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读13%

第七章 变迁

“我也将向我曾经拥有的一切告别……”

这句话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呢?佛博士聚精会神地回忆着。这句话一定是出自某一首诗篇,但是从学校毕业之后,他就没有再接触过任何诗词了。如果说有,就只有在参加一次短期英国文学鉴赏研习班时了。

在没有更多线索的情况下,太空站的电脑可能得花上一段时间(大约十分钟)从整个英国文学资料中去搜寻。但那也不一定可靠,更别提费用昂贵了。故佛博士宁愿接受这智力的挑战。

这当然是一句描述战争的诗句,但是哪个战役呢?二十世纪的战役多如牛毛……

当他的访客到达时他仍在思索着这句诗。他目前正位于只有地球重力六分之一的地方,这外星殖民区一切行动是那么的缓慢及不费力。巴斯特医学中心这社会深受所谓的“离心层级化”的影响,有些人从来没有离开过中心零重力区,而那些希望有一天能回到地球的人,则比较喜欢这个旋转缓慢的大碟子缘那几乎是正常重量区的地方。

乔治和杰瑞现在是佛博士最亲密的老朋友了,这一点相当令人惊讶,因为这对搭档几乎没什么共通点。回顾佛博士过去有些复杂的感情生涯,两次结婚、三次正式的婚约、两次非正式的婚约、三个小孩,这使他时常羡慕他们之间长期而稳定的关系,他们似乎并未被那些时常从地球或月球来造访他们的晚辈所干扰。

“你们曾经考虑过拆伙吗?”他曾经略带嘲弄地问他们。

照常地,乔治绝不会在嘴巴上吃亏。他是一位出色的指挥家,由于他似特技表演出神入化的指挥,才使得古典音乐再度风行。

“拆伙,从不!”乔治很快地回答,“倒是常想到谋杀。”

“当然,他从未侥幸成功过,”杰瑞反驳,“莎芭丝缇必定会泄漏风声给我的。”

莎芭丝缇是一只美丽善言的鹦鹉,他们和院方争取了很多才让它来到此地的。它不仅会说话,而是还会模仿塞普路斯小提琴协奏曲的前奏曲呢,由于这首协奏曲,杰瑞在安东尼·史特拉迪法立的大力协助下,早在五十年前就为他打出了名号。

如今是要向乔治、杰瑞及莎芭丝缇说再见的时候了,也许只有几周、也许是永远。佛博士已在一次聚会中和周围其他的人告别过了,并且喝光了酒杯中的美酒,他也想不出还有什么尚未完成的事。

哈奇是一台早期的电脑,但目前仍工作得很好,它为佛博士处理所有进来的讯息,然后送出适当的回应,或找出任何宇宙号太空船上紧急的或私人事物给佛博士。说来奇怪,经过了这么多年佛博士还是不能透过哈奇和他想交谈的人谈话,但也因此帮他避开了一些他不想理会的来电。在开始航行后的几天,太空船会因距离太远而无法与地球即时对话,此时所有的通讯便需籍助于声音的纪录或电报进行。

“我们还以为你是我们的朋友呢,”乔治抱怨道,“让我们做你遗嘱的执行者是不公平的,尤其是你又没有留下任何东西给我们。”

“你可能会得到些惊喜的,”佛博士笑着说,“总之哈奇会处理所有的细节,我只希望你能帮我注意电脑上传来的讯息,以免哈奇碰到它不明白的事情。”

“如果它出了问题,那我们又能如何?我们怎么会知道你那些科学协会和那些无聊的事呢?”

“这方面你们不用担心。在我离开期间,请监督好清扫人员不要把这里搞得太乱,如果我不回来了,这儿有一些私人物品希望你们能代为转交给我的家人。”

家人,在他而言,婚姻生活充满了快乐和痛苦。

玛丽死于空难至今也已六十三年了,而今他感到有些罪恶感,因为他甚至记不得他应该有的伤痛是什么样子,或者,他至少也该有一些痛楚存在,而不只是回忆而已,但是他完全没有。

如果玛丽还活着,他们被此会如何看待对方呢?她现在应该已有一百岁了……

而今,他曾深深爱过的两个小女孩都已经是年近六旬、两鬓斑白的友善陌生人了,她们都已经各自有了属于自己的子孙;上次计算这一边的家属总共有九个人,如果不是哈奇帮忙,他还没有办法记清楚他们的名字呢!但是他们至少都因义务或因感情,还记得在圣诞节时问候他一声。

当然,他的第二次婚姻盖过了他对第一次婚姻的回忆,就像是把中世纪的羊皮纸削去了重写过一样。这一段婚姻也结束了。那是五十年前的事了,发生在地球与木星之间的某地。虽然他曾经希望与妻子及儿子和解,但是当时只有极短暂的会面时间,那是在一大堆欢迎会之间的空档,就在他因意外而被放逐到巴斯德医学中心之前。

这次的会面并不成功,第二次的会面也不成功。第三次的会面在安排上更是昂贵且困难,因为要安排他们时母子到达这个太空医疗站(事实上,就在这个房间里面)。那时的克利斯已经二十岁了,刚结婚不久。反对佛博士与凯若琳复合的人就是克利斯。

但是海伦娜(佛博士的媳妇、克利斯之妻)却适应得相当好,她是小克利斯的好母亲,结婚后一个月就生下了他。和许多年轻的妻子一样,在哥白尼事件之后变成了寡妇,但她并未因此而崩溃。

讽刺的是,克利斯及小克利斯都是因为太空而失去了父亲,只是方式完全不同。

佛博士曾经回来短暂地与他八岁的克利斯相处,父子俩却已形同陌路;而小克利斯在十岁之前都是和父亲在一起的,直到他出事为止。

这些日子以来克利斯到哪儿去了呢?连凯若琳和海伦娜(现在是最好的朋友)都不知道他到底是在地球还是在太空。但是家人由他从克雷佛基地寄来的风景明信片上的邮戳得知,他第一次拜访了月球。

小克利斯仍然把佛博士的卡片贴在书桌前的墙上;他是一位有幽默感的人,也对历史很有研究。他曾寄了一张著名的相片给他的祖父,那是半世纪前,在月球大君凹洞帝古磁板边,一群穿着太空衣的人的照片。相片中的其他人如今全都死了,帝古磁板也不在月球上了。因为在二○○六年时,在经过了许多争论之后,帝古磁板被带回了地球,并竖立在联合国的广场上.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建筑物,此建筑物的目的是要暗示人类将不再孤独。五年后魔星已然在空中绽放光芒时,这种提示的作用便不再需要了。

佛博士的手指不太灵光,有时他的右手在拆信及把信放入口袋中时会不听使唤,但是这几乎是他唯一会带上宇宙号的私人物品了。

“你必须在二十五天内回来,否则我们就当你死了。”杰瑞说道,“对了,你真的要带米海洛维奇上船吗?”

“那个哥萨克人呀!”乔治不屑地说,“我在二○二二年时指挥过他的第二交响乐。”

“是不是奏慢板曲时第一小提琴手拒奏的那一次?”

“不,那是马勒,不是米海洛维奇。不管怎么说,那是管乐部分出的问题,没有人会注意到,只有那位不幸的低音大喇叭手注意到了,他第二天就把乐器给卖了。”

”你在胡诌!”

“那当然。代我问候那混蛋,并且问他还记不记得我们在维也纳一起出去夜游的那一晚。除了他还有谁要和你一起登船,佛博士?”

“我听说了有关媒体帮的可怕谣言。“杰瑞若有所思地说道。

“太夸张了,我敢保证,所有能上船的都是因为具有相当的智慧、才能、美丽或领导能力等长处,才会被劳伦斯爵士选中的。”

“不是牺牲品吗?”

“很好,你提到重点了,我们所有人都必须与宗氏太空船队签约,免除宗氏所有可能的责任,我的就在那份档案中。”

”我们是否有机会以此为凭收款吗?”乔治以充满希望的口吻问道。

“没有,我的律师说它是硬性的。劳伦期爵士同意送我去哈雷并且带我回来,同时还提供食物水、空气以及一个视野良好的房间。”

“回来之后呢?”

“我回来之后要尽力推广太空旅游、制作一些录影带、撰写一些文章。这都是合理的要求,毕竟这是一生中难得的机会。当然我也要负责招待同行的旅客,他们也要照顾我。”

“怎么招待呢?唱歌和跳舞吗?”

“我想把我经历中的一部分和有兴趣的听众分享,但是我不认为我能和那些专家相比。”

“你知道吗,依娃·梅林也会在船上呢!”

“什么?他们是如何诱使她离开公园大道的呢?”

“她有一百岁了吧?”

“七十岁,不过也可能多过或少个五岁?”

“不可能少的。当《拿破仑》上演时,我还只是个小孩子呢。”

当他们三人回忆到这个著名的作品时,不约而同地沉默了一段时间。

虽然有些批评家认为史卡利·欧哈拉是她演过最好的角色,但是对一般大众而言,依娃·梅林(本名叫作爱鞭林·迈尔斯,出生于南威尔斯的加地夫)仍然是约瑟芬的化身。大约半个世纪前,大卫·葛瑞芬引人争议的史诗还引起了法国人的欢欣,和英国人的愤怒,但是如今双方都已同意接受大卫偶尔开开历史的玩笑,最明显的就是结尾,这位皇帝在四敏寺即位。

“这对劳伦斯爵士而言,真是个赚大钱的机会。”乔治严肃地说。

“我想我也有一些功劳。她的父亲曾经是—位太空人,曾经为我工作过一次,而她也一直都对科学很有兴趣,所以我就打了几个视讯电话。”

佛博士并不觉得需要加注这一段,因为这就像是人类的一个片断,自从《Gwtw Mark Ⅱ》上演之后,他使爱上梅林了。

他继续说道:“当然芳伦斯爵士感到很高兴。但是我还是必须说服他说她对天文有不寻常的兴趣,否则这个旅途便可能会是一个社会灾难。”

“这一点让我想起我们有个礼物要送给你。”乔治说道,他的背后藏了一小个包装得不是很好的礼物。

“我可以现在打开吗?”

“你认为他应该现在打开吗?”杰瑞不安地怀疑着。

“既然这么说,我更要打开它了。”佛博士说着解开了亮绿色的彩带,并且打开了包装纸。

里面包的是一个框好的绘画,虽然佛博士对艺术并不了解,但是他以前看过这幅画,事实上,谁会忘得了这幅画呢?

一个克难的浮筏在波涛上漂浮,上面挤满了衣衫褴褛的遇难者,有些人已经快要死了,其他的人则拼命地向地平线另一端的一艘船呼救呐喊。在它的下方注有:

三姊妹怪物的浮筏

(一七九一——一八二四 Theodore Gericcult)

最下面是乔治和杰瑞的签名,并附注:“到那儿只有一半的乐趣。”

“你们真是一对坏蛋,我深爱你们。”佛博士说道,并与他们互相拥抱。

这时哈奇键盘上的警示灯闪了,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他留给朋友们一个无声胜有声的时刻。佛博士最后一次回顾了一下那近半生以来是他全宇宙的小房间。

突然间,他想起了那首诗的结尾:

我过去曾快乐过;如今我也要快快乐乐地出航。”

 
9
 
 
分享 | 摘抄 | 搜索 | 字典
Twitter Facebook 新浪微博 豆瓣
关闭 上一页 下一页
上一页下一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acebook 添加到Pinboard 添加到Diigo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推荐到豆瓣 通过邮件发送