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30%

拯救失读症孩子的大脑

1996年,梅策尼希、塔拉、简金斯及塔拉的同事心理学家米勒(Steve Miller)创立了“科学学习”(Scientific Learning)公司,这家公司是用神经可塑性的研究来帮助人们重新设定他们的大脑。他们的总公司设在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Oakland)的市中心,有着120英尺挑高的玻璃圆顶,边缘漆以24K的金叶,当你进入这幢大楼时,你好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这个公司的员工包括儿童心理学家、可塑性研究者、人类动机的专家、语言治疗师、工程师、计算机程序设计师及动画制作者。他们在自然的光线下工作,抬起头就可以看到金碧辉煌的圆顶。

Fast ForWord正是他们发展出来训练有语言障碍及学习障碍孩子的课程,这个课程训练非常基本的大脑语言功能,从解语音的码一直到理解力──一种横跨皮质的训练。

这个课程包括7个大脑练习,一个是教孩子如何去分辨短音和长音。一头母牛飞越计算机屏幕,发出呣(moo)的声音。孩子必须用计算机的鼠标在母牛飞过屏幕之前捉住它(按鼠标键),突然之间,呣声音的长度改变了一点点,这时孩子的手必须放开鼠标让母牛飞走。假如这孩子能在母牛呣声一改变时就立刻松手就会得分。在另外一个游戏里,孩子练习辨认很容易混淆的子音-元音音节,如ba和da。一开始时,速度比一般正常语言中出现的慢,然后慢慢加快。另一个游戏是听越来越快的滑音(glides),如Whooooop[1]。另一个是教他们记忆声音,然后找这个音的配对。所有的教材中都用到快速语音部件(fast parts of speech),一开始时是利用计算机帮助,先慢下来,再逐渐加快,使有语言障碍的孩子可以听得见并发展出清晰的语音地图,然后,慢慢地把速度加快。当目标达成时,动画中的动物开始吃答案,吃得太撑了,不消化,脸上露出可笑的表情,或是作出奇怪的动作来吸引孩子的注意力。这个“回馈”非常重要,因为每一次孩子得到回馈,他的大脑中会分泌神经传导物质,如多巴胺(dopamine)和乙酰胆碱(多巴胺增强回馈报酬,乙酰胆碱帮助大脑加深印象,增强记忆),这会帮助固定他刚刚改变的地图。

有轻微障碍的孩子每天做Fast ForWord的练习1小时40分钟,每周5天,持续好几周,而比较严重的孩子则需8~12周。

第一个研究的结果发表在1996年1月的《科学》(Science)期刊上,他们将有语言障碍的孩子随机分成两组,一组进行Fast ForWord的练习,一组是控制组,玩一样的计算机游戏,但是没有训练处理时间或听放慢速度的语音。这两组在年龄、智商及语言处理的技能上都一样,结果,做Fast ForWord练习的孩子在标准口语测验、语言和听觉处理测验上的进步都很大,成绩跟正常的孩子一样,甚至更好,在训练完6周后再测验一次,成绩还是一样的好,他们比控制组的孩子进步得多的多。

后来的实验是追踪35个地点(如医院、家庭和诊所)500名孩子的进步情形,他们都在接受Fast ForWord训练之前和之后做标准语言测验,研究发现大部分的孩子在接受过Fast ForWord训练后在理解语言的能力上都达到正常人的程度,许多孩子甚至于高过正常人。受过这个训练6周的孩子平均来说,在语言发展上往前推进了1.8年。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进步。斯坦福大学的研究团队扫描了20个失读症孩子的大脑,比较他们接受训练之前和之后大脑的改变,结果发现在接受训练之前,这些孩子使用与正常孩子不同的大脑区域来阅读,在接受训练之后,他们的大脑开始正常化(例如,一般来说,他们左边颞叶-顶叶皮质的活动量增加了,而且它们活动的形态与正常没有阅读障碍的孩子一样)。

威利的改变

威利是一个来自西维吉尼亚州的7岁孩子,他有着满头的红发和满脸的雀斑,他是童子军团的童子军,喜欢去大卖场逛街,虽然只有4英尺高,却很喜欢摔跤,他刚完成Fast ForWord的课程,觉得自己改变了,已经脱胎换骨。

“威利主要的问题是听不清楚别人讲的话,”他的母亲解释道:“我可能在说Copy,他却听成Coffee。假如环境很嘈杂,那么他就听得更不清楚了。他去念幼儿园的时候就感觉很受挫了,你可以感到他的不安全感,他养成紧张的坏习惯,如咬他的衣服、袖子,因为每一个人都能答对,只有他答错,1年级的老师甚至建议他留级。他在阅读上有困难,包括默读和朗读。

“威利不能正确地听出声调的改变,所以他不知道一个人是在惊呼还是一般地说话,因此他很难阅读别人的情绪,缺乏高、低声调的区别,他听不出别人兴奋时所说的哇(Wow),就好像每件事情都是一样的情绪,一样的平淡。”

他母亲带他去找听觉专家,被诊断为“听力困难”(hearing problem),认为是源自大脑的听觉处理失常。他没有办法记住字符串,因为他的听觉系统很容易就满了,装不下了。如果你叫他做3件事:把鞋子收好,放到楼上的鞋柜里,然后下来吃晚饭,他会忘记。他会把鞋子脱掉,到楼上去,然后喊说,“妈,你要我做什么?”老师需要一直重复要他做的事,虽然他看起来是一个天分很高的孩子,他的数学很好,但是他的听力困难使他无法进步。

他的母亲不愿意让威利留级,重读1年级,所以在那个暑假把威利送来Fast ForWord上8个星期的课。

“在他没有上Fast ForWord的课之前,”他母亲说,“你把他放在计算机前面,他会感到压力,上了这个课以后,他每天花100分钟用计算机,整整上了8个星期,他很喜欢这个课程,尤其喜欢他们的得分系统,因为他可以看到自己一直在往上,往上爬。当他进步以后,他可以听出来句子的抑扬顿挫,比较了解别人说话的情绪,比较不那么焦虑了。他改变了那么多,当他把期中考试成绩带回家时,他说:‘妈咪,这比去年好了太多。’他开始拿A和B……这真是显著的差异,现在他说:‘我可以做这个了,这是我的成绩,我可以做得更好。’我觉得好像我的祈祷被听到了,被响应了。这个课程对他帮助之大真是令人不敢相信。”一年之后,威利仍然继续在进步。

[1] 滑音为甲音到乙音移动时,自然产生的轻音如length[lεηkθ]中的[k]音。——译者注

 
51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