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72%

新加坡的中文教育

 

有个中国刚到新加坡的孩子哭丧着脸说自己又有一道题错了。题目是连词成句,这孩子的答案是「小明走在上学的路上。」

孩子说:「老师说标准答案是『小明在上学的路上走』,她说我写的是英文的语法,不是华文的语法,可是我都没学过英文语法啊。」

几乎每个从中国来的孩子都会遇到这样莫名其妙的问题。新加坡的华文,虽然一直跟着中国大陆用简化字,表达方式也向着中国大陆的习惯表达方式看准,但是一些从小生活在新加坡的华文老师其实本身也不大熟悉中国大陆的中文。

新加坡学生都有一本词语手册,反复练习一些教学大纲规定的词语,虽然这些词语在中国学生看来都非常浅显,但是偶尔也有例外的,比如说「营营役役」。这个成语在中国大陆的使用率非常低,词频比词语手册里的其他词语低好几档。

新加坡学校的华文课本,在中国人看来是非常简单的。但是对很多新加坡华人孩子来说,最难的就是华文。他们除了每周有几节母语课上华文,其他所有的课都是用英语讲课的。因此,他们学华文的方式,基本上跟中国孩子学英文差不多。真心喜欢学华文的学生非常少。新加坡电影《小孩不笨》里有一个场景:一个初中女生说:我希望发明一种药,吃了药就变成洋人,永远不需要学华文了。因为喜欢华文的学生不多,讨厌华文的却非常多,当华文老师是不大容易有成就感的。

有个老师对我说:以前的新加坡老师看到学生上课偷看金庸的武侠小说,会骂学生不务正业。现在的老师看到学生看武侠小说会高兴得掉眼泪:这孩子华文多好,居然看得懂武侠小说。

我对比过新加坡小学到中学各年级的华文课本和英文课本,与英文相比,华文课本枯燥、刻板,绝大部分的文章味同嚼蜡。更令人反感的是,不少课文和练习题还夹杂着道德说教的内容。很难想象一个正常的孩子会喜欢这样的华文课本和练习册。

华文课经常要做报章阅读功课,要剪报,写总结,写读后感。一般的孩子都会买一份《联合早报》,找一篇最简单的短文剪下来。《联合早报》算是新加坡比较正规的中文报纸,但是很多文章都是典型的新加坡表达方式,遣词用句都不大符合现代中国大陆的习惯,中国人读起来会觉得别扭。新加坡报纸上还有一些常用的新加坡汉语,比如罗厘,油屎,摩哆,甘榜,峇,中国人也不大熟悉。

政府的双语教育政策并没有取得双语并进的效果。孩子们一开始就英文比较好,几乎课外书只看英文版,中英文的差距越来越大。英文会一直越来越好,但是大多数新加坡华人的中文始终只能达到勉强读懂《联合早报》的水平。一般人中学毕业的时候华文水平最好,然后逐年下降。

如果听一些几十年前的新加坡录音,或者一些老电影,你会发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新加坡人口音和现在是很一样的。那时候每个人的口音都各不相同,电影配音听起来也更像民国时期的上海电影。但是,新一代年轻人却融合出一种非常统一的新加坡口音,不论是英文,还是中文,都非常一致,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只要一听到这口音,就知道他们是新加坡人,即使是离新加坡很近的新山、麻坡、马六甲,口音也跟新加坡截然不同。当然,这是他们日常聊天用的口音,有些认真的好学生上课的时候还是会用标准的中文或英文念课文的。

中国人通常会认为北方人的普通话比较标准。但是大部分新加坡人觉得北方普通话不好懂,尤其是卷着舌头打滚的还吃掉不少发音细节的用儿化音代替鼻韵母的北方普通话。如果你讲这样的普通话,还说得特溜,请不要抱怨新加坡人中文不好,因为在他们会觉得你的华文说得不标准。

 
26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