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87%

习惯性迟到是怎么回事

习惯性的迟到,包含着一种很深但却不容易觉知的心理——尽可能多地待在我自己的世界里,尽可能少地进入别人的地盘。

因为,进入别人的地盘,会有失控感,会不自在,以及其他种种不舒服的感觉,根本性的感觉是——别人的地盘不欢迎我。

一位朋友,有一半时候会迟机,然后改签机票。还有一位朋友,总在最后一刻抵达机场或火车站等,并使出浑身解数,让自己每次都能上机上车。有时,为了上机上车,会施展出神奇的策略,那种戏剧性,绝对可上电影。她们两人都怕提前抵达,因为讨厌等待,等待时会有弥散的焦虑。这份焦虑貌似很浅,但深入体验会发现,它非常深,简直像死亡即将到来。

还是要回到母婴关系上。婴儿时若将妈妈知觉为不欢迎自己,长大后就会将外部世界知觉为不欢迎自己。对婴儿而言,妈妈的不欢迎就等于可怕的孤独与死亡,它会一直存在内心深处,长大后呈现出来。

一个人可以发展出各种各样的能力与技巧,乃至形形色色的人际关系,让自己对抗孤独与死亡的焦虑,或者说,存在性焦虑。但只有在自己的地盘上,他们才能感觉,自己的能力与技巧乃至人际关系,是可以奏效、可以掌控的,一离开这个地盘,自己就什么都不是。所以,迟到会成为一种很常见的自我保护。

基于这样的原因,一个成年人,在外部世界是没脾气的好人——因他控制不了,而在家则可以是肆虐无度的暴君。

暴君,会试图用强力控制一切,让他的地盘上的事情都如他所愿。

不同的暴君有不同势力范围,在势力范围内,他神武英明,但出了势力范围,他甚至是弱智,譬如萨达姆。

再说说早到。习惯性的早到,尤其是早到比较久,是一种顺从。从社会功能上讲,早到貌似比迟到好一些,因不会招人烦。然而,迟到者因追求强力控制,常常会发展出强大的意志和能力,所以容易有世俗的成功,而习惯性早到者过于考虑别人,意味着将控制权交给别人,这会导致他们在社会中总处于被动一方,反而影响他们取得成就。

不过,早到者也会有其他方式追求掌控,譬如拖延。他们态度上会显得非常顺从,非常愿意考虑别人,但内心深处,他们很多时候想对别人说“Shit(垃圾)”于是,拖延就成了他们对别人的隐形攻击。

以前,我也将习惯性迟到视为一种攻击,但现在,我觉得不是,它是为了对抗极度焦虑而发展的掌控策略。

温尼科特提出一个概念,足够好的妈妈。一开始我觉得这个要求不算太高,但现在越来越觉得,他说的足够好的妈妈,宛如上帝或耶稣。

我现在想,无论起点如何,我们都要学习如何让自己活在当下。活在当下,即意味着,我不将当下的外部世界视为敌对的,也不逃避自己内心的情绪,而是和当下融为一体,这种融合,即爱,或者说,比爱更大。特别是,比正能量要大很多很多。

一方面,我觉得“足够好的妈妈”是上帝,是耶稣。但另一方面,一想起一个视频“收到礼物的小萝莉2”,又觉得这个要求不算高,做到视频中的父母那样就可以了。父母准备的所有礼物,都很简单,但却是女儿想要的。女儿的真实存在常被看到,所以她的感受流动得那么天然。很多习惯性迟到者或早到者会问,怎么治疗啊?向她学习吧。

多说一句,不断问,怎么治疗啊,有什么方法,就是焦虑的典型表现。这时,不妨静下来,去看看,你的内心在发生着什么。

 
99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