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60%

第15章
“劫持”芭芭拉·布什

在1991年1月波罗的海诸国的混乱之后,戈尔巴乔夫意识到如果他还想有任何拯救苏联的可能性的话,就不得不跟共和国妥协。武力是起不了作用的。它只会让民族主义情绪高涨,也违背他的本性,并威胁到他作为一个民主改革家的传统——更不用说这会将他正尝试获取用来重建经济的几十亿美元国际贷款拒之门外。

因此,他邀请叶利钦和其他十四个共和国的领导人于4月23日与他在新奥加列沃别墅碰面,新奥加列沃是一座建在莫斯科河岸高地上松树林里的庄园,包括好几栋精致的建筑。会面的目的是讨论成立一个将更多权力移交给共和国的未来联盟。九个共和国领导人接受了他的邀请,其中包括叶利钦。

这个“九加一”组合——九个共和国领导人加上戈尔巴乔夫——聚集在一栋具有十九世纪建筑风格的会宾楼的一个二层房间里。戈尔巴乔夫坐在长桌的一端,前面放着四个细长的麦克风来扩音。在戈尔巴乔夫后面是悬挂在十二英尺高的平台上的苏联国旗,他背后墙上齐肩高的地方挂着的画像中,满面胡须的卡尔·马克思观察着会议的进程。苏联总统是带着调解的心态来开会的。他说他已经准备好签署一份给予共和国真正独立自主的联邦协议草案,然后,在新的苏联宪法被采纳后,他将解散人民代表大会,并针对苏联总统的职位进行直接选举。

现在处于做出让步而不是请求让步的位置,叶利钦以同样的方法做出回应,放弃了他坚持俄罗斯完全独立自主的想法——不管怎样,这个想法目前也是无法实现的。在经过一天的讨论后,戈尔巴乔夫口述了一份声明,在座的九位共和国总统注意到他们都准备好一起合作达成一份新的联邦协议,便签署了这份声明。他们散会后一起共进晚餐,为一个新的开始干杯。对于戈尔巴乔夫来说,心上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出现了一线希望”。在这次漫长的会议之后,叶利钦感觉“既热情又兴奋”。

尽管如此,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之间重新出现的客气并没有延伸到新奥加列沃别墅的休息室和草坪之外。叶利钦的政治野心猛增。不出所料,叶利钦宣布他将参加俄罗斯共和国具有突破性的总统竞选,在戈尔巴乔夫发动的全民公投之后,他马上就获得了总统选举的授权。戈尔巴乔夫宣称保持中立,但又采取措施破坏他成功的机会。党中央委员会书记奥列格·谢宁声称,经常认为叶利钦“精神失常”的戈尔巴乔夫多次给他一项任务,要他查找关于叶利钦健康状况的文件。在竞选期间,克格勃向戈尔巴乔夫提供了叶利钦与他的保安负责人亚历山大·科尔扎科夫在莫斯科一家网球俱乐部的谈话记录。俱乐部里可爱的女服务员坚持请他们到自己的办公室享用赛后点心,确保他们逗留在那里安装的克格勃窃听器范围之内。

叶利钦意识到如果无法接触到电视的话,相对于拥有戈尔巴乔夫的克里姆林宫支持的一位候选人,他就处于劣势。在所有的共和国中,俄罗斯是唯一拥有自己的电视频道的共和国。在那个年代,苏联电视有两个台,1台播放新闻和重大事件,2台播放运动、文化和教育节目。两个台都是在苏联全境播出的。竞选开始后,俄罗斯议会给克留奇科夫施加压力,让他将2台的控制权移交给俄罗斯。这位电视台负责人第一次在没有与戈尔巴乔夫协商的情况下让步了。苏联总统暴怒,冲克留奇科夫大发了一顿脾气:“你怎么敢这样帮我的对手!”1

戈尔巴乔夫正确地认识到,一个俄罗斯频道不仅会帮到叶利钦,还会成为反对他自己的宣传工具。1991年5月13日,俄罗斯频道在新主人手下开始播放快节奏的新闻和讽刺幽默短剧,其中有一个老女人唱的歌词里有“戈尔巴乔夫先禁了伏特加。现在,他正在禁食物”。2

在6月选举之前,叶利钦选择亚历山大·鲁茨科伊作为竞选搭档,他是一个前战斗机飞行员,也是阿富汗战争中的英雄,在叶利钦眼中,他是一个真正的虎狼之徒,他的大男子气概能让中年主妇神魂颠倒。叶利钦对这位副手唯一不满意的地方是他无时无刻不在说脏话,这点让他感到很厌恶。这位爱喝纯酒的粗鄙之人受不了别人的坏习惯。叶利钦还嫌恶抽烟,他会将烟从坐在他旁边抽烟的人手上抽走掐灭——有一次他掐的是德国总理科尔的妻子汉内洛蕾·科尔的烟。3

他主要的竞争对手是尼古拉·雷日科夫,但这位毫无幽默感的官僚主义者只有一堆失败的经济改革记录。叶利钦竞选活动的沸腾气氛体现在一则关于一个军用飞机飞行员的段子中,飞行员说:“请上飞机,未来的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回答:“谢谢,未来的将军!”

凭借关于在一个更加独立自主的俄罗斯进行彻底的经济变革和私有化的立场,叶利钦毫不费力地赢得了选举。他获得了4600万张选票,而雷日科夫只获得了1300万张,另外还有一名极端的民族主义者弗拉基米尔·日里诺夫斯基获得了600万选票。而戈尔巴乔夫属意的竞选者瓦季姆·巴卡金只获得了不到300万的选票。叶利钦认为,他之所以获胜是因为其他候选人代表的都是失败的旧秩序,而他体现的是一个还未诞生但每个人迫不及待想见到的国家。他还表明,支持其他共和国拥有更大自由的同时,也成为一个俄罗斯爱国主义者,是有可能的。他们共同的敌人是代表着苏联帝国主义的中央。而在这个中央的中心,就是戈尔巴乔夫。

千年俄罗斯的第一任自由选举上任的领导人鲍里斯·尼古拉耶维奇·叶利钦总统的就职典礼于1991年7月10日在克里姆林宫国会大厦一个巨大的双头鹰复制品下面举行。这个盛大的仪式是为了引起人们对革命前俄罗斯的特色和壮观的回忆,也是为了增加人们对叶利钦的信任和他的政治正统性。当绘有锤子、镰刀和蓝色条纹的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红色国旗飘扬在大楼上面蔚蓝的天空时,戈尔巴乔夫总统正在现场。叶利钦一现身,嘹亮的喇叭声响起,斯巴斯克塔的钟声奏响的是国歌。叶利钦原来想要一个二十四管枪的鸣枪致敬,以及一块在红场上的巨大屏幕来向大众直播现场情况,但仍是克里姆林宫主人的戈尔巴乔夫反驳说这是不得当的。莫斯科和全俄罗斯的大牧首阿列克谢二世穿戴缀着珠宝的华丽披风和头冠在叶利钦身上画了一个十字符,这是自从沙皇俄国以来第一个东正教教堂为俄罗斯领导人祈祷的场合。全体合唱队演奏格林卡《为沙皇献身》(A Life for the Tsar)中的“荣耀”副歌部分。

叶利钦发表宣言:“伟大的俄罗斯正在站起来。我们应该确实将她改变成一个繁荣、法治、民主、和平的独立自主的国家。”在电视台的镜头前,戈尔巴乔夫伸出手与叶利钦握手。这位新俄罗斯总统故意往回退,逼得戈尔巴乔夫不得不走向他。

在仪式之后,戈尔巴乔夫为叶利钦在克里姆林宫指定了一个象征性的办公室,位于14号楼。这栋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大楼是斯大林在1930年代建立的,原址是一座女修道院和一座小宫殿。这里离高级得多的拥有两百年历史的一号楼参议院大楼,也就是戈尔巴乔夫自己的总统办公室套房所在地,只有投掷一颗卵石的距离,中间穿过一个窄院就到了。戈尔巴乔夫开玩笑说,有两头熊住在一个洞穴里。4他说这话的时候以为他们的协议会持续下去。

十天后,叶利钦利用当选总统的权力采取了一个大胆的举动。他剥夺了所有政党——其实也只有一个——在俄罗斯领土内的农场、工厂、大学、军事单位和国家机构中的基层组织内的权利。莫斯科共产党的第一书记尤里·普罗科菲耶夫慌慌忙忙地冲进戈尔巴乔夫的克里姆林宫办公室,要求他发布一道政令撤销叶利钦的命令。戈尔巴乔夫拒绝了,一定程度上是为了避免出现冲突,破坏关于新联盟协议的谈判结果。叶利钦的这一手笔让支配了俄罗斯工作场所大半个世纪的共产党不再发挥作用。随后,莫斯科选举出一个激进的国会代表加夫里尔·波波夫作为市长,像叶利钦以前那样由一个共产党官员管理一座城市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注意到所发生的事情,戈尔巴乔夫的教条主义助手瓦列利·波尔金总结道,戈尔巴乔夫让叶利钦得手的行为就是像懦夫一样放弃和背叛他仍担任总书记的苏联共产党。事实上,由列宁创建的这个单一而庞大的体系是一股正在急剧衰落的政治力量。前一年因为辞职造成的党员流失有四分之一,政治局委员几周才见一次面,自从戈尔巴乔夫担任苏联总统并选择从克里姆林宫办公室通过总统令来管理国家起,政治局就不再是一个统治机构了。

出现一个削弱苏联的新联盟协议,这种可能性让苏联最高苏维埃的复仇者们陷入了恐慌。他们正在失去权力的边缘。有人担心戈尔巴乔夫会在1991年秋天计划召开共产党代表大会,创造一个新的民主社会主义政党。6月17日,戈尔巴乔夫在新奥加列沃别墅,叶利钦因为身在华盛顿而缺席,一小群不忠于戈尔巴乔夫的部长开始采取行动扭转趋势。总理瓦连金·帕夫洛夫在苏联最高苏维埃提出一项决议,将戈尔巴乔夫的许多权力转移到自己手中,据说是为了应对危急的经济状况。他要求获得强行限制罢工、节约食物和停止向市场经济转变的权限。

议会震惊于他的胆大妄为,召开了一次简短的秘密会议。在紧闭的门后,克格勃首领克留奇科夫警告代表们,安插在克里姆林宫内部并得到哈佛经济学家帮助的西方情报特工们正在密谋破坏苏联的稳定。于是,在这样的忧虑中,代表们继续在接下来四天的公开会议中进行辩论,气氛越来越危急。戈尔巴乔夫始终没露面,也没有指派任何人来抵制这个对他权威的威胁。

在6月20日,也就是第三天辩论的中午,波波夫市长出现在美国大使馆,要求与大使杰克·马特洛克进行紧急会谈。在大使馆图书馆内,这位留着一头有特色的乱蓬蓬的白发和粗硬胡须的前经济学教授把手指竖在嘴唇前,用俄语在马特洛克的螺旋笔记本上乱涂了一句话:“有人正在组织政变免除戈尔巴乔夫的职务。我们必须将这个消息传达给在华盛顿的鲍里斯·尼古拉耶维奇。”马特洛克将笔记本拿过来,也用俄语潦草地写道:“谁是幕后主使?”波波夫写道:“帕甫洛夫、克留奇科夫、亚佐夫、卢基扬诺夫。”阿纳托利·卢基扬诺夫是最高苏维埃狡猾的发言人,也是戈尔巴乔夫从大学到现在的朋友。5

马特洛克将波波夫的消息传递给华盛顿,用的是一个叫做STU-3的安全电话系统。布什总统下达指示,让他私下警告戈尔巴乔夫,但不要提到信息来源。晚上八点,这位大使来到克里姆林宫。他发现戈尔巴乔夫单独和切尔尼亚耶夫在一起,心情不错。他们坐在他办公室的长桌边上。当马特洛克给戈尔巴乔夫预警时,他轻笑出声。他说:“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我们明天就见分晓了。”马特洛克离开后,戈尔巴乔夫甚至还取笑这位容易上当受骗的美国人,但听到切尔尼亚耶夫貌似随意地提到他得到传言说莫斯科外面的军队有异动时,戈尔巴乔夫笑不出来了。

波波夫的消息送达时,在美国访问的叶利钦作为当选的俄罗斯总统正在玫瑰园接受款待,尽管有些美国人仍然对他嗤之以鼻。布什在致欢迎词时,赞赏地提到戈尔巴乔夫的次数比提到他的客人的次数还要多。在白宫总统办公室,布什告诉叶利钦关于波波夫的预警。他欣然接受叶利钦提出的想法,应该致电戈尔巴乔夫以加强事件紧急性。中情局局长罗伯特·盖茨被这样一幅场景惊到了:“美国和俄罗斯的总统从美国白宫致电苏联总统,提醒他可能有一场政变发生”。6

布什给戈尔巴乔夫打电话时,一不小心就说出了波波夫是信息来源——更糟糕的是,他打电话用的是一条已经知道被克格勃监控的线路。马特洛克在听到布什的话后暴怒。他将这种粗心的亲近看做衡量布什对戈尔巴乔夫着迷程度的标尺。7

离开白宫后,叶利钦刻薄地评论布什多么热切地想要跟戈尔巴乔夫通电话,就像他中了名为戈尔巴乔夫的咒,就像是受欢迎的俄罗斯信仰疗法治疗师阿纳托利·卡什皮罗夫斯基的一个拥护者。

戈尔巴乔夫没有感谢波波夫提供信息,也没有问他来源和情报的可靠性,这位苏联领导人在与莫斯科市长接下来的会面中,愤怒地用手指着他问:“你为什么要跟美国人搬弄是非?”

戈尔巴乔夫在第二天以一场持久而猛烈的抨击再次将自己的意愿强加给最高苏维埃,要求结束他称之为总理帕甫洛夫不负责任的行为引起的“重大丑闻”。戈尔巴乔夫慷慨激昂地鼓动畏畏缩缩的代表们之后,帕甫洛夫的决议被搁置了。苏联总统咧着嘴告诉记者:“暴动结束了!”令人惊讶的是,戈尔巴乔夫没有解雇这位喜歌剧般的总理,正如在手染鲜血的克格勃首领和内政部、国防部部长们欺骗他关于维尔纽斯事件后,他没有将他们解雇一样,尽管他在私下里将他们痛斥为“恶棍和混蛋”。

在之后的一次党中央委员会会议上,强硬派共产主义者因为戈尔巴乔夫不能充分处理共产党权力危机对其大发脾气。戈尔巴乔夫说:“那好,我退出。”他说完走了出去。三百名成员中有七十二位,其中包括安德烈·格拉乔夫,签署了一份声明,宣称他们也会离开党的行列。这是戈尔巴乔夫的一个策略,并且起作用了。强硬派挑衅者们撤销了控诉。戈尔巴乔夫回来了。切尔尼亚耶夫高兴地发现,希望回到共产主义的、最犀利地批评戈尔巴乔夫的人中,那些没胆的小白兔“吓得尿了裤子”,求戈尔巴乔夫留下来继续担任共产党领导人。斯大林主义者受到了限制。如果没有戈尔巴乔夫担任总书记,他们就失去了对总统的任何控制,而作为总统的戈尔巴乔夫可以要求国家机构的忠诚。然而,想要紧密牵制敌人的戈尔巴乔夫错过了一次机会,将自己从一个彻底失信的思想体系中回转。这让他更加不受改革者们的欢迎。8

今年夏天,在一次对波修瓦剧院的视察中,安德烈·萨哈罗夫的遗孀叶琳娜·波纳站在舞台上批评戈尔巴乔夫在镇压波罗的海诸国中所扮演的角色。过后,总统愤怒地对切尔尼亚耶夫说道:“他们庆祝萨哈罗夫留下的传统,但他们又对我表现出厌恶、愤怒和报复。谁能跟这些人打交道?他们已经忘了是谁释放了萨哈罗夫。”9

同时,1991年7月,戈尔巴乔夫与共和国领导人就一个新的联盟协议在新奥加列沃庄园开了几次会进行协商。叶利钦通常都会最后一个出现,彰显自己的重要性,他的保镖特工兼司机会确保豪华车停在入口处一排车的排头——有一次,为了停在那个位置还从草坪上轧了过去,把园丁惹急了。一般是戈尔巴乔夫在每次会议开始时致开场白,邀请发言,然后,共和国领导人像小学生一样将视线移开,等着看叶利钦怎么反应。戈尔巴乔夫恳切得令人尴尬,而叶利钦则越来越蛮横。有一次,这位俄罗斯总统毫不客气地告诉戈尔巴乔夫可以继续讲话了。波尔金是这样描述的,戈尔巴乔夫“用他那双大大的湿漉漉的棕色眼睛满含歉意地望着这个反抗者”。另外一次,戈尔巴乔夫说,如果中央的征税权不能得到保持,“我还是回家好了”。叶利钦的回答是,“别逼我们在撇开你的情况下做决定”。10在漫长的沉默之后,戈尔巴乔夫提出中场休息,这件事情就被搁置了。

一个新的苏联体系产生了。中央将保留外交政策、国防和大多数财政权力,各共和国则自行管理,控制自己的资源和国家安全。共和国的名称里也不再有“苏维埃”或“社会主义”。但是,戈尔巴乔夫坚持联邦税收。没有了这个,也就谈不上什么国家了。

在经过一次长达12个小时,持续到7月29日凌晨两点的会议后,意见最终达成一致。在8月20日签署的新联盟协议即将取代 1922年创建了苏联的协议。在新协议下,共和国在将来能够独立控制自己的政治体系,并有权经过谈判脱离联邦。

但在新协议的核心有一个可能摧毁苏联的病毒。戈尔巴乔夫在税收问题上做出了让步。他同意为中央机构提供资金的税收的水准“将通过与共和国协商”来确定。这就意味着俄罗斯和其他共和国对联邦税收有否决权。西方领导人警告过戈尔巴乔夫不要在税收上妥协。欧洲经济共同体主席雅克·戴洛对他直言,他只有坚持联邦税收来支撑一支单一武装力量才有可能赢得斗争。11

在经济学家叶戈尔·盖达尔看来,戈尔巴乔夫在这方面的妥协就预示着苏联开始分裂。“从根本上来说,这是一个分解帝国的决定,虽然初衷是将苏联转变成一个松散联盟……它结束了苏联作为一个单一国家的历史。”12

凌晨三点三十分,其他共和国总统离开后,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和苏联第二大共和国哈萨克斯坦的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一起留下来,哈萨克斯坦总统对联盟的延续表示强烈支持。三人开始讨论在新协议开始生效后,他们会做些什么。叶利钦突然停下不说话了。戈尔巴乔夫问:“怎么了,鲍里斯?”叶利钦给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应该退到阳台上去。他有种被克格勃监听的感觉。

坐在藤条椅上,他们在冷得异常的空气中继续讨论。叶利钦说他将提名戈尔巴乔夫担任这个由独立国家构成的新联盟的选举总统。但是,戈尔巴乔夫必须在共和国签署成立新中央前摆脱他在内阁中“令人讨厌的随从”——克格勃主席克留奇科夫、国防部长亚佐夫、内政部长普戈和其他臭名昭著的强硬派。戈尔巴乔夫的答复是,“我们将剔除克留奇科夫和普戈”。他会放弃不受欢迎的首相帕甫洛夫,纳扎尔巴耶夫可以顶替他的位置。他还会摆脱平庸的副总统亚纳耶夫。

直到很久后,他们才从波尔金保险箱里的克格勃电话记录中发现,戈尔巴乔夫的克格勃保安负责人梅德韦杰夫将军安放在阳台上的窃听器将谈话的每个字都记录了下来。克留奇科夫——尽管他后来否认——将戈尔巴乔夫本人都置于严密监视之下。关于苏联总统最私人的对话记录复本被保存在编号为110的克格勃卷宗里。赖莎也是被监控的,她的卷宗编号是111。甚至连赖莎经常去的美发沙龙都装了一个窃听器。13

尽管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的协商相当文明,但他们仍然相互较量,在世界面前抢对方的风头。当乔治·布什7月30日到达莫斯科与戈尔巴乔夫进行高层会议时,叶利钦要求与布什进行单独会面。14美国总统答应给他十分钟的时间,但明确要求会面后不会一起参加记者招待会。

不管如何,现在是叶利钦的主场。他迫使美国人给他的注意越多,他在俄罗斯人眼中就越有威信。他让布什和布伦特·斯考克罗夫特在他的克里姆林宫办公室外面等了七分钟,将他们在他的办公室里留了四十分钟,期间他一直强调俄罗斯的援助问题,并允许记者聚集在办公室门外,方便他们突袭美国总统。布什在离开的时候跟斯考克罗夫特抱怨道:“叶利钦还真能哗众取宠,不是吗?”随后,在戈尔巴乔夫主持的一次由布什和苏联共和国领导人参与的单独会议中,叶利钦拒绝出席,原因是不想被看做他的竞争对手的“随从”之一。

后来,在为乔治·布什和芭芭拉·布什准备的苏联国宴之前,叶利钦致电戈尔巴乔夫,要求与他一起陪同布什夫妇走到座位上,以彰显俄罗斯总统和苏联总统之间新的权力平衡。戈尔巴乔夫气愤地拒绝了,说这是他作为主人应该做的事。叶利钦于是另辟蹊径。当戈尔巴乔夫和赖莎陪着布什夫妇站在克里姆林宫钻石馆(Chamber of Facets)的餐厅入口处时,他们吃惊地看到叶利钦的妻子奈娜挽着加夫里尔·波波夫的胳膊现身。在最后时刻,叶利钦一个人单独现身,像主人一样彬彬有礼地提出陪同芭芭拉·布什走向餐桌。芭芭拉冷着脸问:“这样真的可以吗?”这位美国第一夫人让赖莎走在她和那位笨重的俄罗斯人中间。戈尔巴乔夫嘲讽地问叶利钦,为什么将自己的妻子托付给莫斯科市长,叶利钦则欢快地回答:“哦,他已经构不成威胁了!”

乔治·布什后来因为叶利钦“劫持”芭芭拉将他形容成一个讨厌鬼,马特洛克认为叶利钦的行为既粗鲁又幼稚。戈尔巴乔夫解释道:“除了我之外所有人都震惊了。我太了解鲍里斯了。”

第二天,由美国人在美国大使馆举办的晚宴上,叶利钦和纳扎尔巴耶夫发现他们的座位离主桌有点远。他们直接站起来,走向布什,拽着他不停地聊。没有人敢告诉他们这样的举止是不当的。戈尔巴乔夫被恶心到了,他评论道:“我们的英雄们丝毫不觉得尴尬。当然,这样的行为超过了任何礼仪的界限。”15

所有人都看出晚宴座位的安排反映了布什对他的朋友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的偏爱和他对戈尔巴乔夫尝试保持苏联完整的一如既往的支持。但这样的作秀正中叶利钦的下怀。因为它向美国人暴露出一个令人不快的事实,他们的英雄戈尔巴乔夫正逐渐失去对以前顺从的共和国的控制,尤其是俄罗斯。

7月31日,戈尔巴乔夫夫妇在莫斯科西郊一栋国有别墅里款待布什夫妇和詹姆斯·贝克,他们悠闲地躺在洒满阳光的游廊上的柳条椅上,戈尔巴乔夫穿着灰色的衬衣、毛衣和宽松的裤子,布什穿着polo衫。这是处于悠闲自在状态,与国际朋友一起打开世界新局面的戈尔巴乔夫。但他们被粗鲁地打扰到了。

一个美国官员约翰·苏努努闯进来给了贝克一张便条:美联社正在报道有武装分子袭击了立陶宛的一个边哨。七名海关官员被以处决的方式杀害。布什注意到,戈尔巴乔夫得知便条的内容时,脸色刷地就白了。戈尔巴乔夫对于最先被美国同志通知这种事情倍感尴尬,他派切尔尼亚耶夫打电话给克留奇科夫。这位克格勃负责人认为这次事件不是有组织的犯罪行为,或者是“立陶宛内务”。后来经过查证,这是苏联特警部队联邦警察突击队(OMON)的一次秘密行动,想给分裂分子一点教训,更有可能的是,让戈尔巴乔夫在高级会议期间做出妥协。

在他们的谈话中,布什告诉戈尔巴乔夫,他不认为苏联的崩塌对美国有利。他认为他自己的共和党中想让苏联分裂的人都是极端分子,对他们的意见不予理会,尽管其中最显著的是他的国防秘书迪克·切尼。他承诺会在第二天访问乌克兰的时候表示反对分裂主义倾向。

8月1日,在乌克兰首都基辅,布什在一次公开演讲中发出警告,美国人不会帮助那些“助长建立在种族仇恨之上的自杀式民族主义”的人。布什的这次演讲被美国专栏作家威廉·萨菲尔戏称为“基辅鸡”演讲,戈尔巴乔夫听之欣喜,正在快速脱离莫斯科的乌克兰人则闻之愤怒。这个演讲也被广泛视为布什同玛格丽特·撒切尔一样,完全不了解苏联最新情况的证据,撒切尔在一年以前曾说她既不能在旧金山也不能在基辅开设大使馆。

在美国人回国后,戈尔巴乔夫准备前往黑海福罗斯角的总统别墅度假。他叫着切尔尼亚耶夫的昵称告诉他:“托利亚,我都快累死了。你目所能及的地方都是一片糟糕的景象……一切都变得那么小题大做、庸俗、粗鄙。你看着这一切,然后你想,都去死吧!但是我又能把这堆事扔给谁呢?我实在是太累了。”16

他现在把一切都堵在新联盟协议上了。度假前,苏联总统亲自监督了8月20日安排在克里姆林宫圣乔治厅的盛大签约仪式的准备工作,他将在仪式前一天从福罗斯回到俄罗斯。他花了几个小时与工作人员讨论旗帜的摆放,共和国总统和外交官座位的安排,摆在他们各自身后的国旗、食物和香槟,甚至是协议文件所用的字体。

在8月4日出发飞行三个小时去往克里米亚之前,对戈尔巴乔夫感到失望的老朋友亚历山大·雅科夫列夫前来拜访他,通知他将不再担任他的顾问。他警告戈尔巴乔夫如果他不摆脱身边的“卑鄙之流”,他们早晚会篡权的。戈尔巴乔夫不以为然地回答:“你太夸张了。”

几天后,一个克格勃内线暗示雅科夫列夫,强硬派正在阴谋夺权,并警告他戈尔巴乔夫和谢瓦尔德纳泽都在死亡名单上。17雅科夫列夫找到一个激进的前克格勃官员奥列格·卡卢金寻求意见。他们约在一条繁华的街道见面来防止窃听。他问,保安部门是真的要杀他们吗?卡卢金回答道:“克留奇科夫是个疯子,他可能会不择手段。”克格勃档案文件后来揭露,他们在马路上的这次谈话被不下于十二个特工监视。

8月16日,雅科夫列夫退出共产党,并在《消息报》上解释了他的行为。显然,他对波波夫得到的情报也有所耳闻。他在文章中发出警告,“一个有影响力的斯大林主义团伙正在策划一场即将来临的政变”。


 
  1. 密茨凯维兹《切换频道》,第96—97页。
  2. 向恩(Shane)《解散的乌托邦》(Dismantling Utopia),第180页。
  3. 科尔顿《叶利钦》,第298页。
  4. 格拉乔夫《最后的日子》,第6页。
  5. 马特洛克《苏联解体亲历记》,第540—544页。
  6. 盖茨《背后的真相》,第504页。
  7. 马特洛克《苏联解体亲历记》,第545页。
  8. 切尔尼亚耶夫《我在戈尔巴乔夫身边的六年》,第346页。
  9. 同上,第365—366页。
  10. 波尔金《震撼世界的十年》,第55页。
  11. 帕拉兹琴科《我与戈尔巴乔夫和谢瓦尔德纳泽的那些年》,第298页。
  12. 盖达尔《帝国的崩溃》(Collapse of an Empire),第219页。
  13. 安德鲁(Andrew)和米特罗欣(Mitrokhin)《米特罗欣档案》(The Mitrokhin Archive),第513页。
  14. 布什访问莫斯科的细节来源于:切尔尼亚耶夫《我在戈尔巴乔夫身边的六年》,第360页;马特洛克《苏联解体亲历记》,第563—564页;帕拉兹琴科《我与戈尔巴乔夫和谢瓦尔德纳泽的那些年》,第299—306页;贝施洛斯和塔尔博特《最高级别》,第411—413页;以及布什和斯考克罗夫特《重组的世界》,第510—513页。
  15.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第806—807页。
  16. 切尔尼亚耶夫《我在戈尔巴乔夫身边的六年》,第369页。
  17. 卡卢金(Kalugin)与蒙田(Montaigne)《第一届政治委员会》(The First Directorate),第347—348页。
 
23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