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51%

解放银泉猴子

帕切科告诉陶伯他想成为医学研究者,陶伯觉得他和蔼可亲又热心帮忙就收了他。帕切科没有告诉陶伯,他其实是善待动物协会(People for the Ethical Treatment Animals,PETA)这个好战的保护动物权利组织的共同发起人及主席,另一个发起人是31岁的纽柯克(Ingrid Newkirk),华盛顿特区流浪狗中心的主任。纽柯克和帕切科是对恋人,在他们华盛顿特区的公寓里经营这个组织。

善待动物协会过去反对、现在仍然反对所有用动物做实验的医学研究,即使是癌症、心脏病、艾滋病的研究都不可以。他们强烈反对人类吃荤,也不可以喝牛奶、吃蜂蜜(他们说这是食母牛和蜜蜂),也不准养宠物(他们说这是蓄奴)。当帕切科自愿来替陶伯工作时,他真正的目的是解放17只银泉猴子,使它们成为动物权宣传的口号和主角。

虽然切断感觉神经的实验不会很痛苦,但也不是很赏心悦目,因为被切断神经的猴子不再感觉到痛,它们有时会伤到自己而不自觉,当它们受伤的手绑上纱布时,有时会把这只手当作其他猴子的手或别的东西,会去用力咬它。

1981年夏天,当陶伯去度3周的假时,帕切科闯入他的实验室,拍了许多猴子看起来非常痛苦的照片,被虐待到受伤,又没人照顾。它们被迫在沾有大便的盘子中进食。

凭着这些相片,帕切科说动了马里兰州的警察去突袭陶伯的实验室,并没收这批猴子,这是1981年9月11日。马里兰州的法律规定,即使为医学研究也不可以对动物残忍,所以陶伯会有麻烦。

当陶伯回到他的实验室时,被门口包围的媒体吓坏了。几英里外,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这个美国最大的医学研究机构听说警察的突袭,他们害怕了。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实验室是全世界用最多动物来做生物医学实验的地方,显然会是善待动物协会的下一个目标。他们必须马上决定是要站在陶伯这一边,还是要弃车保帅,附和善待动物协会,说陶伯是个烂苹果,然后和他划清界线。他们选择了背弃陶伯。

善待动物协会变成法律的捍卫者,虽然帕切科自己说过,为了减轻动物的痛苦,他们不惜放火、破坏财产、偷窃、抢劫。陶伯的案子变成华盛顿的著名诉讼案例。《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刊登动物实验室的正反意见,它的专栏将陶伯钉上十字架,动物权力的激进分子把陶伯恶魔化,说他是纳粹的门格勒医生(Dr.Mengele)。银泉猴所得到的曝光率把善待动物协会变成美国最大的动物权力组织,而陶伯变成人尽可诛的魔鬼。

陶伯后来被逮捕,以虐待动物的罪名受审,检察官起诉他119项罪名。在开庭之前,2/3的国会议员投票停止他的研究经费,因为他们接收到大批选民寄来的抗议信,陶伯被他的同侪孤立,失去薪水、研究经费、他的动物,他被停止做实验的权利,并且从银泉赶出来。他的太太出门被跟踪,两人都受到死亡威胁。有一次,有人跟踪米尔德里德去到纽约,然后打电话给陶伯,详细描述了米尔德里德在纽约的一举一动,不久,陶伯接到一通电话,那个人自称是蒙哥马利郡(Montgomery County)的警官,他说他刚刚接到纽约市警察局的通知,米尔德里德出了一个“不幸的意外”,当然这是谎言,但是陶伯并不知道。

 
87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