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36%
8.周期

五年前春月,恒春藤花开的前后,发梢一样的雨时断时续,风只能摇动柳树最末端的树梢,吹不直酒旗,庄阳公主月经初潮。那个月,庄阳公主向弘忍提出要求,她上香礼佛的时候,周围只有神秀和尚在一旁站立。

庄阳公主十年前第一次见到神秀,她先听到的是神秀的声音。

"云何无明?善男子,一切众生从无始来,种种颠倒,犹如迷人四方易处;妄认四大为自身相,六尘缘影为自心相,譬彼病目见空中华及第二月。善男子,空实无华,病者妄执,由妄执故,非唯惑此虚空自性,亦复迷彼实华生处,由此妄有轮转生死,故名无明。善男子,此无明者,非实有体。如梦中人,梦时非无,及至于醒,了无所得。如众空华,灭于虚空,不可说言有定灭处。何以故?无生处故。一切众生于无生中,妄见生灭,是故说名轮转生死。。。知幻即离,不作方便;离幻即觉,亦无渐次。"

神秀念经时,坐得比其他僧众高一点,声音从神秀的脑后发出。其他僧众静默不动,阳光打下来,被打到的僧袍轻轻摇晃,衣褶缝隙间明暗变化。檀香燃放,没风吹动,一时不知去哪里,在僧众的胸腹脖颈一线上下起伏,窗外透进一阵风,于是上升,缠绕神秀脑后发出的讲经声,一样意思含混而生动,一同升到屋顶。

庄阳公主那时候个子太小,她看不到神秀整张脸,只能看到神秀翕张的嘴和微微前翘的下巴,就看了一整场这个嘴和下巴。神秀那天讲的经文的内容是庄阳公主在回长安城的路上回想起来的,主要内容不是很懂,有一句,庄阳公主有感觉,"一切众生从无始来"。庄阳公主几乎见不到父亲和母亲,他们都忙,忙大事和心事,打巨大的雷,发高烧,也见不到,庄阳公主不知道她怎么来的,为什么来,和周围有什么关系。现在好了,神秀大和尚说了,神秀大和尚说了一句有意义的话,"这其他一切都没有意义。"还有一句,庄阳公主有感觉,但是不以为然,"知幻即离,离幻即觉。"一切都没有意义,幻了就幻了,就此沉迷,离它娘的做甚?觉它娘的做甚?走出去不还是幻吗?索性颠倒梦想,贪嗔痴,花儿如果要开放,哪怕是虚空中的花儿,为什么不该尽情开放?庄阳公主最喜欢的是神秀和尚说的三个字,"善男子",善-男-子,庄阳公主心里念,满眼是神秀和尚的嘴和下巴,善-男-子,阳光和檀香,小腹收紧,想马上回东山寺,拉神秀和尚的右手,善-男-子,咱们去拿斋饭吃吃吧。

五年前,庄阳公主惦着脚,反复拉扯弘忍老和尚的僧袍,说,我昨晚梦见血了,早上起来真的有血了,黑红,死红,你知道什么是死红的颜色吗?就是红到快死了的颜色,我快要死了。我要进香念经,我要神秀大和尚在一旁,不要其他和尚,不要其他妇女,不要其他人,你也不要,只有他一个和尚,只有我一个人进香。

弘忍和尚说,谷雨前的茶,昨天死在摘茶小和尚的手指上,鲜绿,公主要不要尝尝?

这五年来,庄阳公主向皇帝李治老爸要求,免去了东山寺的全部赋税,修了东山寺连接国道的山路,选了三丈高的金丝楠木重雕了宝殿里的佛祖像,捐了金银、玛瑙、珍珠、松石、蜜蜡、宝石、水晶、珊瑚等七宝若干点缀佛祖像,佛祖像的嘴和下巴雕得和神秀和尚的一模一样,还多赏赐了周围三百亩山地,可以种麦、茶、麻、桑树、桃子和棉花,进香的信徒五年内增加了十倍。

弘忍说:"有空常来喝茶吧,你上香时候,神秀会在的。"

庄阳公主上香的时候,并不低头,也不看神秀和尚,双手持着沉香串珠,微微抬头,斜直地看着彩绘金丝楠木的佛祖。神秀和尚侍立一旁,微笑合十,看着庄阳公主,眼睛睁得不大不小。

庄阳公主对着佛祖像,自言自语说:"我怎么就看不够你呢?我怎么眼睛就挪不开你呢?" 庄阳公主的眼睛斜直地看着彩绘金丝楠木的佛祖,佛祖太高,她只能看清楚佛祖的嘴和下巴。

庄阳公主看着佛祖像,继续说:"我小的时候,每年从长安城来一次冯墓山,进香东山寺,每来一次或者每次来,我的个子就高一点,我的奶就大一点,我的毛就多一点,你的阳具就粗一点,你的毛就多一点,你的个子一直没变。你怎么这么大的和尚了,毛和阳具还是没停止生长呢?是的,我就知道,我看见的,我总有办法看见。你说,我怎么就看不够呢?因为毛多了,阳具粗了,哪怕是一点点,你的僧袍下面撑开的角度和皱褶就不一样,何况你不是多一点,不是粗一点,你长得好快啊。弘忍老和尚只跟我说一句话,把木柴劈开,再劈开,再劈开,折腾人啊。我说,是啊,老和尚,我吃了还饿,吃了还饿,明白完了,再糊涂,再明白,再糊涂,折腾人啊。我告诉弘忍老和尚,我不忍了,我不折腾了,我就糊涂了。我如果想得那么明白,还能决定自己什么时候坐化圆寂,死了骨头缝儿里还有舍利子,你们和尚不就没吃喝了吗?世界上,需要有执迷不悟的,万劫不复的,痛不欲生的,生不如死的,才显现你们和尚的价值和可贵啊,我帮你们,我入地狱。"

一时,神秀和尚回看到庄阳公主小的时候,初潮来临,表情严肃,仇恨社会,双手十指和双脚十趾涂上猩红的颜色。神秀和尚看到,庄阳公主看到神秀和尚看到,双手十指收进袖口,脚趾互相遮挡,纠缠在一起,眼神恢复初潮前的小姑娘模样。

庄阳公主看着佛祖像,继续说:"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看你,眼睛离不开你,你丫真好看啊。后来老爹安排我嫁了一个李将军,小李将军。丫原来不姓李,赐给他们家的,搞得我嫁给丫从开始就像乱伦。他爹也是李将军,其实这个李姓是赐给他爹的。老李将军几乎是胡人,打隋朝立了大功,他性能力强,七个老婆,生了三十七个儿子,我们胜利了的时候,只有小李将军还活着,其他三十六个兄弟都战死了。小李将军枪使得好,眼睛长得像你,嘴和下巴都不像你,没人的嘴和下巴像你,你的下巴很尖,嘴巴的宽度和下巴尖儿的宽度一样。然后丫死了,丫自告奋勇去打匈奴了,不打仗怎么显得丫牛屄呢?他从马上下来,上我的床上来,丫阳具太小了,完全没毛。尽管完全没毛,我还是找了半天,你说,丫阳具有多小?我第一次,从来没见过,以为都这样大小呢,我想,怎么办呢?我舌头慢慢舔丫,问题是,丫完全硬了之后,往我嘴里塞,使劲塞,全塞进来,龟头还碰不到我牙齿。再后来,小李将军死了之后,我再嫁了一个诗人,七绝安排得好,二十八个字,唐朝他能排前十。他能感受到常人感受不到的烦恼,春天草绿了,他看到秋天草黄。十五,月圆,他看到初一月残。他时常抱着我哭,说,看到我桃子一样莲花一样蜜瓜一样的脸、胸、屁股,他同时看到我衰老之后,桃核儿一样莲子一样蜜瓜啃剩下的皮一样,他长叹,他说他痛恨流失的东西,心中的激情,笔下的诗,城外的河水,我美丽的容颜。我当时就骂了他祖宗八辈儿,有这么聊天的吗?你妈屄像桃核儿。他不敢骂我八辈儿,他怕生不如死。诗人的脑门长得像你,然后丫也死了,他阳具太大了。我老想,切掉一圈就像你的了。后来,他也死了,自发出血,没止住,就死了。你说,他怎么知道我烦他阳具太大,自己拿刀割自己?再后来,我又嫁了一个还俗的和尚,丫字写得好,尤其是小楷,抄写的经文对于老年妇女有奇效,烧成灰,黄酒服用,能重新来月经。丫还没死,现在还没死,他阳具长得最像你。就是太软,我懒得嘬他,让侍女嘬,完全是粉条,一大把粉条,猪肉炖粉条。大是真大,还长,如果骑马,不用另配马鞭子。嫁了他之后,我一个月来看你一次,月经来的时候,我极度厌世,就来看你。看你一本正经的样子,想,如果我让人把这个如来堂的门封上,把你绑了,然后仔细吃你,你还是那个正经的样子吗?你到快射的时候或者真到了射的时候都不叫啊?应该派你到匈奴去,即使被发现是大唐的探子,给你上酷刑,你也不会招。我想,把你吃到什么时候,你会把我捺倒。你不说话,脱了我裤子,抡起你鸡巴就要插我。我说,我是公主,你不要命了?你说,你是婊子,我不要命了。我说,刚来,血多。你说,就要血多,插着暖和,辣辣的,比平时插着,声音大很多。我想,你快来的时候,你会嚎叫吗?你会用双手掐我的脖子吗?能掐到我再次高潮吗?我喜欢你掐我脖子。我听你讲经,你的声音就像细细的绳子,小牛筋的绳子,一直勒我脖子,善-男-子,善-男-子,我听着就会慢慢窒息,小腹紧绷,下面就湿了。你的眼神儿更像绳子,我披帛拧成的绳子,更滑,更窒息。你别看我,你看我啊,求你了,勒死我吧,我闭着眼睛都看到你在看我,你勒得我好紧,我下面都流成池塘了,太近了,让我死吧,我来了。基本想到这里,我就不厌世了,然后欢喜,然后离开。这些,这一切妄念,我都没和你说过。但是,它们都存在,那时那刻,此时此刻,实在,不空。"

神秀和尚看到庄阳公主第一次出嫁之后的第一个夜晚,看见她的兴高采烈,"我说丫太小了,丫受刺激了,先是舞剑,然后耍枪,然后砍树,然后喝酒,丫现在醉了,骑马上街找鸡去了。丫碰我了,我想你了,你要不要我杀了丫?我让人跟着他呢,丫肏哪个鸡,就把丫和鸡一起抓了,绑了,明天一起送到我爹那里。我爹要面子,一定送丫去打匈奴,带几百匹老马,带一千老兵,除了逃跑,不会别的。丫不能逃,回来是死,逃也是死。"

神秀和尚看到庄阳公主左手臂上的白玉黄金臂环,最白的白玉,凝脂一样,表面似乎滚动清亮的水,三段,中间用黄金连了,黄金上浮雕狮子头。她的左手臂比白玉还白,透射出粉白的光芒。

庄阳公主看着佛祖像,继续说:"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看你,眼睛离不开你。我要杀了弘忍,丫怎么找到你的?怎么培养你的?丫去开妓院更有前途啊。杀了所有其他和尚,那都是什么和尚啊?我要把这整个儿寺庙给你,十个寺庙,二十八个寺庙,都给你,我的周期里,每天都来看你,看不同的你,把你涂了彩绘,趴在你身上看你,你眼睛很湿,我喜欢,我喜欢看你眼里的水。我想和你耍,你修佛的还是修巫术、练下蛊的啊?你穿了我送你的丝绸袈裟,真好看,那个袈裟环也是我送的,真好看。你原来的那个不好,我送的才好。赵国挖出来的绞丝环,战国的,黄玉的,一千年前的物件了,你操屄的时候戴上,延迟射精,高潮迭起。其实,是一套两只,我还留着一只,也是黄玉的。如果阳具太小,碰不到玉环的边缘,我就嘲笑丫。如果太大,被玉环的边缘勒住,我就弄残丫。现在有多少个公主每月来看你?十个?不能超过二十八个啊,否则至少两个会在同一天月经,同一天来看你,给你上香。这样,会出人命的。不超过二十八个也有问题,如果她们同一天月经,同一天来看你,也会出人命的。我想要一件你睾丸皮的皮衣,透明的皮衣,疼痛的皮衣,让我想死你。你说,我逼你还俗好不好?我杀了现在这个写字写得好的,好不好?还是就是现在这样,我爱你一辈子,肏其他人过余生。"

神秀和尚看到庄阳公主在这次出门前,花了漫长的时间梳妆。侍女拿着铜镜站在庄阳公主前面,铜镜正面庄阳公主的脸,铜镜背面腰身细长的青龙在云里飞,白虎在云里飞,朱雀在云里飞,乌龟在云里飞。另一个侍女拿玉梳子站在庄阳公主背后,神秀和尚看到玉梳背上面雕刻的牡丹开放,花瓣层叠繁密,看到侍女一手举起庄阳公主沉重的头发,一手梳理,白玉的梳齿慢慢划破黑色的头发,黑色的头发一绺一绺发出鸟类羽毛才能发出的金属光泽。侍女每划一下,神秀看到自己的心口收紧一下。

每次庄阳公主来,都带来长安城流行的不同发式。比如椎髻,头发高高向上挺起,庄阳公主说,神秀,我梦见了你的阳具。或者坠马髻,头发高高向上挺起,然后九十度角垂下,庄阳公主说,神秀,我梦见了你肏了别的公主,阳具从此不举。还有螺髻,海螺一样高高盘旋,庄阳公主说,神秀,我看见你们的海螺法器,想你吹吹我海螺一样盘旋的身体。

神秀和尚送庄阳公主出门,说:"我觉得庄阳公主的头发还是今天这样盘得蓬松一点好看,喜欢你插在发髻上的小梳子,你有多少把啊?我见过玉的、金的、水晶的、珊瑚的。你喜欢插几把?你喜欢怎么插?我的周期和庄阳公主的月经周期一样。"

 
9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