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92%

尾聲

我的歌唱完了。我的心也閑了。我伸手舒紙打算給這本書綴上一個小小的尾巴,正像是為開篇一段絮語作個照應。

有一位朋友,看完了這本稿子,長長地吐了一口氣,伸了一個腰,那樣究詰帶笑地問了我一句:「你當初有的是一句什麼含了深意的話,沒有說出來,而寫了這麼一本書?」

他問得多麼親切,我一片歡喜,浮上心口,卻不好回答。他笑了一笑,我也笑了一笑。我試著用這麼一句話回答:「你能把人家一碗甜水喝完了,又來討當初那塊糖麼?」他竟然滿意了。

我們便撇開這個話題,閑閑地談起寫小說的心情。不論這心情多麼熱,而採取小說體裁時,其用意「豈非此傳成之無名,不成無損,一。心閑試弄,舒卷自娛,二。無賢無愚,無不能讀,三。文章得失,小不足悔,四也。」

沒想一篇話,有了破綻,他聽了笑道:「可是又來!你才說過,寫完了始得心閑!」

我只有笑了,說:「毛病還不在這裏呢,歌名未央,我開口卻說:『我的歌唱完了。』正是『吹縐一池春水,干卿底事?」

『你得好休便好休,其間何必苦追求』!」

鹿橋

三十四年初夏正值廿六生日

 
24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