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97%

新加坡的玛利亚事件

 

2009年7月8日,一位叫Maria Hertogh的女士去世了,享年72岁。她死的时候,乌鲁木齐的种族冲突正吸引全世界的眼球。但是很少有人记得几十年前,当玛利亚还是个十三岁的小女孩的时候,因为她的原因爆发了一场大规模的种族冲突。在中国大陆,几乎没人知道玛利亚事件,即使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年轻一代里,也很少有人知道她。

玛利亚的父亲来自荷兰,她母亲则是一位会说马来语的印荷混血女子,父母都是天主教教徒。二战期间,父母在新加坡先后被日本人抓捕,成为战俘。母亲被捕前,玛利亚被委托给一个叫安米娜(Aminah binte Mohammad)的马来族妇女抚养。

1950年,玛利亚的父母到新加坡找到女儿,要夺回孩子的抚养权。生母Adeline Hertogh说自己当时是委托孩子给安米娜看管一段时间,但是养母安米娜说实际上已经把孩子过继给她了,她决不放弃孩子的监护权。玛利亚本人对养母感情很深,声明不愿离开养母安米娜。

这本来只是二个家庭争夺一个孩子的抚养权,却因为一些很敏感的问题引起全社会的关注。在马来家庭长大的玛利亚从小受到穆斯林的教育,已经加入了伊斯兰教,教名Nadra binte Ma'arof。要是她的抚养权被生母夺取,作为未成年人,父母有权决定孩子的宗教信仰,她很可能会成为天主教的基督徒。所以全新加坡的穆斯林和基督徒都关注这个案子。

1950年的8月1日,安米娜上诉成功,玛利亚和安米娜很开心,4天以后,安米娜安排了一场婚礼,把玛利亚许配给一个22岁的穆斯林教师,期望靠婚姻留住玛利亚。由于未满十六岁,有人指出:她作为一个未成年的荷兰裔,这次婚姻是无效的。也有穆斯林领袖给报社写信指出,虽然玛利亚的结婚不违背穆斯林教义,但是即使一些穆斯林国家,比如埃及,也规定法定婚龄为16岁以上。

法庭后来的审理越来越对安米娜不利。12月2日,法庭判决生母获得监护权,在等待回国的期间,安排玛利亚住在一家修道院——Roman Catholic Convent of the Good Shepherd,期间有三张12月7日照片登在报纸上,引起轩然大波。

英文报纸出现她怎样被换掉沙笼改著西服的报道,用了「回教抚养不敌血緣关系」之类的敏感字句,标题甚至出现了「跪在圣母玛丽亚面前」之类很能刺激穆斯林神经的文字。马来报章则讨好穆斯林大众,把官司说成是一场「灵魂」的争夺战。

于是,一场两个母亲争夺女儿的官司,演变成基督徒和穆斯林维护他们的宗教信仰的战争。1950年12月11日,安米娜的上诉被驳回,据说法庭仅用了5分钟就驳回了她的上诉。这时候最高法庭外面已经聚集了不计其数的马来人和印度族的穆斯林。他们在法庭外开始闹事,一连三天,只要看到欧洲人就不分青红皂白地围上去打,甚至一些欧亚混血的或虽然是亚洲人但仅仅是相貌上有点欧化的也挨打。参与暴乱的除了马来人和印族穆斯林,也有少数华人暴徒。当时的新加坡警察里有很多马来人,有些马来族警察同情穆斯林,采取了不作为的态度,导致暴乱升级。最后英国殖民政府从马来西亚各地调集内安部队,在新加坡实行戒严,才控制了局面。

玛利亚事件导致18人丧生,其中7名欧洲人,2名警察,9名是平息暴乱时被军警开枪打死的暴徒。173人受伤,烧砸车119辆,烧大楼至少2幢。

玛利亚监护权官司导致暴乱的过程中,没有什么「疆独」或「东土」之类的分裂组织参与,没有人造谣「韶关强奸」之类的故事,没有「海外反华势力」秘密策划,没证据表明有「一小撮幕后黑手」,新闻报道基本上事实清楚,没有伪造事实的成分,法庭审理没有黑箱操作或党委干涉,整个过程我们也看不到「有组织有预谋」的迹象。

但是,这件本来很纯粹的民事小官司被大众的非理性思维上纲上线为宗教问题和种族问题,新闻媒体为了抢夺眼球哗众取宠,人群的正义感和神圣感越来越强烈,血越来越热。到后来,连一些完全无关的国外团体也纷纷表态,巴基斯坦、印尼、甚至沙特阿拉伯的一些伊斯兰组织声援玛利亚和安米娜并提供经济援助,国内外很多穆斯林宣誓要保护玛利亚,他们谴责法庭审判是对穆斯林的歧视,一些组织认为站在玛利亚亲生母亲后面的荷兰政府是「悍然挑战穆斯林世界」。

于是,本来应该只涉及二个家庭的玛利亚官司,演变成一场种族和宗教的大冲突。

这事让我想到最近几年一些跟中国人有关的事件。一个叫赵燕的中国人旅游美国被打,国内网上一片叫嚣说美国人歧视中国人,一定要讨回公道。赵燕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说:「我身后站着十三亿中国人民!」后来因为人肉搜索出赵燕有高干背景,这次旅游又是公费的,于是网上又多了一片谩骂,说这人丢尽了十三亿中国人的脸,挨打活该。

另一件事发生在四年以前的这个时候,一群到马来西亚云顶旅游的中国人,因为服务员在他们住宿证上画一个卡通猪头代表已经用餐,认为这是对中国人的侮辱,六百人聚集起来齐声高唱中国国歌,集体示威,表示中国人决不可辱。其实画个猪头仅仅表示这些游客是吃猪肉的,有别于那些不吃猪肉的穆斯林而已,跟侮辱华人毫无关系,甚至云顶集团的老板也是个华人,高层管理人员基本上也都是华人。但是,一些特敏感的中国人能够把这个猪头记号上升到国家尊严或民族尊严的地步。

玛利亚事件中,主角是马来人和印族穆斯林,还涉及一些欧洲洋人,大多数华人似乎是旁观者。但是该事件中所表现出来的非理性思维,跟赵燕事件、云顶猪头事件中那些中国人所表现出来的非理性如出一辙。

或许人类的「同类」思维或集体主义思维来源于远古时代的进化历程,是「绿胡须效应」之类的东西导致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要上纲上线到民族、宗教、国家之类的宏大问题,把一些本该法律解决的小问题变成宗教冲突、民族冲突、国家冲突。如果用几万年前进化出来的心理本能去解决今日的问题,总会有很多不适合的地方。

什么时候赵燕之类的人在美国挨打了,想到的第一句话是「我背后站着美国的法律」而不是「十三亿人民」,什么时候云顶600名高唱《义勇军进行曲》的中国人只是找经理说一声:「我们不喜欢这样,希望改掉这种记号办法。」那样的人民才会让人更有信心。

至少现在,我感到人民大众还是一种让人害怕的力量,尤其是特爱国、特有信仰、特有集体主义归属感、特有神圣感和正义感的人群,比那些一团散沙的个人主义者要危险得多。而某些政府还不断加强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和集体主义煽动,让我觉得这个社会很缺乏安全感。

 
35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