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44%

那些对政府不满的新加坡年轻人

 

长期以来,新加坡的年轻人给人温顺谦和不问政治的印象。新加坡政府也呼吁年轻人要关心国家政治,做一个积极参与者。但是,新加坡的年轻人并不是对政治漠不关心,只是一党独大的社会让他们觉得政治没什么好玩。

十年前我曾听过李光耀在南洋理工大学礼堂的一场交流会。数年前,李光耀也参与了一场在电视播出的交流会,大部分对话者是年轻的记者编辑。这些年轻人抱怨新加坡是一个不够开放自由的社会,政府给人民的自由太少。李光耀解释说你们要看到新加坡正一天天变得更开放更自由,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有更多的自由。其中一个年轻人呛了一句:「为什么我们应该等?如果我现在移民到别的国家去,明天就可以得到我要的一切」。

张志贤副总理在初院跟学生交流的时候遇到一件不愉快的事儿。大约是2012年,他到一个初院跟一些学生交流。遇到学生问的某些问题,副总理表示有些问题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然后他反问那些学生:「你们认为应该怎么办?」这回答惹怒了一个在座的学生,他回家后在自己的博客上大骂副总理,说「我们才十七岁,你居然指望我们知道怎么办。如果你们执政党不能给我们一个回答,也许刘程强(反对党工人党领袖)可以。」在他短短的一篇博客里,用了三个fuck。这篇博客被很多同龄人点击,大部分跟帖都赞。

学校老师找学生谈话,要他删掉博客文章并向总理道歉。直到3天以后,他同意就博客里的三个fuck向张志贤副总理道歉。后来经各方安排,张志贤副总理在办公室接受了学生的道歉,并且赠送给该生一本书,鼓励他将来可以为国家政治做贡献。

2011年大选的时候,我曾听到几个十五岁左右的中学生聊天说:等我们到了法定年龄,有了选举权,一定要把行动党赶下台。我问他们:为什么你们要反对行动党,难道行动党这些年不是干得很好吗?回答说:因为政府总在课本里说行动党对新加坡的贡献,给我们洗脑,因此一定要把行动党赶下台。

年轻人支持反对党的人数远远超过对执政党的支持者。这并不意味着他们认为这些反对党的执政能力会高于行动党,主要是出于对行动党的反感,希望新加坡多一些变化。

在2011年大选中,24岁的国民团结党候选人佘雪莲出尽风头,其facebook粉丝超过李光耀而成为新加坡头号政治明星。与她所在团队对垒的行动党团队中,有行动党最年轻的候选人——27岁的陈佩玲。在这场对垒中,佘雪莲成了主角,前总理吴作栋和其他一些资深搭档反而成了配角。佘雪莲出身普通平民,有多年为贫困老人和底层穷人做义工的经历,她对底层的了解,杰出的口才和反应力,以及煽情的演讲,让出身豪门并且嫁给总理秘书的陈佩玲相形见拙。双方亮相没几天,佘雪莲成为年轻人的偶像而陈佩玲成为大家嘲笑的对象。youtube上到处是嘲笑恶搞陈佩玲的视频,最流行的一个视频是是她答不上来的时候说「我不知道啊,我不知道啊」,还一边笑一边跺脚,而获得了「跺脚小姐」的称号。另一次是她主张给低收入的家庭家里换上节能灯而被嘲笑——新加坡还有哪个穷人家里不是用节能灯的么?

新加坡工人党在青年人中很受欢迎,工人党领袖刘程强也颇有一些青年粉丝。前些日子潮州怒汉刘程强到新加坡国立大学参加中文系校友会(1980年南洋大学并入国立大学,因此南洋大学中文系毕业的刘程强也算国大中文系校友),成为大家都抢着合影的明星般的人物。新家坡管理大学网站曾有一篇新闻在首页挂了很久,报道新加坡工人党青年团新当选的三位理事都是管理大学毕业的,这至少意味着新加坡管理大学对自己的毕业生成为反对党骨干感到自豪。

老一辈的新加坡人经历了从一个落后的难以生存的小国变成先进国家的经历,多数对李光耀心怀感恩。年轻一代觉得执政党搞好国家是理所当然的责任,因此并没有感恩心态,而政府希望人民感恩的宣传反而激起了他们的反感。

这一代新加坡人,生活在互联网时代,基本上只看英文网页,完全是一种国际化的思维方式。随着老一代新加坡人不断去世,新一代年轻人在选民中所占的比例越来越高,人民行动党以后的大选得票率会逐渐减少。

 
16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