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82%

教育创造了“认知储备所”

虽然发现神经干细胞的存在是很重要的事,但它只是年老的大脑返老还童、改善它自己的方法之一。很矛盾的是,有时神经元死亡可以增进大脑的功能,就像青春期时,没有跟其他神经元联结的神经突触和神经元会被修剪掉,这是最戏剧化的用进废退例子。继续为没有用的神经元提供血液、氧和能量是一件浪费的事,把它们修剪掉会使大脑目标集中、效率好。

到老年持续有某些神经再生的现象并不能否认我们的大脑像身体其他的器官一样会慢慢退化。但是即使在功能退化下降的时期,大脑仍然有可塑性的重组能力,这可能是为了适应大脑神经细胞的死亡。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研究者斯普林格(Mellanie Springer)和格雷迪(Cheryl Grady)发现,当我们年老时,我们会用跟年轻时不同的大脑区域去做同一件事情。他们用脑造影技术发现14~30岁的年轻受试者在做各种认知测验时,颞叶大量活化起来,他们受教育程度越高,颞叶的活化程度越大。

但是65岁以上的受试者,活化的区域就不一样了。脑造影图片显示,他们在做同样认知作业时,活化的主要是他们的额叶,他们受教育程度越高,额叶的活化越厉害,这点跟年轻人的形态不一样。

大脑功能区域的改变是大脑可塑性的另一个证明──处理区域从一个脑叶改变到另一个脑叶是很大的迁移。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大脑要做这样的搬迁,或是为什么这么多的研究都发现受试者的受教育程度越高,他们心智下降的速度就越慢或概率越小。教育为什么可以保护他们?最流行的理论是说,教育创造出一个“认知储备所”(cognitive reserve),更多的神经回路投身到从事心智活动上,所以当大脑老化时,我们有储备的回路可用。

另外一个巨大的神经重组发生在我们年老时。我们前面已经看到,许多大脑的活动是侧化的(lateralized)。大部分的语言在左边处理,大部分的视觉-空间历程在右脑处理。但是杜克大学的卡巴萨(Roberto Cabeza)及他的团队最新的研究显示,有些侧化现象在我们年纪大时会失去。过去在一边脑前额叶处理的事情,现在是两边前额叶一起处理了。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一个观点是当我们年老时,一边的脑半球开始觉得力不从心,呼唤另一边来帮忙,这显示大脑重新组织来应付它自己的弱点。

 
141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