡的恐惧。许多失去了自己、永远都在无意识地捕捉别人意图的来访者,当深入地聆听内心的恐惧时,会说,“妈妈,不要不理我”“妈妈,抱抱”“妈妈,看我”。

察言观色之本领的核心是恐惧!“顺”父母的本能也源自恐惧。最深的“顺”并非源自对父母打骂的恐惧,而是对被妈妈抛弃的恐惧。

3.顺父母意,其境界远不如顺婴儿意。《道德经》中说,复归于婴儿。太多人则发现,生养了孩子后,自己变得更健康了。这是因为,成年人的心常被世俗和成见所蒙蔽,变得狭隘而僵硬。相反,婴儿的心,却是流动、轻盈的,且有心灵感应的能力。

4.孝道是儒家的核心,而几大儒家代表人物,如孔子、孟子、荀子和朱子等,他们都算是寡母家庭。

孝道,的确是被统治者利用了,但这些圣人,他们所倡导的学问,首先源自他们的内心。在我看来,他们的学问,并非为了迎合统治者。

要深入地理解孝道,就必须深入地理解这些“圣人”的内心,必须对他们的内心进行解析,必须对他们与母亲的关系进行细致的了解。

弗洛伊德的经典精神分析,和作为后精神分析学派的客体关系心理学,是了解这几位圣人乃至我们自己内心的极佳工具。

这些从一个又一个活生生的治疗中发展出来的心理学理论,都认为,我们的人生是一个轮回,即,我们成年人的人际关系模式,是童年时与父母的人际关系模式的轮回,其中,母子关系的影响尤为关键。

弗洛伊德的理论核心,是恋母情结,即男孩对妈妈的复杂情感。这是解析圣人们的利器。不过,在这个国度使用精神分析解析圣人,要慎之又慎,希望我以后衣食无忧后,拿上3到5年的时间,专心研究圣人的人生与学问,就此写一本《中国圣人》。

5.我们的文化,克制个人欲望。

阉人阉割了性欲。圣人阉割了物欲。但他们都有权力欲。

这是我们文明的一体两面。

6.假自我,在温尼科特看来,是心理问题的核心。

孝与顺,就是在整个民族的范围制造假自我。

假自我,是我们的民族性,也即我们民族的集体意识与集体无意识。

在这个民族内生存,最好顺应这种民族性。

所以,官员们的言谈举止,都很像是阉人与圣人的集合体,既强调性纯洁又强调不贪,但背后,他们的欲望泛滥。并且,因为还是觉得这些欲望是坏的,所以欲望泛滥时,也非常丑陋,这最终也在他们的面孔和身体上呈现了出来。

所以,电视上的心理学家,都很像是有一对大乳房的好妈妈,永远都在扮演一副爱哺育孩子的形象,但他们的欲望,总要在一些地方安放。

我们不敢呈现性欲,怕被阉割。

我们不敢呈现物欲,怕被蔑视,也怕被剥夺。

弗洛伊德则称,性欲与攻击欲,是人类的两大动力。温尼科特则说,欲望,即活力。

我们伪装得没有欲望,伪装得如此成功,以至于也缺少了活力。

7.孝道,并非仅是统治者的需要,也是出自我们对真自我的恐惧。

真自我,稍深一层是欲望,与彰显自我的张力,譬如物欲、性欲与攻击欲,更深一层是爱的流动。

我们首先缺爱,觉得怎么都得不到爱,而爱的最初表现,就是母爱。

接着,我们恐惧自己裹挟着攻击性的欲望。

孝道,其实是对爱绝望的孩子们的一种防御。本来就没获得什么母爱,但却说“父母怎么做都是爱”。自欺欺人!

8.父慈子孝,君仁臣忠。

这个貌似正确的说法其实藏着根本性错误。父亲再慈爱,君主再英明,也不能替代子与臣自己的思考,更不能取代子与臣的灵魂。而独立思考,是灵魂的一个最基本需求。

一颗独立的灵魂,比什么都重要。这样的灵魂,才可以入道,才有资格“臣服”。

这个臣服,不是臣服于某人,如父母或君主,而是臣服于“道”。

它只是一个说法,一个诱使你孝顺的诱饵而已。毕竟,你听到过对“父慈”与“君仁”的细致解读吗?

我们最常见的人生哲学,都是孝顺的种种变异,如“天下无不是的父母”“棍棒出孝子”“忠孝两全”等。相反,你听到过多少关于“父慈”与“君仁”的人生哲学?

我们就靠这么可怜的一两句,来为宏大的孝顺找平衡。

现实中也如此,中国父母们,一直以来,很少有关于如何做父母的有益教诲,而关于如何孝顺父母的愚蠢教诲,则数不胜数。

9.美国人本主义心理学家马斯洛讲,自我实现。同为人本主义心理学家的罗杰斯讲,成为自己。存在主义哲学讲,存在即选择,选择即自由。翻译成大白话,即你的人生意义,在于你如何选择,你按照你的意志做了选择,人生才有自由。温尼科特讲,真自我。

一些人会说,我们要建设有中国特色的心理学,孝顺就是该心理学的核心。

可是,真正最中国的,也势必是最世界的。

最世界的是老子,再怎么建孔子学院,孔子在世界上的影响都不如老子的五千言之《道德经》。

最世界的是王阳明,而王阳明说,我心之外,再无他法。

这些,都是一回事。

我最爱的以色列哲学家马丁·布伯则讲,我与你。忠于我的心,才能遇到“你”,你即上帝,你即神性,你即道。

所以,活出真自我的人,势必是最有爱心的。

 
84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