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80%

“没有神经元可以再生”

在20世纪刚开始时,世界上最杰出的神经解剖学家、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卡哈奠下了神经结构的根基,他注意到人类的大脑不像蜥蜴的大脑,不能在受伤后自行恢复。但是这种无法补救的情形并不适用于人类其他的器官,我们的皮肤在被切伤后,可以自行愈合,我们的骨头在裂开后,可以自行复原,我们的肝和小肠内壁可以自行修补,失去的血液可以再生,因为我们骨髓里有造血干细胞,可以生成红细胞或白细胞。只有我们的大脑似乎是个例外,当我们年老时,千百万的神经元会死去。当别的器官用干细胞长出新的组织时,大脑无法这样。这个现象的主要解释是大脑在演化过程中变得如此复杂和具有特殊性,它失去了制造补充或替换细胞的能力。此外,科学家问:一个新神经元怎么可能进入既存的复杂神经网络,创造出1000个突触联结而不引起网络系统的混乱?人类的大脑在过去是被假设成一个密闭系统的。

卡哈的后半生主要用于寻找大脑和脊髓可以改变的迹象,但是他没有看到任何大脑可以再生、重组结构的任何痕迹。

1913年,他发表了影响后世100年的巨著《神经系统的萎缩与再生》(Degeneration and Regeneration of the Nervous System)。他写道:“在成人大脑中,神经回路是固定的、不可改变的,所有的神经元都会死亡,但是没有神经元可以再生。假如有可能的话,只有等待未来的科学去改变这个严酷的法则。”

这件事就这样决定了。

 
137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