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91%

新加坡的红色年代

 

一群幼儿园的孩子在台上边跳舞边唱歌:

「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
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
河深海深不如阶级友谊深,
千好万好不如社会主义好。」

唱完歌后,他们跳起了忠字舞。

与此同时,某党的官方报纸上有这样的报道:

「亿万工农兵、广大革命干部和革命的知识分子,正高举革命红旗,横扫盘踞在思想文化阵地上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横扫一切腐朽的资产阶级意识形态,这个史无前例的、群众性的文化大革命,正以排山倒海之势,雷霆万钧之力迅猛地开展,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辉煌胜利……文革是一场『触及人们灵魂』的革命,要把『旧思想、旧习惯、旧风俗、旧文化』扫除干净,是意识形态领域里的一场『兴无灭资』的及其尖锐复杂的阶级斗争。」

如果以上场景发生在中国大陆,你一定毫不奇怪,因为这是文革的常见场景。但是,这些事实却是发生在新加坡。

文革期间,在新加坡到处是红色中国的声音,中国大陆对新加坡的政治渗透无孔不入,甚至出口新加坡的糖果纸上都印上毛主席语录。新加坡的黑市到处在偷偷卖毛主义语录和纪念章,据说每个月大约卖八千本毛主席语录红宝书(那时候收藏毛主席语录可以被判刑的)。有些狂热的左派甚至在纸币上印上毛主席语录(如果你曾在人民币上看过「xx大法好」,就应该知道这是多可笑的一种宣传)。

而代表左派的新加坡第二大政党——社会主义阵线,就在他们党办的幼儿园里教孩子们唱「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在他们的报纸上为中国的文革鼓吹,发动各种攻势反对新加坡政府。

社会主义阵线一般被认为是马来西亚共产党的外线组织,因为共产党在新马是非法组织,因此无法公开活动。当初为了发展自己的势力,李光耀到处寻求政治伙伴,但是他能找到的最有能力、最有理想主义色彩、最有献身敬业精神的那些政治人物,几乎都是亲共分子人。为了发展自己的人民党,他决定和这些人合作,这些事情可以参见他写的一本小书《骑在老虎背上》。

后来,人民行动党内部分裂,李光耀和那些共产主义分子公开决裂,而这些共产主义分子则建了一个新党——社会主义阵线。成立初期,社阵的政治实力甚至超越行动党。行动党的51个支部中就有35个支部转投社阵,并且23名组织秘书中有19名决定追随社阵。

社会主义阵线曾经成为新加坡议会里的第二大党。但是他们拒绝承认新加坡的独立,认为是在英国操纵下的分裂阴谋,并且在领导人李绍祖的号召下集体退出议会,走街头抗争道路。但是,他们判断失误,街头抗争似乎很不得民心,最终结果是补选投票中,把议会里的席位全部让给了行动党,让行动党一党独大了几十年。李光耀后来说:「李绍祖不但使共产党统一战线变得无能,他实际上也把宪制舞台让给了人民行动党。那是个代价很高的错误,它使人民行动党在之后的30年在国会未受到挑战,占尽支配地位。」

60年代的新加坡政治形势非常复杂,完全可能朝红色革命的方向发展,如当时一些观察家所担心或者希望的那样,它有可能成为「东南亚的古巴」。马来西亚共产党的势力非常强大,他们推动反殖民运动,但是最终目的是要在新加坡建立亲共的社会主义政权。

1963年2月,英国殖民者和新马政府联合发起「冷藏行动,100多名社会主义阵线的骨干被投入监狱,罪名是企图和国际共产党里应外合,颠覆新加坡政府,把新加坡变成「亚洲的古巴」。

1963年,马来西亚共产党骨干余柱业担任马共南方政治局书记,负责新加坡的工作,以印尼为据点遥控革命。他们的指导方针就是中共地下党头子周恩来总结的十六字方针: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等待时机。

1967年12月,新加坡262名社阵成员以「非法集会」罪判处监禁6个月,被判的社阵成员和他们的支持者高呼「毛主席万岁」,唱着「大海航行靠舵手」和「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语录歌,一路唱到监狱。

1969年,为了加强向东南亚输出革命的力度,中国政府在湖南省设立了「马来西亚革命之声」广播电台,作为马共的宣传阵地,直到邓小平时代才在李光耀的要求下关闭。这个广播电台的遗址仍然还在,地址是在湖南省益阳市,确切地点在衡龙桥四方山。从一些流出的照片看,所有的关键设备都是中国政府提供的,从墙上贴的电路图看,功放电子管是采用中国产的蒸发冷却管,双管并联。这个电台原来代号为691工程。现在当地人一般称呼总统府。当时电台的发射机50千瓦。输电线电压11万伏。备用柴油发电机480匹马力。发射塔高94米。

该电台的广播设备移交给省广播局;电台的档案资料,转移到了省社科院。据说,若无中央介绍信,外事办、社科院均不能接待任何调查马共电台遗址的人员。

这个煽动东南亚人民革命的电台开播后,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的报纸阵线报发表社论《革命力量进一步发展的标志》,宣告「一个红彤彤的马来亚(包括新加坡)人民共和国必将在不很久的将来光荣诞生。」还在「特大喜讯」的标题下将电台的广播时间、频率和波长刊登在报纸上。

一些商船因为运载大量的文革宣传资料而被新加坡政府禁止靠岸。他们在船上刷满文革口号,大骂李光耀。

当时的马来西亚共产党的一些组织不仅仅是反帝,反资本主义,他们也反苏联。因为中国和苏联交恶,这些人也跟着反苏。

新加坡的左翼文艺圈里,充斥着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提倡无产阶级文学,批判右倾机会主义大毒草,他们模仿中国的样板戏和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创作了当地的样板戏:音乐舞蹈史诗《歌唱马来亚》,诗歌造型《抗日之歌》和诗剧《送军粮》。有一个舞蹈节目叫《造反有理》,是根据毛泽东语录歌编排的同名舞蹈。而一些极端的作者冒着坐牢的危险,直接写文章呼吁武装斗争。

看到今天稳定、和平、廉洁、富裕的新加坡,很多中国人会想当然地认为:新加坡这么个小国家,要治理这个国家是很容易的。但是很少有人了解新加坡这个国家走到今天这一步有多么艰辛。

 
33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