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42%

第8章
12月25日:临近午时

临近午时,鲍里斯·叶利钦走上白宫议会厅的讲台,通知俄罗斯人民代表大会四天前协商的结果,即苏联将不复存在,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将在今天晚些时候宣布辞去总统职位。1辞职后,戈尔巴乔夫会立刻签署一项政令,放弃他对苏联军队的控制权,俄罗斯将全权控制设置在俄罗斯、乌克兰和哈萨克斯坦境内的27 000件核武器。

上个星期六,叶利钦和其他十个共和国的领导人最后商定在12月31日建立一个松散的联盟——独立国家联合体(独联体)——来取代苏联。仪式是在位于莫斯科东南方向约两千英里处的哈萨克斯坦古老的首都城市阿拉木图进行的。

叶利钦现在想通过对代表们的讲话告诉世界,他们现在所做的事情不会带来任何核威胁。叶利钦说,四个核共和国分别签署了条约《有关核武器的联合措施》。苏联所有的战术核武器——装有限量弹头的移动便捷的短程导弹——将被转移到俄罗斯,并在六个月内储存起来。战略性弹头——海、陆、空三栖洲际弹道导弹——将花费长一点的时间运输到俄罗斯境内。同时,四个签约国已宣誓不会率先使用核武器,也不会将核武器或其他核爆炸设备和技术移交给其他任何国家。

叶利钦宣布,“核按钮只有一个,其他总统将不会拥有核按钮”。并且,“按下核按钮”需要征得俄罗斯总统和拥有核武器的其他三国总统的同意。“当然,我们认为这个按钮永远不会被按下去。”

在叶利钦心中,继《阿拉木图宣言》得到正式批准和戈尔巴乔夫辞职之后,今天最重要的事情是戈尔巴乔夫自愿移交核通讯设备。当然,这只是让一个既成事实变得官方而已:俄罗斯联邦总统是莫斯科拥有终极权力的人。同样重要的是,这个举动将会削弱戈尔巴乔夫的同伴散布的传言,认为叶利钦分裂苏联的行为相当于发动对合法总统的政变。

尽管当时戈尔巴乔夫还是官方总统和苏联军队的首领,他却没有受到独联体组成国家的领导人邀请来发表意见——即亚美尼亚、阿塞拜疆、白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摩尔多瓦、俄罗斯、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克兰和乌兹别克斯坦(苏联瓦解后其他四个前共和国——爱沙尼亚、立陶宛、拉脱维亚和格鲁吉亚——不想跟独联体有瓜葛,而是转向西方寻求未来的联盟)。这些总统也不理会戈尔巴乔夫送给他们的关于主动请求担任职务的信。他们现在没时间理会他们的前霸主或他的妄想和自负。

叶利钦对俄罗斯代表大会的发言赢得了掌声。在这些代表中有许多反对他的人,一些是坚定的共产主义者,一些是激昂的批评家,如他的副总统亚历山大·鲁茨科伊对生养他们的那个超级大国的终结感到深深的悔恨,但是,所有人都意识到,已经到了几乎每个共和国都认为依靠自己的力量会让情况好转的阶段了。

弗拉基米尔·伊萨科夫来自叶卡捷林堡,是少数公开支持失败的八月暴动的俄罗斯议员之一,也是少数反对《宣言》的人之一。他就时间顺序问题提出反对。伊萨科夫指出,叶利钦被选为俄罗斯总统时,是对着苏联时期的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的宪法宣誓的,而他现在严重地违反了宪法。叶利钦作为俄罗斯联邦总统签署阿拉木图的文件,但是,伊萨科夫抗议道,当时俄罗斯联邦在法律上还是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因此,《宣言》是非法的。

伊萨科夫的言论引起了恐慌。叶利钦和同伴们在八月政变后停止使用苏联的名称,却无法正式更改名称。他们似乎完全混乱了,大家陷入了短暂的沉默,直到议会发言人打破僵局。鲁斯兰·哈斯布拉托夫建议,“与其让总统回答这个问题,不如我们现在就把名字改了怎么样”,哈斯布拉托夫是来自车臣的一位学者,因为在8月份的时候站在叶利钦一边勇敢地保卫白宫而一举成名。“代表大会将在之后确定《宣言》是否真的符合新宪法条文的规定。”

哈斯布拉托夫提出一个动议,建议将他们所在的代表大会的名称从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人民代表大会更改为俄罗斯联邦人民代表大会。这个措施以点名投票的方式实施。《消息报》的记者伊万·叶利斯特拉托夫坐在旁听席上观看,发现只有两张反对票。

1917年由布尔什维克建立的苏联中,面积最大也是最强大的俄罗斯苏维埃共和国的领土面积为6 592 800平方英里,占地球表面陆地面积的九分之一强。现在,这个苏维埃共和国不再作为一个法律实体而存在,代表们为此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苏联的其他共和国早已在它们的名称上做了类似的改动,俄罗斯联邦是最后一个从国家名称上抛弃共产主义的。稍后,一个兴奋的莫斯科广播电台新闻广播员报道,将“苏维埃”和“社会主义”从国家名称中移除反映了苏联的正式终结。

叶利钦今天感到满意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在房间外面,有些代表听说一个来自议会委员会的专家调查过八月政变,正在召开一场“轰动”的记者招待会——据《苏维埃俄罗斯报》的一名记者描述,都奔向会议室。这位专家亚历山大·基齐欣证实了每个人心中所怀疑的:弗拉基米尔·日里诺夫斯基,小党派自由民主党的领袖,是克格勃的走狗。他经常在白宫的走廊上闲逛,咆哮关于俄罗斯的敌人的邪恶,从犹太人到中情局都逃不过,听他说话的人常被喷一脸口水。2他的空头党派没有分支,招募成员的唯一目的就是在6月举行的俄罗斯历史上第一次选举中与鲍里斯·叶利钦对抗。让叶利钦感到满意的是,日里诺夫斯基只获得了百分之八的选票,尽管他有官方媒体的大力支持。

俄罗斯总统回到他在五层的办公室,狼吞虎咽地吃完午饭。午饭通常是从自助餐厅送来的肉饼和苹果。他从窗户可以看到宽阔的莫斯科河道转弯形成一个马蹄状的弯道,而后向西南方延伸,流经基辅火车站,绕过卢日尼基体育场,又绕回西北流向,途经高尔基公园,绕过两英里外的克里姆林防御墙。在克里姆林宫,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也在快速地吃午饭,一边准备标记着他从总统向平民转变的辞职演讲,一边与疲劳和流感的发作做斗争。

叶利钦将取代戈尔巴乔夫在克里姆林宫高高的红色砖墙后的位置,标志着从四年前开始就一直在准备的东山再起成功了,四年前,他不管是心理还是身体上都支离破碎,被剥夺了莫斯科共产党领导人的职务,贬为国家建设委员会的第一副主席。


 
  1. 关于议会进程的描述来源于1991年12月26日的《俄罗斯报》(Rossiyskaya Gazeta)。
  2. 亚历山大·基齐欣(Alexander Kichikhin)在1991年12月26日的《俄罗斯报》中引述。
 
16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