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84%

第11章 比部分的总和还多 只有半个脑也可以拥有完整人生的女人

坐在桌子对面跟我开玩笑的女人天生只有半个大脑,当她在母亲肚子里时,一个没有人知道原因的大灾难发生了。医生说不是中风,因为中风摧毁的是健康的组织,而米歇尔的左脑根本没有发育出来,医生怀疑是她左边的大动脉被阻塞了,无法提供血液到左半球,使她的左脑无法发育。出生时,医生给她做一般性的测验,告诉她母亲卡洛,她是正常的婴儿。即使到今天,神经学家如果没有进行大脑扫描也看不出来她是整个左半脑都没有的人。我发现我自己一直在想,究竟这世界上有多少人是只有半个脑就过了一生,而他自己或别人都不知他有这个缺陷?

我去访谈米歇尔是想知道人类大脑的神经可塑性改变可以达到什么样的程度。米歇尔的例子严重地挑战过去大脑功能区域特定论的教条,因为那个理论是说每一个脑半球先天就设定了它特有的机制和功能,是不能改变的。然而米歇尔却可以只用半个脑而生活得很好,我想不出还有哪一个例子比她的更适合来说明大脑可塑性或验证大脑的神经可塑性理论。

虽然米歇尔仅有右脑半球,她却不是依靠呼吸器才能活的可怜人。她今年29岁,她的蓝眼睛透过厚厚的玻璃镜片,炯炯有神地望着我。她穿着蓝色的牛仔裤,卧室漆着蓝色的墙壁,她的谈吐非常正常。她有着一份兼职的工作,喜欢阅读、看电影,跟她的家人在一起。她可以做这些是因为她的右脑接管了左脑的工作,重要的心智功能(如说话和语言)移到她的右脑来处理了。她的发育让我们清楚地看到神经可塑性并不是一件不重要的小事,它使米歇尔能够达成最大程度的大脑重组。

米歇尔的右脑不但要负担左脑的主要功能,同时还得做它自己右脑的工作。在正常的大脑中,左右半球会相互帮忙将对方的发展调节到最理想,它们用送出电流信号,来通知对方自己的活动,使两者可以协调功能,一起共事。在米歇尔的例子,右脑没有左脑的帮助,只能自己独自发展,学习如何靠自己运作。

米歇尔有超乎异常的计算能力(天才的能力),她可以像闪电一样计算并得出答案。但是她也有特殊的需求和能力限制。她不喜欢旅行,在不熟悉的环境中很容易迷路。她很难理解某些抽象的句子或想法。但是她的内心生活是很活跃的,她可以阅读、祈祷并爱别人。她的口语表达很正常,除非当她受到挫折。她很崇拜美国电视的喜剧明星卡罗尔·伯纳特(Carol Burnett),她每天听新闻及棒球赛转播,选举时一定去投票。她的人生印证了整体大于部分的总和,而且半个脑并不代表只有半个心智。

 
144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