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65%

第12章 帝国的分裂:内战

罗马共和国和元首政治的最大缺陷在于不时地使国家卷入灾难性的内战之中。偶尔出现的杀戮也许会消除内部的某种压力,正如奥古斯都创立元首制时一样,但战争所产生的长期的、渐进的影响严重削弱了罗马帝国抵御外部入侵的能力。

如第1章所述,罗马共和国末期出现日益严重的内战,实际上,竞争者都拥有自己的私人军队,企图夺取国家的最高统治权。无疑,两次这样的战争标志着共和国的灭亡:凯撒和庞培之间的战争,屋大维和安东尼之间的战争。

第一次战争始于庞培犹豫不决地支持了凯撒在罗马元老院中的政敌,结果,要求凯撒放弃在高卢的军事指挥权。凯撒拒绝并在公元前49年采取了导致正面冲突的决定性行动:带着军队渡过卢比孔河。卢比孔河是高卢行省的南部边界,这一行动违反法律,因为法律规定行省总督仅在其管辖的行省内拥有军事指挥权。不过,凯撒很快占领意大利,庞培逃到希腊。在去西班牙之前,凯撒暂时放弃追击,在西班牙彻底击败庞培所部署的军队。公元前48年,凯撒返回意大利,他穿越希腊,经过几次混战之后,其军队蒙受一些损失,在法萨卢与庞培进行决战,庞培彻底被击败。庞培再次溜走并逃到埃及,登陆时被杀。凯撒因追击庞培而卷入与同盟国——托勒密埃及的战争之中。凯撒将其打败,让其情人克里奥帕特拉继承埃及的王位。凯撒从小亚细亚撤退,在回到罗马之前,处理了庞培余党。公元前47年,凯撒被迫来到北非,西庇阿领导庞培的余部仍坚持斗争,凯撒在塔普苏斯之战中将其击败,正式标志着这次内战的结束。不过,两年之后庞培的支持者在西班牙再次叛乱,凯撒被迫再次来到西班牙,获得胜利。凯撒依靠军队的力量获得了罗马的最高军事指挥权,被任命为独裁者,在其独裁统治之初及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也未能完全掌握所有政治权力。

极少数伟大的将军才会成为优秀的政治家。惠灵顿公爵是一个无能的总理,而理智的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却没有担任北非和欧洲联军的最高指挥官时表现得好。尽管凯撒表面上试图通过仁慈政策安抚政敌,但凯撒的指挥才能与其缺乏政治见解形成鲜明的对比。尽管凯撒的《高卢战记》暗示着某种宣传,但他本质上是一个头脑简单之人,甚至有点天真。人们通常使用最直接和最简单的评语来评价他:一个纯朴的“士兵”。因此,凯撒似乎没意识到反对他的阴谋,公元前44年死于刺杀者之手。

虽然在凯撒死后,罗马出现短暂的和平,如果最初只是感觉到罗马统治阶层的分裂,内战爆发后裂痕不仅仍然存在,而且继续扩大。政坛出现一个新人,这就是凯撒的侄孙屋大维。当凯撒被刺杀时,屋大维不满20岁,他是凯撒的继承人和养子,他决定进行报复。虽然屋大维在元老院拥有包括西塞罗在内的强大同盟,但他没有得到安东尼的认可,只是通过军队的力量被授予执政官职。屋大维与安东尼的暂时妥协使其有机会控制更多的西部行省,后来安东尼与其姐姐缔结婚姻。小庞培再次在西西里现身,他支持安东尼。然而安东尼在与屋大维签订协约后,这样做是不合法的,导致原来忠诚的阵营中出现了敌对势力:凯撒的继承者与庞培的继承者之间的斗争。双方继承了战争,他们之间的仇恨带有意大利人的世仇。屋大维本人遭到一些失败,不得不离开了塔欧米纳,但其朋友阿格里帕和雷必达取得更多的成功。在一次激烈的战争后,S.庞培被迫逃到小亚细亚,结果在那里被处死。安东尼和屋大维重归于好,与雷必达重新建立三人同盟。但雷必达被迫隐退,留下安东尼和屋大维两个主角。

vik's Ebooks, kindle电子书在线阅读与下载

图63 近卫军的军官和军队

这是公元2世纪一个浮雕上的近卫军的军官和士兵。近卫军最初由奥古斯都组建,设9个营,共9000人,保卫元首及罗马城的安全。

与此同时,屋大维在意大利获得越来越多的支持,因罗马贵族的支持,巩固了他在西部行省早已存在的权力基础。这与安东尼依赖东方行省,尤其依赖埃及的做法成鲜明对比。因此,罗马向埃及宣战。当三人同盟未能重建时,埃及再次成为两人之间的问题,每个人都有军队,在战争中彼此对抗,结果使胜利者成为罗马和所有行省的主人。公元前31年,决战在希腊西北部的亚克兴海角爆发,屋大维成为胜利者。因此,这场最重要的内战标志着共和国的彻底灭亡,同时,宣告由罗马主宰古代世界的生机勃勃的新时代的到来。

随着屋大维被授予奥古斯都的头衔及元首制的建立,罗马进入数十年未曾出现的和平与发展的繁荣时期。尽管提比略怪异、盖乌斯偏执与滥杀无辜、克劳狄身体残疾,但只要朱理亚-克劳狄家族牢牢地掌握着继承权,所有一切似乎运转良好。甚至尼禄的统治也井然有序,直到他遭到所有阶层和军队的厌恶时,元首政治才迅速衰退。由于军队的对抗,尼禄丧失了权力。此外,他根本不能确定王朝的继承人。西班牙、阿非利加和卢格杜嫩希斯的行省总督发起了叛乱。近卫军的叛变迫使尼禄逃离罗马,最终在公元68年自杀,近西班牙(塔拉哥嫩希斯)的总督伽尔巴取而代之。元首制时期最残酷的一场内战由此开始,通常将这一时期称为“四帝争立时期”。

由于近卫军的支持,伽尔巴得到凯撒的头衔,在其同僚卢西塔尼亚总督奥托的陪同下,率领其行省军团向罗马进军。由于伽尔巴的吝啬,很快失去军队的支持。此外,因指定另一个人作为其继承人而使奥托受到侮辱。尽管指定继承人对伽尔巴无益,但至少他意识到这种做法的必要性。奥托再次得到最具影响力的近卫军的支持,暗杀伽尔巴,被拥立为元首。但另外一个竞争者维特里乌斯早已扬名,他被伽尔巴派遣到下日耳曼,统帅这里的驻军,早已被其军队及上日耳曼、西班牙、雷提亚和不列颠的军队拥立为元首。相比之下,奥托依赖于多瑙河、幼发拉底河、埃及和阿非利加军团的支持,然而驻扎最近的军团也不能及时地援助他。奥托的军团在波河沿岸扎营,其军队使维特里乌斯的先遣部队遭到微不足道的失败。但随着莱茵河主力军团的到来,公元69年4月,奥托在克雷莫纳附近的柏德里亚库姆战役中彻底失败,他被迫自杀,这样维特里乌斯成为元首。

同时,在东方,叙利亚和犹太军团的指挥官苇斯帕芗,被派去镇压犹太人的叛乱,最初决定支持伽尔巴。但一听到伽尔巴被杀的消息,苇斯帕芗和邻近的叙利亚总督表面上效忠奥托,同时却策划政变。两个埃及军团公开拥护苇斯帕芗为元首,这加快了政变的进程,很快犹太和叙利亚的同盟者也拥护他。不久之后,多瑙河军团也拥护苇斯帕芗,同时向意大利进军,在克雷莫纳打败了维特里乌斯的军队。多瑙河军团的胜利之后,到达罗马后的第二天就处死了维特里乌斯。当苇斯帕芗到达罗马时,很快得到元老院的承认,这样,罗马帝国进入弗拉维王朝。

然而,有一个不利因素影响苇斯帕芗的就职。苇斯帕芗在多瑙河流域的最重要支持者是G.朱里乌斯·西维里斯,他是具有巴塔维血统的罗马公民,可能曾在辅军中服役。西维里斯被要求在莱茵河下游牵制支援维特里乌斯的军队。于是,西维里斯利用这个要求作为借口,开始了反对罗马帝国的战争,显然他本人对政府不满。在莱茵河对岸的一些日耳曼部落和高卢部落的帮助下,西维里斯摧毁了赞特克斯的双重军团堡垒以及边境地区大量的辅军堡垒。诺伊斯的军团公开支持他。但苇斯帕芗的将军佩提里乌斯·恺列里斯带来新军队,击败了西维里斯。这对不列颠产生深远的影响,恺列里斯被任命为不列颠行省的总督。不列颠的形势并不稳定。内战爆发之前,军团驱逐了总督并处于叛乱状态。维特里乌斯更换了军团,显然他们不忠于苇斯帕芗。由于西维里斯的叛乱,恺列里斯到达的时间延后,致使一个重要的布里格提安人首领采取直接行动对抗他的妻子卡提曼杜亚,她是罗马帝国的同盟。一支不能依赖的军队和一个不忠的总督,在这种形势下,似乎只能求助依附国王科吉杜努斯的援助,让他接管不列颠行省,这种状况一直维持到苇斯帕芗信任的总督继任为止。

因此,四帝争立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战争波及许多东方行省、埃及、多瑙河、莱茵河、高卢和不列颠,还有罗马和意大利。罗马的朱庇特神庙被毁,克雷莫纳城两度被占领、遭洗劫,下日耳曼行省边境的大部分要塞和堡垒被焚毁,友好的高卢部落发生叛乱,不列颠行省处于混乱状态,日耳曼边境以外的部落受到鼓动而进攻罗马帝国,只有阿非利加的西部地区似乎未受影响。然而,苇斯帕芗采取积极的措施进行整顿,这一切都有利于罗马帝国的发展。朱理亚-克劳狄王朝终结,除了奥古斯都和克劳狄,其他元首都没有杰出的贡献。罗马帝国需要注入一种新力量,小有名气的弗拉维家族尽管刚从骑士等级升至元老等级,却能够提供这样一种力量。如果改朝换代的代价是高昂的,那么罗马帝国在当时还能承受财力和人力方面的损失。

尽管出现了图密善的“恐怖统治”,弗拉维王朝还是促进了罗马帝国的发展。但图密善被杀之后,没有一个得到普遍认可的继承人,于是引发另一次内战。幸运的是,涅尔瓦本人暂时做出让步,得到元老院的认可,但几乎未得到军队的支持。同样幸运的是,深谋远虑的涅尔瓦收养一个服役的士兵作为其继承人,6个月后涅尔瓦便死去了。

从那时起,图拉真真正成为罗马帝国的元首,罗马帝国出现最长时段的内部和平,几乎一直持续到下个世纪末。在此期间,罗马帝国处于一些有管理能力的开明元首的统治之下。战争并未停止,主要发生在边境地区,罗马帝国占领了一些新领土。实际上,在图拉真统治时期,罗马帝国的版图达到最大。帝国内部也出现叛乱,例如犹太人的一次重要起义使很多人丢掉性命。但叛乱被镇压下去,因为对意大利影响不大,所以并未搅乱国家的稳定。直到180年元首马库斯·奥勒里乌斯的儿子——康茂德继位,这种内部和平再次受到严重的威胁。

由于马库斯·奥勒里乌斯长期的边境战争,康茂德继位后,罗马帝国大部分地区仍处于和平状态,并且没有外部的威胁。康茂德再次成为拥有独裁权力的元首,极度腐化堕落。尽管他与朱理亚-克劳狄王朝那些缺乏权威的元首毫无关系,却仿效他们,沾染上所有恶习。同尼禄一样,康茂德也未能指定继承人。公元192年康茂德被刺杀,罗马帝国的最高统治权再次成为最强大的竞争者公开争夺的目标。第一个人是培提那克斯,他在雷提亚和不列颠作为士兵而出名,得到近卫军的拥护。然而他是一个严格的训导者,遭到其支持者的厌恶,3个月后其统治就被推翻。近卫军把帝国“拍卖”给狄迪乌斯·朱里亚努斯。朱里亚努斯相当不受欢迎,尤其是行省驻军不支持他,多瑙河军团很快便拥立上潘诺尼亚总督塞普提米乌斯·塞维鲁作为候选人。叙利亚军团拥立其总督佩森尼乌斯·尼格尔与之相抗衡。但这三个竞争者都没有足够的力量,不列颠行省总督克劳狄乌斯·阿尔比努斯得到其军队的支持,加入夺权的行列。四人之中,塞维鲁的势力最强大,当反复无常的近卫军抛弃狄迪乌斯·朱里亚努斯,并宣布效忠于塞维鲁时,他的力量得到加强。塞维鲁清醒地意识到尼格尔是他实现目标的最大威胁,所以他授予阿尔比努斯凯撒的头衔而使之得到安抚,当塞维鲁确保控制罗马之后,将注意力转向东方。塞维鲁在色雷斯、小亚细亚三次打败了尼格尔部署的军队,最终,在安条克附近彻底消灭这些军队,向东逃跑的尼格尔被抓住、被杀死。为了防止再发生叛乱,尼格尔的主要根据地——叙利亚被一分为二,因为一个强有力的总督借助重要军团的支持,就能够威胁罗马及在位元首的统治。在除掉尼格尔之后,塞维鲁挥师向西去对付阿尔比努斯。

阿尔比努斯发现自己处于尴尬的境地。尽管他得到西班牙的支持,但其军事力量不如塞维鲁的强大。如果阿尔比努斯留在不列颠,可能不会受到攻击,虽然他刚刚被其军团拥立为奥古斯都,但还没有实现其成为元首的野心。因此,阿尔比努斯准备带着军队越过高卢,希望赢得日耳曼行省驻军的效忠。这一目标并未实现,公元197年2月,他被迫在里昂城外与塞维鲁交战。阿尔比努斯的军队被打败,他本人也在战争中被杀,因此塞维鲁毫无争议地控制了罗马帝国。这次战争的直接影响就是使里昂城几乎完全被摧毁,再未恢复到以前的重要地位,特里尔在高卢占据了优势。不列颠与叙利亚一样,被一分为二。

但这次内战比四帝争立时期的战争破坏性更大,因为塞维鲁向其对手的支持者进行了复仇战争,因帕提亚支持尼格尔而向其开战。在不列颠、西班牙和东方,许多人的土地被没收,在某些方面足以扰乱这些行省的经济发展。我们能预料到这些土地拥有者的命运,总的说来,除掉了大部分土地所有者,必然会削弱当地管理者的家系,如地方行政长官、市议会议员、其他地方官员、行省官员等都从中挑选,而且这对军队招募新兵的素质影响很大。因为近卫军反复无常,不值得依赖,塞维鲁也将之遣散,从各军团招募的新兵取而代之。塞维鲁通过支持骑士等级以降低元老院的重要性,他设立一套新的行政职位,希望对国家事务施加更多的影响。内战中无数的战争伤亡引发的深远影响就是军队的削弱,尤其是军团,士兵人数曾一度严重不足。这直接导致了军队中非罗马人的增多,军团力量相应降低。在随后的几个世纪中,这种变化的趋势更快。总之,如果尼禄死后的内战为罗马带来了长期的利益,这一次却不同。我们可以将这次内战当作一个分水岭,作为罗马帝国的国力和威望的全面发展与两个多世纪后的罗马帝国最终灭亡的界线。

如果说塞维鲁以武力度过难关并且取得成功,他逃脱了以前各位元首的命运,在约克死于疾病和苏格兰战争的疲惫,他是较长时期内最后一个寿终正寝的元首。但塞维鲁的儿子们得到了他应得的报应。盖塔(第1个)被其兄长卡拉卡拉谋杀,公元217年卡拉卡拉(第2个)被马克里努斯杀死,随后马克里努被其军队拥立为元首。

马克里努斯是罗马帝国第一个非元老出身的元首,可以说是帝国3世纪长期政治混乱的开端,其统治仅维持一年就被杀死(第3个)。这对埃拉伽巴鲁斯有利,埃拉伽巴鲁斯是塞维鲁王朝的一个旁系,受其母亲的控制。4年以后,母亲和儿子(第4个)均死于近卫军之手。当时塞维鲁·亚历山大早已被收养为继承人,成功地继承了帝位。亚历山大也受其母亲的支配,她是塞维鲁家族中强悍的女人之一,在13年相对长期的统治后,因为对当地一些部落采取和平的方法,亚历山大(第5个)及其母亲均死于日耳曼驻军手中。公元235年的这次叛乱使马克西米努斯成为元首,他具有色雷斯农民的血统,很快就被提升至骑士等级。但元老院拒绝接受他,拥立年老的戈尔狄安一世(执政官等级的阿非利加行省总督)及其儿子作为共治元首,在阿非利加的一次叛乱后,他们的地位得到提高。虽然马克西米努斯进入意大利,但他未取得什么进展,其军队的叛变导致他被杀(第6个)。但努米底亚的总督仍忠于马克西米努斯,成功地在战争中杀死戈尔狄亚安一世的儿子(第7个),此后戈尔狄安一世在238年自杀(第8个),只统治了22天。

元老院的下一个选择是巴尔比努斯和普皮安努斯,他们被指派保卫意大利以对抗马克西米努斯。他们作为年轻的戈尔狄安三世共治者,戈尔狄安三世是戈尔狄安一世的孙子,被授予凯撒的头衔。近卫军再次拒绝接受元老院的被任命者,发生叛乱并杀死两个奥古斯都(第9个和第10个)。但近卫军赦免了13岁的戈尔狄安三世,并拥立他为奥古斯都,近卫军长官为摄政王。在东方对抗波斯人的一场成功战争致使近卫军长官死去,于是戈尔狄安三世任命具有阿拉伯血统的菲利普作摄政王。这是不明智的做法,因为菲利普很快就滋生了要掌握整个罗马帝国的野心。公元244年仍是一个小孩的戈尔狄亚安三世被杀(第11个),这个刺杀阴谋得到菲利普的赞同。然而,菲利普被元老院接受,在多瑙河流域取得了一些军事胜利,此后他的儿子也被提升为奥古斯都。但哥特人开始入侵罗马帝国,菲利普任命罗马城的行政长官狄西乌斯在下多瑙河流域率领军队来抵御哥特人的入侵。尽管还有3个不重要的篡位者妨碍(第12个、第13个、第14个),但这支军队强行拥立狄西乌斯为元首,菲利普及其儿子被杀(第15个、第16个)。

到目前为止,外部的威胁导致罗马帝国内部的分裂,至于前者是否由后者引发,这很难判断。然而,更为明显的是罗马帝国在目前的形势下,在处理边境问题时日益软弱。即使在帝国发展的鼎盛时期,在不同边境地区同时出现重大危机时,由于缺少中央后备军,形势就难以应付。现在,随着东方强大的波斯取代软弱无能的帕提亚以及哥特人来到多瑙河流域,形势每况愈下。狄西乌斯也被打败,公元251年被哥特人杀死(第17个)。除了狄西乌斯这个得到承认的政权之外,从250至253年至少还有5个篡位者得到承认。最后一个是埃米里亚努斯,他在击退哥特人的入侵后,在美西亚得到其军队的拥立,仅统治了3个月。狄西乌斯在战争中阵亡之后,伽路斯被授予权力,为了反对特雷保尼亚努斯·伽路斯的候选人资格,行省总督埃米里亚努斯得到拥立,这表明在元首的人选问题上存在相当大的分歧。虽然他们得到任命,但结局都是一样的:他们都暴死而终,往往死于那些最初拥立他们的人之手(第18个、第19个、第20个、第21个、第22个)。

著名的元老瓦勒良取而代之,在伽路斯统治时期,他参加了雷提亚的军事行动,当时他听到埃米里亚努斯掌权的消息。瓦勒良宣布支持伽路斯的统治。当传来伽路斯死去的消息时,他本人被拥立为元首,致使埃米里亚努斯被自己的士兵暗杀,瓦勒良及其儿子伽里恩努斯得到普遍接受。他们共治或分治长达15年,在这种形势下,虽然他们的统治也受到威胁,15年无疑是长期的统治。但时间长是他们统治的唯一显著特点,因为这一期间是罗马帝国最不景气的时候,几乎到达崩溃的边缘。来自外部的入侵困扰着罗马帝国,尤其是哥特人进入比西尼亚和亚细亚,波斯人甚至到达并占领安条克。瓦勒良本人应付波斯人的入侵,经过几年未果的战争,公元259至260年被波斯人俘虏。我们并不知道瓦勒良的最终命运(第23个),但他的儿子又统治罗马帝国达8年之久。

当瓦勒良活着时,伽里恩努斯管辖帝国西部,在莱茵河流域进行了几次非常成功的战争,一度抵挡了阿拉曼尼人对意大利的入侵。在其父亲死后,伽里恩努斯把帝国东部的防御交给当地的军事将领,帕尔米拉的势力逐渐增强。伽里恩努斯在潘诺尼亚打败了两个篡位者——伊格努斯和雷格里阿努斯(第24个、第25个)。公元260年波斯图姆斯的叛乱更为严重,因为伽里恩努斯完全失去了对高卢和西部行省的控制,波斯图姆斯建立独立的高卢帝国,最终得到伽里恩努斯的承认。阿非利加发生动乱,而东方出现了另一位篡位者——马克里阿努斯,不过很快被奥雷欧鲁斯打败(第26个)。公元267年,哥特人入侵并洗劫雅典。同时,奥雷欧鲁斯(第27个)被其军队拥立为元首,但是很快被伽里恩努斯打败。伽里恩努斯被其军官谋杀(第28个),他们拥立克劳狄乌斯二世为元首。伽里恩努斯的统治也因物价飞涨而出名,这加剧了罗马帝国的极度困境,货币贬值达到一文不值的地步,甚至波及到那些未受战乱影响的行省。

克劳狄乌斯二世是经验丰富的高级军官,他在巴尔干半岛阻止了哥特人进攻的趋势,两次打败他们并使其军队解体。但他在东方却未取得成功,王后芝诺比娅掌握着帕尔米拉的政权,其统治区域向南扩展到埃及,向北扩展至比西尼亚。在29个死去的元首当中,克劳狄乌斯二世是第一个未被刺杀的元首,270年死于疾病(第29个),也许这是他赢得名声的主要原因,他只统治了不到两年的时间。

在昆提鲁斯短暂的统治期间(第30个),克劳狄乌斯二世统治时期的骑兵司令官奥勒良被其军队拥立为元首。奥勒良战胜哥特人,此后他在多瑙河流域应付其他蛮族的入侵,还有入侵潘诺尼亚的汪达尔人和入侵意大利的朱瑟吉人。到罗马旅行的游客就会看到宏伟的奥勒良城墙的起点,奥勒良主要因此而出名,他把城墙作为抵挡蛮族入侵的防御工事。奥勒良试图恢复罗马帝国的统一,当时阻碍统一的最大威胁是帕尔米拉。但在与芝诺比娅交战之前,奥勒良将军队从达西亚全部撤出,也撤出大量难民,安置在多瑙河南岸具有同名的新行省中,把旧行省遗弃给哥特人。奥勒良在东方打败了帕尔米拉的军队及其支持者,俘虏芝诺比娅。最终,帕尔米拉被剥夺了自治权。奥勒良在西方摧毁了高卢帝国,俘虏其元首特里库斯,使罗马帝国重新统一,由一个元首进行统治。在参与所有这些战争的同时,奥勒良还对付三个行省的篡位者(第31个、第32个、第33个)。终于,在奥勒良再次发起对抗波斯的战争之后,公元275年在拜占廷附近被其军官杀死。

被奥勒良摧毁的高卢帝国始于公元260年,是波斯图姆斯反对伽里恩努斯的分裂运动。高卢帝国包括整个高卢和日耳曼,还有不列颠和西班牙。尽管波斯图姆斯成功地阻止入侵者渡过莱茵河,如同他脱离罗马帝国一样,高卢帝国也遭遇了同样的叛变:暗杀。在美因茨对付莱里阿努斯(第34个)的叛变时,波斯图姆斯被其军队谋杀(第35个),被维克托里努斯取代,维克托里努斯的统治持续了3年(第36个)。阿奎塔尼亚的总督特里库斯一世取而代之,在其儿子特里库斯二世的帮助下,其不稳定的统治一直持续到274年,当特里库斯一世向奥勒良请求援助时,在决战中他遗弃了军队。虽然特里库斯一世与芝诺比娅共同作为奥勒良罗马式伟大胜利的象征,但他活下来,与其儿子一起在意大利行到一个次要的官职(第37个、第38个)。这样高卢帝国瓦解。

奥勒良死后,元老院选择一位年长的元老——塔西佗,他再次成为其军队的牺牲品(第39个),其继任者弗劳里安是近卫军长官。弗劳里安声称与塔西佗之间的手足情谊,因此攫取了罗马帝国的最高统治权,但很快受到普洛布斯的挑战,普洛布斯是埃及和叙利亚军队所拥立的人选。弗劳里安被其军队处死(第40个)。

尽管普洛布斯面临许多篡位者的威胁,其中来自东方的萨图尼努斯造成严重的威胁(第41个),但他能够控制这些篡位者,并努力完成奥勒良未竟的计划,继续加强罗马帝国的防御。普洛布斯击退了渡过莱茵河进入高卢腹地的蛮族,开始修筑和重建河流的边防,他打败了多瑙河流域的汪达尔人,其军队抵御来自南部对埃及的入侵。普洛布斯也继续执行早期的政策,在罗马帝国内的荒芜之地安置蛮族,特别在色雷斯,但在选择蛮族人时出现失误。有些人认为:在普洛布斯统治时期军队的不满情绪比以前更为严重,这可能并不正确。罗马帝国先后出现约40个元首,大部分元首被自己的军队杀死,这表明过去50年军队的严重不满情绪。当然,随着招募越来越多的非罗马人,纪律涣散,他们很少忠于罗马人的生活方式,这是造成军队混乱的主要因素。拙劣的领导才能,再加上堕落的旧军官阶层,元老不再拥有指挥权,因此,年轻军官不必经历低级官职积累经验,可以直接当选为高级军官。通过各个等级逐渐晋升的模式会对官员产生某些影响,但很难估计这种影响有多大。由于物价上涨的速度太快,加薪也是无益的。在普洛布斯统治时期,无论罗马帝国的命运是否降到低谷,他本人的最终命运没什么改变。雷提亚的军队拥立近卫军长官卡路斯为元首,而普洛布斯同以前的许多元首一样,282年被自己的军队杀死(第42个)。

卡路斯统治了一年多,为了同波斯作战,他离开了雷提亚,留下他的儿子卡里努斯统治西部,拥有凯撒的头衔。卡路斯最初获得一连串的胜利,占领了泰西封,但更多的冒险使他被波斯人杀死或被自己的军队杀死(第43个)。现在的奥古斯都卡里努斯与其兄弟努美里安联合作战,努美里安曾和卡路斯在东方作战。努美里安不想继续与波斯作战,遂撤军,284年在尼科米底亚被他的岳父和近卫军长官杀死(第44个)。戴克里先取而代之。同时,卡里努斯排挤了篡位者朱里安(第45个),他只须面对来自戴克里先的挑战,285年被杀(第46个)。

随着戴克里先的上台,罗马帝国的命运发生了重大改变,但奥勒良和普洛布斯也为此做出了贡献,如果没有他们在边境取得的胜利及加强帝国的防御,戴克里先的任务会更繁重。戴克里先是达尔马提亚人,尽管出身低微,但他担任过许多官职,最终成为努美里安的卫队指挥官。他不仅是一个善战的士兵,而且是优秀的组织者。此外,他似乎具有挑选忠诚可靠、具有管理能力之人的天赋,这一点与以前的统治者不同。戴克里先采取的第一个措施就是任命老战友——马克西米安为西部的凯撒,第二年将他提拔为奥古斯都。第二,他与马克西米安开始关注边境防御的严重问题,他们显示出卓越的能力并取得成功。但即使现在,内战仍未结束。286~287年卡奥西乌斯(第47个)在不列颠宣布独立,后来被阿莱克图斯刺杀。296年,西部的新凯撒康斯坦提乌斯·克洛鲁斯发动战争,阿莱克图斯最终被打败(第48个)。最后,戴克里先本人镇压了埃及的叛乱,60多年来,罗马帝国首次消除了内战,恢复了和平。在此期间,除了戴克里先及其同僚,至少有48个人(参见上文中括号内的数字)想成为或者已经成为元首。在这些人当中,一人死于疾病,两人进行较为和平的统治,其他人均死于暴力。这就是帝国资源的损失。毫不奇怪,3世纪初的军队与3世纪末的军队毫无相似之处。

和平并未持续下去。最初,戴克里先建立的四帝共治制解决了帝位传承方面的困难,确保了和平继位,305年5月1日,戴克里先和马克西米安退位,他们的凯撒成为奥古斯都。但306年康斯坦提乌斯在约克死去,其儿子君士坦丁被不列颠驻军拥立为奥古斯都,导致与康斯坦提乌斯的凯撒——塞维鲁之间的正面冲突。当时,东方的奥古斯都伽勒里乌斯勉强同意君士坦丁作凯撒,但赞同塞维鲁成为奥古斯都。由于马克西米安的儿子马克森提乌斯叛乱,形势变得更加复杂,被其父亲忽视的马克森提乌斯在罗马城被拥立为奥古斯都。为了支持他的儿子,马克西米安结束了退隐生活。塞维鲁进军意大利对抗他们,但他战败并且被迫投降。伽勒里乌斯拒绝承认马克森提乌斯,经过一段时间以后也被迫撤军。因此,戴克里先再次出现在政治舞台,为罗马帝国创建一种新的解决方案,308年李锡尼乌斯在卡努图姆接替塞维鲁成为奥古斯都,马克西米安再次被迫退位,马克森提乌斯被放逐。

不幸的是,两个合法的凯撒——君士坦丁和马克西米努斯·戴亚都不打算接受被授予的头衔,他们都被拥立为奥古斯都。同时,马克西米安试图取代他的儿子,成功地建立与君士坦丁的同盟。尽管如此,310年他背叛了君士坦丁,被迫自杀。伽勒里乌斯死于311年,君士坦丁公开宣布与李锡尼乌斯结盟,第2年在米尔维桥击败马克森提乌斯。最终,李锡尼乌斯除掉了最后一个对手马克西米努斯·戴亚,并与君士坦丁的妹妹结婚。因此,罗马帝国似乎重新恢复了内部和平,君士坦丁统治西部,李锡尼乌斯统治东部,但内战使四帝共治制不复存在。

但罗马帝国并未这样和平地发展下去。君士坦丁和李锡尼乌斯之间爆发战争,君士坦丁侵入李锡尼乌斯的领土。323年君士坦丁被迫抵御哥特人的入侵,这再次导致了两位敌对的君主开战。最初,君士坦丁在亚得里亚堡获胜,最后在赫勒斯滂海峡迫使李锡尼乌斯退位,最终将之处死。君士坦丁成为罗马帝国的惟一统治者,他活到337年,在这个外部相对和平的时期,他使罗马帝国从内战中解脱出来。

虽然君士坦丁被迫处死其长子,但他授予其他3个儿子——君士坦丁二世、康斯坦提乌斯二世和康斯坦斯以凯撒的头衔,希望他们在他死后能和平地继位。但君士坦丁的希望落空,罗马帝国陷入持续的内战之中。君士坦丁二世继承了不列颠、高卢和西班牙,为了从其兄弟康斯坦斯手中夺取罗马,在他父亲死后仅3年就轻率地侵入意大利。他被打败、被杀,康斯坦斯占据整个西部帝国为己有。但篡位者马格内提乌斯在奥顿被拥立为君主,成功地击败康斯坦斯,将之杀死。然而,马格内提乌斯的成功是短暂的。他试图夺取整个帝国,自己却被康斯坦提乌斯二世打败,两年之后即353年自杀。

现在,康斯坦提乌斯二世统治了整个罗马帝国,他首先让伽路斯来协助自己,后来又把他处死。随后他任命朱里安为凯撒,治理西部行省。朱里安造反,康斯坦提乌斯二世在镇压叛乱的途中死去。因此,朱里安在361年成为惟一的君主。这时,罗马帝国与波斯之间爆发战争,在最初的胜利之后,朱里安在战斗中被杀,军官约维安被拥立为君主。约维安的统治只持续一年,在他死后,军队拥立瓦连提尼安一世继位。他与其兄弟瓦伦斯进行共治,瓦伦斯治理东部,378年在亚得里亚堡与西哥特人的战争中被杀,这大约发生在瓦连提尼安一世死后的第3年。同时,瓦连提尼安一世的儿子格拉提安继承瓦伦斯的统治权,367年成为共治奥古斯都。令人遗憾的是,因为这个和平的继位没得到瓦伦斯或格拉提安的同意,格拉提安的兄弟瓦连提尼安二世在其父亲死后被军队拥立为君主。不过,把意大利、伊利里库姆和阿非利加交给这个新奥古斯都格拉提安,在他们所生活的时代,这无疑是一种宽容的举措。瓦伦斯在战争中死去,因此,只剩下格拉提安和瓦连提尼安二世作为共治君主,但第二年提奥多西乌斯乌斯一世也成为君主。

383年来自不列颠的另一次严重叛乱危及罗马帝国的稳定,不列颠驻军的指挥官马格努斯·马克西姆斯被拥立为君主。他立即越过高卢,打败了格拉提安,格拉提安在里昂被杀,后来把瓦连提安努斯二世逐出意大利。提奥多西乌斯乌斯一世承认他为共治者,让他统治不列颠、高卢和西班牙,等待对付他的成熟时机。最终,提奥多西乌斯乌斯一世发起战争,彻底击败马克西姆斯,将他处死,而瓦连提尼安二世恢复对高卢的统治。到那时为止,提奥多西乌斯一世成为罗马帝国的“强势人物”,他宣布其长子阿卡狄乌斯为奥古斯都,第2年又宣布其小儿子霍诺里乌斯为奥古斯都,霍诺里乌斯统治西部,阿卡狄乌斯统治东部。提奥多西乌斯一世到西部视察并不是一个偶然事件,因为瓦连提尼安二世被刺杀之后,392年尤格尼乌斯造反。提奥多西乌斯乌斯一世不仅不承认尤格尼乌斯,而且对他宣战,不费吹灰之力将他击败。但6个月后,提奥多西乌斯一世去世,把罗马帝国留给他的两个儿子。他们不像父亲,都软弱无能。在东部,阿卡狄乌斯的大臣鲁菲努斯和尤特洛皮乌斯暂时握有行政权。而在西部,伟大的汪达尔将军斯提里科掌握政权,不幸的是,408年霍诺里乌斯将他处死,这样就毁掉了一个也许能消除未来灾难的人。

在斯提里科被杀之后,霍诺里乌斯安全地在拉文那躲避着战争,统治着逐渐衰亡的西部帝国。罗马被洗劫,不列颠被放弃,连续出现三个篡位者;西班牙和高卢的大部分地区被汪达尔人和其他蛮族占领,最后,他们进入北非。423年霍诺里乌斯去世,没有指定继承人,使西部帝国处于分裂状态,这种状态从此再未完全改变。事实上,康斯坦提乌斯三世的儿子瓦连提尼安三世继位,他曾是霍诺里乌斯的同僚。但同以前一样,如果可以说这是有效统治的话,瓦连提尼安三世的母亲最初掌握着实权,后来埃提乌斯掌握实权,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埃提乌斯被瓦连提尼安三世杀死。455年瓦连提尼安三世却被埃提乌斯的两个家臣杀死。随后国内出现一些短命的统治者,其中安塞米乌斯是最成功的,直至他被杀之时,共统治5年。但实际上西罗马帝国已经灭亡了。

较为有序的家族继承保证了东部帝国的延续,直到查士丁尼家族的出现,使拜占廷帝国坚定地走上了未来的发展道路。

从上文的叙述中,我们可以看出内战对罗马帝国的影响是多方面的。最初,从内战中脱颖而出的奥古斯都掌权对罗马帝国的发展有益,因为内战除去了陈腐之人和陈腐的观念,使它从束缚中解脱出来,这些束缚阻碍了它释放其全部的潜能,罗马在那个时期仍对古代世界有诸多贡献。尽管这一点经常引起争论,甚至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仍在争论,有人认为即使是委员会的全部成员意见统一,一个委员会也不能有效地指挥一个帝国、一场战争或仅仅一场战斗,这种观点可能是正确的。罗马共和国时期的元老院和执政官意见几乎不能达成一致。但认同民主制度的独裁政府,与残暴地践踏其他所有制度之人领导的政体之间的分界线是非常明显的,从罗马元首的继承过程就可以看出这种差别。在所有元首之中,奥古斯都几乎获得这种权力平衡,像图拉真、哈德良和安东尼·庇乌斯这些元首也距此不远。与此成鲜明对比的是盖乌斯、尼禄、图密善和康茂德的统治。幸运的是,即使在他们统治期间,民主机构的职能依然存在,在刺杀暴君时仍能体现出来的,但与此同时,罗马帝国已陷入了一场代价高昂的内战之中。

vik's Ebooks, kindle电子书在线阅读与下载

图64 马库斯·奥勒里乌斯和卢西乌斯·维鲁斯

来自土耳其以弗所的一块罗马大理石插屏,表现的是安东尼·庇乌斯(中)收养马库斯·奥勒里乌斯(左)和卢西乌斯·维鲁斯(右)。在罗马统治者中,收养远亲或非亲属的成年人作为继承人是常见的举措,这说明在罗马社会中家族关系的重要性,也表明元首继承的不稳定性。

然而,在位元首多于一人时,实际上冲突的机会大大增加。公元2世纪当马库斯·奥勒里乌斯与其收养的弟弟卢西乌斯·维鲁斯共治时,这一点表现得尤为显著,马库斯·奥勒里乌斯是让别人分享统治权的第一个元首。因为维鲁斯是一个软弱、优柔寡断之人,维鲁斯之死绝不是一种损失,因为他的软弱可能会促使一个强势之人攀附维鲁斯,并利用其军队来挑战马库斯·奥勒里乌斯。幸运的是,从未发生这种情况。第二次权力划分发生在塞维鲁及其两个儿子之间,对于罗马帝国来说,是以盖塔被杀和卡拉卡拉的最终被杀而灾难性地结束,也许可以说这已为3世纪的暴力事件拉开了帷幕。即使在戴克里先的四帝共治时期,目的是更好地治理罗马帝国,我们可以说这个开端就已注定其结局,因为4个人同时握有几乎同等的政治权力和军事力量,这迟早会引发自相残杀,4世纪初年就发生了内战。

只有当君士坦丁一世重新统一罗马帝国时,国内才恢复了平静。我们可以预见君士坦丁死后所发生之事,从那时起,几个统治者共同统治已经成为一种标准。随着西部帝国的灭亡和一个统治者治理东部帝国时,东罗马帝国延续的可能性增大。西部帝国的发展却大不相同,如果在关键时刻有一位比霍诺里乌斯更强大的统治者出现,西部帝国可能与东部帝国并行延续下来。但拥有同样力量的两个统治者,即使最初在统一的帝国中共事,最终只能导致分裂,发展成两个独立的帝国。我们无法判断他们是否会和平共存,但历史的发展证明不会,而且只能存在一个统治者。

vik's Ebooks, kindle电子书在线阅读与下载

图65 西罗马帝国的衰亡

许多因素导致罗马帝国的衰亡,至于哪个因素最为重要,学界曾经有过很多讨论。然而,我们从这一章所描述的事件可以看出,在促使统治集团的敌对、分裂、最终导致内战,以及促使罗马帝国的资源逐渐消耗直到枯竭这些方面,帝国内部的管理组织在其中所起的作用是两倍、三倍或者更大,低估这些因素是不明智的。

 
15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