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85%

人为什么需要两个脑半球

140年前,法国医生布罗卡开启了大脑功能区域特定论的时代。他说:“人用左脑说话。”他不但提出了大脑功能区域特定论,同时也开创了脑侧化的相关理论。这个理论是寻找左、右半球功能和结构上的不同。左脑被认为是语言的区域,负责与符号相关的活动,比如语言、算术计算;右边则是负责非语言功能,包括视觉-空间的活动(如我们在看地图或在空间导航),一些想象力和艺术的能力也被认为是在右脑处理的。

米歇尔的例子让我们看到我们对人类大脑的最基本功能是多么无知。当两个脑半球的功能必须相互竞争同一块大脑区域时,会怎么样呢?假如必须牺牲某一方时,又怎么样呢?如果只是要生存下去,究竟需要多大的脑?假如要发展机智、同理心、品位、精神上的需求及见微知著的能力,又需要多大的脑?假如我们少了一半的大脑组织也可以生存下来,为什么一开始要有两个脑半球?

最后还有一个问题:像她这样会是什么感觉?

脑壳内的空洞

我现在在米歇尔家的客厅,在弗吉尼亚州瀑布教堂市(Falls Church)一个中产阶级小区的一幢房子里。我在看她核磁共振的片子,这是可以看出大脑结构的一种脑造影技术。我看到她右脑是正常的,但是左边只有小小一条薄薄的半岛形状的灰质飘浮在黑色的空洞中。米歇尔自己从来没有看过这张片子。

她把这个空洞叫作“我的胞囊”(cyst),当她在说“我的胞囊”,或直接说“胞囊”时,听起来好像它已经变成实质的东西了,像科幻电影里面一个恐怖的角色。的确,看她的大脑扫描图是有恐怖的感觉,但当我看着米歇尔时,我看到她整个面孔,看到她的眼睛和她的笑容,我会不由自主地想象面孔后面的大脑应该也是同样的对称。这张大脑的扫描片子真是一声无情的响钟,惊醒你的幻觉。

缺少一个脑半球的表现

米歇尔的身体的确显示出她缺少一个脑半球的象征。她的右手腕是弯的,有一点扭曲,但是可以用──虽然一般来说,几乎所有对右边身体的指令都是来自左脑。或许从她的右脑发展出非常细的一股神经纤维连到右手。她的左手是正常的,她惯用左手,当她站起来走路时,我注意她穿着铁鞋来支撑她的右腿。

大脑功能区域特定论者会说我们在右视野(right visual field)所看到的每一个东西都是在左脑处理的[1]。但是因为米歇尔没有左半球,她没办法看到来自右边的东西,她的右视野是盲的,她的弟弟常常从她的右边偷她的薯条吃,但是她会抓到他们,因为视觉所缺少的,她的听觉把它补偿起来了。她的听觉非常敏锐,甚至当她在楼上时,都可以听到她父母在楼下另一端厨房所讲的话。这种超敏锐的听力在全盲的人身上常常可以看到,这是大脑有能力为了改变的环境去调适的证明。不过这种超级敏感的听力是要付出代价的,在马路上,如果有人按喇叭,她会立刻用双手遮住耳朵,以避免感官负荷过量。在教堂中,她不能听管风琴的声音,听到后她会立即溜到门外。学校防火演习使她惊吓,一方面是很大的噪声,另一方面是人群移动所造成的视觉混乱。

她同时也对触觉超级敏感,卡洛把米歇尔衣服的标签剪掉,使她不会感觉到摩擦。这好像她的大脑缺少把不需要的感觉筛掉的过滤器,所以卡洛常常必须替她做筛选来保护她。假如米歇尔有第二个脑半球的话,那就是她的母亲。

[1] 右视野是两只眼睛左半边视网膜所看见的东西,并不是在右眼,这两者有很大的差别,不可混淆。我们两只眼睛的视神经在视叉(chiasma)相交,汇集两只眼睛视网膜左半边和右半边送过来的信息后,才左边的信息送往右脑,右边的信息送往左脑去。——译者注

 
145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