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30%

第十七章 黑雪山谷

虫密斯船长意外地对旅客使用伊卫(EVA)的看法提出了反驳,但是他也认为这些旅客千方百计地来到这里,却又不让他们踏上彗星一步,是极为荒谬的事。

“只要你们按照指示做就不会有问题,”他循例简短的解说,“即使你们以前从未穿过太空衣,而且我相信只有格林柏中校及佛博士曾经穿过,但我保证它们穿起来很舒服,而且是全自动的。在你们踏出太空舱之后,就完全不用为控制及调整伤脑筋了。

“只有一项规定一定要遵守,就是每次只能有两个人同时使用伊卫。你们每个人都会有专人护航,我们会用一根五米长的安全绳索系住你们,如果需要的话可以延伸到二十米。除此以外,你们将被系在我们在整个山谷中牵好的电线中的两根电缆上。路上的规矩和地球上一样,要靠右,如果你要追上任何人,你只需解开扣带即可,但是你们之中必须有一个人—直系在安全绳上,这样就不会有飘浮到太空中的危险。有任何问题吗?”

“我们能在外面停留多久?”

“随你喜欢,摩贝拉。但是我建议你只要有一点点不舒服就尽快回来。第一次出游可能一小时最合适,虽然感觉起来只有十分钟那么长……”

史密斯船长是对的。当佛博士注视着他的时间显示器时,他几乎难以相信四十分钟已经过去了。但是其实也不应该如此惊讶,因为距离太空船也有一段距离了。

身为年长的旅客(不论从哪一个角度来看),他有权优先使用伊卫,但他却没有选择同伴的权利。

“和梅林一起搭乘伊卫!”米海洛维奇咯咯地笑,“佛博士,你怎么能拒绝呢!”他邪笑着补充道,“既然,这些该死的衣服不能让你进行你想要做的越轨活动。”

梅林同意与他同行,虽然没有一点犹豫,但是也没有什么特别兴奋。佛博士表情冷淡地想那也是正常的,说他觉悟了是不正确的,在他这个年纪已经没有什么幻想了,但是他确实有点失望,是对他自己失望,而不是对梅林失望。她和蒙娜丽莎一样不受批评或赞美的影响(人们时常拿她们两人相比较)。

当然,这种比较是很可笑的,梅林的魅力在于她独特地融合了纯洁与良好的身材两种特质。半世纪之后,两种要素的影响仍然可见,至少以崇拜她的眼光来看是如此。

佛博士再不情愿也必须承认她所欠缺的就是一个真正的个性。当他努力将心思放在她身上时.所有他能看到的就是她曾扮演过的角色。他可能会很不情愿地同意评论家曾说的:“依娃·梅林象征着所有男人的欲望,但是镜子是没有个性的。”

而今这个独特又神秘的生物在向导的带领下沿着环绕黑雪山谷的两条电缆移动时,就在他旁边飘浮。那是它的名字,他就像个孩子似地以它为傲,即使它不可能出现在任何地图上,因为不可能有地图能描绘和地球天气一样善变的地理结构的。他沉醉在后来没有、以后也不可能有人会看到我、在他四周的景观中。

在火星或在月球上,如果你发挥想象力,并且忽略那不一样的天空,你就可以假装你是在地球上。但在这里却不可能,因为那高耸、突出如雪雕般的山正显示出它对重力极少的容忍性。你必须极仔细观察你的周围才能断定哪一条路是向上的。

而黑雪山谷却是很不寻常的,因为它有一个相当坚硬的结构:一个岩石的暗礁埋藏在易变的水流及结冰的碳氢化合物之下。地质学家仍在争议它的起源,有些人认为它才真的是多年前撞击到彗星的一个小星球的一部分;哥林斯曾指出,其为复杂的有机混合物有些像冻结的焦炭,而且可以确定在它的形成过程中从来没有受到生物的影响。

覆盖着小山谷的那层“雪”并不是完全黑的,当佛博士用他的闪光灯射向它时,它就像是隐藏了一百万个微小的钻石那样闪烁。他怀疑哈雷是否真有钻石,因为那里绝对有足够的碳,但是几乎可以确定的是,形成钻石所需的温度及压力从来就没有在哈雷上产生过。

在一阵冲动下,佛博士到达地面并抓起两把雪,他必须用脚去踢安全绳索才能这么做,而且他这么做的姿势非常滑稽,就像是一位在走钢丝的表演者,只不过是头下脚上罢了。当他将头及肩向下埋时,此易碎的表面完全没有任何阻力,然后他用他的绳索缓慢地拉,使他满手是哈雷上的物质。

当他把这些结晶物松散地弄成一个与手掌同大的球,他希望能透过那隔离用的手套感觉它。它就在这儿,当他反复打量它时,它就会闪烁出难以捉摸的黑光。

突然间,他想象它变得全白,使他又回到了童年,置身在童年冬季玩耍的游乐场,他甚至听到了玩伴的吼叫声,他们用白雪做成的雪球辱骂及威胁他。

这个记忆既简短又片断,因为它带来了一种慑人的伤感。在经过了一个世纪之后,他再也记不得任何一个曾经围绕在他四周的虚幻的朋友,虽然有些他知道自己曾经爱过。

他的眼中充满泪水,他的手指紧握着彗星的雪球。然后幻觉便逐渐消逝了,他又成为他自己,这时已不是悲伤的时候,而是骄傲的时刻了。

“我的天!”佛博士大叫,他的声音在他那小而有反射作用的太空衣里造成了回响。“我正站在哈雷彗星上,夫复何求!就算现在有一块损石打到我,我也不会有一点遗憾的!”

他抬起他的手臂,并且向天上的星星投出雪球。它是如此的小,如此的黑,它几乎是马上就消失了,但是他仍然继续注视着天空。

突然间,当它升到地平线后方的太阳所放射出的光线中时,那雪球又出乎意料地在一片突然爆出的光线中出现了,虽然它像煤灰那样黑,但是它却能把那眩目的光亮再反射出来,使人可以轻易地在微亮的天空中看到它。

佛博士一下注视着雪球,直到它完全消失为止,可能是被蒸发了,也可能是因远离而变小。佛博士的雪球在头顶辐射剧烈的照射下不会维持太久,但是又有多少人能宣称自己曾经创造过一枚他们自己的彗星呢?

 
21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