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86%

SINGLISH和新加坡式华语

 

如果你研究语言的融合和演变,新加坡是一个非常好的案例。短短的几十年时间,新加坡就融合出两种颇有特色的方言,一种叫 Singlish ,一种叫新加坡华语。

很多英美人到了新加坡,发现完全听不懂新加坡人讲的英文。即使是在大学任职的教授,也经常听不懂一些新加坡口音的学生课堂提问。因为新加坡的英语除了官方使用的标准英语,还有民间使用的 Singlish。

有一个段子,说某新加坡女人介绍自己的家庭:「 I am dirty, my husband is dirty too」, 意思是我30岁,我丈夫32岁。一些中国人刚到新加坡,会不习惯新加坡人把three说成tree,thin说成tin,但是听几天以后就习惯了。新加坡英语其实是很规范的,虽然并不符合英美标准。

「Yesterday got so many people! 」——「昨天人真多!」这种表达在英文里不常用,但是在新加坡是常用的。 新加坡人给英文带来更多的灵活性,你可以说 「This can not lah」,你也可以说「 You go where? 」问别人吃饭没有你可以说 「Have you eaten your lunch?」

你要说一个房子好看,你可以省掉谓语:「 This house very nice.」

你要骂一个人笨,你也可以省掉谓语:「 You so stupid!」 但是要说出地道的新加坡味,「stupid」的标准发音必须是「死肚币」,绝对不能读成「死丢皮德」。

与英美人的啰嗦习惯相比,一些新加坡人说英语非常简洁。比如说,目前没有库存:「no stock」。再三确认:「double confirm」。

有些单词是英美人不可能认识的。比如说「kopidiam」。这个单词是马来语的「咖啡」加上闽南话的「店」,中文直译是「咖啡店」,但是如果你以为这是个类似于星巴克的地方,或者卖咖啡豆的地方,或者以为对应着英文「 coffee shop」,那就大错特错了。「咖啡店」是一种多个摊位的开放式餐厅,往往老板自己卖各种饮料,而其他摊位租给不同的小贩。「Kopidiam 」的标准英文名字叫「food center」,但是中文名字却叫「小贩中心」,因为在官方钦定名字为「food center」以前,人们叫它「hawker center」。——这够复杂吧。

要了解地道的新加坡英语,可以到这个网站:http://www.talkingcock.com/,如果你愿意,听懂新加坡英语并不难。但是学一口地道的新加坡口音却并不容易。

新加坡人也创造了一种独一无二的新加坡华语。不仅跟马坡、马六甲的华文口音大不一样,也和只隔着一座桥的新山不一样。这是最近一段时间刚融合出来的一种新华文口音。

如果你听一些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新加坡录音资料,看老电影,会发现当年的新加坡人口音和今天新加坡流行的华语完全不同。那时代的电影配音听起来有旧上海电影的风格,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特乡音。而今天的新加坡年轻一代,说的是一种地地道道的非常统一的新加坡口音,无论他们父母的方言是什么,孩子们的口音已经变得很一致。

以前的新加坡人和马来西亚大多数会说很多种语言,我的一位老同事可以非常精熟地说7种语言:马来语,英语,中文,潮州话,广府话,客家话,福建话。新加坡人指的福建话,专指闽南的福建话,并不包括福州话。后来新加坡政府禁止孩子们在学校用方言,也禁止了电视台播出方言节目,于是新一代年轻人基本上不会讲方言。这大概也是新加坡华文口音得以统一的原因。

我曾遇到一个新加坡的浙江人,从小在新加坡出生,她父母来自永嘉瓯北龙桥。她会说方言,她的口音随便一个永嘉人都能听出她是永嘉瓯北人,而绝不会说她有永嘉上塘或者永嘉岩头的口音。但是,她的几个子女没有一个说方言。

新加坡民间华语是没有轻音的,没有卷舌音的,大部分人分不清前鼻韵和后鼻韵,也绝对不会有儿化音。重音和说话节奏和大陆北方普通话完全不同。因此北方普通话在新加坡会遇到比福建广东普通话更大的交流障碍。

新加坡华语有很多习惯用语跟大陆不一样,比如说:敢敢说,大大力。有很多福建方言,比如说自称老子的时候会说「林北」。

新加坡人说时间不跟你说九点十五分,而是说「九点三个字」,因为时钟一圈有12个字,一个字就是五分钟。跟你说房价,会告诉你这房子花了「四百五十千」,而不会跟你说「四十五万」。中国人可能听不懂「价格贵了五巴仙」,这个巴仙,是英文「percent」的音译。五巴仙就是百分之五。新加坡人不大说周三或星期三,一般说拜三,就是礼拜三的简称。

有时候新加坡人会给你讲听起来很文言的词汇,比如:几时,而已,农夫,首个。如果你以为这人跟你掉书袋,那就错了,因为即使文盲也会这么说。

有些词是现代古代汉语都没有的,比如说「固本」是停车用的「coupon」,「财路」是一种新加坡当地银行的直接转账方式, 简称GIRO。还有「多多」是一种彩票,新加坡人说中多多了,就是中彩票的意思。

有些华语会让中国人产生误解。你去问路,别人告诉你「我不懂」,这不是听不懂你的话,而是说他不知道路怎么走。你要用「 I don't know」去理解。「等他吃饱才说」不是指那个人憋着话吃饭,而是「等他吃饱再说」的意思。新加坡人对你说「你等着,我去还钱,」不是债主来逼债,而是去买单、付款或者缴费。

新加坡的孩子都能讲熟练的英文,但是不同学校的学生华文水平有很大的差别。比如说,南华中学之类的传统华校的学生一般去中国和台湾都习惯说华文,去香港玩也讲华文,因为香港英语和Singlish交流稍有困难。但是英华初院之类的学校,有很多华文很差的学生。一个英华初院学生去中国玩的时候,不知道华文该怎么说,硬着头皮用英语问路,那些中国人看着他们直发愣——谁让你们长得跟中国人一模一样却不会说华文呢。

有些人可以说非常标准的英文和中文。我的朋友卢先生就是一个中文英文都非常好的人。他有一个特点,见到洋人,就能说一口标准的英式英语。跟中国人说中文也能说得很流利绝对不掺杂一个英文单词。但是,他见到新加坡华人的时候,是无论如何不习惯说标准英文的,因为总觉得很装逼,浑身不自在。

联合早报有一些记者编辑会说很标准的中国式的普通话。因为他们的普通话太标准,经常被误认为是中国人,甚至因此受到一些排外的新加坡人的歧视。

 
31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