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60%

第11章 西部行省

同东部行省一样,本章按照罗马征服的顺序对西部行省逐个进行叙述。

西部帝国

西西里

西西里是被罗马征服的第一块意大利境外的领土。在罗马入侵之前,希腊和腓尼基的殖民者曾来到西西里,进行专制统治,迦太基人也曾侵入。迦太基与罗马之间的冲突导致迦太基人在西西里的统治彻底失败,公元前211年在罗马征服叙拉古之后,整个半岛成为罗马的一个行省。最初由行政长官治理,后来由卸任行政长官管理,最终由卸任执政官治理,有两个财务官协助。同后来新征服的其他行省一样,罗马以不同方式的管理城市:一些城市接受了同盟的地位,如塔欧米纳;一些城市仍然有免税的特权,如塞格斯塔,而其余的城市则交税或租金——有时两种都交。大多数土地是公有地,最初生产罗马人生活所需的谷类。由于个别罗马人在新行省的投资,随之而来的则是由奴隶耕种的规模庞大的拉蒂芬丁的发展。但公元前73至公元前71年,臭名昭著的C.维里斯总督治理行省时,他的名字成为勒索和贪污等所有行为的代名词,最终,他回到罗马就因其罪行而在元老院受到指控,由西塞罗提出公诉。在审判报告中,西塞罗提出了许多关于行省管理方面的重要建议。凯撒授予市民拉丁公民权,但奥古斯都取消这种普遍授予,仅限于一些城市。不过,一些城市拥有了罗马公民权。结果,免税的罗马殖民地和自治市混合,城市因获得拉丁公民权,上交的税金增多。奥古斯都建立了6个老兵殖民地,其中叙拉古、塔欧米纳和卡塔尼亚大概是最重要的殖民地。

叙拉古大概是最重要的城市,在罗马统治时期,是总督官邸所在地,当奥古斯都使这个城市变成殖民地时,它已经具有悠久的历史了。无疑,新殖民者起到了恢复城市活力的作用,因为其地位正在下降。我们只发现了建筑物的遗迹,因为大部分遗址仍被现代城市所覆盖。挖掘出来最古老的一个建筑是公元前6世纪的阿波罗神庙,最初由希腊殖民者修建,在以后的岁月里适应了发展的需要。这里也有献祭朱庇特的小型神庙。半圆形剧院也是希腊人修建的,因为它从城市岩石立面开凿出来,所以也存留下来,还有一个广场。不远处有一个相似结构的圆形剧场,可能建于公元3世纪。它是罗马帝国最大的剧场之一,长199米(218码),宽140米(153码)。叙拉古也因其保存完好的防御线而闻名,主要线路长27公里(14.75英里),规模宏大,虽然改建工程一直持续到拜占廷时期,但大部分建筑可追溯到公元前5世纪。最重要的是,城市的两个天然海港曾作为雅典舰队的基地,后来成为迦太基舰队的基地。至于岛上的其他重要城市,塔欧米纳主要因其修建于公元2世纪的剧场而闻名,从城市一座小山的岩石立面开凿出来的。从其大礼堂可能看到从地中海海岸至埃特那山顶的优美风景,可以充当舞台建筑的最佳背景。

撒丁尼亚和科西嘉

最初,这两个岛屿是罗马从迦太基人手中夺来的,公元前227年组成一个行省,由行政长官治理。这个行省几乎没有特许权,共和国时期,没有免税城市。与西西里一样,撒丁尼亚需要纳税、为罗马供应谷物。科西嘉多丘陵且土地贫瘠,出产造船用的优质木材,还有牛。两个岛上都有凶暴的、难以控制的土著居民。在被征服后,撒丁尼亚因叛乱而分裂长达一个世纪之久,在叛乱最终被镇压之后,人们变成强盗。只有科西嘉东海岸及其优良的海港完全处于罗马的控制之下,实际上,多山的西部地区被罗马放弃。帝国时期,奥古斯都最初将两个岛屿置于元老院的控制之下,由行政长官级别的执政官治理,但6年之后变成元首行省,由财务官级监守使管理。作为解放阿卡亚的回报,尼禄将这两个岛屿划归元老院。苇斯帕芗统治时期,再度成为元首行省。最终,马库斯·奥勒里乌斯用这两个岛屿与元老院换取了西班牙南部的柏提卡。两个岛屿在这个时期得到一定程度的发展,撒丁尼亚的铁矿、银矿及其他作物为之奠定了良好的经济基础。两个岛屿在元首制晚期成为两个独立的行省。

卡拉里斯即现在的卡利亚里,是撒丁尼亚最重要的城市,在苏拉时期成为自治市,凯撒授予其居民全权罗马公民权。但我们对这个城市知之甚少。有一条水道仍发挥作用,为现代城市供水。我们已经发现浴场和圆形剧场的遗迹。由于比较罕见,漂洗工作坊的大量遗迹是最有价值的,根据房间中的马赛克判断,它可能是共和国时期的建筑物。岛上建立了另外两个殖民地。与之大不相同,在科西嘉建立了两个老兵殖民地——阿来里亚和马里亚那,它们都位于东海岸。阿莱西亚由凯撒建立,奥古斯都加以扩建,当这个两个岛屿成为行省时,阿来里亚成为行政首府。我们仍可看见部分防御工事,包括一个主门。我们已经确定广场的位置,可能包括一个献祭奥古斯都和罗马的神庙,建于哈德良时期。海港附近有带有浴场的房屋,以密塞努姆为基地的舰队分队曾经住在这里。

西班牙

虽然伊比利亚半岛最终分成3个行省,但它们拥有一个共同的名称,这反映了罗马逐步将其征服的进程,后来对其进行组建。

腓尼基人、希腊人和迦太基人先后在西班牙建立殖民地,主要在东南海岸或其附近。在布匿战争中,当罗马与迦太基开战时,从罗马向北的意大利海岸线,沿着高卢和西班牙的东、南海岸,这是迦太基进攻罗马的主要路线,最终罗马以此为据点进攻迦太基。这个地区的战略意义逐渐增大,因此罗马必须将之征服并加强防卫。公元前206年,罗马首先将迦太基从其欧洲的根据地驱逐出去。结果,罗马占领了从比利牛斯山脉至直布罗陀海峡的狭长海岸地带,首次将这一区域划分成两部分,分别由两个行政长官管理。这些行省逐渐向内陆扩展,这是对内地的土著部落作战的结果,至凯撒时期,罗马已经占据半岛的2/3领土。

奥古斯都早已对西班牙产生兴趣,经过一系列战争,征服了剩下的地区,重新将整个半岛划分为3个行省:柏提卡、卢西塔尼亚和塔拉哥嫩希斯。公元前27年,奥古斯都将柏提卡划归给元老院,但将其他两个行省控制在自己手中。当时塔拉哥嫩希斯拥有3个军团,驻扎在行省西北部的动荡地区,至苇斯帕芗统治时期减少为1个军团。最初由凯撒创立、后来由奥古斯都发展的21个殖民地、罗马和拉丁自治市共同支撑罗马的统治,这些城市控制着西班牙的大部分领土,奥古斯都再次将西班牙划分成几个区。苇斯帕芗授予当时没有公民权的所有居民以拉丁公民权。

这3个行省拥有其发展所依赖的坚实的经济基础。不过,最重要的事实是,西班牙是唯一直到晚期才出现边境问题的地区。它三面环海,北部有比利牛斯山脉,在没有任何外部威胁的情况下,行省得到和平发展。肥沃的平原、山坡和河谷可以种植所有作物:葡萄树、橄榄树、谷类、水果和坚果。牧场为成群的牛羊提供食物。海洋提供了丰富的鱼类。没有肥沃的耕地、布满崎岖的丘陵和山脉的地区却拥有资源丰富的矿石,包括黄金、白银、铅、锡、铁、铜和水银。实际上,在元首制的大部分时间里,西班牙行省为帝国提供了所需的几乎所有贵重金属及其他金属。至公元1世纪末,黄金的年产量达20000英磅,白银产量为8吨。这些资源在帝国末期时才近于枯竭。

3个行省的首府分别是科尔杜巴(柏提卡)、塔拉科(塔拉哥嫩希斯)、美里达(卢西塔尼亚)。但如上文所述,其他许多城市与它们竞争,在规模和重要性方面几乎与它们处于同样的地位。从历史观点上说,有4个城市非常重要,因为出土了法规章程的碎片而为人所知,透露出西部帝国城市管理方式的大量信息。

古代的科尔杜巴不仅被现代城市所覆盖,而且在穆斯林时期遗址的下面。不过巧合的是,现代的街道体系密切反映了罗马城市的布局,按照坐标轴将城市分成四个区,并且按照罗盘的指向布局。流向城外的瓜达尔基维尔河上有一座16孔桥,经过大规模重修,目前仍在使用。我们推测城市中心的建筑物可能是广场,旁边是一个大型的豪华浴场,这种猜测也可能是错误的。我们已经确认了一个大型神庙,这是半岛上罗马化程度最高的城市。众所周知,出城道路两旁是成片的墓地。

塔拉科城是伊比利亚半岛土著部落的中心,可能也是埃特鲁里亚人的殖民地。塔拉科是西庇阿与迦太基作战的根据地,后来凯撒使之成为殖民地。西班牙战争时期,奥古斯都在这里恢复身体,使之成为原来近西班牙行省的首府。因此,当这个行省扩展到塔拉哥嫩希斯时,塔拉科理所当然地成为首府。其最重要的建筑物应该是建在城市最高点的神庙,献祭奥古斯都。现在,虽然其遗址被教堂所覆盖,但建筑物的正面图案被刻在现代的钱币上。碑铭记载有圆形剧场、浴场和带有长方形会堂的广场,从其他文献上得知还有一个剧院和竞技场。

第3个行省首府是美里达,在卢西塔尼亚和柏提卡之间的边界附近,公元前25年奥古斯都开始把它作为老兵殖民地。在平面图上与科尔杜巴相同,可以从现代城市的街道格局看出原来的遗迹。保留下来的遗址有剧院,可能是马库斯·阿格里帕修建的,还有竞技场和圆形大剧场及献祭给图拉真的纪念性拱门。城市的供水良好,水管和水库的容量很大。

伊利里库姆(达尔马提亚)

这个地区大致相当于现代的南斯拉夫,当海盗以无数海岛为根据地开始攻击亚得里亚海的运输船只时,伊利里库姆才引起罗马的关注。当凯撒治理山南高卢时,其统辖范围包括这个地区,罗马才对之进行时断时续的干涉。罗马公民开垦了许多沿岸殖民地,他们支持凯撒反对庞培,但伊利里亚人基本上是反对凯撒的。屋大维对内地部落发动几次战争,在他成为奥古斯都以后,组建了一个元老院行省。但在随后的几年中经常出现激烈的战争和叛乱,尤其是潘诺尼亚这个地方,大概在公元前11年置于元首的控制之下。公元9年左右更严重的战争导致其分裂。不久之后,即在弗拉维王朝之前,形成两个新行省——达尔马提亚和潘诺尼亚。

作为元首行省,达尔马提亚由执政官级别的代理人管辖,首府设在萨罗纳。最初有两个军团驻扎在布尔努姆和提鲁里乌姆,还有许多辅军。然而大约在公元1世纪中期,一个军团被调到美西亚,公元86年,第二个军团也被调到美西亚。此后,除了在马可曼尼战争期间驻扎临时的军队之外,再没有其他军团驻扎在达尔马提亚,尽管仍处于元首的控制之下,但解除了这个地区的军事管制。行省首府萨罗纳是一个古城,公元前1世纪来自意大利的罗马公民、商人和移民者来到这里进行开拓。萨罗纳或许在凯撒时期成为殖民地,或许在奥古斯都统治时期才成为殖民地。其建筑格局呈现出独特的外观,有两个独立且相连的围墙,通常被当作古城和新城。古城位于西面,当其领土被军队占领时,城墙就已存在,西墙成为中轴线。同样,西北角的圆形剧场大概可追溯到公元170年,这些防御工事修建的日期应早于此,因为圆形剧场被包含防御工事之中,不可否认,这是后来改建的结果。奥古斯都统治时期,修建一个巨大的城门,使得各城之间互相交往。我们在老城区内已经辨别出剧场和神庙,还有一个建筑物大概是广场的一部分,都位于东南角附近。在新城中,一些重要的私人房屋和一个大型浴场建筑已得到确认。从朝向陆地一面的新城南城门才能到达广阔的港口。

戴克里先在离萨罗纳不远的斯普利特为自己建造了宏伟的宫殿,预备离任后居住,一个半岛将之与萨罗纳隔离开来。戴克里先在此地出生,离任后又回到这个地方,死在这里。在离任后至去世这段时间,他专注于自己所喜爱的园艺。

阿非利加

罗马帝国最初的阿非利加行省是在打败迦太基之后设立的,但这个新行省不包括征服的全部领土,只限于现代突尼斯的东北地区,而剩下的地区交还给当地的王室统治者,新行省以界壕为边界。公元前46年,凯撒在塔普苏斯战役中获胜之后,把与西努米底亚王国毗邻的大部分地区划入原来的行省中,改称新阿非利加行省。凯撒还建立了一些殖民地,计划把迦太基囊括在内,但这个目标直到屋大维成为元首之后才得以实现。屋大维作为奥古斯都也调整凯撒的布局,扩大新行省,东至昔兰尼加边界,西至努米底亚边界,重新命名为执政官等级的阿非利加行省,将凯撒从努米底亚王国获得的部分领土归还给在位的统治者。但随着在毛里塔尼亚海岸地带和努米底亚西部13个殖民地的建立,努米底亚国王将统治权转向内地,原来的努米底亚王国似乎再次被并入阿非利加行省。阿非利加行省属于元老院行省,由卸任执政官治理,其特权实际上与亚细亚总督的特权相同。在奥古斯都统治时期,其首府从乌提卡迁到重建的迦太基。元首制初期,总督的地位极其特殊,因为他统帅埃及地区之外阿非利加行省内唯一一支军团。盖乌斯进一步做出调整,他清醒地意识到这是行省体系中的特例,他让元首代理人的控制军团,剥夺总督的军权,让军团守卫努米底亚和更为敏感的边境地区,军团相继驻扎在阿美达拉、特贝萨和拉姆拜西斯,后两个地区在努米底亚境内。最终,努米底亚从阿非利加分离出去,塞维鲁使之成为独立的行省。

vik's Ebooks, kindle电子书在线阅读与下载

图60 安东尼浴场

罗马迦太基安东尼浴场内倒下的石柱,源于埃特鲁里亚人技艺的水利工程设计使罗马人将迦太基重建成一个“现代化”的地中海城市。

执政官等级的阿非利加行省的首府是迦太基,腓尼基人因提尔港而建立的一个城市。它迅速成为扩张中的迦太基帝国的中心,在很大程度上,迦太基帝国以海军及其居民的航海本领为基础。最新的挖掘已经确定了港口附近用来造船的许多棚屋的位置,以及港口本身的轮廓。虽然城市的街道平面图得以复原,但大部分建筑物被用作石料而遭到破坏。不过,由安东尼·庇乌斯建造的一个大型浴场仍然保存下来,大概是罗马帝国最大的浴场。其他大城市位于沿海和内地,包括特利波里塔尼亚沿岸的城市,形成关于罗马帝国城市生活及其布局的最完善的记载之一。元首地产和私人地产蓬勃发展,行省非常繁荣,出产大量的橄榄油、谷类、水果和纺织品。行省居民与内地的游牧民族进行大量的贸易,允许游牧部落进入罗马行省进行季节性放牧,尤其是努米底亚牧场。

那尔旁高卢

最初称作山北高卢,罗马在这个地区的最初利益在于保证与西班牙之间的陆路交通。在这里,罗马得到希腊在马赛利斯的殖民地的援助,这是一个古老的同盟者。因为当地部落对这个殖民地的威胁,促使罗马在公元前121年吞并了远离海港的内地领土,来自赫尔维人的更大威胁为凯撒发动战争提供了政治上的藉口,罗马最终征服了整个高卢。奥古斯都统治时期,早期占领的领土被组建成一个行省,首府设在那波,行省因此得名。凯撒建立了一些老兵殖民地,那波就是其中之一,并发展成为早期的城市,凯撒也把当地的中心区提升为有拉丁公民权的自治市的地位,如尼姆。在奥古斯都时期,这个城市被提升为拥有罗马公民权的殖民地。

当凯撒建立殖民地时,行省首府那波就已经是一个繁华的城市,在罗马帝国的最初两个世纪保持了这种繁荣。那波位于意大利至西班牙的主干道上,其附近还有另一条重要道路。尽管那波离海有一段距离,但它拥有适于航行的通道经过奥德河,发展成为一个繁荣的港口。那波在顶盛时期占地面积达100公顷(250英亩)。令人遗憾的是,除了一些文学上的描述之外,我们对那波的建筑物了解很少。广场及邻近的神庙的位置已经得到确定。广场上有一个祭坛,记录着为圣奥古斯都进行庆祝的节日日程表。在广场下面有许多小型地下室,可能是谷仓。圆形剧场位于城市东部的郊区,是综合建筑群的一部分,建于弗拉维王朝,被认为是行省的元首崇拜中心。在圆形剧场附近发现一个碑铭,上面记载着行省祭司长的职责和特权。

除了那波,我们对行省的其他重要城市了解较多,尤其是尼姆,2世纪中期的一场大火摧毁了那波的大部分地区,导致那波的衰落,尼姆变得更为突出。我们对阿尔勒、奥兰治、维埃纳和维松的了解也较多,这些城市有很多保存下来的建筑物。

行省经济繁荣,出产大量的橄榄油和葡萄酒,还有谷类。阿尔勒附近的巴贝加尔有许多水磨,据推测是有意安置在这里的。那尔旁高卢曾经出口大量优质的陶器。罗讷河及其支流索恩河为行省与高卢其他地区的联系提供了重要的路径。在早期,罗马计划修建一条运河使索恩河与莫色耳河联结起来,从而使行省得到扩展,但这一规划从未实现。

长发高卢

那尔旁之外的那部分地区是被凯撒征服的,最初命名为长发高卢。凯撒在赫尔维人领土内的尼翁设立第一个老兵殖民地,其他殖民地建在奥格斯特和里昂。公元前44年,凯撒将之从那尔旁分离出来,将这个地区分成两个不等的部分,每部分都有其使节。在这个时期及未来一段时间里,贝尔吉卡的使节负责治理的区域延伸到莱茵河。奥古斯都重新组建成3个行省:阿奎塔尼亚的首府设在波尔多,卢格杜嫩希斯的首府设在里昂,贝尔吉卡的首府设在兰斯。在这一时期,每个行省都由使节管理,而那尔旁重归元老院控制(参见第195页)。里昂在早期就具有特殊的重要性。公元前43年里昂作为一个殖民地而建,而且德鲁苏斯在康达特建立了罗马女神和奥古斯都的祭坛,康达特位于两条河流交汇形成的三角地带。德鲁苏斯试图将其作为3个高卢的元首崇拜宗教中心,成为行省议会的联盟所在地,大概有60个部落派出代表参加议会。许多代表的名字都被刻在碑铭上。后来在提比略统治时期,这个地方因修建巨大的圆形剧场、与祭坛献祭方式相同的神庙而更加宏伟壮观。在康达特附近发现了巨大的铜碟,在上面刻着克劳狄对罗马元老院的演讲辞,建议应该让高卢人进入元老院。

然而直到弗拉维王朝,约公元90年图密善才沿莱茵河建立两个行省,每个行省有其执政官级使节,最终将日耳曼从高卢分离出来。但即使在那时,由于征税的原因,日耳曼民族仍处于贝尔吉卡高卢监守使的管理之下。

如前文所述,曾经由3个行省组成的长发高卢,可能比罗马帝国目前征服的其他任何地区都更为落后。城市的发展几乎都不能得到罗马的认可,当地的行政管理是以铁器时代的部落为单位。这与罗马早期在待格拉提亚的管理方法相似(参见第186页)。不过,每个部落需要一个行政管理中心,一系列的城镇因此种需求而崛起,它们逐渐扩展、繁荣,但很少能达到拥有特许权的地位。如上文所述,奥格斯特和科隆在相当早的时期就被建成殖民地,后来成为下日耳曼的一部分。奥哥斯特由凯撒创建,但却献祭给奥古斯都,科隆是在克劳狄统治时期创建的。后来,少数部落首府得到提升,如贝尔吉卡的特里尔成为晚期罗马帝国非常重要的城市。苇斯帕芗统治时期,阿文克勒斯的一个老兵居住地与已存在的城镇中合并。

vik's Ebooks, kindle电子书在线阅读与下载

图61 特里尔砖造长方形会堂

特里尔这座砖造的简朴长方形会堂可追溯到公元4世纪初期,后来成为法兰克国王的宫殿,又成为大主教的住所,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得到大面积重修。

里昂无疑是最重要的城市。里昂有一个由城市步兵大队保卫的帝国造币厂,除了罗马之外,只有两个城市拥有部队,里昂是其中之一。第一个城市建在山顶和山坡上,此山位于河流交汇处的西部。在全盛时期,在山顶上有大型广场、朱庇特神殿及两个剧场,除了维埃纳之外,里昂是高卢唯一拥有两个剧场的城市。较大的剧场是高卢最古老的,另一个较小,但在它旁边有一个圆形剧场。第二个广场建于2世纪中期,包括一个献祭朱庇特的神庙。早期的城市最终扩展到跨越两条河流,与康达特的联盟所在地相连,扩展到罗讷河的小岛上。在这些新发展的地区出现了大量工厂,里昂成为优质陶器、玻璃和金属制造的手工业中心。有4个水道为城市供水,其中一个水道建于哈德良时期,使用有压力的水管为地势较高的地区供水。

卢格杜嫩希斯高卢的其他城镇罗马化的程度较为显著,发展较快,包括埃杜伊的首府奥顿、帕里斯的首府巴黎、曼杜比的首府阿莱西亚,还有凯撒打败维钦吉托列克斯的地方,奥皮杜姆四周的包围工事至今仍然可见。

贝尔吉卡高卢的行省首府是兰斯,但特里尔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强劲的竞争对手。的确,随着特里尔殖民地地位的提高,引起中央政府的关注,贝尔吉卡和日耳曼的监守使办事处都设在特里尔。4世纪早期特里尔不仅拥有元首宫殿,而且成为高卢近卫军长官官邸的所在地。

vik's Ebooks, kindle电子书在线阅读与下载

图62 法国里昂的罗马剧场

法国里昂的一个罗马剧场,是罗马殖民地纪念性建筑的一部分。

不过,兰斯是仍行省的政治中心及总督官邸所在地,还作为雷米的部落中心。令人遗憾的是,尽管沿着两条主干道的4个纪念性拱门显示出内城的范围,但我们对城市布局的其他部分了解很少。中枢十字路附近的回廊表明广场的位置,显示出矩形的街道格局。同许多高卢城市和乡镇一样,兰斯在3世纪蛮族的毁灭性入侵中遭到破坏。结果,当修建防御工事时,城市规模大大缩小。除了兰斯和特里尔之外,贝尔吉卡的其他重要城市还有内尔维的首府巴梵,亚姆比安的首府亚眠。行省也因索姆河和莫色耳河流域的乡村的发展而闻名,此地密集地分布着维拉,有的维拉宏伟华丽。

通常认为波尔多是阿奎塔尼亚行省的首府,然而波伊提尔斯和塞特斯这两个城市因其地位可能也是候选城市。也许,波尔多比其竞争对手具有更大的商业活力,因为它在加伦河畔,成为高卢西南部的重要港口。波尔多也是比图里格斯·维维塞的部落中心,可能是苇斯帕芗授予其自治市的地位。令人遗憾的是,我们对波尔多的城市布局和城内的建筑物了解太少。同兰斯一样,波尔多在3世纪的外族入侵中遭到破坏,原来面积达125公顷(310英亩),当重建时被压缩在围墙内,面积只有31公顷(77英亩)。我们知道在围墙之外有圆形剧场,可以追溯到塞维鲁王朝,而港口壮观的码头是不可能恢复了。奥索尼乌斯是晚期罗马帝国的诗人和高级官员,在年老时隐居在波尔多,据他记载,虽然塞特斯是行省的主要商业中心,波尔多出产葡萄酒和来自河口湾的上等牡蛎。行省的其他重要城市还有比图里格斯·库比的首府博格斯,阿维尼的首府和重要制陶工业的中心克勒蒙特·弗兰德,培特罗考瑞的首府培里古乌斯。

阿奎塔尼亚和卢格杜嫩希斯的经济事务由一个财务长官处理,他的官邸在里昂。

诺里库姆

诺里库姆源自重要的凯尔特部落——诺里克伊,最初作为一个联盟国家,制造自己的货币。它逐渐发展成为一个独立的王国,在内战中支持凯撒,大概在公元前16年被和平地组建为行省。它曾经处于行政长官的管理之下,或者是在部落首领的管理之下,最终由财政长官管理。财政长官只控制辅军,其官邸在维鲁努姆。在马可曼尼战争期间,行省的驻军增多,招募了一支新军团,最初军团驻扎在阿尔宾,后来驻扎在洛尔克,军团代理人成为行省总督。行省首府后来迁到奥维拉瓦,但财务长官仍在维鲁努姆。

维鲁努姆成为一条重要道路的枢纽,与多瑙河边境和意大利北部的阿奎莱亚有直接的联系。维鲁努姆取代了马哥达兰斯贝尔格成为当地重要的政治和工业中心。在克劳狄统治时期,它与诺里库姆的一些其他小城市共同成为自治市,但其地位再也未得到提高。广场和主神殿在市中心的东面,被中轴线分隔开来,但这种布局是元首制初期大多数新建城市殖民地的典型特征。显然,广场侧面的长方形会堂只有一条走廊,与不列颠的一些建筑样式相似。我们已经确认了一个浴场和剧院,浴场因其大量的古典大理石雕像而闻名。实际上,这个城市在2世纪时似乎有一所蓬勃发展的学校,培养当地的雕刻师。显然,从未在此修建防御工事,在西部帝国动荡不安的末期,人们都迁居去守卫附近的山顶。

直到哈德良统治时期,奥维拉瓦才获得自治市的地位,它比维鲁努姆更幸运,被卡拉卡拉提升为殖民地,卡拉卡拉也修建了城市的防御工事。令人遗憾的是,我们只能识别出几个主要建筑物。众所周知有一条水道,2世纪时是木制管道,3世纪被重建成拱形的水道。

诺里库姆行省的重要性在于其丰富的铁矿石和生产“近似钢”的金属,其货币发行在某种程度上也与冶金方面的因素有关(参见142页)。

雷提亚

雷提亚位于诺里库姆的西部,公元前15年连同凯尔特的文德里西被德鲁苏斯和提比略征服,处于贝尔吉卡高卢使节的控制之下。公元16~17年,罗马任命部落首长来管理这个地区。后来,行省被重新组建,同邻近的诺里库姆一样,置于骑士等级的财政长官的管理之下,他留驻在奥格斯堡,只掌控辅军。在图拉真统治时期,辅军包括4个骑兵大队和11个步兵大队,最高级级的军队是弗拉维第二骑兵团,驻扎在海登海姆,后来驻扎在埃伦。马可曼尼战争期间,由于雷根斯堡驻扎着一支军团,这个行省的地位得到提高,其使节成为行省总督。

行省最重要的城市是奥格斯堡,最初只不过是文德里西的部落中心。在哈德良统治时期,如果不是在此之前就获得了自治市的地位,奥格斯堡似乎永远不会被提升为殖民地。尽管这个城市是奥古斯都军团的营地,但这个城市的遗迹却相当少。我们只知道有一个巨大的浴场,对其他公共建筑一无所知,防御工事的建造可以追溯到哈德良统治时期。

阿尔卑斯

公元前14年,奥古斯都将阿尔卑斯山的西部地区变成阿尔卑斯·马里提美行省,最初由行政长官治理,后来由财务长官治理,此山将法国与意大利分隔开来。最北部地区是被尼禄吞并的阿尔卑斯·科提亚,以前置于罗马的同盟科提乌斯的控制之下。两个主要城市是尼西亚和塞古西乌姆,尼西亚最初属于希腊的殖民地马赛利斯的一部分。在尼禄统治时期,塞古西乌姆成为自治市,被授予拉丁公民权。与这个地区其他有规划的城市不同,塞古西乌姆呈现出一定程度的自然发展结构,主要街道从早期的城市中心呈辐射状扩展开来。广场位于市中心两条主要街道的交汇处,献祭给奥古斯都的神庙保存下来。现存的其他公共建筑只有圆形剧场。公元3世纪晚期日耳曼人入侵之前,城市可能没有修建防御工事。

美西亚

美西亚是多瑙河南部下游地区的一个国家,与罗马之间的最早联系模糊不清。公元前29年,马其顿总督M.李西尼乌斯·克拉苏与达西亚人联手将美西亚人打败,非正式地使之附属于马其顿或伊利里库姆。在接下来的50年间,公元6年史书记载了美西亚的第一个使节,尽管这个地区不可避免地卷入潘诺尼亚战争及这个时期的多次叛乱,但我们对其历史事件所知甚少。直到提比略统治时期,美西亚才作为范围明确的行省处于元首代理人的控制之下,公元15年至44年他监管马其顿和希腊,从克劳狄至图拉真时期,他还监管色雷斯(参见187页)。在图密善统治时期,当达西亚人要越过多瑙河时,美西亚行省就被分成两个不等的部分,较大的西部地区称为上美西亚,东部称为下美西亚,每部分都有其代行政长官,短期内作为权宜之计。潘诺尼亚的部分地区归属上美西亚,联合起来,统帅罗马军队对付达西亚。

尽管这个地区驻扎着正规军团和辅军,黑海沿岸还有一些希腊殖民的海岸城市,但城市化的进展很慢,几乎只限于重要的防御工事和要塞外面的城市居民地的发展,包括贝尔格莱德、考斯托拉克、亚克尔、尼斯、西里斯特拉、特罗斯米斯和奥斯库斯。最终,大部分城市成为自治市或殖民地。在弗拉维王朝,在现代的斯科普里附近建立了最早的自治市,可能在废弃的军团防御工事地或其附近。我们已经发现了一些居民住房和剧院,但公元518年的大地震毁坏了城市的大部分地区,所以我们进行研究的难度很大。图拉真统治时期,在亚克尔建立了另一个新殖民地,与斯科普里一样,可能也是一个要塞。然而,另一个重要的中心是尼斯,可能在较早时期就获得了殖民地的地位,4世纪早期特别繁荣,因君士坦丁生于此地而得到他的庇护。在其他发达城市中,大多数是沿着多瑙河的重要军事基地所在地。在这些城市中,考斯托拉克最初是整个美西亚行省政治中心的所在地,后来成为上美西亚行省的政治中心。在哈德良统治时期,这个城市被提升至自治市的地位,3世纪被提升至殖民地的级别。我们对这个古代城市所知甚少。长期以来,下美西亚地位较高的唯一城市是多瑙河沿岸的吉根,在军团转移到新基地之后,吉根在图拉真时期成为殖民地。据推测它拥有要塞地点,可以肯定总督的官邸也在这里。最近的考古发掘证明这个城市在轮廓上是不规则的,以城墙和壕沟进行防御。我们已经确认一条主干道,有两条水道为城市供水。

行省因沿河的地理位置而受益,尤其是横跨黑海与北岸的希腊殖民地相连。尽管矿产资源不丰富,但多瑙河沿岸地区是富饶的,出产大量的谷类、水果和蔬菜。

潘诺尼亚

这个行省位于多瑙河向南弯曲所形成的尖角上。早在公元前191年潘诺尼亚就与罗马有了第一次接触,但直到公元前35年屋大维才占领西斯泽克,建立一个要塞。在接下来的数十年里,潘诺尼亚因战争和叛乱而处于动乱状态,这源于公元前16年~公元前12年提比略将罗马的版图扩展到多瑙河。严重的骚乱一直持续到公元前8年,公元6~9年发生一次较大规模的叛乱,此后这个地区不再作为伊利里库姆的一部分,成为一个独立的行省,处于执政官代理人的管理之下。图拉真统治时期,这个新行省被一分为二:西部的上潘诺尼亚较大,其首府是卡努图姆,而位于东部的下潘诺尼亚较小,其首府是布达佩斯。上潘诺尼亚由执政官使节治理。下潘诺尼亚由近卫军长官治理,直到卡拉卡拉统治时期,为了扩大下潘诺尼亚而改变边界,其总督被提升为执政官级别。

尽管行省的内地存在一些早期城市,尤其是西斯泽克和松博特梅伊,松博特梅伊是在克劳狄时期作为殖民地而建立的,然而直到弗拉维王朝,随着边境地区有计划地发展,才拟定了更为有效的城市化政策。不过直到哈德良统治时期,两个行省的首府才被提升为自治市。确定这些城市的实际位置是有难度的,因为最近的研究表明莱茵河和多瑙河边境的大多数军团要塞拥有两个城市居住地。卡努图姆的军团要塞在多瑙河南岸的附近,周围是退役士兵的居住地,有军团的娱乐场地——浴场,还有无数其他建筑物,包括带有柱廊的大型市场。因为市场有很多井,表明这是一个牲畜市场,因为牲畜贸易是这个地区主要贸易之一。自治市位于要塞西南较远的地方,拥有较大的圆形剧场,估计能容纳13000人。带有广场、长方形会堂的市中心的位置还未确定。迄今为止,我们发现的最重要的建筑是所谓的宫殿,或称之为总督的官邸,位于多瑙河岸边,这是沿着多瑙河建造宏大的建筑物。据推测,马库斯·奥勒里乌斯就在这个建筑物中指挥与马可曼尼人的战争,上潘诺尼亚的总督塞维鲁也是在这里发动了公元193年的内战,最终成为罗马帝国的元首。除了军事战略意义之外,由于卡努图姆位于从南波罗的海至北意大利的“琥珀之路”上,横跨多瑙河,其位置也是非常重要的,无疑,这促进了其繁荣。

阿奎库姆(即布达佩斯)与卡努图姆一样,在弗拉维王朝发展成为军事要塞,哈德良建立的自治市在阿奎库姆的北部、河的西岸。同卡努图姆一样,阿奎库姆也有退役士兵的居住地。我们几乎看不到要塞和退役士兵居住地的遗址,只看到一些现代建筑物覆盖的浴场、退役士兵居住地中的圆形剧场和一些私人房屋。同卡努图姆一样,使节住宅的一部分被挖掘出来,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巨大的豪华建筑,带有内部庭院、花园、浴室套间和宏大的建筑外观。这个房屋在多瑙河的某个岛屿上,处于要塞和河流之间。主餐厅在河畔侧面的中心位置,能欣赏河上的优美风景。自治市的两条重要街道与柱廊相连,广场、长方形会堂、浴场和市场大厅已得到确认。防御工事将城市和较小的圆形剧场分离开来,而神庙的遗址得以保留下来,位于为城市供水的水道的源头。在塞维鲁统治时期,城市被提升至殖民地级别。可携带的铜制装水器皿也许是这个地区出土的最有趣的文物。

日耳曼尼亚

凯撒在高卢战争中到达了莱茵河,曾经将之作为罗马征服的边界线。随着从多瑙河向北的一系列扩张战争,奥古斯都计划把边界扩展至易北河,但公元9年瓦鲁斯惨败之后,他放弃了这个计划。莱茵河西部的狭长区域作为军事地带,驻扎着8个军团,由两个代理人治理,一个在下日耳曼,另一个在上日耳曼。然而,市政管理权却掌握在贝尔吉卡高卢总督手中。在苇斯帕芗和图密善统治时期,据推测,为了缩短莱茵河与多瑙河之间的贸易航线,为了不经过两条河上游之间难以航行的漏斗形的凹入部分,上日耳曼的边界推进到河对岸,将陶努斯和阿格里·德库马特斯包括在内。约公元90年,图密善正式把两个地区组建成独立的行省,虽然两个行省的经济事务仍由贝尔吉卡财务官处理,但每个行省处于各自执政官使节的管理之下。图拉真两个行省中的军团总数缩减为2个,哈德良以一个大栅栏来标识上日耳曼的边界,安东尼·庇乌斯把哈德良边境沿着美因河向南扩展。但在公元263年的蛮族入侵后,罗马帝国放弃了莱茵河东部的所有土地,莱茵河再次成为帝国的边界。

上日耳曼和下日耳曼的首府分别是美因茨和科隆。美因茨最初被奥古斯都当作2个军团的营地,公元1世纪早期成为2个军团的永久要塞。只是在西维里斯发生叛乱之后,要塞的面积缩小到只能容纳一个军团。公元1世纪,要塞和莱茵河之间的居民区开始发展起来,美因茨成为行省总督官邸所在地。直到4世纪中期美因茨才获得自治市的地位,当时也修建了防御工事,众所周知,它按照常规发展成为罗马帝国西北部的城市。我们发掘出来的唯一重要的公共建筑物是圆形剧场,是高卢和日耳曼最大的剧场之一。此外,为要塞供水的军用水道的遗迹保存下来。某种形式的胜利纪念物仍然存在,已发现的一些碎片表明这可能是为纪念图密善取得战争的胜利而修建的。

同美因茨一样,科隆的两个军团营地标志着罗马人的最早出现。科隆也成为乌比伊的首府,为了他们自保,阿格里帕让乌比伊这个友好的部落越过莱茵河向西迁移。这里修建了献祭给罗马女神和奥古斯都的祭坛,如同里昂一样,也许意欲作为日耳曼元首崇拜的中心。在提比略统治末期,尽管日耳曼人的管理机构仍在驻军附近,但军团要塞被放弃。在克劳狄统治时期,这个居民地被授予殖民地的特权,并拥有防御工事。图密善统治时期,它成为下日耳曼总督官邸所在地。古代城市的街道体系恰好与现代的街道体系吻合,尤其是最重要的南北中轴线,可以说直到近代,这条中轴线仍径直伸向罗马的北大门。许多重要的建筑被挖掘出来,包括浴场、密特拉神殿、玛特罗神殿、献祭墨丘利和奥古斯都的神庙,还有私人房屋。同卡努图姆一样,使节的官邸占据城市中临河的中心地区,呈现出庄严的建筑外观,使居住者能够欣赏到河上的优美风景。在这样的地理位置建造如此壮观的建筑,会使越过边境的那些未被征服的蛮族人对罗马的力量和辉煌印象深刻,这可能不是一个偶然。我们已经发现了为城市供水的部分水道。科隆最终因其工业而名声大震,包括玻璃、制陶业、贵金属上镶嵌珠宝、精细地雕刻不列颠黑玉,为此而进口黑玉。这些行业的产品途经莱茵河广泛地销售于整个西部帝国,莱茵河与其附近的姐妹河——多瑙河一样,充当欧洲大陆交通体系中的主干道。公元3世纪,科隆曾短暂地作为高卢帝国的首都。

毛里塔尼亚

这是北非的一个地区,从努米底亚向西延伸至大西洋海岸。大部分地区多山,东西部地区之间的交通状况一直很差,无法满足人们的需求,致使丁吉塔纳与西班牙联系比较紧密。凯撒在这个地区进行过短暂的战争,而奥古斯都确立了罗马帝国对大部分沿海的狭长地带的控制,沿着海岸建立了一些殖民地。但大部分内陆地区最初委托给相关的附属国国王,最有名的是朱巴二世,他成为罗马公民,与埃及王朝联姻。他的儿子及继任者被盖乌斯杀死,之后这个地区在公元40年成为元首行省。尽管这样,直到公元41~42年的战争之后,这个地方才完全臣服。因此,克劳狄继位后就把这个地区一分为二:东部是毛里塔尼亚·凯撒里恩西斯,西部是毛里塔尼亚·丁吉塔纳。两个地区都由财务官级监守使治理,首府分别在切切尔和丹吉尔,都没有驻军。在帝国晚期两个行省之间天然的分离变得更为显著,在戴克里先统治时期,丁吉塔纳隶属于西班牙的辖区。

凯撒里恩西斯的首府是切切尔,朱巴二世统治时期,它按照希腊—罗马的模式得到充分发展,在克劳狄统治时期获得殖民地的地位。切切尔有一个优良的港口,在一定程度上得到近海岛屿的保卫,岛上有一个灯塔。切切尔拥有许多公共建筑物:圆形剧场、剧院、神庙、浴场和水道,但关于大部分建筑物的记载并不充分,剧院看似与广场相邻。然而,新近的小规模挖掘至少确定了某种发展次序,表明切切尔起源于较小的布匿城市。

丁吉塔纳的首府是罗马城市——丹吉尔,也是建在古代城市基础之上的,被认为由腓尼基的殖民地发展而来。其居民在内战中支持屋大维,因此被授予罗马公民权。当时为了便于管理,这个城市隶属于西班牙。随着克劳狄对北非地区的重组,丹吉尔被提升至殖民地的级别,成为新建行省的首府。丹吉尔完全被现代建筑物覆盖,尽管可以通过围绕城市的公墓范围估计出城市的边界,但我们对古代建筑遗址几乎一无所知。

与毛里塔尼亚的这个两个首府相比,关于行省其他城市的记载得更多,在罗马统治时期,许多城市得到发展且繁荣昌盛。在凯撒里恩西斯,离切切尔东部不远是提帕萨,在克劳狄统治时期获得了某些拉丁公民权,被哈德良提升为殖民地。碑铭记载提帕萨的防御工事可以追溯到2世纪中叶,修建防御工事是为了抵抗迫近的摩尔人的进攻。广场、长方形会堂、主神殿、还有一些豪华的私人住宅已经被挖掘出来。这些建筑物连同港口使提帕萨成为地中海区域非常具有吸引力的城市。在丁吉塔纳的其他城市中,也许保存得最好和记载得最多的是沃路比里斯的内陆地区。沃路比里斯可能也是腓尼基的殖民地,当然起源于迦太基人,似乎最初就按规划而发展。在克劳狄统治时期,沃路比里斯得到自治市的权力和公民权。大部分重要的公共建筑物已经得到确认,最早的广场可追溯到尼禄时期,但这个地方可能以质量好的家庭住宅而闻名,大部分属于变化的意大利风格,带有周柱中庭、马赛克镶嵌工艺、壁画和雕像。重要的制铜行业已经发展起来,因此这个城市名声大震。在安东尼王朝建造了防御工事,这也是提帕萨最繁荣的时期。

尽管两个行省都没有大面积的耕地,没有放牧家禽和牲畜的优质牧场,但到处都能种植橄榄。葡萄酒、鱼、鱼酱、水果、谷类、优质的大理石使两个行省具有良好的经济基础。

不列颠

凯撒连续几年在不列颠发动两次战争,作为高卢战争的插曲,虽然奥古斯都和盖乌斯都有占领不列颠的意图,但永久的占领直到公元43年克劳狄统治时期才得以实现。不过,这是罗马军队耗费40年进行征服的必然结果,此后,行省大致被划分为军事区和居民区。东南部的大部分地区、东英吉利亚和中部地区是非军事区,与高卢的地方行政和管理体系相似,铁器时代的部落被组织成公社,以一些城市为中心。人们通常认为柯切斯特是行省的首府,但这可能并不正确,有明确的证据表明公元1世纪末期,伦敦已经成为行省的首府。不过,元首崇拜的中心仍在柯切斯特,有献祭克劳狄的巨大神庙,克劳狄是行省的创建者。在过去30多年里,在伦敦的积极挖掘显示出首府的大部分街道体系和一些公共建筑物,包括广场、长方形会堂、部分大浴场、密特拉神殿、私人住宅。也许最有趣的是泰晤士河北岸的一连串码头,还有最古老的伦敦桥头堡,我们也了解到南岸有一个郊区。如同莱茵河、多瑙河和幼发拉底河的总督府一样,不列颠总督的官邸位于沿河的城市南部边界的中心附近,具有一些纪念性特征。最不寻常的是西部的一个重要居民城市,在哈德良统治时期,郊区建造了一个大型的要塞,可能留给与行省管理相关的军队居住。

除了伦敦之外,不列颠还有4个殖民地和一个自治市,其中柯切斯特是最重要的城市。公元1世纪末格劳切斯特和林肯作为老兵殖民地而建。公元3世纪早期,约克被提升为殖民地,在许多方面与莱茵河、多瑙河边境的一些地区相似,军团要塞和退伍士兵居住地相连,奥瑟河将之分隔开来。尽管在行省中维鲁拉米乌姆是仅次于伦敦的第二大城市,但直到公元1世纪可能才被授予自治市的地位。

与其他所有行省相比,不列颠行省最显著的优越性在于两个北部边境体系:哈德良城墙和安东尼城墙。尽管两个城墙彼此之间的差别很大,但他们与其他地方修建的城墙都不同。不列颠行省另一个优越性在于:拥有帝国行省中规模最大的驻防部队。

丰饶的牧场、可耕地以及发展良好的维拉体系,为行省奠定了重要的经济基础。虽然行省拥有重要的矿物资源,但白银可能是最有价值的。在威尔士也开采到少量黄金,而铁则到处都有,这促使工业的繁荣发展。最著名的锡使岛屿有了卡西特里德这个最早的名字,公元1世纪发现了锡矿,4世纪西班牙的矿产近于枯竭时,再次开采。

公元3世纪早期,行省被一分为二:上不列颠的首府在伦敦,下不列颠的首府在约克。我们对约克了解较少,尽管最近进行了一系列的集中挖掘,但城市的遗址很少。在苏格兰战争期间,塞维鲁把约克作为其司令部,有人认为旧火车站所覆盖的部分建筑物是元首宫殿,而君士坦丁一世在这个城市或要塞中被拥立为君主。

达西亚

多瑙河北的这个地区大致相当于现今的特兰西瓦尼亚,大概直到公元前60年才实现统一,由一个君主统治,成为罗马的严重威胁。凯撒在去世前曾打算采取军事行动,而奥古斯都鉴于达西亚逐渐衰弱的军事力量,试图采取外交手段来解决。但因新国王德塞巴鲁斯执政,其国力很快得到恢复,在图密善与之作战前,德塞巴鲁斯两次打败罗马军队。图密善战胜达西亚后,德塞巴鲁斯作为依附国王进行统治,但持续的时间很短,图拉真不得不再次发动战争,著名的图拉真纪念柱对一系列战争有所描述。在这些战争之后,这个地区最终被降为行省,驻扎着一支军队。哈德良两次对达西亚进行行政管理上的划分,最初将之划分为上达西亚和下达西亚,后来又分为上达西亚和波罗里森西斯。后来至公元2世纪中期,三个行省置于一个总督的管理之下。

尽管行省的一些地区明显是军事管区,特别是波罗里森西斯边境,但许多城市的地位得到提升,其中原达西亚首都萨米泽哥图撒被授予殖民地的地位,并成为行省的首府。罗马公民在此进行殖民,记载城市建立的一块碑铭被发现。为了防御边界遭受侵袭,图拉真在此修建防御工事。一些公共建筑物已经被识别出来,包括广场、长方形会堂、城墙外的圆形剧场和多座神庙。总督官邸已得到确认。公元3世纪达西亚被侵略者包围,圆形剧场作为一个实用的堡垒而建造了防御工事,它比城墙更易于防御。

达西亚的另一个重要城市是阿普鲁姆。罗马的控制以军团要塞和退役士兵居住地的发展为开端。马库斯·奥勒里乌斯统治时期,要塞南面的这个定居点被授予自治市的地位,在康茂德统治时期被提升至殖民地等级。然而,似乎在要塞北面和东面都修建了退役士兵居住地,塞维鲁分别授予它们自治市的特权,最终取得了全权殖民地的地位。我们对这个第2大城市了解较多,建筑物和碑铭都证明了公共建筑物的整体规模。无数的手工作坊被发现,一些作坊明显是为驻扎的军团而开办的,而更多的碑铭则提及与这些工业相关的各种行会。当原来的行省被划分时,阿普鲁姆成为上达西亚总督的官邸所在地,最终成为3个达西亚行省的总督官邸所在地。

在罗马帝国中,达西亚拥有一些资源最丰富的金矿,产量惊人,仅次于西班牙,有技术矿工迁入这个行省的记载。银矿和铁矿也得到开采。但这并不能挽救达西亚行省的命运,公元3世纪中期,在蛮族毁灭性的入侵之后,奥勒良放弃了达西亚。尽管在4世纪,从多瑙河南岸的美西亚划分出的两个新行省被命名达西亚,安置来自撤退地区的难民,但罗马帝国的边界仍是多瑙河。

意大利

意大利最终被降为行省的过程是漫长的,从奥古斯都始至四帝共治时期结束,至此意大利失去了免税的特权。这个过程始于奥古斯都把半岛划分为11个行政区,当然罗马被排除在外。这些行政区从北部阿尔卑斯山的自然边界到半岛的最南端,但排除了近海岛屿及北部曾被称作山南高卢的地区。其次,图密善通过设立元首专使监管财政事务,干预意大利的免税城市。哈德良通过设立4个执政官的财务专员和法官完善这个体系。戴克里先统治时期,两个代理人分别管理意大利的南部和北部地区。南部包括西西里、撒丁尼亚尼亚和科西嘉,每个地区由一个专员管理,拥有总督的权力和职能。

努米底亚

在罗马帝国西部设立的最后一个重要的行省是努米底亚,这是塞维鲁将原来的努米底亚王国从执政官等级的阿非利加行省分离出来之后设立的。最重要的城市是沿海的锡尔塔(君士坦丁),凯撒时期就被授予殖民地的地位。锡尔塔成为4个相邻殖民地的新联盟的管理中心。戴克里先统治时期,当联盟解体时,锡尔塔成为努米底亚·锡尔坦塞斯的首府,最终成为整个努米底亚的首府。在此期间,努米底亚由驻扎在拉姆拜西斯的第三军团长官管理,成为行省的首府,退役士兵居住地被塞维鲁授予自治市的地位。退役士兵居住地发展成为要塞的东部,有许多精美的建筑物,包括康茂德拱门、圆形大剧场和肉类市场,这也许是游牧民族依赖牧场生活的遗迹。罗马帝国的统治者也鼓励行省种植橄榄树,农场及一些城市的商铺几乎都有自己的榨油机。

这一章的内容只能提供罗马的行省扩张的大体框架。我们要清楚,这里所描述的行省划分绝不是固定不变的。在罗马帝国的顶盛时期,已有一些行省被再次划分,在帝国晚期大部分行省又重新划分,采用一种全新的行省组织体系,行省的变动达到了顶峰。后来的这些变化通常具有极其复杂的性质,有时只能对之进行概述,即使有较丰富的资料保留下来,但有些方面仍难以解释。笔者将在第13章对这些变化进行评论。

 
14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