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80%
19.不二

玄机醒来的时候,屋外小雨。身体被不二的精液粘在地面上,挣扎了挣扎,才脱开。不二不在了,绿腰和红团也不在了,弘忍的尸体还在,周围是一群拿着铁头棒子的和尚。

玄机第一次觉得言语无力。玄机不想说任何一个字,因为没有这种语言。玄机不想比较,因为没什么可以比较,甚至她开悟的经历都无法和这次性交比较,或许那次开悟根本不是开悟。

玄机听见空气中不二脆嫩的童声:

"我的杵是金刚的,

我的铃是金刚的,

我周围的海是口水的,

我面前的山是屄肉的。

我铃,口水都是水。

我杵,屄肉都是灰。

一步不退,

心粉粉碎。

你他妈的怎么还在啊,

左踝搭着我的左髂,

右踝搭着我的右髂,

你的屁股压着我莲花座上的莲花。

我说,你听我的铃你看我的杵,

你说,就好你这一口。"

玄机笑了,想,你真是个小孩儿啊,没有其他人告诉过你吗?

拿着铁头棒子的和尚们问:"你见到衣钵了吗?谁拿走了?"

玄机笑了:"我见了衣钵,衣钵不在东山,你们抓到慧能了吗?"玄机吹灭弘忍点起来的蜡烛,合掌而死。

 
20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