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57%

第三十五章 漂浮

银河号船员出乎意料之外地获得了一个讯息,他们的姊妹船宇宙号已经在路上,而且将以比任何人想像还要快的速度到达,这个讯息使银河号船员的士气只得以陶醉来形容。虽然银河号无助地漂浮在浩瀚的大海中,且周围环绕着一些不知名的怪物,但这些事实突然都变得不重要了。

那些怪物经常会有趣地出现,而那些巨大的“鲨鱼”也偶尔会出现,只是从来不会靠近太空船,即使是从船上抛下垃圾也不会靠近。这很令人吃惊,这现象强烈地暗示这些怪物(不像它们地球上的伙伴一样)有很好的通讯系统。它们比较像海脉而比较不像鲨鱼。

水中还有各种小鱼,这些小鱼在地球的市场上是一文不值的。在多次的尝试之后,有一位船员(一位嗜好钓鱼的人)用无饵的鱼钓钓到了一条小鱼。由于船长不会允许饲养,所以他在小心地测量及拍照之后,就把小鱼放回大海中了。

但是骄傲的钓客必须为此战利品付出代价。当他回到太空船上时,他在钓鱼时所穿的部分压力太空衣,因为沾到硫化物而发出了恶臭,因此使他成为人家的笑柄。这也表示此地有另外一个人类所不熟悉,而且又毫不客气的威胁:生物化学。

虽然科学家们感到很快乐,但是船长不再允许钓鱼,他规定他们只能观赏及记录,但是不准搜集,因为,他们毕竟只是行星地质学家,而非自然学家。没有人想到要带福尔马林来,不过即使带了,可能也派不上用场。

太空船一度在一种亮绿色物质形成的漂浮垫或漂浮席中漂浮了好几个小时,这些东西约十米宽。呈椭圆形,几乎都有相同的尺寸。银河号在未遇到任何反抗的情况下通过这些物质,而在银河号经过之后,这些物质又会迅速地恢复原状。有人猜测这种物质是某种群居的有机体。

有一天早上,负责警戒的官员看到一个像潜望镜的东西从海中升起,接着他发现自己正注视着一个温和的蓝眼珠,令他感到相当胆颤;待他稍微平静之后,他发现那东西看起来像一头生了病的乳牛,它悲伤地看了他一段时间,似乎感到没什么兴趣,然后又慢慢地回到海中去了。

这里的东西似乎都移动得不快,理由很明显,这里仍然是一个低能量的世界,因为这里不像地球有足够的氧气,可以供地球上的动物从出生开始就长期暴露在空气中呼吸,只有那只“鲨鱼”在初次遭遇时展现了猛烈的活动力,但那却是它最后、垂死的挣扎。

这对人类而言可能是一个好消息,即使他们会被太空衣拖累而变得笨重,但是在欧罗巴上可能没有任何生物能抓到他们(即使它们有心也做不到)。

拉普拉斯船长觉得把船交给事务长控制实在有些离谱;他怀疑在太空史及海洋史中这些情况是否曾发生过。

其实李事务长可以做的事情也不多。银河号目前呈垂直状在漂移,三分之一浮出水面,它在一阵使它维持不到五节的速度的风力吹来之前一直保持轻微的倾斜。在水线之下只有些微漏水,而且是很容易掌控的,重要的是船壳仍然是密封的。

虽然大多数的导航仪器已不能用了,但是他们仍然还能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格尼米德每隔一小时都会把正确位置传到紧急信号上,银河号如果继续现在的路径,它将在未来三天之内在一座大岛屿靠岸。如果它错过了这座岛屿,就会漂泊在海上,一直到达魔星正下方的沸腾水域。虽然不一定是个大灾难,但是却是最糟的结果,事务长一直都在思索着如何避免这个下场。

即使有适当的材料与索具,船帆也帮不上什么大忙。他已经把临时做成的船锚降低到五百米深了,以便找寻可以利用的潮流,但是却一无所获。船锚也没有碰到海底,他也无法获知海水到底有多深。

这样也好,这使得他们不会碰到一直在破坏这个新生海洋的深海地震。有时在一阵忽然涌来的波涛冲过时,银河号就会像被一个巨大的锤子打击似地摇动。有几个小时,好几米高的海啸俯冲向一些岸边,但是处于深水区的此处,最大的波浪比涟漪也大不了多少。

有好几次,会有漩涡突然在远处出现,看起来很危险(大的漩涡甚至可以将银河号吸向未知的深渊),但幸运的是,他们距离太远了,以致最多不过使船在水中旋转几圈而已。

有一次,在一百米远的地方升起了一个巨大的气泡,但不久就破灭了,这一次让人印象非常深刻,大家都认同医生坦白的说法:“感谢上帝,我们闻不到它的味道。”

令人惊讶的是,没有多久大家就对这奇异的一切觉得见怪不怪了;没有几天,大家的生活都开始固定下来了,拉普拉斯船长主要的问题就是要让船员们有事可做,怠惰是最严重的士气问题,他实在不明白老式帆船的船长在冗长的航行旅程中是如何使船员们忙碌的,因为他们总不可能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整理装备或清洗甲板上吧。

他与科学家们之间的问题却是完全不同的。他们不停地提议作任何测试及实验,而这些都必须周详地考虑才能作成核准的决定。如果他同意了,他们势必将要霸占船上非常有限的通讯频道。

由于太空船上的主天线被外力碰撞而移位,使得银河号不能再与地球直接对话。任何联系都必须透过格尼米德的转播,而通话的频道最宽只有一百万赫兹;唯一一个还能作用的频道却被影视频道占用了,使得透过电脑网络的讯号无法送出。不只是因为它们除了大海、被因在太空船内部情况,以及精神虽好但是越来越急躁的船员之外,没有别的东西可以向它们的观众报导的了。

一直有着多得不寻常电讯联络着副指挥官小克利斯,他神秘的回应简短得没有人能得知多少讯息;而拉普拉斯船长最后终于决定要和这个年轻人谈谈。

“小克利斯,”他在他的私人船舱里见他,并说,“如果你能透露一些你的兼差工作,我将会非常感激的。”

小克利斯看起来很尴尬,当船突然因为阵风而轻微摇功时,他抓住了桌子。

“船长,我希望我能,但是我不能。”

“能告诉我是谁的指示吗?”

“坦白说,我也不确定。”

那是事实。他怀疑指使者是‘宇宙之神控制中心”,但是在格尼米德向他作简报的两位难忘的绅士,却不负责任地没有告诉他这个讯息。

“身为本船之长,尤其又处在这种情况下,我希望能够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如果我们得以逃离这里,我未来的几年可能都要在审讯会议中度过.而你也可能生有同样的命运。”

小克利斯看似很勉强:“船长,所以我们最好还是不要得救,对不对?我所知道的是有高层人士知道此次任务会出意外,只是不知道它会是何种形式。我刚刚才接获通知要随时保持警觉。我觉得有失职守,但是我想在现在这个状况下,我是他们唯一能找到的合适的人选。”

“我不认为你该责备自己。谁能想到罗丝——”船长暂停了一下,被一个突如其来的想法打断,“你怀疑任何人吗?”他觉得应该补充,“例如,我?”但是情况已非常疯狂了。

小克利斯陷入沉思。然后理出自己的想法并接着说:“船长,也许我早该和你谈谈了,但是我知道你非常忙碌;我确信范登柏格博士必定有分,他当然是一位中间人,他们都是奇怪的人,而我实在不了解他们。”或是像他们,他可能会补充一句,他们的门第之见太深了,对于外人都不是真正的友善。当然这也不能怪他们,因为所有想要驯服新世界的先驱者都差不多是这样子的人。

“嗯,除了范登柏格之外,其他的科学家呢?”

“他们都被检查过了。他们都很合法、没有不正常的地方。”

这并不完全正确,辛普森博士至少曾经有一段时间有超过法定数目的妻子;而西金斯博士搜集了很多古怪的书籍。小克利斯副指挥官也不知道为什么被告知这些事,也许他的优良指挥者希望加深他对他们的了解,而他敢把这些当成是宇宙之神控制中心给他的额外的、有趣的福利。

“很好,”船长说,然后请这位业余的侦探回去了,“如果你发现任何事情请先通知我,任何可能会影响太空船安全的事情。”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实在很难想像那还会是什么样的事情,任何进一步的危险似乎都有些多余了。

 
40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