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94%

南洋大学,史上最悲壮的大学

 

新加坡的大学中,人数最多、名气最大的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校园最大、环境最美的是南洋理工大学。这两所大学都与南洋大学有关:1980年,南洋大学和新加坡大学合并,成为现在的新加坡国立大学,而原来的南洋大学校园则让给了南洋理工大学。

在南洋理工大学的校园里,有一个叫云南园的花园。里面有一座南洋大学建校纪念碑和一个南洋大学的牌坊。纪念碑是原来就有的,牌坊却是复制品。原装的南洋大学牌坊,坐落在一公里之外的,也就是现在的裕廊西体育场的后面——那里才是南洋大学的校门口。而纪念碑所在之处,是南洋大学的正中心。

南洋大学创办于1955年,由陈嘉庚的族侄陈六史创办,第一任校长林语堂,但是未到开学就被解雇。在新加坡多数华人的印象里,林语堂是一个吃里扒外厚颜无耻的形象,这主要来源于他担任南洋大学校长期间的种种令人难以忍受的劣迹。

南洋大学创办后,成为第一所海外华人大学。这是一所完全靠东南亚华人的民间集资办起了这所大学,甚至歌厅舞女和三轮车夫,都为南洋大学义舞义踏。英国殖民统治者对华人自己办大学极其敌视,甚至不许他们以学校的名义注册。所以,南洋大学只能注册「南洋大学有限公司」,其学位也不被英国政府承认。为了得到一纸文凭,南洋大学毕业生只能凭着优秀的学业进入世界各地的大学继续读研究生,而他们的勤奋刻苦和优秀的学业表现,也为南洋大学赢得了声誉。虽然南洋大学在二十多年的办校历史中,只有一万二千名毕业生,却在教育史上留下了良好的声誉。

新加坡独立后,政府继续不承认南洋大学学历。直到1968年,改为英国的高校制度,南大文凭才被新加坡政府承认。因为政治等方面的问题,经常有学生闹事,也经常出现校长空缺,在解散前的最后三年,竟然连续三年没有校长。

以下内容来自南洋大学的校友网站:

1959年7月,政府宣布不承认南大学位。
1959年10月12日,第一届学生还没有毕业,军警开始进入南大逮捕学生。
1963年 2月 2日,新加坡采取「冷藏行动」,大马军警进入校园,逮捕学生。在争执中,不少同学被打落路沟。也有女生遭受污辱。学生会召开大会,表示抗议。
1963年9月21日,李光耀政府在大选中胜出,次日吊销南大创始人陈六使的公民权。
1963年9月26日 ,新加坡政府派军警进入校园,褫夺「大学论坛」等六种刊物的出版权,逮捕五名在籍学生和七名毕业生。
1964年6月27日,南洋大学创造了3000警察入校逮捕学生的学运纪录(当时全校学生大概还不到3000)。
1965年?月?日,刘孔贵在文学院礼堂解释王赓武报告书。刘孔贵开始演说后,学生喝了两三次倒彩,「自由战士」(?)从礼堂里拿出预先藏好的铁棍,对着一位瘦弱的学生猛打,一时惊动了全场。新加坡电视台的录影机,对着现场收录。在哄动声中,学生都冲出礼堂,要找「自由战士」对质。便衣警员对空开枪。学生结队离开礼堂。
1965年10月27日,当局开除85名学生,其中 2名已不在籍。
1965年10月28日,南洋大学学生罢课,反对改制。支持罢课者,包括左派,右派和中立的学生。罢课延续39天,于12月6日结束。
1966年10月29日,李光耀主持新图书馆开幕仪式,学生游行请愿。李光耀要求学生派一名代表,参加十五分钟的辩论。学生李万千在取得李光耀保证人身安全后,上台呈递学生请愿书。接着开始演说,要求废除修改南洋大学法令,要求撤销大学入学准证条例,重申反对根据王赓武报告书改制南洋大学。
1966年11月15日,大学当局开除60名在籍学生,学生展开罢课抗议。
1975年 3月14日,教育部长李昭铭兼任校长。对南洋大学进行彻底的改制。除中国语文科外,各院系的教学媒介语,从中英双语改为单用英语。
1980年 8月16日,南洋大学举行第二十一届毕业典礼,从此走入历史。

那个时代是一个非常激进的时代。中国政府不断输出革命,东南亚以马共为主的共产党人到中国大陆接受训练,然后到新马泰发动群众罢工闹事、在丛林里打游击、搞暗杀,当然他们也跟早期的中共和苏共一样,搞肃反,自己杀自己杀了很多人。马来西亚共产党总书记陈平,在湖南主持马共设在湖南的广播电台(另一个马共发射台是在中国云南)。南洋大学有很多亲共师生,他们热爱祖国,时刻准备听从北京的号召。

1971年,乒乓外交的时代,中国邀请新加坡乒乓球队访问,新加坡也邀请中国球队回访。在中国和新加坡球队比赛时,球场上有一大群新加坡观众为中国队加油,并且高呼毛主席万岁的口号。于是李光耀下令禁止30岁以下的年轻人未经批准擅自去中国大陆以防止被煽动为颠覆分子。但是,那些热爱祖国、热爱毛主席、热爱文化大革命的热血南洋青年,甚至不惜冒险到停泊在公海的中国远洋货轮上观看《决裂》、《春苗》等宣传文革成果的电影。而这些商船也肩负着对外宣传的政治任务,那时候很多中国商船的桅杆上挂着一排排的高音喇叭,对着新加坡放毛主席语录和文革宣传文章。

一位南洋大学中文系校友提到一件往事:

文艺演出的节目都必须得到政府审批,任何涉及宣传共产主义和煽动海外华人心向祖国的内容都不会批准,其中有一首歌叫《我的祖国》,是禁止公开演出的。但是,南洋大学的学生们耍了一个花招,他们报给政府的歌名是《一条大河》(《我的祖国》的第一句歌词是「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瞒过政府而得到批准。

「山山皆秀色,树树尽相思」,说的是当年的南洋大学。满园都是相思树,满地都是相思豆。现在的南洋理工大学,也被认为是世界上最美的校园之一。

后来南洋理工大学想恢复南洋大学的名字,受到一些老南洋大学校友的强烈反对,他们说:一个用英文教学的南洋理工大学,占了我们的校园倒也罢了,怎么好意思盗用中文教学的南洋大学的名字?另一些人认为,李光耀必须先为关闭南洋大学道歉,否则绝不能允许别人占用已死的南洋大学这个名称。

李光耀曾说:「如果可能,我会早点关闭南洋大学。但是我做不到,因为政治影响太大。」但是,他又说过:「如果没有南洋大学这种精神,新加坡是没有前途的」。

南洋大学也为李光耀贡献了很多政敌。其中一个是当年的物理系讲师谢太宝,是亚洲坐牢时间最长的人。另一名是南洋大学中文系最后一届毕业生刘程强,新加坡工人党领袖,目前是全国最有影响力的反对党议员。

 
34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