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56%

第10章 东部行省

正如前几章所述,从共和国时期开始,罗马帝国行省的数量开始逐渐增多。罗马帝国与其他地中海强国和东方强国因贸易冲突而爆发战争,包括埃特鲁里亚人、迦太基和马其顿。罗马因成功的战争而获得大部分领土,还有一部分领土是同盟国或附庸国赠送的。因此,每个行省往往能反映出其起源,即使在罗马人的统治下,通常也或多或少地保留着这一点。例如,小亚细亚和东方存在着一种融合的倾向,东方文化、希腊的文化和希腊化文化传播到大部分地区。然而,小亚细亚中部明显残留着凯尔特文化,这是来自欧洲的早期移民传承下来的。在埃及,尽管王朝的风俗习惯、行政管理和宗教的不可动摇的根基仍遍及整个行省,但后来的托勒密王朝试图使国家完全希腊化。阿非利加北部的大部分地区和昔兰尼加西部处于迦太基人的影响之下,西班牙的部分地区和一些重要的地中海岛屿也受其影响,如西西里。这与伊比利亚半岛的大部分地区和北部、西北部行省的凯尔特文化背景形成鲜明的对比。3世纪末期或4世纪初期,当罗马帝国一分为二时,裂痕必然出现在东部和西部之间,东部的大部分行省都有着希腊或希腊化背景,而西部除了阿非利加,都是那些具有凯尔特文化传统的行省。《职官表》对所有行省进行精确地划分,这是晚期罗马帝国资料的最重要的简编。因此,在研究这些行省时,划分为东西两部分是最合适的。但值得注意的是,如同处理罗马行省管理方面的大多数问题一样,形势通常复杂多变,行省的边界和行政管理方法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许多行省起初作为罗马帝国的附属国或同盟国,由于需要才被降为行省。

东部帝国

东部帝国包括美西亚、色雷斯、马其顿、伊庇鲁斯和欧洲大陆的阿卡亚。在罗马帝国分裂之前,帝国就已经放弃了多瑙河北部的达西亚行省,尽管人们可能将其划在东部,就它与其他多瑙河行省在文化方面的密切关系来看,最好把它作为西部帝国的一部分。在今天的土耳其有亚细亚、利西亚、旁非利亚、比西尼亚、本都、格拉提亚、西里西亚和卡帕多西亚行省,还有远东的大亚美尼亚和美索不达米亚,后面这两个行省只存在很短一段时间。向南有叙利亚及其附属的犹太(后来的巴勒斯坦),还有后来设立的阿拉伯·佩特拉行省。埃及、昔兰尼加以及克里特、塞浦路斯两个岛屿,这就构成了所有东部行省;罗马以一种比较繁琐的方式治理埃及和昔兰尼加。下面按照罗马征服各行省的次序分别加以叙述。(原书插图35~38)

马其顿

马其顿是罗马的第一个东方行省,最初可能包括色萨利、伊庇鲁斯和阿卡亚。此前,菲利普二世和亚历山大一世经过不断的努力,使这个地区统一为一个王国。在他们的统治下,马其顿成为一个重要的军事强国,他们也在巴尔干北部地区推行希腊化的措施。但是,作为统一的王国,马其顿就是因这种政策导致其最终的失败,并引发与扩张中的罗马帝国之间的冲突。公元前167年,罗马将马其顿分成4个自治区,大约在20年后(公元前146年)才将其重新统一,将整个地区合并为一个行省。公元前27年,奥古斯都将伊庇鲁斯和阿卡亚分离出来,使马其顿成为元老行省。这种布局一直持续到提比略统治时期,公元15年,提比略为了巩固多瑙河边境,重新统一马其顿、阿卡亚和美西亚,由元首使节C.波帕埃乌斯·萨比努斯管理整个地区。萨比努斯任职24年,取得了显著的成就,成为罗马帝国在位时间最长的行省总督之一。公元44年,克劳狄改变了提比略的政策,再次将马其顿和阿卡亚作为联合行省置于元老院的控制之下。尼禄进一步采取措施,因为希腊人对其能力的热情赞扬而非卑贱地谄媚,他就把阿卡亚从马其顿总督的控制下“解放”出来。结果,阿卡亚像许多其他希腊城市一样获得了免税的特权。

马其顿行省总督的官邸位于塞尔马海湾的帖撒罗尼卡,这个城市处于连接希腊和中欧的重要的贸易线上。然而,直到3世纪中期它才得到殖民地的地位。塞尔马的道路网与东方其他许多希腊化城市相似,但我们对其早期历史了解很少。西塞罗在被放逐期间,在塞尔马停留一段时间,据其记载,这里有一个财务官和要塞。这个城市似乎主要以建筑物的数量而著称,一直持续到2世纪中后期和3世纪初期,那时有两个广场建筑群和一个小剧院,还有一个竞技场,跑道超过400米(430码)。公元3世纪,由于哥特人对马其顿行省的威胁,罗马帝国修建新型防御工事取代了希腊化时期的要塞。四帝共治时期,城市东部修建的壮观的综合性宫殿使塞尔马更加显赫,这可能与东部的君主伽勒里乌斯有关。

行省的其他一些城市被授予殖民地的地位,也许最使人感兴趣的是培拉,它是马其顿王国的古都,作为亚历山大的出生地而闻名于世。李维描述过罗马人占领此城时的情形,但考古表明其起源可追溯到新石器时代。腓利比也被授予殖民地的地位,这是马其顿的菲利普二世在占领后这个城市后,以其名字命名的城市。菲力比附近的金矿在其早期经济发展中是至关重要的,尽管像行省的其他矿物资源一样,在元首制早期几乎被开采殆尽。在拜占廷时期,腓利比防御城墙再次得到使用,因此得以保留下来。我们通过碑铭能够看出广场上的著名建筑物可追溯到马库斯·奥勒里乌斯时期。像帖撒罗尼卡一样,该城市位于伊格纳提亚大道附近,这条大道横贯南北,把它与多瑙河和中欧的市场连接起来,并因此呈现一派繁荣的景象。

除了上面提及的矿物资源外,行省出产的其他重要经济商品有葡萄酒、木材和纺织品,纺织品是用绵羊和山羊的羊毛织成的。

亚细亚

公元前133年,帕加马国王阿图鲁斯三世将亚细亚遗赠给罗马。因此,亚细亚行省大体上与王国的地理范围一致,也是罗马在亚洲大陆占领的第一块领土。最初包括米西亚、吕底亚、卡里亚、弗里吉亚和皮西底亚,还有沿海的大多数岛屿,直到苇斯帕芗统治时期,才增加了罗得斯岛。奥古斯都统治时期,亚细亚行省由元老院管理,卸任执政官担任行省总督。在所有行省总督职位中,亚细亚行省总督的职位竞争最大,有3个使节和1个财务官协助其工作。虽然行省总督的官邸在帕加马,元首监守使的宅邸和行省金库却设在以弗所,所以在两个城市之间出现竞争。在某种程度上,这种竞争是很多行省发展状况的反映,在这些行省中,控制权在许多城市之间划分,在罗马征服之前这些城市大多数是自治的,一些城市仍保留着这些权利,一些城市则没有。

虽然这些城市的代表形成行省议会作为统一的象征,但其作用因他们之间猜忌的竞争而削弱。为了便于司法管理,行省至少被划分为9个区。最初,行省极其繁荣,表现在城市的发展方面,但这些城市大多位于沿海地区,内地无疑比较贫困。然而,沿海的繁荣主要依靠通往希腊及后来的罗马东西贸易线而实现的。当东部帝国的首都迁到君士坦丁堡时,大部分贸易转向北方,所以不经过这些城市了。

米西亚地区的主要城市是帕加马,其建筑物和遗迹相当出名。城市中心有一座陡峭的山,山上建有卫城。这个早期的希腊化城市在山南坡建造了许多房屋,但在元首制时期边界也越过平原向西延伸。我们已经确定防御工事的修建年代,最晚的工事建于3世纪,以公元前3世纪修建的城墙的大部分路线为基础。这个城市有两个广场:一个在山顶,另一个在山南的山脚下。山坡也有天然的缓坡,有座位的梯形剧场依山而建。体育馆分为3层,是这个地区另一个宏大的综合性建筑。南城的大多数建筑建于公元2世纪,即图拉真和哈德良时期。所谓的“红色庭院”是用砖而不是用石头修建的,这是献祭给3个埃及神的宗教建筑物。我们也能看见另一个剧场和圆形竞技场的遗迹。北城由密封的水道供水,其他水道从40公里(25英里)远的地区引水。

亚细亚的另一个重要城市是以弗所,因拥有古代世界七大奇迹之一——黛安娜神庙而闻名。其他著名的建筑物包括港湾浴场、可容纳24000人的剧场、凯尔苏斯的图书馆。在图密善消除痕迹之后,巨大的图密善神庙重新献祭给苇斯帕芗,还有更为小巧精致的哈德良神庙,将两者相比是很有趣的。在其他许多城市中,卡里亚的阿芙洛狄西阿斯和弗里吉亚的阿帕美亚值得一提。阿帕美亚是行省议会中心,阿芙洛狄西阿斯以其悠久的历史和壮观的阿芙洛狄特神庙闻名,并因此而得名。最近在阿芙洛狄西阿斯西南角进行挖掘,出土了大量戴克里先价格敕令的雕刻碎片,可能曾在附近长方形廊柱大厅的墙上公示。

西里西亚

这个地区位于小亚细亚的东南部,其历史是盛衰交错的,直到公元72年苇斯帕芗使之成为元首行省,由近卫军长官代理人管理。此前,早在公元前102年东部就被罗马占领,作为镇压横行于这个地区的地中海海盗的军事基地。但直到公元前67年庞培才彻底剿灭海盗。西里西亚曾经包括弗里吉亚和皮西底亚,直到它们作为原来的帕加马王国的一部分归入亚细亚行省。西塞罗曾担任西雷提亚的行省总督,人们可能错误地认为西里西亚包括利西亚、旁非利亚、皮西底亚和弗吉里亚。许多年以来,北部的大部分地区由依附国王管辖,但在奥古斯都时期,这个行省缩小到只有东部地区,处于财务长官级监守使管理之下,他向邻近行省叙利亚的使节负责,西部一部分地区隶属于格拉提亚。而剩下的地区由格拉提亚、卡帕多西亚、科马根的依附国王们统治。如上文所述,最终,苇斯帕芗重新组建行省,镇压了残留的依附统治者。虽然西部是多山地区,但东部拥有极为丰饶的土地,盛产亚麻、水果、橄榄、葡萄酒和小麦,西部出产优质的木材。亚细亚和叙利亚之间的主要贸易线经过西里西亚行省,所以也具有战略上和经济上的重要性。

塔苏斯是行省的重要城市,东方的文化中心,其最有名的居民是圣·保罗。克里奥帕特拉在向北旅行去会见安东尼时也游览过此地。虽然我们确认了其遗址,但因其被现代城市所覆盖而鲜为人知,而其曾经闻名于世的内陆水域港口现在却变成一片沼泽地。

比西尼亚和本都

与亚细亚一样,比西尼亚行省与邻近的本都是依附国王尼科米底斯四世赠给罗马的。庞培最先确立了行省的机构,为了便于行政管理,将这个地区在各城市间划分。帝国初期,它是一个元老行省,由卸任执政官管理。然而,因其处于黑海口,其战略意义日益引起元首们的关注。元首代理人开始被授予极大的权力,后来,图拉真和哈德良任命特使,普林尼就是特使之一,马库斯·奥勒里乌斯最终完成了它向元首行省的转变。

与亚细亚行省相似,行省中的许多城市出现的竞争,经常导致过度的消耗,像普林尼这种特使的任务之一就是控制竞争。哈德良在尼科米底亚设立了使节总部,尼科米底亚的地理位置在某些方面可与帕加马相媲美,它穿越欧洲与小亚细亚之间东西贸易线的北部。在帝国晚期,尼科米底亚的优势与君士坦丁堡相差无几。实际上,在戴克里先统治时期,尼科米底亚在短期内曾作为东部帝国的首都,戴克里先在这里为自己建了一座宫殿。普林尼给图拉真写信时常常提及这个城市,甚至使元首关注极其细微的问题。普林尼提及两个水道的巨大花销,都因不能为整个城市供水而未完成就停工了。普林尼还提及为了改善贸易线,通过开凿运河将内陆湖与海连接起来。尼科米底亚也有军队驻地,在帝国晚期成为黑海舰队的司令部。

在尼科米底亚的南部不远处就是主要竞争对手——尼西亚,它甚至争取成为行省总督官邸的所在地。很多君主关注尼西亚的发展,公元325年,君士坦丁在此召开宗教会议,而查士丁尼在此为自己建造一座宫殿。尼西亚位于阿斯坎尼亚湖滨,使其非常幸运,到处是肥沃的土地,与行省的一些重要山谷的土壤非常相似,而行省的其他城市多山。另一个重要城市普鲁撒,位于尼科米底亚通向本都的阿马斯拉的主干道上。其他城市在希腊城镇的基础上建立,得到殖民地的权力,在元首制时期也设立一些新机构。总之,行省繁荣昌盛,海岸平原与河谷的农产品为行省创造了大部分财富,行省也出产一些优良的大理石和木材。

昔兰尼加和克里特

昔兰尼加是阿非利加海岸一块狭小且丰饶的土地,在锡德拉海湾的东面。因广阔的贫瘠沙漠而与邻近的行省相分离,东面是埃及、西面是阿非利加。远处的沙漠和南面绵延不绝的丘陵将其与内地隔断。昔兰尼加由最初的5个希腊殖民地构成,通常称为五角城邦——昔兰尼、阿波罗尼亚、托勒密、阿西诺和贝雷尼塞。昔兰尼加与阿非利加其他地区隔断的地理位置使其北部朝向克里特和希腊。这个地区一度处于埃及的控制之下,直到罗马将其作为独立的王国归属托勒密王朝。在埃及恢复统治后不久,公元前96年昔兰尼加被遗赠给罗马,王室土地被没收,但各个城市仍保留自治权。这个地区陷入混乱,公元前74年这个地区被组建成行省,7年之后,罗马把从海盗手中征服的克里特并入这个行省。最终,奥古斯都将昔兰尼加与克里特作为一个固定的元老行省。昔兰尼城本身因为出土一个碑铭而闻名,包括奥古斯都的5个敕令,其中4个在这个行省实施。

昔兰尼位于距海岸数十公里的内陆。阿波罗尼亚是作为其港口而被建成一个独立的城市。我们对行省这个最重要城市的了解主要源自出土文物和碑铭,其最初的繁荣有赖于农业生产,出产谷物、羊毛、油和马匹,还有一种叫作串叶松香草的药用植物。然而,至普林尼写作《自然史》时,错误的管理使这种植物实际上已经灭绝。在1世纪末和2世纪初犹太人的叛乱中,城市及整个地区蒙受重大损失,哈德良不仅派来新的拓殖者,而且也恢复了许多建筑物,可能是他授予昔兰尼和阿西诺殖民地的地位,并建立名为哈德良堡的新机构。

克里特是这个联合行省中的不太繁荣的地区,是克诺索斯的重要城镇,曾经是著名的米诺斯王国的都城。在元首制时期,大多数建筑物直到2世纪时才得以修建。奥古斯都将这个地区巨额财产授予坎佩尼安家族。

叙利亚

叙利亚曾经是塞琉古王朝的领土,北至黑海,南达红海,但在公元前1世纪中期,遭到阿拉伯人、帕提亚人、埃及人和犹太人侵袭,一些地方统治者创立自己的王国。最后,庞培迫使其投降,虽然在公元前64年组建成行省,但许多依附国保留下来,一些希腊城市仍保持着自由。元首制时期,叙利亚成为东方最重要的军事指挥中心,最初由代行政长官代理人指挥4个军团,应付幼发拉底河对面强大的帕提亚帝国。犹太的犹太王国曾在短期内由一个向叙利亚总督负责的财务级监守使管理,但随着犹太人叛乱和公元70年洗劫巴勒斯坦,犹太有了自己的行省机构和近卫军长官代理人指挥的驻军。后来,哈德良将耶路撒冷城重建为殖民地,此外,还增加了一个军团,并把总督的级别提升至执政官代理人级别。另外,行省改名为叙利亚·巴勒斯坦。其他王国逐渐被并入这个重要的行省,特别是公元72年科马根及公元93年伊特利尔并入行省。图拉真从红海南部边界划分出一个新的阿拉伯·佩特拉行省,由近卫军长官代理人的管理。

总之,城市较少,大部分乡村地区以村庄的形式进行管理。结果,由于地域广阔,一些城市范围极大,穿越阿拉伯沙漠的贸易线使城市相当繁荣。这样的贸易中心有安条克、拥有较多绿洲的帕尔米拉。大马士革因这种贸易和乡村地区的农产品而发展起来,农产品包括杉木、葡萄酒、海枣、李子、坚果、柠檬和羊毛。最富饶的地区是海岸平原和河谷,河谷将南北走向的山脊一分为二,挡住沙漠地区。两个重要产业是玻璃制造和著名的提尔红紫染料的生产。

安条克是行省最重要的城市,位于奥伦特斯河畔,距地中海海岸40公里(25英里),在东方到小亚细亚的主要贸易线上。早在罗马人到来之前,安条克呈现出希波多米亚发展格局,建筑面积不断扩大,面积最大的建筑物占地超过4.5平方公里。我们从文献资料可以得知这个城市的历史和组织,尤其是利巴尼乌斯的记载。公元2世纪主要街道是城市的中轴线,27米(30码)宽,两侧有柱廊。提比略为这个不断扩大的城市建造防御工事,查士丁尼重建了这些防御工事。戴克里先重建了皇宫,文献中提到许多其他公共建筑物和纪念碑,但不可能确定所有建筑物的位置,因为它们深深地埋藏在现代城市的下面。然而这个城市具有明显的劣势,它处于一个地震多发的地区,很多次都遭到严重的破坏或摧毁,幸运的是每一次都得到元首的重建。

帕尔米拉是行省的另一个重要城市,其重要遗址位于现在著名的叙利亚沙漠中。它最初得到发展的根本原因是拥有良好的绿洲,为去往大马士革、苏腊和安条克的那些穿越沙漠的商旅队提供饮水。关于各类商品征收的关税表保留下来。帕尔米拉极其富有且统治着辽阔的区域,在罗马帝国3世纪危机时期,帕尔米拉建立起自己王室政权,暂时设法保护罗马放弃的东部边境。但由于其权力太强大而威胁到罗马帝国,结果遭到削弱,奥勒良摧毁了这个城市,因此它再也未能完全恢复原状。

塞浦路斯

在埃及的托勒密王朝时期,罗马于公元前58年吞并塞浦路斯岛,为了便于管理,将其并入西里西亚的大陆行省。凯撒使克里奥帕特拉暂时恢复了对塞浦路斯岛的控制。亚克兴战役后,罗马帝国将之重新收回,奥古斯都使之成为一个较小的元老行省。最重要的城市是帕福斯,同时也是卸任执政官级总督的官邸所在地,一直持续到4世纪,后来转移到萨拉米斯,可能是地震摧毁了帕福斯。我们在帕福斯仍能发现防御工事的遗迹,围起近100公顷(250英亩)的地区。在托勒密王朝的统治下,行省以其造船技术而闻名,但其经济繁荣的主因在于拥有丰富的铜矿,尽管可以确定至元首制时期其资源近于枯竭。

埃及

托勒密王朝的统治者试图使埃及希腊化,除了在类似亚历山大里亚这样重要的城市之外,他们没能取得真正的成功。尽管希腊语成为官方语言,但乡村地区的居民仍说埃及语,崇拜埃及的神祗,按照埃及人的原则处理问题。

众所周知,罗马统治埃及的方式成为庞培和凯撒之间内战的焦点,后来又成为屋大维和安东尼争夺的焦点。奥古斯都曾获得统治整个行省的权利,不知何种原因,实际上使其成为帝国的地产,由近卫军长官管理,这个职位被认为是骑士等级的最高官职。这个近卫军长官统帅一支军队,这一点比较特殊,最初在奥古斯都统治时期,他统帅3个军团,提比略时期统帅2个军团,2世纪时只剩1个军团。罗马在尼罗河谷和内地也部署了大量辅军,他们的义务是接受军事和行政管理。值得注意的是,奥古斯都规定:没有他的许可,元老不能进入这个行省,他的继任者仍维持这个规定。行省南部边界延伸到尼罗河的第一个大瀑布,然而实际上几乎包括整个富饶的狭长地带,这个地带每年都会得到河水的灌溉,还包括三角洲地区。此外,许多绿洲,特别是法尤姆地区,尼罗河西部逐渐发展起来,而介于尼罗河和红海之间的贫瘠山地拥有重要的矿物资源,包括像红色斑岩这样装饰用的建筑石头。大量出口的小麦被运到罗马,也出产其他蔬菜、纸草和柠檬。

这个行省与帝国其他行省的组织不同,在很大程度上保留着托勒密王朝的传统制度,广泛的中央集权和官僚政治,隶属于政府的官员,其职责就是使献给元首的税收最大化。最重要城市是亚历山大里亚,在其附近驻扎着重要的军团。虽然这个城市被正式授予自治权,但在实际中恐怕没有这种权力。众所周知,在罗马统治早期没有城市议会。当时,亚历山大里亚有希腊人、罗马人、埃及人和犹太人,他们之间经常出现矛盾,就居民的多样性来看,由地方行政长官负责公共秩序,这是非常必要的。然而,一些像犹太人这类的团体,他们拥有自己独立的组织。在其他方面,亚历山大里亚仍拥有一个城市的职能,任命地方官员、献辞和颁布名誉法令。亚历山大里亚有一个优良的港口,有两个灯塔,能容纳帝国一些最大的商船。但除了亚历山大里亚,希腊化城市很少,只有瑙克拉提斯、帕拉托尼乌姆和托勒密。直到哈德良统治时期,才在三角洲和南部边境之间的安蒂诺波利斯建立了第5个希腊化城市,以瑙克拉提斯作参照而修建的。然而埃及逐渐实现自治,塞维鲁恢复了亚历山大里亚的城市议会,这是变革的开端。公元4世纪当大多数拥有乡村的诺姆转变成城市领土时,这种转变完成。但即使那时,也很少出现罗马化的现象,并且住在行省内的退伍士兵和军官很快融入群众当中,变成“当地人”。

阿卡亚

这个行省位于希腊半岛南部地区,包括许多古代希腊城邦。因为出现一次叛乱,从公元前146年起阿卡亚附属于马其顿行省(参见176-177页)。然而,按照各个城市在叛乱中的表现,它们的待遇不同。雅典和斯巴达结成同盟国家;一些城市免除苛捐杂税;科林斯、底比斯、卡尔基斯被摧毁,整个地区被解除武装,所有防御工事被拆除。亚克兴战役之后,奥古斯都将阿卡亚从马其顿行省分离出来,与埃陀利亚、色萨利、伊庇鲁斯的部分地区及阿卡那尼亚联合组成一个新的元老行省。总督府邸设在科林斯,公元前44年朱里乌斯·凯撒将科林斯重建为罗马的殖民地。提比略重新将阿卡亚和马其顿联合组成元首行省,由美西亚使节治理。直到克劳狄统治时期,他又将其恢复为元老行省。由于阿卡亚接受了尼禄的喜好而获得了真正的自由,后来被苇斯帕芗撤销。最迟在安东尼·庇乌斯统治时期,伊庇鲁斯作为一个独立的行省分离出来,而色萨利与马其顿合并。特别在哈德良统治期间,在新形成的泛希腊同盟内,各个城市繁荣起来,哈德良开始兴建大量建筑物,在行省的首府——科林斯兴建一个巨大的新型综合性浴场。

科林斯作为行省首府,在许多方面受益。在凯撒里亚殖民地建立之后,公元1世纪早期似乎酝酿着一个伟大的建筑计划。在城市劫掠中遭到破坏、仍有大量残留的希腊建筑得以重建。因此阿波罗神庙、剧院和阿斯克勒庇俄斯神庙得到重新兴建。在去往广场的主干路上修建一个可能用来纪念殖民地奠基的拱门。在柱廊周围至少兴建了3个长方形大会堂,其中一个拥有U型会议室。维纳斯神庙、赫拉克利斯神庙及后来康茂德神庙都集中在这个综合性建筑内。以罗马方式重建的希腊剧院后来发生改变,乐队演奏处变成舞台,甚至可以提供水上表演。附近有一个小型的圆形剧场,还有被柱廊围绕着的特别市场区,这证明了城市的商业繁荣。城市的地质构造使之供水相当好,多孔石灰石放在不透水的黏土上,这样水渗透岩石顺着石头和黏土的接触面流出,接触面嵌入大型的蓄水池中,这里也有更为传统的导水管。

vik's Ebooks, kindle电子书在线阅读与下载

图58 雅典的市场

与罗马帝国其他地区的新公共区域一样,公元前1世纪末,这个市场作为整体建筑的一部分而设计的。长方形的广场被柱廊围绕着,人们可以通过一座纪念性拱门而进入。广场内有商店、市场管理者的办公室、公共厕所。离广场不远处我们可以看到一座八角形风塔,建于希腊化时代,内有一个精致的纪念性大钟。

私人房屋证明了大多数居民的财富,也显示出意大利建筑师的影响。然而,尽管这些方面都表明地方自治的成功,仍有一些城市被授予殖民地的权力,像雅典这样的城市仍然保持繁荣,商业衰落,人口和财富随之减少。少数富有的土地所有者形成的大地产掩盖了较贫困的城市,一些乡村地区仍保持着一定程度的兴旺,但从未恢复到古代希腊的水平。

格拉提亚

这个行省位于小亚细亚中部,分布着不同种族。境内绝大部分是凯尔特人,他们是公元前278年最初越过欧洲迁徙而来的移民。公元前25年脱离依附统治者的王国而组成罗马行省,包括弗里吉亚的部分地区、皮西底亚、利考尼亚,可能还有旁非利亚。后来,本都和帕夫拉哥尼亚也属于这个行省。最初总督是近卫军长官代理人,但当苇斯帕芗增加了卡帕多西亚和小亚美尼亚时,总督的地位被提高至执政官级别。这些设置只持续一小段时间。当图拉真发动东方战争时,将本都地区、小亚美尼亚、利考尼亚和卡帕多西亚置于一个独立的近卫军长官代理人管理之下,格拉提亚的面积大大缩小。哈德良统治晚期格拉提亚的面积似乎进一步缩小。

vik's Ebooks, kindle电子书在线阅读与下载

图59 卡拉卡浴场

罗马卡拉卡拉浴场的镶嵌地面和巨大的拱顶,卡拉卡拉试图比其前辈统治者建造的浴场更宏大,以其慷慨大方收买罗马公民。

这个行省只有几个城市,一些城市在奥古斯都时期接受了殖民地的地位,例如皮西底亚的安条克。首府和总督的官邸在安卡拉,主要因刻在石板上的奥古斯都自传的副本而闻名,包括拉丁语和希腊语两个版本,被安放在神庙的墙壁上及献祭罗马女神和奥古斯都的地方。大多数古代遗址被埋在现代城市的下面。然而,卡拉卡拉统治时期修建的大型浴场被挖掘出来,因其拥有大量的加温室而闻名,也许这因为小亚中部冬季的严寒而特意建造的。这个城市在罗马时期和拜占廷时期都很繁荣,在拜占廷时期因抵御来自东方的入侵,防御工事大大增强。

非常有趣的是,在罗马的统治下,早期凯尔特移民的部落实体保留下来,与后来高卢和不列颠的部落情况相关无几(参见198页)。在行政上,他们被划分成3个区域:托利斯托伯吉、特科托塞吉斯和特罗科米。安卡拉最初是特科托塞吉斯的部落首府。同在高卢一样,部落拥有一个重要的议会,在德赖内梅图姆召集会议,因其可以审判重大刑事案件,似乎比高卢议会拥有更大的权利。4世纪晚期,当圣·哲罗姆游历这个行省时,他发现凯尔特语仍普遍流行。

旁非利亚

旁非利亚是小亚西南的滨海地区,在亚细亚行省东部。最初于公元前189年由塞琉古国王安提奥库斯三世赠给罗马。从公元前102年至公元前44年,它似乎成为西里西亚行省的一部分,只是在后来才转归亚细亚行省。暂时由依附统治者阿密塔斯统治,在他死后成为格拉提亚行省的一部分,这是奥古斯都所作的决策。克劳狄改变这种布局,组成利西亚-旁非利亚这个新行省。当伽尔巴解放利西亚人时,他取消这种安排。最终,苇斯帕芗重新组成克劳狄的元首行省,尽管旁非利亚仍保留独立于利西亚人的议会。哈德良因获得比西尼亚行省,将这个联合行省交与元老院,此后旁非利亚处于元老院的控制之下。

利西亚的主要城市可能是桑索斯,位于具有同样名称的一条河边,距海岸约12公里(7.5英里),而希德、佩尔格或阿斯彭杜斯与旁非利亚相似。这个地区可能是帝国中城市最密集的地区,普林尼说仅利西亚就有36个城市。元首制时期一些城市仍保持自由,而有些城市却被剥夺自由,并且必须纳税。即使这样,也未促使城市联盟的解体,所有城市仍拥有投票权,仍继续制造和发行他们自己的货币。行省中最有名的城市遗址是阿斯彭杜斯,位于距欧里梅敦河约13公里(8英里)的内陆。它拥有帝国中保存最好的罗马剧场之一,2世纪由当地建筑师芝诺建造的。其他建筑物已经得到确认,包括市场和一个带有厢房的巨大长方形会堂,还有体育馆和市场大厅。克劳狄乌斯·伊塔里库斯为居民安装了导水管,使用有压力的管子,这是在坚硬的岩石上钻孔制成的,还有一个吸水管系统,将水提升至山顶的城市。

卡帕多西亚

小亚西部的区域成为卡帕多西亚行省,这个地区地势崎岖不平,尽管有些地区为马、骡和绵羊提供了优良的牧草,但普遍不适于人们居住。然而,冬季的严寒致使作物只有耐寒的谷类和水果。城市化进程很慢。在罗马人到来之前,大多数土著居民生活在村庄里,处于一种类似于封建地产的体系之下。在米特里达提战争之后,庞培使这个地区恢复其原来的统治秩序,直到公元17年,仍是一个依附性国家。一次危机表明接连继位的国王们是不可靠的,考虑到这个地区在东部边境的战略意义,提比略将之吞并。最初是财政官级别的行省,没有驻军,后来被苇斯帕芗并入格拉提亚行省(参见185页),由执政官级代理人治理,直到图拉真使卡帕多西亚和本都成为一个独立的行省。行省的内部行政管理大部分仍与依附国时期相同,分成11个行政区,每个区都有自己的军事领袖。沿着幼发拉底河的大部分东部边界形成罗马帝国的东部边境,一直是政治上的敏感地区。但大量驻军调往边界以及修建通往内地的战略性道路,使当地居民受益匪浅。结果,一些地区获取自治权或殖民地的地位,但其他的乡村地区成了不断扩大的帝国地产,这对当地居民完全无益。

行省首府位于凯撒里亚·卡帕多西亚,是马扎卡的古城,由庞培重建。我们对此城知之甚少。另一个重要地点在黑海沿岸,即黑海山脚下的特拉佩朱斯。最初,这里是一个通行无阻的近岸锚地,位于吉尔加纳海峡与幼发拉底河之间一条贸易航线的北部终点。因此,这个城市不仅发展成为一个商业基地,而且作为东部边境的供应港口和庞提卡海军的重要基地。哈德良以双防波堤将港口封闭,在帝国晚期成为军团的要塞。在最南部边境,几个城市成为永久要塞的所在地,如梅里特纳的要塞,这个古代城市在图拉真时期获得殖民地的地位。

色雷斯

尽管色雷斯靠近罗马,但作为一个行省并入罗马却相当晚。在此之前,在一些依附国王的统治下色雷斯经历了几度变迁兴衰,弑君事件经常发生。公元46年最后一个国王被他的妻子谋杀,克劳狄以此为借口将其组成一个行省,由一个财务长官级监守使治理。图拉真将总督的地位降为近卫军长官代理人。虽然有一些驻军驻扎在行省,但实际上是由美西亚行省总督提供防御。如同卡帕多西亚行省一样,色雷斯只有几个城市,行政管理的方式也大致相同。中央官僚机构被划分成许多部门,由行政长官管理。克劳狄、尼禄、苇斯帕芗、图拉真和哈德良都设立一些新的殖民地。行省首府是培里图斯,位于马尔马拉海北岸,距离拜占廷不远。近海贸易和近河贸易包括酒、木材和纺织品,但“出口”到早期帝国最重要的商品是骑兵,在罗马军队有许多辅军和色雷斯人骑兵。

阿拉伯·佩特拉

直到公元105年图拉真统治时期,为了保护从东方到叙利亚沿途的商旅队,这个行省才得以正式组建,其总督是拥有一个军团的近卫军长官代理人。这个地区是原来纳巴太王国的一部分,因保护其有限的水源而逐渐发展起来。奥古斯都向南远征到达亚丁,向来自印度和东方的商人开放红海。调味品、黄金、宝石和香料成为最珍贵的贸易品。图拉真修建了从红海的亚喀巴经由佩特拉和博斯特拉到达大马士革的道路,贸易因此更便利。

两个最重要的城市是博斯特拉和佩特拉,前者是行省首府,并且作为军团基地。博斯特拉是因其外观而出名的城市,几乎全用黑色玄武岩建造的。虽然现代城市将之覆盖,但从存留下来的遗址可以看出某些信息。这些遗址包括剧场和作为总督官邸的庞大宫殿群。这个城市最终被提升至殖民地的地位。佩特拉是古纳巴太王国的首都,因其地理位置而闻名于世,它位于一个由沙岩峭壁环绕的盆地,并且只有通过岩石中2公里长(1.25英里)的峡谷才能到达。佩特拉主要因其岩石的颜色而闻名,从峡谷及周围悬崖上开凿的岩石能做成精致的墓碑。我们已知此城拥有大型剧场和小型剧场,还可能有市场和神庙。

大亚美尼亚

这个王国在卡帕多西亚的东北,幼发拉底河边,是罗马和帕提亚长期争夺的地方。只有罗马指定的人选登上王位时,罗马通常才会使这个地区不受侵扰。庞培战争之后,这个王国成为罗马的保护国。奥古斯都及其继任者意欲维持这种状态,但却不太成功,在重要竞争者之间经常发生严重的争夺战争。公元114年,图拉真使这个王国成为拥有一个代理人和财务长官的行省,暂时解决了罗马的问题。但仅仅在3年之后,哈德良就放弃了这个王国,使之恢复原状。

美索不达米亚

这个地区基本上位于底格里斯河与幼发拉底河之间,远至波斯湾的源头,图拉真在帕提亚战争中将之吞并。同亚美尼亚一样,美索不达米亚行省在组建后不久就被哈德良放弃。公元162~165年卢西乌斯·维鲁斯再次将之征服,当塞维鲁与衰弱的帕提亚进行战争时,在西北部巩固了维鲁斯的胜利成果,创建一个行省,只是在3世纪末期这个行省向新兴的、更强大的波斯萨珊王朝屈服。不过,作为老兵殖民地建立了许多新城市,尤其是塞维鲁或卡拉卡拉统治时期的卡尔哈。辛加拉和埃德萨的其他城市都不值得一提,埃德萨曾是统治奥斯尔欧尼地区的王国的首都。但这个地区同亚美尼亚一样,一直是当时欧洲重要国家和西亚之间的一个缓冲地带。

 
13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