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60%
14.面屄

禅宗第五代祖师弘忍问尼姑玄机:"你的裸体能帮我一个忙吗?"

韩愈的尸体被从牢里抬出去,地上、尸体上湿乎乎的一滩。一个狱卒抬两只手,一个狱卒抬两条腿,还有一个狱卒托着中间的两个屁股蛋子。玄机的人从牢里被放出来,没人给她什么说法儿,玄机也没问什么。一个狱卒打开牢房的门,另一个狱卒递给她一个包裹,里面是进牢房之前被收走的私人物品。一个长了一张老核桃脸的太监从一个角落闪出来,交给玄机一个绣囊,又在瞬间从那个角落闪走。玄机攥着绣囊,里面似乎硬硬的,玄机没立刻打开,看到太监的核桃脸,她心里的眼睛也就看到了躲在某个角落正在用肉眼看她的皇帝李治。

绣囊里是庄阳公主碎成两半的手镯。庄阳公主勒死自己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看到神秀的眼神儿了,里面全是我,没有他自己,也没有别人,也没有别的女人,我也没了,全是那个眼神儿了,别拦着我,我不想再看到其他的了,神秀啊,被这个眼神儿照耀比我自己修道快多了,我得了,我到了,你不用讲什么经了,能给出这个眼神儿就对了,爱死它了,我爱死它了。"庄阳公主倒下的时候,左侧先着地。左手腕上的玉镯碎成两半,新碎的断面仿佛新断了的骨头。庄阳公主买到这个镯子那天,飞到咸宜庵来,对玄机说:"终于找到这只镯子了。你见过这么白的、这么滋润的镯子吗?我就说,你也没见过,我也没见过,前朝管宫里珠宝的老黄公公也没见过。我最近有些瘦了,镯子刚刚能戴进我的左腕,我现在的左腕和神秀的鸡鸡一样粗细。今天十五,今天晚上月亮大,我今天晚上用左手自摸,我靠在榻上,冲着月亮,我用中指和食指反复摸我的阴蒂,我的水流出来,我用中指和食指沾满了,再摸我的阴蒂,再摸,月亮就在我的阴户深处亮起来了,痒痒就像光和烟和根须一样飘出阴户来,牵引我的食指伸进去,牵引我的中指伸进去,月亮真大,牵引我的无名指伸进去,牵引我的小指伸进去,月亮真大,牵引我的拇指伸进去,牵引我的拳头伸进去,牵引我的左腕伸进去,我看到那个玉镯子,像神秀一样完美,像神秀的鸡鸡一样粗细,像神秀的鸡鸡一样完美,我的右手帮忙再撑开一点我的阴户,我的玉镯也伸进去,神秀就在我阴户里面了,我夹住他的龟头,勒住他的脖子,我夹死他。玄机,你说,这是不是一个完美的镯子,完全脱离无常的镯子?玄机,我最开心的,甚至不是它的完美,是我想到,如果它被我的阴户夹碎成两半,神秀看到,会难受成什么样子,多少天才能忘怀。嘿嘿。妈屄的,就这么想着,我的屄屄已经比十五的月亮还亮还水了。"

玄机嘱咐看门老妪闭门谢客,不论什么日子,无论任何人,不放进来。弘忍还是进来了。弘忍的般若掌使到第三手,老妪已经闭不住门了。所谓武功,第一是快,第二是聚。如果在瞬间聚集一个肉身的全部力气,打在咸宜庵的院墙上,院墙都会塌的,别说看门的老妪了。老妪的快已经够快了,聚的功夫还欠些,能量容易被分散掉,弘忍判断,老妪如果像他一样从十岁开始练习般若掌之类的功夫,他现在一定不是老妪的对手。"可惜了。"弘忍想。

弘忍见到玄机的时候,和玄机身体的距离不远。弘忍在紫藤花架外,玄机在紫藤花架下,阳光打下来,弘忍看到玄机的身体若明若暗,局部透明。不二站在弘忍的左手边,不笑,也不皱眉头,垂手站着,四下看着。

玄机说:"让我帮忙的,下场都很惨,找我喝茶的庄阳公主也死了,找我问案的韩愈也死了,何况让我肉体帮忙。庄阳公主让我帮她快乐,她死了。韩愈大人让我帮他展示庄阳是怎么自杀,他也死了。我倒是被证明没有过失,回咸宜庵休息。"

弘忍说:"射精就像撒尿,死就像睡觉,没什么可以留恋。你说的惨,真的惨吗?庄阳公主和韩愈最后是含恨而去?"

玄机说:"你如果坚持,你自己直接问我的裸体吧,她答应,我就没问题。反正你是要求她办点事儿,她答应就好。"

弘忍说:"你怎么知道我的事儿是要她办的?" 玄机说:"你不会真要和我探讨佛理和诗文的。"

弘忍说:"你不问问我想请她帮什么忙吗?"

玄机说:"不问。她不问,我就不问。她也从来没问过什么,看缘分了。"

弘忍说:"好。怎么直接问你的裸体?"

玄机说:"插她一千下,现在。门在你面前,老和尚,用你的小和尚敲敲看吧,我想见识一下你对佛理和诗文的理解。"

不二继续垂手站在院子里,听见在屋里,袈裟解开,床榻打乱,一千次阳具碾压阴户共同发出的呻吟,一百零三次玄机的呻吟,五十四次玄机阴户的呻吟,八次弘忍阳具的呻吟,一次弘忍的呻吟。在这个过程中,不二看见,门帘被风吹动无数次,紫藤花架被太阳激起无数种紫色,自己身体投射在地面上的影子缓慢地做出了无数次变幻。不二朝自己左手食指上吐了一小口吐沫,在眼前竖起,食指上的口水在阳光下闪出无数颜色的亮点,在风里三五成群地消失,直到只剩下竖起的左手中指。

一千次之后,不二听见,"让我死吧!让我庄阳吧!让我韩愈吧!"玄机在屋里喊。

隔了许久,弘忍说:"难道墙上挂着的这张画,就是传说中禅宗初祖菩提达摩大师的旧物吗?传说中就是这种赭红色。"

玄机说:"是。"

弘忍说:"原来传说是真的。达摩大师花了十年功夫不是面壁,而是面屄。不对,其实是一个,面对壁上的屄。这个屄画得实在好,这几笔匪夷所思的几根细细弯弯的毛、似乎流出来的水、下面这一笔形若臀部的曲线。"

玄机说:"你睹物思人,再看几眼吧。"

弘忍说:"我知道庄阳公主和韩愈是怎么死的了。"

玄机说:"皇上李治已经定我无罪了,我人已经又回咸宜庵了。"

弘忍说:"好。"

玄机说:"我的裸体开心了,她问,你想让她帮什么忙?"

弘忍说:"我想让她帮我睡一下慧能和尚和神秀和尚,让她掂掂他们两个人的佛理境界。判断一下,谁悟道了,谁更适合继承衣钵,当禅宗六祖。"

玄机说:"我的裸体是肉做的啊,继承衣钵这样狰狞的问题,她怎么能回答,不是不帮你。"

弘忍说:"我换一种说法吧,我想让她帮我睡一下慧能和尚和神秀和尚,让她感觉一下,这两个男人她更喜欢哪个。"

玄机说:"同时睡还是分别睡?"

弘忍说:"方式和方法,你自己和她自己商量着定吧。"

玄机说:"好,答应你。"

当晚,回到东山寺,不二睡下的时候,月亮非常大。不二梦见弘忍在阳光里走进咸宜庵,肏玄机。一时,弘忍的阳具像火把一样,捅进玄机的身体,玄机的身体如同灯笼一样发出红光。一时,弘忍的阳具就是一个火把,被弘忍举在手里,弘忍顺着玄机的阴道走进玄机的身体里,玄机的身体大得仿佛一个山洞,洞顶一个空隙,空隙上是蓝天,一会儿阳光,一会儿月光,都不是很亮,洞壁布满皱褶,水渗出来,向着弘忍的火把光芒汇拢来。一时,拿弘忍火把的是不是弘忍,是不二,火把的光芒巨大,不二抓在手里,手心滚烫,玄机的水在不二的周围越汇拢越多,不二的水的压力升高,嘶嘶响,也向朝同一方向汇拢去。在要射的一瞬间,不二突然意识到,不能射啊,这是梦里啊,人裸着睡呢,不能射啊,射了唯一的被子就脏了。不二醒了,翻了身子,扯了枕着的经书垫在龟头下面,射了,和玄机的水汇拢在一起,火把的光芒更大了。

不二在射的一瞬间,感觉自己仿佛一个水桶,桶底突然脱落,杂念和精液同时一泻而出,所谓的自己,什么也不剩,什么也不缺。不二忽然意识到,玄机不在眼前,他的手没动一下,他还是射了,弘忍所说的高深修为原来一直就在自己的身上,只是平常被锁在某个地方,一时被打开了而已。

不二睁大了眼,天地洞明,万古长空,一朝风月,什么都在,什么都不在,不多不少,无生无灭。不二楞了很久,不舍得睡。不二又试了试,鸡鸡又硬了起来,想着玄机的样子,透明而光亮,他翻了身,翻开另一页经书,手没动一下,从容地又射了一次。

 
15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