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41%

重新设定的美感

关键期为我们奠定了根基,青少年期的恋爱及后来长大后的亲密关系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机会,第二次大大改变我们的大脑地图。19世纪的小说家司汤达(Stendhal)了解爱可以导致吸引力的巨大改变。浪漫的爱引发这么有能量的感情,它使我们重新检视我们认为有吸引力的东西是什么,它甚至可以克服所谓客观的美丽。司汤达在《论爱情》(On Love)这本书中描述了一个年轻的男子埃布尔力克遇见了一位比他情妇更美丽的女子,但是他的情妇对他的吸引力远大于这位美貌的妇人,因为他的情妇带给他许多其他的快乐。司汤达把这叫作“被爱拔去刺的美丽”。爱这么强烈可以改变吸引力,使情妇脸上的痘疤就可以引发埃布尔力克的性欲。因为他在这些痘疤中感受到许多正向的情绪,如受到别人全神贯注的倾听、全力的呵护,使他一看到痘疤,这些鲜明的愉悦回忆就浮上来了,所以在这里,丑陋变成了美丽。

这种喜好的转变会发生,主要是因为我们不仅是因为外貌而爱上别人。在正常的情况下,我们是先认为对方有吸引力才会爱上他,但是这个人的个性,还有很多其他的人格特质,包括他能使我们对自己感觉良好,都会使我们爱上他。恋爱会引发一种非常愉悦的情绪状态,它可以使痘疤都变得有吸引力,可塑性重新设定了我们的美感,下面是我认为它起作用的原理。

 
71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