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71%

埃里克·坎德尔对心理分析的兴趣

多年来,在很多地方,你会听见人家说心理分析这种谈话疗法并不是有效治疗精神病的方法。真正的治疗需要用药物,并不是动动嘴皮、谈谈感觉就可以改变大脑或改变个性,因为大脑和个性越来越常被认为是基因的产物。

当我在哥伦比亚大学精神科做住院医生时,埃里克·坎德尔[1](Eric Kandel)也在那里任教,他的研究使我对神经可塑性产生兴趣。他是精神科医生,也是研究者,他的课对所有在场的人产生了重大影响。他是第一个让我们看到,当我们学习时,我们个别的神经元会发生改变,强化神经之间突触的联结。他也是第一个让我们看到,当我们形成长期记忆时,神经元会改变它们原来的形状,增加它们跟别的突触的联结。

坎德尔既是医生也是精神科医生,希望能进行心理分析治疗(的研究)。但是他的心理分析师朋友劝他去研究大脑、学习和记忆,因为当时这些知识都还非常少。如果要了解为什么心理分析会有效,它怎么可以帮助病人,这些基本的知识是必要的。在一些初期的重要发现后,坎德尔决定要当一位全职的实验室科学家,但是他一直没有忘记他对心理分析法如何改变大脑和心智的兴趣。

[1] 2000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他以研究海蜗牛40年找出记忆的本质而获奖,他一生的研究写成《透视记忆》(Memory: From Mind to Molecules)一书。——译者注

 
122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